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小导弹的大智慧

2018-12-16 12:40:11

本周,非洲小国卢旺达展示了其向中国购买的红箭-9A反坦克导弹和CS/SH-1车载式榴弹炮,这其中红箭-9A导弹是我国首次外销成功,作为曾经的我国“最先进反坦克导弹”,红箭-9进军国际市场却一直是个“老大难”,那这次它怎么就卖出去了?未来还有没有可能进一步开拓市场呢?

此外,周末前传出消息,天雷-2号小型空地导弹通过鉴定飞行试验,这种小型导弹直径90毫米,重16公斤,射程6000米。该型导弹已经配置在ASN-209、翼龙2无人机和直-11武装直升机上。类似级别的小型导弹和制导火箭弹目前在国际上相当流行,那么“天雷2“有何特别之处,让解放军和国外用户看中呢?

别看这些导弹小,它背后所隐藏的却是技术、政治等错综复杂的考虑,算得上小导弹有大智慧,本周咱们就说说这些故事。

红箭-9,想卖出去不容易

本周,卢旺达在演习中展示了装备在土耳其“眼镜蛇”装甲车上的中国红箭-9A反坦克导弹。红箭-9导弹从1999年问世后,就成了解放军最先进反坦克导弹的代表。这种导弹80后一代军迷们都很熟悉,解放军多个集团军炮兵部队都装备了发射红箭-9导弹的发射车。作为当年“反坦克会战”的产物,它的主要特点是采用激光传输指令制、光学跟踪。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导弹发射出去,发射车上的电视测角仪来获取导弹和目标的影像,并产生控制导弹进行修正的指令,然后通过激光发射给导弹,这样做的好处是省去了导线,有利于提高导弹的飞行速度,提高射程。

由于这种制导模式实际上仍然是第二代反坦克导弹的电视\红外测角仪+指令制导的方式,只是把导线换成了激光,因此导弹整体的成本也就保持在二代导弹水平内。

对于上世纪90年代-21世纪初,因为“祖传100毫米滑膛炮”在打新一代坦克时威力不足而非常着急的我军集团军级炮兵反坦克部队来说,这种研制难度小、价格合理的新型导弹就很有吸引力了。

红箭-9反坦克导弹1999年问世以来,成为我军重要的反坦克武器系统,但装备数量并不多

此次出现在卢旺达的,是红箭-9A型反坦克导弹

与采用导线制导的美国陶2导弹相比,红箭-9射程更远(4500米对5000米),飞行速度更快,命中率也就因此更高。应该说红箭-9的优秀性能也是名声在外,法国游戏《战争游戏:红龙》里头,它就是全游戏地面发射的反坦克导弹里射程最远,威力最大的一种。

但是,与陶式导弹相比,红箭-9导弹的外销却长期没有战果,即使在我军中,除了部分炮兵反坦克导弹分队,也没有铺开装备。

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由于采用激光传输指令制导模式,因此必须使用稳定平台,如果导弹的控制平台不稳定,信号传输就会不稳定,而对于红箭-9来说,信号稍稍中断就可能导致导弹失控。

也就是说, 红箭-9导弹无法在发射时会有较大晃动的平台上发射——直升机无法使用,轻型车辆也不行,红箭-9导弹需要配合战斗全重13吨的WZ550发射车来使用,该车上安装了稳定云台,可以确保在行驶和静止中保证激光信号传输。

红箭-9导弹使用WZ-550轮式装甲车作为发射车,该车具有稳定云台,具有运动中跟踪目标的能力,但红箭-9导弹并不能装在轻型底盘或者直升机上

2002年开始研制的红箭-9A改进了制导方式

改进指令传输方式后,红箭-9A和美国陶-2A RF导弹基本相似,当然,成本上就低了很多

相比之下,外形与红箭-9相似(不过直径小一圈)的南非ZT-3“猎豹”导弹也采用激光制导——但它用的是激光驾束制导,也就是说,导弹会顺着激光束指明的方向飞行。与接收目标反射激光引导的半主动激光制导模式相比,激光驾束方式激光的能量更低,不容易触发敌方的激光告警。

而最重要的是,这种模式下,发射平台不必稳定,只要确保导弹始终在激光波束内就可以了。因此不论是激光驾束,还是激光半主动,都可以从晃动的平台上控制导弹,偏偏红箭-9所采用的激光指令制导就不行。

在这种情况下, 红箭-9一直没有卖出去,国际用户并不喜欢WZ550这样的重型发射车,因为它的全系统成本可不低。

这才有了后来开发红箭-9A导弹的事情,红箭-9A导弹改为毫米波传输信号,因此可以在摇晃的轻型平台上进行发射。实际上,红箭-9A与美国陶-2A(BGM-71E)已经基本类似,都是用射频信号发射器取代了导线,来传输控制信号。

当然了,红箭-9A的价格可比陶-2A“良心”多了——早期的陶式导弹价格当时是3000美元一发,而到了对台湾出售陶-2A和陶-2B导弹的时候(陶-2B改为攻顶战斗部),价格已经达到了85000美元一发的天价,这甚至比直升机发射的“海尔法”导弹40000美元左右的价格还要贵。

而红箭-9A因为是从红箭-9发展而来,作为一种解放军自身有装备,而且已经开发多年的导弹,成本还是可以控制在比较低水平的。同时,作为兵器集团多年来想要开拓外销市场而不成的武器,红箭-9A的首个海外用户肯定也得多少享受一点优惠不是?

最近卢旺达购买的红箭-9A,是这种导弹第一次出口成功。不过他们购买这种导弹,主要还是因为它的威力和射程的优势,因为它具备双重战斗部,可以有效对付其假想敌刚果金2017年购买的T-64BM1M坦克,毕竟红箭-9A导弹有着1200毫米的静破甲,而且还有前置小型装药,用于引爆爆炸反应装甲。

对于简单的披挂了“接触5”反应装甲,并可能装“窗帘”干扰机的敌方坦克,卢旺达的需求和我国90年代-21世纪初差不多。在新型坦克采购一时间还来不及的前提下,先通过购买红箭-9A,强化一波自己的反坦克作战能力,至少确保不会出现各种现役反坦克武器无法击穿对手的尴尬局面。

T-64BM1M坦克在乌克兰内战中受到了战火考验,事实证明,其固定披挂的“接触5”装甲对AT-4\AT-5等反坦克导弹和一些穿甲弹都有较好的防护效果

说起来这也是近年来很多处于弱势的国家在其假想敌购买先进主战坦克后首先采取的动作,比如南苏丹,在内乱中因为担心96式坦克的威胁,就采购了红箭-73D反坦克导弹;乌克兰,为了应对T-72B3、T-90M等新一代对手,一边购买少量美制“标枪”导弹,一边自制新型反坦克导弹,寄望它们能够击穿装备了“化石”反应装甲的目标。

目前,中国外销武器的拳头产品,除了无人机、各种作战车辆外,另一个大头的产品就是反坦克导弹及其零配件。

红箭-8导弹在波黑战争中表现极为出色。

波黑内战中,穆族武装使用了大量从巴基斯坦获得的“红箭8”(巴基斯坦自行生产的也叫“绿箭”)导弹,是他们唯一能击毁塞族武装M-84坦克的武器

随着波黑战场上经历过战斗的这帮穆斯林雇佣兵后来跑到各个战场,红箭-8导弹的不灭传说也就随之到处流传,至今在中东战场上,各路武装仍把红箭-8导弹当做“牛逼”的代名词——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没啥问题,因为他们手里的红箭-8导弹,生产的时间都比较靠后——和沙特、阿联酋等国流出的美制陶式导弹相比,算得上是“年富力强”,那些起码有20年历史的“陶”式导弹打出去就不知道往哪飞,简直是太正常了,因为早就过了保质期了。

但红箭-8导弹的成功却没有带动红箭-9的销售。原因呢,红箭-9A和陶2的重量、尺寸类似,属于对于步兵携带不太方便的重型反坦克导弹,相比近乎廉价随便给的陶式导弹来说,买全新的导弹毕竟贵不是?

中东战场上各种存放已经超过20年的陶式导弹都纷纷登场亮相,表明土豪国真的是敞开了自己的武器库,把里面多少年的存货都扔出来了……和这些导弹比,新造的红箭-8自然要准得多了,所以中东战场上的红箭-8无敌传说,也不能说完全是封建迷信……

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争,陶式导弹当年中东土豪们买的再多,也消耗的八九不离十了,而同时三代坦克现在也是到处开花,乌克兰的T-64、俄罗斯的T-72B改进型、T-90都正以相当低廉的价格到处倾销,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原本不需要大威力重型反坦克导弹的武装,也开始需要新导弹了。那么在卢旺达首次打开市场后,红箭-9导弹能否续写中国外贸反坦克导弹的辉煌,就相当值得期待。

当然,另一方面,解放军自己,随着红箭-11导弹进入大批量生产(上周笔者在公号里也写了,它现在的生产规模已经有几千枚,在我军中铺开装备已经是确定的事情了),红箭-9已经算是”过气网红”,红箭-11无论是制导方式,平台适应性都更加优越,作为一种采用激光驾束制导的典型第三代反坦克导弹,在满足解放军自身装备需求后,可以进一步供应外贸。

当然了,红箭-11相对于红箭-9还是要小了一些,因此在威力方面不如它——同时在射程方面,与TL-4、佩刀-ER等采用红外成像寻的+人在回路中控制方式的导弹能达到6000米乃至更远相比,红箭-11也还要差一些。当然这些导弹已经属于第四代导弹,具备相当程度的发射后不管能力,价格也会上一个台阶。

我军自己在大量装备红箭-10以后,对于集团军反坦克导弹的需求实际上是已经满足了,红箭-9导弹也就该功成身退了,正好可以外贸

至于解放军自己,红箭-11主要还是取代红箭-8和红箭-73,作为旅属反坦克分队的装备。相比之下,红箭-12导弹作为一种有效射程1-2公里的单兵导弹,从装备编制角度来看,并没有取代解放军现有的导弹,而是作为一种可以下放到更低级部队的系统。至于取代红箭-9导弹装备军属反坦克分队的,其实是红箭-10导弹,而且因为红箭-10导弹射程更远,它也更适合炮兵部队装备。

天雷2号,小身材,大野心

本周国防科工局发表公告成,天雷2号制导火箭弹完成鉴定试验。这表明这种从2012年开始研制的导弹终于走完了研制全过程,可以开始正式列装部队和提供国外用户使用。

虽然这篇公告里管天雷2号叫做制导火箭弹,但实际上研制该型导弹的航天中天公司,在更多的场合还是将其称为导弹,而从其性能特征上来看,天雷2号也确实是一种多用途小型导弹,而与兵器工业集团研制的天箭90毫米制导火箭弹有着相当的区别。

为什么这么说呢?

从基本数据上看,天雷2号确实与天箭看起来类似,发射重量16公斤左右,战斗部4-5公斤,射程6000-8000米,采用激光半主动制导,主要用于对付防护力较低的软目标,例如轻型车辆,人员和战场工事等。

翼龙2无人机携带天雷2导弹

作为一种小型半主动激光制导的空地导弹,天雷2看起来和90毫米火箭弹数据差不多

这时候我们就得引入一些这些纸面诸元之外的重要数据了,“天箭”火箭弹是在无制导航空火箭弹的基础上安装激光半主动引导头和简易控制系统开发的, 与美国洛克希德为美军研制的DAGR制导火箭弹相似。在美国陆军公布的关于这种火箭弹的测试相关文件中,提到,该型火箭弹调整飞行方向的最大偏转角度也就是8°左右。

换言之,制导火箭弹毕竟是一种简易改装的制导武器,它实际上无法如同导弹那样做出一个很大的转弯动作击中目标,而只能偏转一个较小的角度。也就是说,在发射的时候,实际上仍然需要发射平台大致对准目标——这对于武装直升机来说没有什么困难,但是对于无人机来说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天雷2号导弹作为一种针对无人机发射而设计的导弹,它需要在发射后做一个较大角度的转向,角度无疑要超过制导火箭弹不到10°的偏转角。因此我们看到天雷2采用了类似“天燕90”空空导弹(当然了天雷2和天燕90的研制厂商不是一家,两者间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的布局,具有较强的机动能力。

天箭90毫米制导火箭弹可以进行制导化改造

在今年2月航天科技集团4院发表的“天雷2号”导弹使用“翼龙2”无人机打靶的报道中就提到,该型导弹在多种不同环境下, 对各种机动、静止目标进行射击,10发10中,展示了良好的性能。

与天雷2号相似的,其实国内还有几种导弹,比如航天科技11院开发的AR-2导弹,发射重量20公斤,半主动制导,射程8公里,性能上和天雷2相似。

当然了,与首先考虑国内自用需求的天雷2号相比,AR-2导弹更多考虑外贸市场,双方在很多细节上也还是存在不同的。

天雷2号导弹开发的出发点,还不是让翼龙、彩虹这类无人机能携带几十枚,而是让我国陆军无人机部队普遍装备的ASN-206\209系列无人机,也能携带2枚导弹,立刻变身“察打一体”无人机。

厂商的这张图片说的明白,TL-2导弹的“离轴角”大,且可以通过ASN-209无人机携带发射,可大大提高后者作战灵活性

作为我陆军无人机部队的主力装备,ASN-206\209系列无人机如果具备察打一体能力,那将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ASN-206系列无人机现在普遍装备于我陆军旅级无人机分队,其任务半径200公里左右,主要为各级炮兵火力提供目标搜索、校正设计和前线目标指示等任务。而如果它们带上天雷2号导弹,其作战灵活性就能大有提高。

比如,ASN-206无人机侦察的时候,发现了敌方一个正在准备机动转移的指挥部,此时召唤己方火箭炮覆盖的话,恐怕难以击中移动中的目标——这种也就是所谓时间敏感目标——此时,它就可以一发天雷2导弹过去,摧毁敌军指挥员乘坐的吉普车、或者关键性的指挥车,或者把车队的头车击毁在狭窄路段,制造混乱,让敌人被迫停留在路上,从而为我方炮兵火力打击争取时间。另一种用法, 是在炮兵火力打击后,视情况对逃脱打击的地方重要目标进行“补枪”。

此外,正如我们前面提到,未来陆军航空兵部队要承担大量的战场火力支援任务,现在我军直升机携带的主要是AKD-9、AKD-10反坦克导弹以及无制导的90毫米火箭弹,如果改为混合携带天雷2小型导弹和AKD-9\10导弹,那么直升机实际上一次出击可以精确打击的目标数量会更多,能够更有力的为前线地面作战提供近距离火力支援。甚至未来可以研制一种使用贵飞“鹞鹰”这类平台的低空前线无人机(现在大多数无人机是主要考虑侦察任务的中高空长航时无人机),携带大量“天雷2”导弹来执行近距离火力支援。

正在进行美军选型试验的AT-6“武装德州佬”螺旋桨轻型攻击机

美国陆军一直企图从空军嘴里抢一块肉,拥有自己的固定翼作战飞机。1958-1963年间曾经一度搞了陆军战场飞机选型,意大利G-91(下图),诺斯罗普公司T-37、F-5A(上图)等都被拉去进行了测试,后来美国空军坚决反对,并且装备了A-1“天袭者”攻击机,专门用来满足陆军对近距离支援的需求,陆军这个选型才终于无疾而终。之后,空军又继续搞了A-10,未来还要装备轻型攻击机,其实空军不喜欢这些玩意,但就是坚决不给陆军任何染指固定翼飞机的机会……

对于解放军来说,未来或许可以考虑用贵飞“鹞鹰”这一类的平台,弄一个陆航的前线攻击机,反正有了“天雷2”导弹,精确打击的效果也不会差

将近距离火力支援任务交给陆航自己来完成,空军可以更集中精力去执行战场遮断和打击敌方后方重要节点目标的任务,这对于未来信息化战场上各军兵种更好的配合其实是有利的。

美国空军因为不愿意让陆军拥有固定翼飞机,非要保留执行近距离火力支援任务的能力,要装备“轻型攻击机”,并且保留早已经老掉牙, 事故率惊人的A-10“疣猪”攻击机。这其实算得上是一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行为,这一点上解放军陆军和空军没有历史包袱,反而就都比较想得开了。

空军很多原来装备强击机的部队都换上了歼轰-7A,它主要承担的任务是纵深打击和战场遮断,回头再去执行近距离支援任务反而并不合适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席亚洲

席亚洲

独立军事评论员,IT业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堵开源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中国小导弹的大智慧
一周军评:淮海战役后70年 我们应保持“吃夹生饭”的勇气
一周军情:没有实力就别“我全要”了
航展回眸| 来看看世界首创的35毫米水下榴弹
航展回眸| 神秘的“彩虹7号”用来干什么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