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休·怀特 :失去美国——置身于新亚洲的澳大利亚(一)

2018-02-05 07:41:39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近十年来,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一直在全球最重要、最具活力的太平洋西岸就该地区的主导权进行着竞争。美国在尽最大努力以保住自己在东亚的霸主地位。

两国之间的过招已在多边贸易协定、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以及多边外交等很多方面展开。最为令人紧张的还是在军事领域,在中国南海、中国东海和朝鲜半岛等热点地区,我们都可以看到美中两国之间上演着激烈的博弈。不过所有这些都是表象。

对当下美中两国竞争情况的分析

这场竞争会一直和平进行下去还是会引发战争?这场竞争还需要多久才能尘埃落定?关于这两个问题,答案还难以确定,但这场竞争的结果很可能以中国获胜、美国落败收场,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清楚了。美国终将失去亚洲领导者的地位,而中国将接替美国主导这一地区。考虑到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的那个人名叫唐纳德·特朗普,两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仍然是不能排除的。

情况对美国越来越不利。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们逐渐意识到,美国已经无力在亚洲用军事手段战胜中国,也已经无法用军事手段保卫自己在亚洲的领导地位。这一日益清晰的现实有效降低了战争爆发的风险。

最有可能的结果是,美国将和平地而且是自愿地收缩自己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的确,这一趋势事实上已经开始了,亚洲已不再是过去的亚洲。美国主导的亚洲旧秩序在解体之中,而中国主导的新秩序正在逐渐形成。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学教授休·怀特在2017年11月25日出版的澳大利亚《季刊》杂志第68期上刊发文章:《失去美国——置身于新亚洲的澳大利亚》

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看到这一地缘政治变化。七年前,我在第39期《季刊》(Quarterly Essay)杂志上曾指出:随着权力的天平倒向北京,随着中国主导亚洲意志的强化,美国将在亚洲面临一场无法获胜的竞争。我在文中提到,美国最好的选择就是在与中国博弈的过程中塑造出一种新的地区秩序。在这一秩序中,美国的地位虽然有所弱化,但仍然在亚洲扮演着足以平衡中国影响力的重要战略角色,这样可以确保中国无法在亚洲一家独大。

但很多人并不同意我的这一观点。他们认为美国要比中国强大得多。在中国面前,美国没有必要进行任何妥协。一些美国人甚至认为可以用实力挫败中国的意志,迫使中国知难而退,以确保美国在亚洲的主导权不受到任何挑战。

唉,遗憾的是,我和那些不同意我观点的人都错了。我们都没有意识到两国之间竞争的程度是如此之深。同时,我们也很难接受美国自身情况在快速恶化的现实。我们为什么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原因在于,我们都低估了中国的实力和意志(China’s power and resolve),却高估了美国的实力和意志。美国不仅已经无法维持在亚洲的主导地位,它甚至已经无法在亚洲扮演一个真正有实力的战略角色(a substantial strategic role)。

很多人本以为中国在实力增长到可以挑战美国之前便会蹒跚跌倒。然而,无论从经济角度来说,还是从军事甚至外交角度来说,中国的实力增长都十分迅速。反而是美国在变得日益虚弱。现在的局面与我的批评者们预测的完全相反——是中国正在以实力挫败美国的意志。

在2017年10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大表大会上,习近平在讲话中已经就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国家实力传递出了十分明确的信息。美中之间竞争的天平的确是一面倒的,但倾倒的方向并非如我们所愿。我们置身其中的亚洲已经是一个新的亚洲,而且我们并不喜欢这样(we find ourselves in a new Asia, and we do not like it)。我们正面临着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为自己争取到最好的结果。

大多数澳大利亚人还未意识到我们将迎来一个怎样的未来,因为华盛顿也没有意识到,而我们澳大利亚人是用华盛顿的眼睛来观察世界的。美国人对我们保证说,他们有办法对付中国,而我们就愉快地相信了。其实,美国自己并未意识到中国带来的挑战将有多么严峻,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在这场竞争中已经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说,我们疏于考查历史,这导致我们无法真正理解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美中两国之间的竞争属于所有大国权力竞赛中强度最高的一类。自越战结束以来,我们从未在亚洲见到过类似的国家对抗,甚至冷战结束后在全球范围内这种强度的对抗也是前所未见的。

澳大利亚曾经拥有能够深入理解大国权力竞赛的政治家、公务员、记者、国际关系分析专家和普通公民。如今,他们都已经不在了。他们若是还在的话,一定能比我们更好地理解今天在亚洲发生的事情,我们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然而时间已经不多了。

当然,要想真正理解亚洲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不容易,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新的亚洲将把澳大利亚带往何方。我们即将面对的亚洲是十分陌生的,这里将不会再有一个与我们讲同一种语言的强大盟友扮演地区领袖的角色,我们的安全和利益也将失去保护。

前总理保罗·基廷的外交政策顾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艾伦·金杰尔(Allan Gyngell)曾将澳大利亚人的这种心理称为“对遭到离弃的恐惧”(fear of abandonment),这种心理自二战结束以来(其实可能更早)一直影响着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制定。

不过,自冷战结束以来(距今只不过一代人的时间),我们已经忘记了那种恐惧,我们甚至将美国的绝对优势和美国所提供的保护视为亘古不变、理所当然的事情。随着美国在亚洲地位逐渐下降,我们对美国的心理依赖却在逐渐加深。一直以来,我们愉快地从中国的发展中获得大量利益,同时自信满满地认为美国将帮助我们抵御中国影响力的逼近。

如今情况已经十分明朗了——我们当时的自信是盲目的。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在一个由中国主导的亚洲,澳大利亚该如何找寻出路并获得自己的一席之地?我写作本文的目的就是要回答这个问题。

作者简介:休·怀特是《关于中国的抉择:为何美国应该与中国分享权力》一书以及澳大利亚《季刊》杂志第39期文章《权力转移:系于美中两国的澳大利亚未来》的作者。他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战略学教授、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客座研究员。休·怀特教授曾在澳大利亚国家评估中心担任情报分析员,在《悉尼先驱晨报》担任记者,为澳大利亚前国防部长金·比兹利(Kim Beazley)和前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担任高级顾问。休·怀特还曾在澳大利亚国防部担任过高级官员。在1995年到2000年期间,他曾担任澳大利亚国防部副部长,负责战略与情报工作。休·怀特还曾担任《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2000年)的联合执笔人。

(未完待续,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17年11月25日出版的澳大利亚《季刊》杂志第68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休·怀特

休·怀特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