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伊斯兰国“首都”被三面合围,叙利亚的好日子快来了?

2017-03-30 16:06:49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荀越】

2017年3月26日,以美军特种部队为先导,叙利亚民主军夺占了塔卜卡空军基地,针对伊斯兰国武装“首都”拉卡的包围圈逐步形成。

仅剩的两座大城市拉卡和摩苏尔都被包围。主力部队插翅难飞。自2013年起宣布“建国”,以残暴和恐怖袭击震动世界的伊斯兰国武装似乎已经四面楚歌,覆灭在即。法国国防部长宣称,几天内总攻就要打响、叙利亚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的战争似乎就要告一段落了。但是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么?

3月27日拉卡附近战局


攻克塔卜卡后叙利亚民主军发布通告

各诸侯阵前浴血,三大国袖里乾坤

此刻围绕拉卡,粗略的能分出三支支持者不同,政治目的不同,关系也错综复杂的武装力量。

第一方面是由美国支持的,以库尔德人民保卫军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军,已经兵临城下将至壕边,正在包围拉卡。

人民保卫军辖下妇女保卫军指挥官Nalin Afrin女士

一方是由俄罗斯支持的,刚刚收复阿勒颇的叙利亚政府军,前线已经推进到幼发拉底河畔,最前沿距离拉卡也不过百公里左右,不过代尔祖尔尚未解围,政府军受限于后勤线经常受到骚扰,很难再前进一步。

政府军扫雷完成后进入代尔哈弗

最后一方是受土耳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装教权派努斯拉阵线军,这支行事比IS强不到哪儿去(实际上部分军头甚至干脆就投奔了IS)的武装已经彻底被开除在和谈之外,现在能做的大概就是捣乱。

3月21日本来政府军王牌部队老虎师已经攻克代尔哈弗,结果为应对努斯拉阵线的攻击不得不调头参加哈马战役。

而民主军方面更不用说,曼比季战役之后若不是土耳其悍然入侵,也早就开始进攻拉卡了。

尽管土耳其兵进叙利亚创造了豹2首次被击毁的“战绩”,但是作为近邻和区域强国,土耳其对于叙利亚局势的干涉是导致叙利亚局势反复的重要因素,比起明里暗里参与叙利亚战局的以色列和伊朗。土耳其毫无遮掩的下场影响力度要大得多

直到美军直接摆开了“人肉停火线”调停,俄罗斯也设立停火中心,直接拉民主军制衡土军。土耳其这才收敛几分没有继续搅东搅西。

所以,真正决定IS还能活多久的既不是库尔德人的反恐战士,也不是叙利亚阿拉伯陆军的坦克大炮,更轮不到努斯拉的自爆车,而是幕后大国的政治交易。

与之前几次不同,原来热衷于搞个“误炸”,来点“人道主义物资”支援,转个账、搞个国际声明,互相截个货船下个绊子什么的几大国基本达成了幕后交易。那位巴格达迪大哈里发基本可以掐着表计算自己能活多久了。

而拉卡现在的状况类似秦末诸侯眼里的咸阳,“先入关者为王”,攻破拉卡的必然会得到一份丰厚的政治报酬。

对于美国而言,特朗普政府新上台,攻克拉卡覆灭IS,解决中东乱局能证明自己的政策远比前任奥巴马优越,自然热心的很。

对于俄罗斯而言,解决掉IS这个问题尽快收缩在叙利亚的投入,避免久拖不决,同时又有一份国际声望可得。

对于土耳其而言,虽然攻克拉卡对其没有直接好处,但是无论是拔掉库尔德人这个眼中钉,还是入侵叙利亚,都要等这两者的利用价值下降,美俄的决心达成之后才能完成。

因此,三方在攻克拉卡上有了共识。这才有土耳其和俄罗斯主导的阿斯塔纳和谈。即使搞得努斯拉阵线主和主战派自己窝里反也没所谓,虎与虎达成协议,假借虎威的狐狸大不了换一个好用的。

尽管阿斯塔纳和谈六方代表里面没有美国,但是谁也不敢忽视美国的影响力

鱼龙混良莠不齐,破外患难定内争

IS的覆灭虽然已成为定局,但是即使消灭了IS,叙利亚的局势也不可能短时间稳定下来。

之前所粗略分说的三大势力,与其说是三支武装,不如说是三“坨”武装,每一家是错综复杂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势力合起来的联盟,中间夹杂有着各种天天换旗帜甚至换到IS那边去的墙头草们。

此前观察者网编译过来自阿联酋“来源新闻”的文章,介绍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情况,然而实际上,叙利亚库尔德人与库尔德民主党大佬、主张库尔德人独立的巴尔扎尼根本就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建立罗贾瓦的库尔德民主联盟党现在追求的是在叙利亚国家框架内寻求自治,将叙利亚转变为一个联邦性质的国家。而其政敌库尔德民族委员会势力干脆就是库尔德民主党在叙利亚的分支。

单在叙利亚,库尔德民族内部就有七八股政治势力,整个中东库尔德人分出来的政治势力得有两位数,多数都有自己的武装。在北叙利亚联邦在日内瓦没有代表的前提下,巴尔扎尼作为伊拉克的一个政治领袖替叙利亚库尔德人操心独立,根本就是包藏祸心


而库尔德人民保卫军早就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妄想,团结统一战线,争取国际援助,通过民主、联邦制等口号免除国际列强的反感,争取一定程度的自治权才有生存和发展的可能

连叙利亚库尔德人内部都有着不同的政治分歧。更不用说,叙利亚库尔德人拉起来的“北叙利亚联邦”实际上包含着亚述族等多个少数民族,比中国当年抗战时期的统一战线还像一锅大杂烩。内部连军令指挥都不能做到完全统一。战斗力也是良莠不齐。

而叙利亚政府军方面也是一样,除却正牌国防军之外,真主党部队、收编的民防军活脱脱抗战时期土匪民团翻版,更有从努斯拉阵线“弃暗投明”过来的。除却共和国卫队和真主党、某些志愿者部队有一定战斗力之外,其他部队几乎都属于一触即溃连凑数炮灰都干不了的家伙。

因此经常有国防军进攻没多久,侧翼和后方补给线全盘告急,这也是叙利亚战局经常反反复复的原因之一。

老虎部队等精锐一到,教权军反对派就连连败退。反之就卷土重来,这种情况反复了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至于努斯拉阵线本身就是各路反对派武装的恐怖组织大杂烩,在大国之间达成和解之后失去一定价值,马上就分崩离析,投奔什么人的都有。除却一部分还在吃着土耳其王师给的俸禄之外,其他不是陷入内乱就是已经抱了新大腿。当然,这时候不知死的去投奔IS的也有。

真正要细分的话,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山头林林总总恐怕得有四位数,真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无论是叙利亚政府还是北叙利亚联邦,其实都难以做到取消这些人马的独立性,统一指挥权。更不可能以武力直接消灭。

除了肯定会被围攻的努斯拉反对派联军之外,叙利亚政府也未必能容忍以库尔德人民保卫军为首的北叙利亚联邦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两方之间的矛盾已经是政权本质上的冲突,如果算上各路小诸侯各有诉求各行其是,手中又有人有枪,只要有心人拨弄一下说不定就会揭竿而起。这就是一个矛盾纷繁复杂的弹药库,一点火星就能炸飞一片。未来叙利亚的局面肯定是“按倒葫芦瓢又起”。

即使现在各方之间的矛盾在拉卡这个大目标面前可以按下不表,这个共同目标一消失,除非大国继续强制干涉,几乎可以肯定又会爆发新的战争。

无强兵终难定鼎 起干戈再酿灾祸

诚然,有些时候战争是一些国家浴火重生的机遇,但是这一前提是不能在无休止的战争中耗干了民族和国家的元气。但是在叙利亚战场上并没有任何一方具备快速解决事态的能力。叙利亚连年混战中,造成的后果是人口流失,经济崩溃,兵员素质劣化。血气之勇不堕,真正能战者少。

自爆车战术能够在战场上大行其道就体现了这一问题。IS和努斯拉都曾经在压制了对手机枪和迫击炮等步兵压制火力之后,派出自爆卡车直冲阵地就能屡屡得手。

实战中哪怕是焊上钢板的自爆卡车,面对齐装满员的现代正规军,无论是使用壕沟工事组合限制自爆卡车的冲击力,还是前沿加强步兵火力配置,还是炮兵火力压制都足以有效的阻止这一战术的实施。

2015年某民间团体拍摄的科巴尼前线库尔德人民保卫军的掩体,即使没有重火力支援对于自爆卡车也有阻滞作用

然而在叙利亚战场上多见的是无遮无拦的大平原上,缺乏拦阻火力任凭自爆卡车肆虐。最终不得不让缺乏掩护的战士冒死反击,在击毁自爆卡车之后被敌方反击牺牲。

同为2015年哈马-阿勒颇的战略公路上的政府军据点

这一现象的产生多半是部队没有有效的野战工事构筑训练和经验,步兵缺乏压制武器和使用武器的能力,这是连年混战国家的经常性状态。战况激烈,后备兵力缺乏,大批部队长期参战无换班无后续训练补充兵。少数精锐在外援下集中重武器拥有一定的战斗力,然而大范围的步兵基础战术都奇差无比。绞肉机一样的战况下拉来人就必须投入战线,将生命消耗在血肉磨坊里面。而活下来的老兵也不可能磨练出真正有效的作战经验和战术能力。

无论是中国当年的军阀混战,还是抗战之中靠拉壮丁打仗的国军,或者中东战争中的阿拉伯军队都反复证明了一点。而叙利亚缺少人口更放大了这一缺陷。

即使是拥有多少先进装备,步兵和技术兵种没有相应的素质,部队也没有打出什么机械化快速穿插,什么多兵种协同作战的能力。这种技战术状态下打速战速决的快速歼灭战都是不可能的。

而且战火连年之下叙利亚的经济已经被蹂躏的不成样子,背后的金主们其实也是三心二意的。北叙利亚联邦虽然抱到了最粗的一条大腿,但是一向大方的美国这次可没有当年大力扶植蒋介石政权、南越政权的劲头,给予的武器援助非常有限。明显是抱着一副抹布够用就好用完就扔的态度。

俄罗斯自身的经济和政治状态,也不可能给叙利亚政府军直接大奉送给到解决问题为止。

而努斯拉阵线只是土耳其用来作为干涉叙利亚政权的由头,其自身现在也不怎么给力,就更不招主子待见了。

更不用说土耳其恨叙利亚比特朗普恨墨西哥尤甚,在特朗普的修墙计划还在磨磨唧唧扣扣索索四处找钱的时候,土耳其已经以阻拦IS入境为名在边境修了数百公里的隔离墙,几乎复刻了日寇扫荡根据地的手段,恨不能片瓦不能入叙利亚。无论叙利亚政府方面还是库尔德人方面都深受其害。由于北叙利亚联邦主要占据贫瘠的山区地区,封锁交通路线对他们的经济影响更大。

土叙边境隔离墙和巡逻士兵

一旦拉卡战役结束,美俄逐步抽身,叙利亚内部势力冲突一起,速决战绝无可能。一旦变成无休无止的长期战争,这又是叙利亚人民的一场深重的灾难。

陷局中谁能抽身 盼和平险阻重重

然而即使是意识到这些问题,叙利亚也不可能找到合适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拉卡一战对于叙利亚民主军而言,是在国际社会亮相获取政治支持必须交出的一份答卷。

而对于叙利亚政府军而言,将原本的单一制国家变成与北叙利亚联邦共天下也不可能轻松接受。

至于干涉叙利亚的各国,特朗普政府捞到消灭IS的政绩就可以拍屁股走人,把北叙利亚联邦扔给土耳其修复盟友关系。

在围绕曼比季的处理方式上,美军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目的,只要不干扰攻打拉卡,民主军受点地盘损失无所谓

俄罗斯可以支持叙利亚政府消灭IS和教权军反对派,但是不可能旷日持久地当保姆,支持只能是有限度的。

土耳其呢?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等到拉卡战役结束之后大不了将叙利亚政府和库尔德人一勺烩掉,更有大把炮灰可以驱策。面对近在咫尺的地区强国和内部反对派武装的内外夹攻,叙利亚的未来阴云密布。

即使是对于已经覆灭在即的IS武装而言,攻克拉卡也只意味着反恐大业一个阶段性的胜利。原本就具备流寇性质的恐怖组织大不了拍屁股跑人继续满世界打游击。巴格达迪大哈里发享受完了大不了一走了之,换个地方继续搞人弹。

单纯的武力打击永远不可能彻底解决中东的社会经济问题,只会催生越来越多的极端组织。随时有可能在别的地方又立起来一个伊斯兰国。

就在此前攻克塔卜卡的作战中,塔卜卡大坝控制室被摧毁,大坝暂时失去了控制水位的能力。如果不及时进行维修,汛期时就有漫堤的危险。多年混战叙利亚境内遭到毁灭的水利设施无可计数

对于多灾多难的叙利亚人民而言。就像是闯关游戏。收复拉卡只是第一关。暂时联合起来的世俗化力量打通之后,接下来要面对的是美俄留下的烂摊子,土耳其的恶意,以及死而不僵的极端势力。只能说和平之路只迈开了第一步,眼前的未来还是满布荆棘。

3月24日,叙利亚第五军团指挥官穆罕穆德·苏丹少将在巴尔米拉牺牲,叙利亚军民、志愿者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牺牲了无数,但为了未来的和平,还会有人牺牲,还会有人坚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荀越

荀越

外交、军事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