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向帆:秘密的设计(下)

2017-11-10 09:34:25

(本文内有视频及大量插图,手机推荐在wifi环境下观看;本文为作者演讲内容下篇,上篇请点击链接查看

回到国内经常可以跟父母在一起,跟父母在一起有一个头疼的事情,就是过春节你一定要回去,而且你得陪他吃年夜饭,你得陪他看电视,一看看5个小时,并且每年你都觉得看的是一样的。

每年春节晚会,大家都觉得是一样的。我就在想它是不是真的一样?我希望以一种更鸟瞰的方式看春晚。我们可以先把这个朱军都缩小,获得一个宏观的景观再来看。

然后我就用一段段代码把每秒钟的春晚视频吃进了我的电脑里面。

这是2012年的春晚的开头15分钟。

这个是中国春晚的30年,最右边是2012年,最左边是1983年,左上角那大片蓝紫色是一段当年的手工动画。你会看到春晚整体越来越红了。

(点击可查看大图)

如果你再仔细看会看到更多的信息,你会看到春晚的变化其实也是中国电视技术的变化。比如剪辑速度、屏幕、现场灯光等等都在变化。这背后隐藏了非常多的因素。我想这应该是你人生第一次这样看电视。

当我们把年份打破,把每一秒按照颜色来排列的时候,这就是整个春晚的色彩。

那我们最后再改变这个时间线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你这样去看的话,你会看到一个宇宙,像一个瞳孔一样。

如果把每年的春晚都像蚊香一样卷起来的话,它就是这样的。你会看到每年春晚是不是很不一样?但你总觉得它是一样的。我觉得这对春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话题,你们为什么每年都那么努力,做的都那么不一样,大家觉得还是一样?

这是我小时候。我回到中国以后,非常希望能够努力地工作,让我父母开心。我爸爸是一个画家,他一直都想在全国美展获奖。我很小的时候就跟他去看美展,但我爸爸没有获过奖,所以我想我应该去获得一次,让他开心。

刚好2014年我在中国美院开会,全国美展的油画获奖作品就在杭州举办展览,我就专门去看了一下。我们总要看一下隔壁家小明到底有多优秀是吧?刚进展厅的时候,我旁边同行的人就跟我说,你知道吗,这个是有规律的,今年沙发上的女人特别多。

我一看,这个人还说得挺准的。

走两步,我又发现一个女人在沙发上。

再走两步,还有。

实际还不止这些。那天我看完以后就有点懵了,难道这是一个新的趋势吗?

而且我知道一个被我证实了的老趋势,就是只要画丰收,比如少数民族在丰收,或者说是老大娘、老大伯在捡麦子什么的,也容易获奖。

后来我在想那到底是不是有规律呢?我和我的学生,还有包括我的同事们一起努力,在图书馆里一本一本去找当年每一届全国美展的获奖作品资料。最后历经半个月的搜集和扫描,一共整理了2276张获奖作品。

我们首先最好奇的是,什么颜色的作品最容易获奖呢?我们把作品进行了颜色的分类。最后发现,如果说下面这个画面是立体的,在黄红色的那个区应该可以堆起来非常非常厚的作品,它们都集中在这个颜色。这是第一个发现。

那应该画什么题材呢?应该画多大呢?这就是按照每一张画的大小进行分类的。当你这样一分类的话,你会感叹,画大的画有那么大,画小的画那么小,小到只有一张A4纸大。然后你会发现右下角画得特别大的,都是革命题材。

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我们以为是数据出错了,因为有两张特别像。一查发现,看着很像,实际上是两张画。也就是说这个艺术家他在十年里面画了两张非常相似的画,都获得了国家艺术的奖项。这个人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是做设计的,我们不可能用同一个设计稿在同一个奖项去评两次奖。

这种情况是不是少见呢?我们发现他不是唯一的。这个人拿了三次奖。

于是我们就把多次获奖者的作品全部都找出来,现在你看到一纵列就是一个人的作品。像不像?大家可以自己去判断。

(点击可查看大图)

还有一个问题也很重要,什么样的年龄更容易获奖?看完这个结果我很欣慰,我离最高峰的获奖年龄还有十年时间。同时你也会看到,全国美展正在成为一个接近退休的人的展览。

那天我们做完这些数据分析以后,就发布在公众号上。后来来自全国美院的同事都跟我说,你刷屏了。既然大家都喜欢,而这个数据又是我们从公共空间获得的公共的数据,就应该把它分享给所有人。而且我们得到的结论也是有限的,有人还可以从这个数据中发现更多的秘密。

所以我们把它发布到了网上。这个交互的网站叫做Award Puzzle,找到这个网站以后你可以自己去探索更多的秘密。总的来说,这个平台是这样玩的。

结论就是,统计性地来说,如果你这样画肯定能赢:一个少数民族妇女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旁边最好还有一头牛。

这个网站的设计帮助我们赢得了 Science 杂志去年主办的数据故事比赛,跟我们一起获奖的是美国国家实验室NASA、拉莫斯国家实验室,还有Climate.gov国家气象实验室。

我们当时看到他们公布结果的时候非常地震惊。因为我开启这件事情仅仅是想得一个奖,结果最后我们跟科学家一起获奖。他们用的是航天的数据、太空的数据,而我用的仅仅是网上和书里搜集的一些图片的数据而已。我没有大数据,我的数据非常小。

在这个大数据时代,大数据其实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们有一些小数据。我们做的事情让我想到了日本一个当代艺术家关根伸夫的作品。

他就是在地上挖个坑,把坑里面的土再堆起来给你看。实际上他让你看到什么呢?这个草地表象背后的本质。这可以让你看很久,它看起来好像比草地还要丰富。

而我们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把你靠肉眼观察,无论多么辛苦都看不到的东西,想办法转化为你能看到的,并且愿意看的东西。

谢谢大家。

(本文获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席”)

向帆

向帆

设计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一席 | 责任编辑:韩京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