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徐令予: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欠债何时了

2017-02-23 14:01:38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令予】

美国加州经历了连续五年罕见的干旱后,终于在2017年迎来了甘露普降。但是加州人却又高兴不起来,连续的暴雨却在各处造成了麻烦。最为严重的是北加州奥罗维尔湖地区,该湖筑有全美最高大坝,集灌溉、发电和防洪功能于一体。持续的暴雨和过早融化的积雪合力一处把奥罗维尔湖水库的水位迅速抬高,严重威胁了水库大坝的安全,于是只能尽力通过水坝的主溢洪道泄水降低水位。

事故回放

2月7日,以每秒约1400立方米放水量持续防洪释放,在水坝溢洪道上出现了塌方缺口。为了尽快降低水库水位,水坝运营商只能继续使用受损的溢洪道,造成额外的损害。到2月10日,溢洪道上的塌洞已扩展到91米宽、152米长、14米深。同时,来自主溢洪道塌方的碎屑被冲刷到下游河道,造成进一步损害。

这下子把水库工程师逼入了两难境地,为了大坝的安全和避免使用辅助溢洪道,必须加大主溢洪道释放量,但是为了避免主溢洪道进一步受损又必须减少其释放水量。他们被迫将排水量从1800立方米/秒减少到1600立方米/秒。于是水库水位继续缓慢上涨。

2月11日上午8点之后不久,辅助溢洪道自1968年大坝建成以来第一次开始泄水。辅助溢洪道流量达到每秒360立方米,水按照设计直接流到辅助溢洪道下面的山坡土地上。

2月12日,由于辅助溢洪道没有混凝土保护,引起了大面积泥土浸蚀和塌方。为了减缓辅助溢洪道的损伤,被迫加重已经残伤的主溢洪道的负担,把主溢洪道上的流量增加到每秒2800立方米。这时候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主、辅溢洪道有可能同时垮塌危及大坝。迫不得已,对位于Feather河盆地的低洼地区的人员进行了紧急疏散。

在2月12日晚上8时,释放水量的增加终于降低了水位,辅助溢洪道停止溢流。但是,疏散命令没有撤销,等待第二天上午的损伤评估。到2月13日,附近共有188000人被疏散。2月14日,明确坝和溢洪道基本安全后,强制撤离令被解除。

奥罗维尔湖大坝事故示意图

事故原因分析

主溢洪道3000英尺(0.9千米)的混凝土可以有15英尺(4.57米)的胀缩空间,多年的热胀冷缩拉开了不少间隙。自上而下全长3000英尺的奥罗维尔溢洪道还承受着重力牵引,有向下滑坡的倾向,多年来在其表面拉开了更多裂缝。与此同时,长期干旱可能导致地下土壤萎缩,造成地下裂隙。这些问题必须通过灌浆等维护作业来解决,可是几十年来什么也没有做,坐等事故发生。

水流施加在有50年历史的溢洪道结构上的力量是巨大的,每平方英尺上,水的压力达5吨(每平方米超过50吨),当它冲刷溢洪道奔流而下时,估计速度超过每小时90公里。其不规则运动施加更多的力量在混凝土。高速水流产生破坏性空泡气蚀作用,进一步强烈撕拉溢洪道上的裂隙,事故就是这样发生的。

另一个严重失误是有关辅助溢洪道,工程技术人员和周围社区有识人士曾多次提出没有混凝土保护的辅助溢洪道存在严重的隐患。但是联邦有关部门认为该辅助溢洪道从大坝建成后从未启用过,因而拒绝投入一亿美元对其维护改造。目光短浅终酿大祸。

国家的水利系统“是为我们不再拥有的气候,为昨天的气候,而不是明天的气候而设计和建造的。”太平洋研究所首席科学家兼水问题专家Peter Gleick指出, “坦率地说,我们将不得不重新思考如何重塑基础设施也应对全球性气候变化,而这种变化已经成为事实。”

虽然把奥罗维尔大坝事故与气候剧变联系起来尚需更多的调查研究,但专家们认为气候模型显示加利福尼亚州今后可能会在极端的干旱和暴雨涝灾之间震荡。如果国家的基础设施不能应对异常的气候变化,将来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问题。

气象科学显示,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海洋和其他水体过度的蒸发,使更多的水分进入大气层。水蒸汽不会立即造成降雨,也不总是落在它升起的同一个地方,但它可以在局部地区形成倾盆大雨并导致山洪爆发。

北加州这次的暴雨就是因为在高度仅为1至2英里的大气中存在一条300英里(482.8千米)宽的“大气河流”,这条被强风驱动的湿润温暖的空气带,在北加州于24小时内倾倒了79英寸(约两米)以上的强降雨!

受损的奥罗维尔湖水库主溢洪道

一点思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坝的灾情末了,加州政坛又起风波。“奥罗维尔大坝失败是布朗州长失职的另一个例子,”共和党的州议员特拉维斯·艾伦在一份声明中说。 “大坝失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2014年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一个价值7.5亿美元的水利债券,但布朗州长没有花1美元在新的畜水工程或改进现有的基础设施如奥罗维尔大坝上。现在数万亿加仑的水丢失了,人们被迫离开家园疏散。究竟要发生什么才能使加利福尼亚民主党行动起来?”

民主党人认为特拉维斯·艾伦的说法是短视的。“没有办法在冬天存储所有的水。从来没有过,也永远不会有,“格里克议员说。 “更多的水坝是20世纪的解决方案,而不是21世纪的解决方案。国家应该更多地关注农业和城市使用水,回收废水和使用雨水,并将水重新泵回地下。”

两党争论何时了,事故知多少?大坝如何修,钱又在何处,只有天知道。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建设,美式民主为什么遇到那么多麻烦呢?说到底,是这一制度的虚伪导致了危机四伏。

美式民主本质就是虚伪的吗?这也不完全正确,美式民主自有它的合理之处。合理之处是什么,中国公知们已经为我们总结得很清楚,而且已经宣传了很多年。得承认,关于美式民主制度的合理性,公知们说的大体是对的,可以转述如下:选票握在选民手里,政客想上台,就得竞争选票,如果干得不好,下次就选不上,所以为了下次也能选上,政客就得对选民负责,好好干。

这其实是把市场竞争的逻辑移植到了政治领域。这个说法一点道理都没有吗?当然不是。市场竞争有好处,当我们享受着一些方便快捷的互联网服务时,就能体会到这点,在竞争的逼迫下,一些人挖空心思讨好用户,开发新产品,我们是得益于此的。

既然美式民主是有道理的,为什么在做实事上效率低下,以至于陷入困境了呢?只要稍加思考,就不难找出问题的根源:美式民主借鉴了市场的竞争性逻辑,但借鉴得不彻底不全面,于是就陷入了东施效颦的境地。其虚伪性就根源于此。

举个例子就都明白了:大家都用手机,有人用移动,有人用联通——姑且把两大运营商比做是驴象两党吧。选移动还是选联通,是我们可以自主决定的,谁的价格便宜谁的服务好,就用谁。这两个大运营商是有竞争关系的,如果移动干得太差,客户就会流失,跑到联通那边去;如果移动取得了重大突破,资费降了上网速度还更快了,联通的用户就会跑过来。

这就是竞争。因为有竞争,谁也不敢太马虎大意,移动有4G了,联通就也得有,否则就完蛋了。它们两家竞争,作为用户,我们用手机上网的速度越来越快,这就是竞争中带给我们的好处。

但是,让我们假设一种情形:我们有移动和联通两大运营商,但在一个时间段内只有一家可以开门营业,至于是哪家,通过竞选确定。移动拿出自己的方案,联通也拿出自己的方案,电信也跟着打酱油提个方案,让全国手机用户选,如果绝大多数用户觉得移动的方案靠谱,移动就当选了,然后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大家就只有移动的信号可用,联通关门歇业。

四年后,移动对自己的工作做个总结,提出下个四年的工作方案;联通对移动这四年的工作进行一下攻击,提出自己的方案。打酱油的电信也跟着起起哄。大家投票再选,如果这次多数人选择了联通,那么接下来的四年就只有联通的信号用,移动关门歇业。如此循环往复。

如果是这样的话,竞争还叫竞争吗?谁来保证开门做生意的运营商能恪守之前的承诺呢?你对一个不满,过四年换一个,但这个可能还让你不满,除了再过四年换回那个已经伤过你一次的运营商,你就别无他法了。这是真竞争吗?这样的市场是真市场吗?岂不是骗人的把戏?而这恰恰就是美式民主政治的运作方式。

真的竞争,必须随时可以用脚投票。说到这里,就搞清楚了吧?美式民主的优势在于竞争性,病灶是它的竞争是假竞争,也就是说,美式民主制度的病根在于学习了市场逻辑,却没有学彻底。这是其虚伪性的根源,也是如今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

这样的美式民主不作根本的改革,全美的基础设施建设永远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加州奥罗维尔湖大坝事故将会在各地不断重现。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令予

徐令予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物理系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孙武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