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疑云重重的叙利亚化武事件

2017-04-07 07:03:2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荀越】

据外媒消息,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反对派控制的汗谢侯地区4月4日发生疑似毒气袭击事件,目前造成至少100人死亡,约400人受伤,死者包括11名儿童。

化学武器袭击的新闻一出,各路媒体的反应几乎是意料之中。支持反对派的媒体认为袭击是由政府军或者俄军的空袭投掷的化学武器航弹进行的。支持叙利亚政府的媒体援引政府军人士的话说,可能是反对派组织在当地的化学武器工厂或者是化武仓库发生了爆炸,爆炸可能由空袭或其他事故引起。搞得真相扑朔迷离。

释放毒气的品种及如何解救

我们从一手资料来分析一二,从网上视频和照片看到,医护人员为其中一名失去知觉的伤者急救。另有不少伤者出现呼吸困难,口吐白沫等中毒征状。有目击者声称,见到有战机空投毒气炸弹,造成大批平民死伤,但暂时未知死伤者是受到什么化学物质影响。

化学武器使用的毒剂一般有以下几种,

神经性毒剂,沙林,梭曼,塔崩一类。

糜烂性毒剂,例如芥子气等。

窒息性毒剂,如氯气,光气等。

全身中毒性毒气,如氰化物。

失能性毒气等等。

从现场照片和视频看来,中毒者呼吸困难和口吐白沫,暂时没有观察到外伤溃烂现象。基本可以将毒剂类型锁定在神经性毒剂或者窒息性毒剂类型上。

而确实有媒体声称所使用的毒剂是神经性毒剂沙林。我们暂且将沙林定为嫌疑对象。

救援组织“白头盔”(White Helmets)在现场协助,用水龙头向沾到毒气的民众洒水

神经性毒剂需要洗消作业,窒息性毒剂没有必要,按照这种施救手法,似乎现场人员确定了这是沙林毒气?不过且慢,让我们先来看左上角圈红的这位仁兄。

作为神经性毒剂的沙林能够从呼吸道和皮肤黏膜侵入人体,简单来说沙林的撒布区域内皮肤沾上一点就有致命危险,喷淋洗消是必要的。

根据伊拉克战争期间记者们防御核生化武器的要求,在战区内发现可疑液滴后必须立即穿上一次性全身防化服,在20分钟内脱离区域接受试剂盒测定并洗消。

而现场这位救援人员,在卖力的洗消别人的同时,自己戴的可不是防毒面具,而是防尘口罩,这到底是在抢救沙林中毒者还是雾霾病人?

自己的眼部皮肤无防护外露,头皮和眼部都暴露在与沙林的接触之下。手上没有手套,大片皮肤裸露在外,能不能救援别人不知道,这种防护水平恐怕在救人之前自己就先中毒了。

而且不止这一位,所有的在场救援的“白头盔”成员的救援动作和装具都有些问题。在图中部红圈勾出来的滤罐其实就是这种东西。


淘宝同款立等可取,然而这东西对于防御沙林等神经毒气是没有用的

这种滤罐都只有最简单的活性炭装药,针对沙林等神经毒气必备的金属氧化物一概欠奉。利用这么简陋的装备冲进去,救人且不谈,自己的安全可是无法保证。

当然了,考虑到叙利亚前线的简陋物质条件,也许在各种装具并不齐备的时候,“白头盔”们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但是,哪怕如此,正确的解毒方式也不是就地洗消。必须先将中毒者拖出毒剂沾染区域,否则的话洗消工作就是事半功倍。以这点水的稀释作用跟弥漫沾染区域的化学战剂硬碰硬。这样非但救不了人,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因为不具备正确处理化学毒气的知识没能救人,反而自己也赔了进去,我们这只能为烈士们点蜡了。


面对沙林毒气的话,全身上下至少得是这一套,而且还必须在15分钟内脱离沾染区域进行洗消,即使是沾染到沙林的衣服也能持续释放沙林30分钟

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东京警视厅的装备,那时奥姆真理教恐怖分子用的还是不纯的沙林,杀伤能力和扩散范围都远不如真正的军用化学战剂

总之,从照片上显示出来的“白头盔”人员的救援装具和具体救援方式都并不专业,这只会造成巨大的救援人员伤亡和耽误中毒人员的救援时间。

不过,似乎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听说有救援人员遭遇了巨大伤亡的报告吧?

这恐怕就内有乾坤了,总不能是因为“白头盔”的诸位自己不受毒气影响吧。那是超级英雄电影,可不是现实世界。

在现场的视频里面也有些自相矛盾的地方,前一批救援人员刚刚从现场救出一名儿童

后一位抱着孩子又冲进了危险区域……导演,这段掐了别播

排除掉这些漏洞百出的误导性信息之后,单纯从症状考虑。可能的毒剂范围还是略大了一些。窒息性毒剂和神经性毒剂都可以造成口吐白沫等效果。

除却口吐白沫以外,氯气,光气,双光气等窒息性毒气中毒的具体症状有肺水肿、呼吸困难、呼吸道出血。这种情况下不需要洗消,而是需要适量富氧空气吸氧和排除痰液。相对而言比神经性毒气好的是致死可能性低,中毒者有依靠肺部自我修复挺过来的可能性。

而确定是否神经性毒剂中毒,是需要先翻眼皮,中毒者眼睛对光不敏感,瞳孔缩小成一点光照无反应。而“白头盔”给我们展示的可没有这个简单的检测过程。

确定中毒后立即转移出毒剂沾染区域,就近寻找洗消车或者洗消帐篷进行洗消,保持呼吸道畅通,注射阿托品拮抗中毒反应。解磷定解毒。

应对沙林袭击最低配置,正压式呼吸器,分体防化服,旁边戴口罩的医生是只接诊洗消后病人的,比起这套配置,白头盔除了头盔相似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的处理方法,救援人员全员b级以上防化服隔绝式防护,实际上后方那位警察哥们也是很拼的,他所处的位置是打阿托品的一级快速分诊点,处理中毒者的第一现场,尽管即使中毒也会得到快速救治但风险也不低。

污染区洗消员

在无防护状态下把被救援人员浇透只能带来更大的伤亡

不管如何,处理神经性毒剂都需要快,中毒后15分钟内无救。还是祈愿当地有专业的救援人员,至于之前拍照片的那些位,只能耽误中毒者的生命。

围绕化学武器演出的大片

叙利亚战场上化学武器袭击的事件这已经不是第一出了,从2013年叙利亚大马士革郊区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爆发之后。联合国上下五花八门的国家,组织,势力如同走马灯一般的表演,虽然最终调查小组确认了化武火箭弹的存在,但是并没有指认使用者。这给人留下了遐想的余地。

叙利亚战场上化学战剂的来源很杂,反对派武装的各路势力乃至IS手里拥有的化学武器来源五花八门,有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崩溃后四处流失的,也有土耳其提供的化学武器原料,乃至民间调查者发现沙特政府提供化学武器。实际上许多化学武器来源都能追溯到CIA乃至美国政府。

美军化学航弹序列,虽然美军正在按照国际公约逐步销毁老式芥子气毒气炮弹等化学武器,但美军的化学武库仍然是世界上最大且最先进的

并且实质上反对派是具备化学武器生产能力的。

2012年恐怖分子展示在叙利亚西部制造化学武器的视频,这已经是恐怖分子发布的第二个制造化武的视频了。而且这张截图上恐怖分子的防护穿戴非常专业。这批恐怖分子不是什么只会自爆的肉弹,而是确实拥有化学武器袭击和防御的所有能力

叙利亚政府军方面所有的化学武器源于冷战时代的积存。但是叙利亚政府方面早在2013年就已经承诺交出所有化学武器,2014年7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确认在美国“光芒角”号战舰上销毁了叙利亚最后一批化学武器。

从公开情况而言,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此前多次化学武器事件都接受了联合国禁止化学武器调查小组的调查,最终都是模棱两可,确认了袭击的事实,并未提出指控就草草结束了。大国的政治影响因素昭然若揭。不过也说明了并无政府军释放化学武器的确实证据,反倒是中外媒体和各路吃瓜群众谣言满天飞。这次政府军哈马战役即将取得决定性成果之时出现的事件,怎么看怎么有种怪异的阴谋感。

除却说政府军方面,此次事件也有支持反对派的媒体称,轰炸小镇的化学武器航弹是俄罗斯直接投掷的。然而持有这种说法的人并不了解化学武器具体运用的方式。

化学武器在战场上的使用已经超过了100年,据说早在1900年6月,英军在进攻天津的过程中使用了氯气镇压义和团。而在一战双方大规模进行毒气战。造成了巨大的双方伤亡之后,西方国家才忙不迭的签订了《日内瓦议定书》,开始试图限制化学武器的使用。

二战中,因为主要国家都具备了大量生产化学武器的能力,这反而限制了化学战的应用。毕竟在对手具备防护和同等化学战能力的情况下,释放化学武器不但起不到一锤定音的效果,反而会惹来对方的反击。而前沿存储的毒气战装备在激烈的战况下又会伤到自己。美国就曾经搞出这样一次乌龙,1943年12月,意大利战役期间。美军运送化学武器的约翰·哈维号货轮被德军空袭炸沉,储运的2000枚芥子气炸弹泄露,近千盟军士兵死亡,受损害平民超过5000人,造成了一次盟军欧洲最大的空袭伤亡事件。

二战中,也只有日寇敢于肆无忌惮的在中国战场使用毒气弹。日军广泛将携窒息性毒气的“绿筒”,呕吐毒剂的“赤筒”,糜烂性毒气的“黄筒”装备前线部队。在正规进攻不利的情况下以毒气弹开路。武汉战役中,日军波田支队对马当要塞进攻时就释放毒气,守军在指挥官擅离职守,失去指挥的情况下面对毒气防护不足,士气崩溃。不过两天,宣称能阻挡日军一个月的要塞失守。

日军的毒气弹

不过,日军在毒气战上的技术落后,释放手法单一。惊吓作用多于杀伤作用。1939年齐会作战中,日军释放毒气,当时指挥作战的120师师长贺龙中毒,但八路军并未崩溃,与日军坚持作战。全歼了日军并且缴获了毒气筒。而在抗战中后期,当一些抵抗毒气的土办法拓展开来之后,日军的毒气战也得不到什么战果了。

日军毒气筒构造

二战后,核武器成为了大国的最爱,而化学武器并未失宠。由于其对工业要求低,破坏力强在各种局部战场上屡屡亮相。

纵观历史上所有化学战记录,化学武器释放的限制也是相当大的。无论是具体的释放手段、制造能力、自我防护、阵前安全储存、对手的防护能力。释放时的气候都有相当的要求。

具体到沙林上,作为一种长效化学战剂。沸点达200℃的沙林蒸发很慢,持续时间视实战情况达几个小时到几天不等,能够有效的在释放地区形成一种长期毒气区域。能够有效的阻滞进攻方的前进。

而现在处于攻势的叙利亚政府军,在双方交战前沿释放不利于己方进攻的化学武器,这根本不合情理。相反,处于防御方的反对派武装使用的理由才更充分一些。而且他们的防御化武的能力也不弱。

对于具备有效防护能力武装人员而言,化学武器能造成的杀伤有限。而对于缺少有效防护能力又无组织的平民而言。化学武器袭击就是恐怖的地狱了。对于盘踞伊德利卜的各路武装而言,无论是袭击平民造成恐慌,还是进行化学武器攻击阻滞政府军进攻,他们早就熟练的很了。

单纯从杀伤力角度而言,如果是俄军或者政府军以航弹形式投放毒剂,整个区域内的人现在肯定是无一幸免,至于现在还有救的状况,只能是储存化学武器泄露

而炸弹摧毁化学武器储藏地点时期引发的局部高温并不足以使全部化学武器失效,只能算是误打误撞减少了伤亡

当然,每次伴随着化武事件的都是舆论上的激烈论战,从大马士革化武袭击案开始,每次的撕逼大战都热闹非凡。坚持指认政府军投放化学武器的组织从来不少。

作为叙利亚战场上比较有名的救援组织,救援中毒者时“白头盔”到场一般都是很及时的,照片非常之多。但是正如之前分析,“白头盔”表现出来的救援装备和救援素质都实在是不具备专业组织的水准。一般情况下早就伤亡惨重了,然而却并没有这些情况的报道。

当然,装具缺乏可能是因为支援过少,毕竟这种正规军都未必有的全身化学战装具在叙利亚多半要依靠外来支援,政府军也只是能够部分装备。对于一个救援组织倒是不必强求。

而人员没有应有的救援素质倒并不奇怪,专业的素质救援训练并不是一个装具都搞不起的普通民间组织能给予的。不过出入危险之地的缺乏素质的救援人员能够毫发无损,也许我们该归结为运气?还是上帝保佑?

这些都有所理由,不过每次俄罗斯方面宣布恐怖分子使用了化学武器的时候,似乎我们都看不见“白头盔”?哪怕沙林或者芥子气袭击都需要全身性防护,但是应对氯气袭击被没有那么恐怖,“白头盔”的装具虽然简陋,救援氯气中毒区域也没什么问题。

然而在叙利亚我们看到的真相未必是全心全意的救援,而是……

在叙利亚,中毒者等待施救,战火并未消失。而联合国上面的唇枪舌剑又已经开始。政治立场之间的交锋总会导致结果与真相相去甚远。这在此前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不过,叙利亚局势至今已经相当明朗,被踢出和谈之外坚持顽抗的各种势力显然大势已去,再造出各种新闻也改变不了最终的命运。

安理会紧急会议已经召开,不过,依据此前几年的状况,会议的结论未必与真相相符合,未必会有一个能让还在奋战中的叙利亚军民满意的回答。但是同样的,他们历经多年牺牲的才获得的转机也不会轻易被几句话摧毁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荀越

荀越

外交、军事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