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荀越:为什么我们要纪念这位日本亲王

2016-10-29 13:10:0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荀越】

今年的10月份似乎是个对高寿皇室人员不太吉利的日子,13日88岁的泰国国王拉玛九世去世之后,隔了14天,日本最年长的皇族,100岁的三笠宫崇仁亲王去世。

泰王去世全国戴孝。崇仁亲王去世虽然没有这种待遇,但是巧合的给日本政府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杜特尔特。因为亲王殿下的逝世,日本天皇和皇后从27日开始服丧7天,原定在10月27日傍晚会见访日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日程取消。对于这个一直表示对日友好,却一直对美批判的大嘴,估计日本天皇也很是头疼。这七天服丧既是寄托哀思又是躲开这个麻烦。否则让这家伙当面放炮,无论这话茬接还是不接都不好看。

面对安倍,杜特尔特仍然抱怨美国将菲律宾当成栓链子的狗,咳咳,当着挫人别说矮话行不。你家好歹没有美军常驻,安倍这边美军离首相官邸才多远

可能对很多人而言,崇仁亲王殿下的知名度远不如拉玛九世,毕竟泰国近几年的政治大戏让人看了个饱,更何况就算死了还有位特别能刷存在的太子殿下在呢。不过其实对于中国人而言,崇仁殿下才是值得纪念纪念的。

1998年11月,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到访东京,三笠宫崇仁亲王在日本皇宫举行的国宴上,就日军在战争时的侵略暴行向江泽民道歉说:“我的良知现在仍然令我很伤痛,我想向中国人民道歉。”

当时的主角是新上任的日本首相小渊惠三,这6天几乎成了江泽民“教训”日本之旅,在早稻田大学演讲的时候还遇到了右翼分子闹事。当时亲王的表态也只能作为他个人而不能代替整个日本了

崇仁亲王这句话可不是应付了事的,从1943年开始,一个皇族,一直反思着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认为腐朽无能的日本军队毫无可能战胜中国共产党。甚至参与刺杀东条英机的密谋,尽自身努力终止这场战争。反对神风特攻,战后作为历史学家反复抨击日本军队的罪行,反对保留皇族的特权,反对神话天皇,将“纪元节”(传说中日本始祖神武天皇登基纪念日)作为建国纪念日。还因此被右翼分子称为“红色亲王”,甚至冲击他的官邸恨不能杀之而后快。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作为裕仁天皇的幼弟,明仁天皇的皇叔,却反反复复的干着扒日本侵略的遮羞布,揭露罪行的事情,估计在日本右翼分子的眼里,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吃碗面反碗底,吃里扒外的“非国民”了。

然而老头就是活了100岁之久,成了明治以来活的最长的日本皇族,看来冥冥中说不定还是有些灵应。这位一直在反思历史的长者比他罪孽滔天的亲戚们更加坦然,寿命才延续了这么久。

与日本侵略密不可分的日本皇族

日本皇族的名字怪异的很,大家通常能看到一个什么XX宫的称呼。在日本皇族的体系中,具备宫号的也少的很,这都是代代世袭罔替,“铁帽子王”一样的存在。

日本皇族“宫号”的开始,要从14世纪中后期日本分裂为南北朝说起,日本统一之后,原本规定南北两位天皇后裔交替接任天皇的位置,但统一后北朝皇室耍赖,将南朝皇子赶出皇宫,可又怕万一北朝绝后,南朝会复辟,于是在太子之外,另封天皇之子荣仁为伏见宫,子孙世袭亲王称号并可在天皇绝嗣后继承天皇的位置。这就是日本第一个宫号亲王。

此后,封宫号成了幕府讨好皇室的办法,然而封出这么一位世袭罔替有俸禄的亲王,那是要钱的。以古代日本天皇没准需要出宫卖字画糊口的财力,多封也只是天皇和亲王殿下搭伙要饭去。历史上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只陆续存在过四个宫家。

而日本皇室获得的第一笔横财,就是在扩张过程中获得的。

马关条约赔款使用图,总有谣言日本在马关条约拿来的钱都去办教育,实际上两万万两赔款中,日本皇族就拿走了近6%(1200万两/2000万日元)。至于真正办教育的钱不过是从各方瓜分中手指头缝落下的灰尘。

明治大帝这辈子头一回见这么多钱,就连他爹给他留下的遗产也不过11万,钱财到手,自然是要照顾自家人,于是出于“封建藩屏,翼护王室”的目的,明治时期一口气新建立了十一个宫家。十五家“铁帽子王”就靠着从侵略战争中得来的“第一桶金”扶摇直上,弹冠相庆。

然而,像是诅咒一样,这些家族承袭了日本皇族一贯生育力差的传统。明治天皇死前就有两家绝嗣,大正天皇时代又有三家绝嗣。剩余的十个宫家和大正的三个儿子构成了战前的十三家。

此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日本皇族踊跃参军,在地位高下身份差别严密如罗网的日本军队中,谁敢让他们从小兵干起?这一群地位高贵的皇族自然在军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侵略战争本身,也是皇族和共犯们侵吞军费的好机会,日本陆军干涉苏俄时期闹的沸沸扬扬的“西伯利亚军费案”涉及六亿日元的巨大贪腐,只因为拿钱的手里面有明治天皇的弟弟,后来昭和天皇裕仁的叔祖闲院宫载仁亲王,案件调查无疾自终,没法查了。

而这位闲院宫载仁亲王从九一八事变后期到全面侵华期间任日本陆军参谋总长,在幕后指挥侵华战争。南京大屠杀的命令,日军释放毒气弹的命令,臭名昭著的七三一部队和五一六部队在中国大地上释放生化武器荼毒生灵,全部经此人允许。幸好在战争结束前此人一命呜呼,算是逃脱了惩罚。

闲院宫载仁亲王

裕仁天皇的另外一支的叔父,朝香宫鸠彦王直接就是南京大屠杀的元凶罪魁。整个侵华战争中,日本皇族几乎人人参军,师团长,方面军指挥官,陆军大臣,内阁总理的要害部位屡有皇族出任。日本皇族整个绑在了日本侵略的战车上,为战车的前进添煤加水。毕竟侵略战争本身关系着他们的皇族地位,身份和财富。

日本皇族十三宫侵华战争时期家主及军职身份列表

计有元帅陆军大将二人、元帅海军大将一人、陆军大将两人、海军中将一人,陆军中将一人、陆军少将一人、陆军大佐一人,海军大佐一人、陆军中佐两人。

附注:

1. 战时有成年当主的十三个宫家,当主全部都是军官。

2. 尚未继承当主的儿子和分家(臣籍降下为贵族的前皇族)在战争中以军官身份参战甚至战死的还有很多,并未列入统计。除了东伏见慈洽等少数担任艺术家的另类以外,可以说皇族是人人参军。

裕仁天皇四兄弟中,裕仁本身就是二战日本军国主义的一切罪魁。他的野心默许了一切的发生。二弟雍仁亲王也不遑多让,如果“二二六兵变”阴谋成立,说不定1945年等着原子弹从天而降的就是“雍仁天皇”而不是裕仁。三弟宣仁亲王加入海军,在战列舰“长门”号上服役。作为大本营海军参谋给神风特攻大力提供方便(与幼弟崇仁坚决反对神风特攻截然相反)。

裕仁天皇四兄弟的合照,最小的就是三笠宫崇仁亲王

与三位兄长有差别的是,三笠宫崇仁年龄比他三位兄长小得多。裕仁1901年生,雍仁比裕仁只小1岁,宣仁比裕仁小4岁。而崇仁1915年出生,比最小的三哥都小10岁,也许就是这十年的差距造成了崇仁的截然不同。

1936年崇仁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他的老师是著名的豺狼参谋辻政信。

九一八,一二八,卢沟桥事变,诺门坎,辻政信几乎参与了日本全部侵略阴谋,甚至战后逃脱惩处都要潜入东南亚搞风搞雨,这么一个疯狂的军国主义分子居然教出了一位反战亲王,这事情也是奇了怪了

1943年崇仁化名若杉,以大尉军衔奉派到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时在南京)任参谋,比他的二哥雍仁晚5年踏上中国土地,可能就是这5年的差距,让他看到的和他二哥看到的完全不同。

亲王殿下搞了个大新闻

亲王殿下和别的参谋不同,他最多需要在这里服役一年,镀个金也就走人了,而崇仁亲王除了做点文书工作以外,这一年里他可真没闲着。作为一位皇族,也没有人敢限制他的行动自由。他几乎把日占区视察了一个遍,耳闻目睹思虑颇多。

在崇仁殿下一年任职期满准备走人的时候,感慨甚多的亲王殿下做了一件事。为了在部队“提高认识”、“统一思想”,他向总司令部内的佐、尉级军官发出三个“研究课题”要求解答,得到答案之后,他把自己的想法总结成讲稿文书,做了一份报告。

日军指挥机关上下,原以为亲王殿下来混了一年镀金,无非打算走之前做点漂亮的事情,让这份履历更光鲜一点,然而在1944年1月崇仁完成这份报告上交准备公开宣讲报告的时候,光题目就几乎把大本营炸飞了。

题目叫《作为日本人,对于“支那事变”的内心反省》。

反省?八嘎!这还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亲王?这莫非是被赤匪洗脑了!

虽然1944年,华中军形势尚可,华北军已经被无所不在的八路军部队压制的不敢离开铁路线十公里。太平洋战场是个有脑子的就知道必然完蛋,但是已经陷入疯狂的日本军国主义疯子们绝对不敢承认即将战败,在侵略战争中他们已经染下了太多的血债,也欺骗了所有日本人太久,让日军士兵和国内民众忍受饥饿太久。

为了掩饰失败,每一份战报都绞尽脑汁编造出一场场大胜,如果这份报告真的公开对下级士兵和军官宣讲。往常一直由他们煽动对政敌进行“天诛”“下克上”的刀锋这回可就得落到自己的脖项上,百万军队千万民众就得连皮带骨把他们都嚼了。

再看内容。亲王殿下老实不客气,日本军在中国是“无所不取,掠夺殆尽”,列举了日本军队一系列暴行,这样的暴行怎么可能让蒋介石政府不反抗?

经济提携,大东亚共荣?杀光人全家的共荣么?所有一切经济提携的鬼话被亲王彻底推翻。

对于日军,宣扬的清乡剿共之胜利,崇仁亲王也是一点都没留面子,“日本军队彻底破坏了华北的中国政权行政组织,使之成为真空状态,且时间长达五年之久。而朝朝夕夕被灌输以‘不为舆情所惑’”、“‘不为政治所拘’等类思想的日本军人们,连中国的历史、地理、传统,中国人的性格、风俗、习惯等等都不大了解,而一味推行日本式的政治,难道这不就是促使中共猖撅的原因吗”。

不仅如此,崇仁从日军的作风入手,狠批了日军一顿:

其一,奢靡之风:

中共的薪俸,最高是卫生队长,月饷八元,其次是无线电队长,月饷五元,其次是团长,月饷四元,士兵最低是每月一元。还有一份接待来客的费用的调查资料,其特点是不备酒、烟。友邻部队的团长来时,鸡蛋五个五角和香油四角,即便是军区的干部来时,也只是猪肉三斤四元和香油四两六角及醋一角。

这与日本人的薪俸和接待费的使用方法简直是无法比拟。

其二,享乐主义:

在某地的偕行社(日本陆军军人集会社交小团体),宴会上每人供酒数瓶之多,有的地方还修建了极其豪奢的宴会厅,而且据说这是作为敌产曾一度归还给中国的建筑物,这就更令人不可理解了。

与上述情况相反,在日本民间,地方上的饭馆、旅馆里配给酒的情况是极少的,煤炭等物资严重缺乏,而现地军队(地方守备部队)嘴里虽说“禁止出入饭馆”,装出一副很知自肃的样子,然而实际行动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在日本军、民之间,待遇的悬殊竟如此之甚,更何况与前述的中共或采集草籽、树籽等充饥的中国农民相比,其差别之大就更不啻天壤之别了。

其三,官僚主义:

这就是现地军队和参谋本部之间的歧异竟然如此之大。同是陆军,思考间题的角度和气氛也完全不同。譬如,进入昭和二十年以后,东京连遭美军B-29轰炸机的空袭,为了免遭空袭,东京方面考虑的是打击敌人飞机场。然而南京的日军却认为空袭东京的敌机只是在自己的头上飞过,南京日军不会遭受轰炸,因而不关痛痒。

东京方面根据自己头脑中的设想,虽曾要求现地军队攻击美国空军基地,但实际实行起来是极端困难的。例如重庆作战、桂林作战等等,都曾实际考虑和实行过,但这必须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以少数的部队和装备长途跋涉,进行攻击,而且增援部队和辎重、器材等又不可能随时跟上。在这种情况下,南京方面抱怨说“东京方面在胡说什么”,也就无可厚非了。

从成都机场等地起飞的B29能够直接轰炸日本。随着战局发展美军在太平洋上获得更多立足点之后,光顾东京的B29越来越多,即使是豫湘桂战役占领了一大批中国战区内的机场也无济于事了。

其四,形式主义:

在日本国内的陆海军关系上,陆军方面称“陆、海” ,海军方面称“ 海、陆” 。有一张民谣唱片,一面是“陆海XX”,背面是“海陆XX” ,真令人莫名其妙。

剿共,大胜?崇仁亲王兜劈头盖脸的狂批了一顿日军的“四风问题”,最后的结论是: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若不猖獗,那将成为世界七大奇迹中的第一奇迹了吧。在我看来,这样的日本军队,是无法与中共对阵的。”

我仿佛听到了整个大本营里如雨打芭蕉一般的巴掌“啪啪”声。

要是随便换个人,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直接下令切腹也就算了。但是对于崇仁亲王殿下,这顿巴掌只能硬接啊。

虽然皇国军人练就一副颠倒黑白的嘴和刀枪不入的脸皮,但是谁愿意没事干挨打呢?对于这位小祖宗,大本营也是头疼,报告立即被定为“危险文书”,遭到“没收”、“焚弃”的处置,而“若杉参谋”其人也因此被下达了“箝口令”,禁止亲王殿下出去胡说八道去。我们不打算弄死您,您也赶紧回国别给我们添乱,要是乱说乱动,别逼得我们玉石俱焚。

“若杉参谋”走了,然而这改变不了日军即将灭亡的现实,已经彻底歇斯底里的大本营将这份报告藏起来,但是却不可能扭转战局,只能坐待自己的灭亡。

而回国之后的崇仁亲王,也没老实下来。

陛下,你弟弟要造反

二战末期,哪怕大本营再满处飞“捷报”,满口胡柴的宣称将美军舰队19艘航母4艘战列舰歼灭在台湾附近海域。(台湾冲海空战,日本大本营一系列假造大捷战报之一,引发了美国海军将领哈尔西的著名吐槽:我们这是在海底向日本东京进发。)但是基本上所有的高层人员都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了。

战争无论如何都会结束,那么谁来承担这个罪责呢?日本这些位高官们还希望着能够参照一战,进行停战,你看,只要我们推出一个够分量的人来顶缸,把他杀了我们表示战败,再赔点钱,不就可以停战了。(这个想法倒是与刺杀希特勒的德国军官团的想法如出一辙,都觉得哪怕美苏都已经杀气腾腾的宣布无条件投降,全面清算,也可以学一战一样“光荣”的放下武器。扔出去一个顶缸的对方也就满意了,否则我们誓死抵抗你们会死更多人哦。)

比起远东这些密谋者同行们而言,参与720事件的德国军官们无论行动力和胆量可都是强多了。日本人可不敢杀天皇。然而两者相同的一点是,两批人既不是什么反法西斯志士也不是什么爱国主义者,只是还希望二战同一战一样,当领导人因为什么变故被肉体消灭,新的政府上台之后就有可以把自己洗的干手净脚,就可以“体面”地获得停战谈判的待遇。德国人选择性的忘记了集中营里面的尸体,遍布欧洲的各族人民血肉。日本人也忘记了南京大屠杀他们自己炫耀“赫赫武功”的一堆照片,珍珠港一直保存着的残骸。即使是再大度的民族面对这样的尸山血海只剩下愤怒,更何况美苏和宽宏大度留着岗村等一干日军高级将领剿共的蒋委员长可不是一个路数。当三巨头在德黑兰握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一个结局。血债要用血来偿。

这些被称为“和平派”的人思考过,天皇陛下是国体之本,得保证战后国体不变,我们权力不变。他不能被送出去,那谁做这个罪魁祸首合适呢?

显然那个该死的上等兵东条英机合适多了。

而对于这些日本高官而言,在朝堂上让东条“下课”无异于彻底承认日本的战败。跟隐瞒真相的大本营诸位一样的心思,战败是绝对不能承认的,这点欺骗来的军心民气是在此后战争中让炮灰们给美军造成足够伤亡,威胁美军的本钱。有这点本钱在手,美军如果怕更大的伤亡,才有让我们活下来的余地。

不能走正途,那就只能“下克上”发动“天诛”了。

日本人干这个那是得心应手,很快,陆海军都有清楚前线真相“忧心国事”的中下级军官组织起来,准备“天诛国贼”,以拯救日本。宪兵司令部忙着四处抓捕“密谋分子”,忙的脚打后脑勺。

1944年下半年,东京宪兵司令部来了一位自首的“密谋分子”。然而,这位爷谁也不敢动他,宪兵司令看着他更觉得像是放在手里一个烫手山芋。

出首人:昭和天皇裕仁幼弟,三笠宫崇仁亲王。

罪行:追求和平停战的“和平派”成员,与陆军少佐津野田知重,东亚联盟东京分会会长牛岛达熊等密谋,天诛首相东条英机及一干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推翻东条内阁,争取停战。以拯救大日本帝国!

津野田知重的刺杀行动甚至得到了在山形县隐居的石原莞尔的支持,具体的行动计划是在东条乘车经过皇居二重桥前的时候,由津野田交好的两位柔道家在树上向东条的座车投掷炸弹,然后打倒和清洗东条内阁

密谋集团中身份:重要从犯,意图天诛东条后就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率日军撤退回国,将侵略中国领土退回,承认侵略罪行,与盟军停战,拯救日本。

自首原因:只愿诛东条一人,津野田知重所列天诛名单几百人,流血过甚,造成动荡,不利停战,不得不出首。

没错,从大本营回国的“若杉参谋”,三笠宫崇仁亲王确实遵守大本营的禁言令,不没事抛出扰乱军心的言论了。人亲自动手打算杀首相了……

然而二十九岁的崇仁还是太年轻,思考的过于简单,只打算杀了东条,面对过多的流血有些退缩,跑出来自首了。

宪兵们把密谋集团倒是抓住了,怎么处理成了麻烦。重要从谋是天皇的弟弟,天皇的弟弟都是密谋分子破坏“圣战”?这话传出去不是更乱了么。

最终经过五个月的军法审判,1945年3月,在崇仁亲王的“阴影”保护下,主谋津野田知重少佐判处免职,5年监禁……缓期两年执行。(当然别说两年,四五个月日本就投降了)。石原莞尔被军事法庭传召录了份口供。然后就没事了……

其余从犯最多判了五年,三笠宫崇仁……1944年9月转任陆军装甲少佐部副。1945年4月再度与天皇老哥见面的时候,裕仁不知道以什么心情,问自己幼弟,“你有什么打算?”言下之意,你还打算杀谁?你还打算怎么闹,咱哥俩研究研究不这么干行不?

“红色亲王”,历史学家、中日友好的推进者

战后的日本皇族几乎没有受到惩罚,三笠宫崇仁亲王也从军人变成了一位历史学家。他从来没有忘记那场战争,40年后的著作中还写到“我现在也经受着良心的谴责”。

他的那份战时被大本营封杀的报告,在1994年又被人翻了出来,读卖新闻社为确证其真实性,特以调查研究本部主任中野邦观为核心组成采访小组对三笠宫崇仁亲王本人进行了专题采访,并整理成《访谈记录》。

这份文书连同《访谈记录》以及其它一些有关资料,刊登于读卖新闻社编辑出版的月刊《This is 读卖》1994年第8期“战后50年特大号”上。

一位历史亲历者,还是裕仁天皇幼弟提供的资料,这简直是轰炸右翼分子的原子弹。

对于右翼分子利用人数不对应的诡辩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行为,亲王直接驳斥:“问题的实质是,‘惨无人道的屠杀就是虐杀’,并不在人数的多寡。”此前1984年崇仁亲王的著作《古代东方史与我》中,他就提到过亲眼目睹南京大屠杀的经历。

除此之外,文书和《访谈记录》中还揭露了另外一些骇人听闻的日军罪行,如九一八事变后国际联盟特派李顿调查团到东北调查时,关东军曾策谋在接待用的水果中注入霍乱菌加以阻挠或暗杀(不知何故未能得逞);侵华日军曾用中国俘虏当活靶子来训练士兵们的刺杀技术;日军曾用俘虏进行毒气试验并企图在战场上实际使用,等等。这些史实,在战后的史学著作中虽有零星或片断的记述(如日军在武汉战场上曾使用过毒气弹),但有些确是前所未闻的。

也许是因为历史的经历和自己的特殊身份,崇仁亲王对于自己作为皇族可以享有的特权弃之如敝履,他率先进行自我批判,在其思想性自传体著作《帝王、填墓与民众》一书(光文社版)中对战争和皇族制度公开提出批判。作为自甘于“庶民”生活,首先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的皇族,被誉为“电车通勤”而一时传为佳话。

同为皇室成员,不用说不坐专车,即使是自己开车的都极为罕见了,崇仁亲王的行为已经与号称“民主社会主义”的北欧诸国王室类似,比英国泰国等国王室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在几个月前,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竞选作秀上地铁,结果不会使用地铁票,卡在闸机出入不能。看来哪怕是民选国家的政治领袖,最好也是跟亲王殿下学习一个,别闹出古有何不食肉糜,今有不识地铁票的笑话来。

英国皇室出门都是专车,当然英国皇室并非全然拒绝公共交通,2010年女王陛下就曾经号召皇室成员坐出租,原因很简单……皇室开支太大,花不起了

希拉里刷5次地铁卡才进站,桑德斯不知道地铁卡说坐地铁用硬币,虽然号称民选,但是这做派比皇室都皇室,还是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

而对于神话皇室的行为,也许是因为战争时代的记忆,亲王殿下反对的尤为激烈。纪元节被认为是“初代天皇”神武天皇即位之日,战后不再作为法定节假日,后来在1966年被定为“建国纪念之日”。

三笠宫亲王根据遗址考古成果及《日本书纪》的记述提出反对意见,指出此事缺乏学术依据。他认为再次将这一天定为节假日“威胁到学术自由,最终会导致战争”。

亲王引经据典的反驳令利用神话天皇搞复辟的右翼分子恨之入骨,1959年,参加“纪元节奉祝建国祭大会”的日本右翼,曾经闯入崇仁的宅第,在当时造成不小的骚动。

虽然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但他始终坚持应严格区分事实与神话的历史观。他对于历史的真挚态度也影响了当时还是皇太子的明仁天皇。

“很遗憾,当我们回顾历史就会发现,所谓和平只不过是战争的停歇期而已。但我认为即便如此,我们也无论如何要尽最大努力让和平期尽可能长久地保持下去。”在2008年的最后著作《我的历史研究七十年》中,三笠宫用这样一段文字书写下了对于和平的想法。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过程中,三笠宫崇仁亲王积极运作曾先赴中国作为打探铺垫,对于最终1972年9月29日田中角荣首相同周恩来总理的《中日共同声明》签署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的标志)。他对于和平不仅仅是说,还是亲身的推动者。

历史的进程

总之,一位一直致力于历史反思和和平的长者离我们而去了。对于这样一位历史学家,一位反右翼人士,一位一直致力于和平的人来说,恐怕任何重复他所经历的历史的兆头,都是对他一生奋斗的否定。

2015年亲王夫妻的照片

然而他所恐惧的现在不得不说已经有所征兆。他个人的努力哪怕是在他生前都显现出隐忧。毕竟,日本现今的政治生态不是他能主导,哪怕是受他影响的明仁天皇本身拒绝去参拜靖国神社,也无法阻止右翼化的倾向。

对崇仁亲王而言恐怕最大的讽刺是他的长子宽仁亲王是个不折不扣的右翼,麻生太郎的妹婿。他这个父亲连自己儿子的政治倾向都不能控制。

崇仁亲王长子三笠宫宽仁亲王,2012年已经去世,崇仁亲王的三个儿子都已去世,后代都是女子,日本皇室今天又将陷入后继无人的状况。

虽然长寿,但是崇仁亲王的三个儿子都已经在他之前去世,也许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让他最终没能继续撑下去。哪怕他继续努力下去,他的历史素养所证明的东西一件件被政治撕裂,恐怕对于这位老人而言才是更大的悲哀。百岁去世对这位长者来讲其实应该算是一场福报了。

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终究会被时间带走,也许非得再度经历一场战争的记忆才能让人明白和平的珍贵。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荀越

荀越

外交、军事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