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朝鲜战争前传:再读苏联解密档案

2013-07-26 21:04:10

在60年前的今天——1953年7月27日,在经过各种斗争之后,朝鲜战争各方在板门店正式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这标志在历时3年之后,朝鲜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在苏联解体后,当年的秘密档案开始陆续解密,人们便有机会了解那些历史真相,帮助我们通过这些档案,来了解这场战争是如何爆发的。

被割裂的国家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告无条件投降,这也意味着朝鲜半岛终于摆脱了长达35年之久的殖民统治。但是殖民者的败退并不意味着国家的独立与解放。为阻止苏联独占朝鲜半岛,美国迅速向苏联方面提出了在朝鲜半岛划分军事分界线的提议,出于对战后苏联在日本本土扩充影响的考虑,莫斯科方面积极回应了美国的建议。于是,一条北纬38度线就这么将朝鲜半岛人为地划分为了南北两个部分。

在20世纪30年代之前,朝鲜半岛和被窃据的我国领土台湾一样,被视为“大日本帝国”的农产品和原料的供应地,但在二战爆发之后,日本为充分利用朝鲜、台湾等“外地”丰富的资源以支撑其对外侵略的国策,决定在当地建设工业,矿产资源丰富的朝鲜半岛,则成为了日本的建设重点。在此条件下,蕴藏着煤、铁和其他贵金属资源的半岛北部,重工业的发展尤为迅速,在10余年的时间里就拥有了全日本帝国最大的冶金工厂,位于北部的兴南化工联合企业甚至一度成为了亚洲最大的企业。在1942年时,当时的朝鲜总督小矶国昭曾经说过:“如果没有茂山的铁矿石,日本就不可能进行这场战争。”这些情况在当时苏联档案中都有如下描述:

“SD02283

费德林关于朝鲜问题背景的调查报告

(1949年1月31日)

朝鲜在远东占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其人口(2700多万)和面积(22.1万平方公里)都大大超过了许多欧洲国家。人口密度(1平方公里119人)除日本外超过亚洲任何一个国家。

……

朝鲜对日本帝国主义的重要不仅仅是作为大陆上的一个有利的立脚点,而且也是一个非常丰富的原料基地。

朝鲜拥有各种各样十分丰富的矿产……同时,朝鲜是一个拥有山脉、河流和森林的国家,水力和建筑材料丰富,并拥有为自己迅速发展工业和独立生存所必需的全部条件。但是,日本帝国主义……人为地遏制了朝鲜的发展。只是在1930年后,由于“圣战”计划……才着手对朝鲜进行工业开发。

……

北朝鲜是国家的工业区,而南朝鲜主要是农业区。在北朝鲜集中了全部电力的90%(总功率为170万千瓦的21座水力发电站)。主要的铁矿区和煤矿区分布在这里。

……”

即便在战后百废待兴的北朝鲜,象征工业发展的水电站被画上了朝鲜国徽,1949年时的发电量也几乎与同时期的中国相等,甚至还能对当时的中国东北解放区进行电力出口,以支援中国东北工业区的经济恢复与建设(笔者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正是中国在后来决意干预朝鲜战局的原因之一)。如在以下档案的描述:

“SD10776

佩图霍夫关于苏美对朝鲜的占领及南北朝鲜政治经济联系问题的报告

(1945年12月日)

机密

……

朝鲜整个电力资源的90%集中在我们的占领区。这里有21座正在运行着的、总功率为1700万千瓦的水电站,有9座功率为65.4万千瓦的水电站正在建设之中。热电站的总功率为18.5万千瓦。

北朝鲜燃料的主要来源是褐煤和无烟煤(年产量是150万吨)。无烟煤产自于平安北道、平安南道和江原道。仅平安南道无烟煤的储量就占整个朝鲜无烟煤储量的60%。

……”

“SD02287

顿金与朴宪永的会谈备忘录

(1949年8月27日)

摘自Г.И.顿金的日记

……

二、其次,朴宪永通报,他们通过自己在沈阳的商务代表处收到了中国人的照会,中国人要求从水丰电站给东北补充送电8-10万千瓦。

……关于这个问题过去谈过,金日成原则上同意给东北增加输送电力……我建议尽一切可能满足中国人的请求。朴宪永说,他将向金日成报告这一照会并将提出这方面的建议。

……”

与工业高度发展的北方相比,一马平川的半岛南部重工业分布零散,被视为“粮仓”,轻工业和农业成为了重点的发展项目。当时半岛南部集中了全国80%左右的纺织工业,耕地占当时朝鲜半岛总播种面积的3/4,南方的稻米也成为了全朝鲜南北以及部分日本人的重要饮食来源。

“北工南农”的经济结构决定了朝鲜半岛南北经济高度互补。兴南等北方的大型化工企业为南方提供化肥,北方咸镜南道的发电站为汉城提供电力,同时保证南方的煤炭、金属供应;而南方则保证北方的粮食、纺织品等等。根据苏联在占领朝鲜之后获取的资料显示,在1944年,日占朝鲜的铁路部门从北方向南方运送了339万吨的产品,南方向北方运送了100多万吨的货物,旅客来往人次达到了400余万。在朝鲜被苏美划界占领之后,原来朝鲜半岛的统一市场遭到了破坏,南北正常的经济运行和居民日常生活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在1947年北朝鲜自行发行货币之前,由于朝鲜中央银行位于汉城,因此北方的信贷机构无法保证货币供应,北方的金融体系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北朝鲜的货币总额从战争结束前的5至6亿日元大跌至1945年底的1.13亿,流动性紧张导致利率飙升,贷款缺乏的局面使北朝鲜绝大部分的工业企业运转困难;南方大量积存的产品难以北运,需要的工业品也无法保证及时从北方运抵,只能依靠美国运抵,而这又加深了南朝鲜对美国的依赖,也进一步打击了朝鲜半岛自身的工业。不难看出,朝鲜当时亟需恢复统一状态。解放后不久,各个政党也纷纷要求建立统一的朝鲜国家。

战后宣传金日成的朝鲜报纸

战后宣传金日成的朝鲜报纸

 

 

 

临时分界线变成了冷战最前沿

在某种程度上,三八线的划定是战后美苏两国在远东地区划分势力范围的一个反映。随着轴心国的崩溃,不论在意识形态还是地缘政治等各个角度考虑,美苏战时同盟在战后瓦解已成为了必然,朝鲜半岛问题也自然成为了美苏的角斗场,三八线也由一条临时分界线变成了冷战的最前沿。在乔治•凯南的那封著名8000字电报发出之前的1945年年底,在当时的莫斯科苏、美、英外长会议上,三国为了朝鲜半岛战后秩序就已经展开了争吵。

朝鲜半岛地图,黑色虚线即为三八线

虽然发生了一些争辩,但至少在1945年时,苏联的打算更多的是希望能与美国合作,团结朝鲜国内各个力量,最终协助建立统一的新朝鲜政府。苏联外交部顾问佩图霍夫也在当时建议,恢复朝鲜统一需要首先制定统一的占领政策,而这一政策的制定是无法绕开与美国的合作的。佩图霍夫当时在其报告中这么提到:

“SD10776

佩图霍夫关于苏美对朝鲜的占领及南北朝鲜政治经济联系问题的报告

(1945年12月日)

机密

……

四、恢复朝鲜统一的必要性:

……

各政党和派别组织(根据美国人的统计,其数量已经达到54个)将自己的活动主要集中在汉城……各党派和各类社会组织的代表大会通常都在汉城举行。从在政治和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来看,目前,北朝鲜在可能直接影响南朝鲜的政治局势方面受到了限制。

在全国各地开展活动的各政党(共产党、民主党、人民党,等等),很难保持自己各级组织之间的联系。……

显然,无论是从政治观点,还是从经济观点出发,都必须恢复国家的统一。

阻碍国家恢复统一的不仅仅是朝鲜被分割成两个占领区这样的事实,而且还有苏联和美国在占领政策方面的一些分歧。……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恢复朝鲜统一的首要前提条件是制定并实施统一的占领政策。

外交部第二远东司顾问佩图霍夫”

至于统一后的朝鲜,苏联在1945年时的考虑更多的是铲除日本在当地的政治经济影响,保证苏联在朝鲜的国家利益不被侵犯,最终在朝鲜建立统一的新民主主义国家。主张盟国联合托管5年以协助朝鲜各界组成临时政府,之后再建立统一朝鲜国家的1945年莫斯科协定,某种程度上其实反映了苏联的想法。

但是在朝鲜各界希望尽快实现恢复独立和统一,以及冷战的大背景下,1945年莫斯科决议中的“五年托管期”最终成为了美国鼓动朝鲜半岛民族主义者反苏的舆论工具,这令苏联方面大为恼火和尴尬,斯大林认为美国此举是在出尔反尔、倒打一耙;在根据1945年莫斯科协定而建立的美苏联合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双方一次又一次发生争吵。会议上美方曾建议不吸纳南朝鲜的左翼力量参加联合委员会的协商,以亲美派为基础建立临时政府,在30天之内实现整个朝鲜的经济统一,并将朝鲜经济的运转交由南朝鲜民事机构进行管理,这自然遭到了苏联的反对;而美方又不断强调美苏两国关于“民主”的定义问题,美国代表团团长A.V.阿诺德“我劝你们比较一下美国的宪法和斯大林的宪法”。此后因为由右翼政党占多数的南朝鲜“民主议院”坚决反对莫斯科协议,苏联方面认为美苏联合委员会与其协商是“不可能的”。而在后出任苏联驻朝鲜大使的什特科夫1946年中打给莫洛托夫的报告中,也提到了美方在1946年初咄咄逼人的表现:

“SD11513

什特科夫关于朝鲜问题苏美联合委员会工作情况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6年5月31日)

机密

致维•米•莫洛托夫同志

在此呈上关于执行三国外长就朝鲜问题的莫斯科决议的苏美联合委员会的工作报告。

苏美联合委员会苏方代表团负责人

捷•什特科夫上将

1946年5月31日

执行关于朝鲜问题三国外长莫斯科决议的苏美联合委员会工作报告 机密

……

正如汉城无线电广播电台所报道的那样,已经制定了关于抵抗托管的示威游行和群众集会活动的七日计划。

……

在三国外长莫斯科会议讨论了朝鲜问题之后,苏联中央机关报公布了塔斯社的通报,指出这次会议实质性的一面,我们也将这一通报转交给了朝鲜记者,他们将其发表在除两份反动报纸,即《民主主义党》和《独立党》以外汉城所有的报纸上。

但是,在朝鲜南部左翼组织没能成功地围绕塔斯社的消息开展解释工作,因为美国军事当局对报刊检查得非常严格。

……

二、委员会的工作

在联合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美国代表团提出审查的有2份文件。……
在第一份文件中,美国代表团建议以依附于美国驻南朝鲜司令部的所谓民主议院为协商同盟的基础,而充实以北朝鲜民主政党的代表。

根据美国的草案,组成民族民主阵线的南朝鲜左翼政党将不被吸纳参加协商。根据美方的意见,协商同盟应该进行制订关于临时政府章程的所有工作,并拟订临时政府成员名单,将其提交联合委员会审查。

……

第二份文件——关于建立未来临时政府的机构问题,美方建议以附属于美国军事当局的朝鲜人组成的民事机构作为这一机构的基础。这份文件规定立即,也就是在30天之内,实现不论是南朝鲜还是北朝鲜,整个朝鲜经济的统一。并且,整个朝鲜的经济应该服从南朝鲜民事机构,事实上是属于美军司令部。

……

美国代表团认为,莫斯科决议第三条讲的是关于托管的问题,对这一条的不友好态度是每一个朝鲜爱国者完全自然的反应,……。

随后展开了长时间的辩论。

美国代表团断然拒绝向政党和社会组织提任何意味着要求他们支持莫斯科决议的条件。

美国代表团团长阿诺德将军在一次全体会议上宣称:“因为我们的民主原则不同,所以我们不能在联合委员会达成协议,而且我担心,今后,由于苏联的一党制和美国的多党制引起的政党制度概念的差别,将会导致产生进一步的原则分歧。”

后来在涉及工会时,阿诺德又声称:“这里又涉及到我们对像工会这样的社会组织不同形式的作用具有的相互不同的理解,这将导致难以解决的原则问题,就像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个关于将反对莫斯科决议的政党排除于协商之外的问题一样难以解决的问题。”

后来他还说:“我们关于民主运用的概念彼此不同,这使我们对我们提出的国家结构类型产生了完全不同的观点。如果你们对此问题有什么怀疑的话,我们劝你们比较一下美国的宪法与斯大林的宪法。”

对此,苏联代表团回答美国代表团说,我们的不同政治制度,不应成为执行关于朝鲜问题的莫斯科决议的障碍。

……

右翼政党不仅继续反对莫斯科决议,……以霍奇将军为代表的美军司令部也在自己的声明中歪曲莫斯科决议的实质,声称,如果朝鲜人反对托管,那么就不可能有托管。

民主议院5月1日的决议中直言不讳地指出,右翼政党应该参加协商,以便进入政府,然后再反对莫斯科决议,反对托管。

鉴于美国代表人物和民主议院的这种立场,……苏联代表团认为联合委员会与参加民主议院的政党和社会组织协商是不可能的。

……

苏美联合委员会苏联代表团团长

什特科夫上将”

在不断的争吵过后,美苏联合委员会最终于1947年不欢而散,虽然苏联政府在1947年时依旧主张以1945年莫斯科协定方式解决朝鲜问题,但事实的发展并不如苏联人所愿,莫斯科方面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从1946年起,苏联开始有意识的大规模援助北朝鲜。在什特科夫于1946年交由莫洛托夫的报告中,便可见一斑:

“SD11513

什特科夫关于朝鲜问题苏美联合委员会工作情况给莫洛托夫的报告

(1946年5月31日)

机密

致维•米•莫洛托夫同志

……

建议

……

五、从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加强我们在北朝鲜的地位,其目标是:

(一)研究北朝鲜的日本工业问题。我们认为通过北朝鲜人民委员会将这些工业交给朝鲜人民(国家)所有是适宜的。

(二)在尽快启动工业问题上,为了援助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可以给它派290-300名苏联工程师,为期2-3年,让他们担任企业和托拉斯的领导工作。

(三)在条约基础上向北朝鲜工业供应企业启动所需的燃料、焦炭和各种原料,以交换得到朝鲜的工业产品(粗铜、石墨、锌、钨和钼精选矿石等)。

(四)为援助朝鲜北方省份的饥民,向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拨出粮食10万吨(谷类:小麦、高粱、黍类等),这些粮食可以从驻朝鲜的第25集团军司令部的储备中、从大连市的仓库储备中拨出,以及从苏联输入一部分。

(五)拨出部分商品供应北朝鲜居民(载重汽车、糖、煤油、润滑油、汽车燃料等)。

(六)在平壤建立强大的无线台广播电台。

(七)向朝鲜青年提供进入我国中学和大学学习的机会。

(八)为加强作为民主自治形式的人民委员会,在8月15日,即朝鲜解放的周年纪念日,举行地方政权机关——郡和道人民委员会的选举,选举在直接、秘密的基础上进行。

苏美联合委员会苏联代表团团长 什特科夫上将”

而1946年底1947年初北朝鲜工业发展也遇到了困难,这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刺激了苏联对北朝鲜进行援助的进程,这一进程在1947年左右开始加速,而这一加速过程从档案中也可以看出,如下:

“SD00202

梅列茨科夫、什特科夫关于速派专家到朝鲜致斯大林电

(1947年5月12日)

送:斯大林同志,莫洛托夫同志,贝利亚同志,日丹诺夫同志,马林科夫同志,米高扬同志,沃兹涅先斯基同志,布尔加宁同志,华西列夫斯基同志,维辛斯基同志,马立克同志,八局存档(2份)。

莫斯科,联共(布)中央委员会

致斯大林同志:

……

北朝鲜形成的局势要求刻不容缓地派遣苏联专家前往那里。

日本投降之后一段时间内继续留在北朝鲜工作的所有日本专家已被遣返回日本。

因此,北朝鲜的工业和铁路运输十分缺乏工程技术人员,形势极其严峻。

北朝鲜的工业和铁路运输由于缺少工程技术人员而无法完成1947年第一季度的计划。

北朝鲜人民委员会多次请求我们派工程技术人员来援助。然而,至今我们没能向他们提供这方面的援助。

……

如果在北、南朝鲜统一和朝鲜临时政府成立之前,苏联专家尚未抵达北朝鲜,那么朝鲜临时政府由于不能没有外国技术援助而必然会去请美国专家为朝鲜工作,这样就会加强美国人在朝鲜的影响而有损我们国家的利益。所以我们请求您下达指示尽快派苏联专家到北朝鲜来。

第6478号密码电报

梅列茨科夫、什特科夫

1947年5月12日”

从“如果在北、南朝鲜统一和朝鲜临时政府成立之前”这段话可以看出,虽然苏联依旧认为莫斯科协议最终会得到最终执行,但苏方已经开始注意到强化对北朝鲜援助的意义:强化北朝鲜的实力,并排除美国在朝鲜的影响。

 

 

 

从冷战走向热战

在冷战的大背景下,两国已经没有了在朝鲜问题上继续进行合作的可能。1947年10月,联合国决定设立联合国朝鲜临时委员会,并在全朝鲜进行议会选举。随后1948年1月,美国为造成既成事实,抢先一步宣布将进行大选,并在8月成立了大韩民国;北方随后也组织了全朝鲜的选举,建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虽然南北朝鲜都宣称自己对全国拥有管辖权,但不管怎样,两个朝鲜并存的局面此时终于成为了既成事实。进入1948年底1949年初,三八线上更是发生了一系列的交火,什特科夫在给莫洛托夫的电报中时常提到南朝鲜方面越界骚扰北朝鲜;而在南朝鲜,游击运动也开始渐渐发展了起来。当时的国际舆论认为,朝鲜半岛的局势继续发展下去,发生战争只是个时间问题。

由于在北朝鲜的苏军已在1948年年底撤军,这迫使美军也于1949年6月从朝鲜撤出,而三八线上的零星交火依旧存在。在1949年4月华西列夫斯基和什捷缅科给斯大林的报告中提到,1949年1月至4月中旬发生了近40起破坏规定的事件,而这些均是由南朝鲜方面率先开火。如下的档案便是佐证:

“SD00207

什特科夫关于南朝鲜可能发动进攻等问题致莫洛托夫电

(1949年1月27日)

发自平壤

致维•米•莫洛托夫同志:

近10天以来(1月15日至25日),南朝鲜警察和军队擅自越过三八线的事件增多了。

1月15日,在三巨里地区,南朝鲜警察一个排越过了三八线,袭击了人民委员会主席的家。越境者企图抢夺文件。北朝鲜警察赶到后,驱逐了越境者。

1月18日,在三巨里地区,南朝鲜警察一个排,共30人,携带轻机枪和步枪,越过三八线,向劳动党区委会大楼发射燃烧弹,大楼被烧毁。北朝鲜警察赶到后,将越境者逐回三八线。

1月20日,在铁原方向的泉谷地区,南朝鲜军一个排的士兵,约40人,袭击了北朝鲜的一个警察哨所。交火中,北朝鲜警察4人被打死、2人受重伤、2人失踪。

同一天,在阳德地区,南朝鲜军一群士兵,约60人,越过三八线,向村庄开火,结果1名居民被打死,1名居民被击伤。

1月23日,南朝鲜军一群士兵约80人和警察约90人乘坐汽车,企图在铁原方向的泉谷地区越过三八线,北朝鲜警察采取措施将其击退。

据北朝鲜警察的情报,南朝鲜军队正调往三八线。军队正在高成、铁原、南川店、海州几个主要作战方向集结。据警察情报,在庆州地区好像已集结有第1旅,人数约11,000人;在其他方向上各有3000至5000人。据来自南朝鲜的侦察员证实,那里到处传言南朝鲜军准备向北方发动进攻。据说,军官们都在谈论,他们,即南朝鲜方面,应先发制人,夺取主动权。

……

什特科夫

1949年1月27日”

“SD00208

什特科夫关于朝鲜需要苏联武器问题致莫洛托夫电

(1949年2月3日)

发自平壤

致维•米•莫洛托夫同志:

三八线局势不平静。南朝鲜警察和军队每天都越过三八线,袭击北朝鲜警察哨所。北朝鲜的两个警备旅守卫着三八线,他们的装备只有日式步枪,而且每支枪只有3到10发子弹。他们没有自动武器。因此,他们遭到南朝鲜警察袭击时,无力抵抗,只好撤退,而且弹尽后有时会落入南朝鲜警察手中。

……

什特科夫

1949年2月3日”

“SD00225

华西列夫斯基和什捷缅科关于三八线形势给斯大林的报告

(1949年4月20日)

致斯大林同志:

现将朝鲜三八线的局势报告如下:

我军撤出北朝鲜以后,“南方人”对三八线规定的破坏已经具有挑衅性和经常性。近一个月,这种破坏规定的事件频繁发生:

从今年1月1日至4月15日,在整个三八线上发生了37起破坏规定的事件,其中24起发生在3月15日至4月15日期间。

就其性质看,破坏规定的事件多是警戒部队的小规模冲突,一般是连和营规模的冲突,动用了轻机枪和迫击炮,还有一些是“南方人”越过三八线的事件。

在所有这些破坏规定的事件中,均是“南方人”首先开火。

与此同时,随着三八线局势的复杂化,“南方人”在3月至4月间将部分野战部队调集到三八线附近。

例如,第1步兵旅已从汉城调到开城地区。

据需要证实的消息称,“南方人”还在继续向三八线调集部队。

……

华西列夫斯基(签名)

什捷缅科(签名)

1949年4月20日”


“SD00234

什特科夫关于三八线地区军事情况致葛罗米柯和什捷缅科电

(1949年5月28日)

发自平壤

致葛罗米柯、什捷缅科同志:

5月27日,我应金日成的要求,同他会晤。金日成通报说,南朝鲜军的几个营在金川市以南45公里的鸡井里一带,发动了进攻。南朝鲜的一个营得以向三八线以北推进并占领了高地。他说,已指示内务省采取措施肃清三八线以北地区。同时,金日成通报说,据谍报,南朝鲜军指挥部已在开城地区集结了两个营,企图占领三八线以北若干高地,以使北方不能对开城进行监视。同样,据谍报,在春川市地区的铁原方向,南朝鲜已集结了辅助团的两个营和第6旅第8团的一个营。

他还通报说,南朝鲜方面最近把曾参加镇压济州岛起义的部队调到了三八线附近。

若三八线鸡井里一带情况恶化,我将作补充报告。

什特科夫

1949年5月28日”

朝鲜建国之后迅速与苏联建立了外交关系。在南方不断的战争鼓噪之下,朝鲜获得了苏联的大批军备援助,并派人秘密访问中国,商谈将朝鲜族部队转属朝鲜人民军的事宜。到1950年前北朝鲜军队规模已经扩大到了135000人,陆军拥有8个步兵师、一个装甲旅、一个独立兵团等,除中国返回的2个师以外,其余均装备苏式武器。

1949年苏联援助朝鲜的军事物资表

与此同时,在美国的协助下,南朝鲜部队以旧日军、国民党军队中的朝鲜族士兵为基础,从1949年时8万人暴增至1950年时的150000人,其中陆军9.8万人,编为8个步兵师。美国驻南朝鲜军事顾问团团长威廉•罗伯特曾表示南朝鲜军队“完全经得住北方的任何压力”。

与不断的三八线附近的摩擦相呼应,在1948年之后,南朝鲜不断发出战争声明。这样的鼓噪在1949年之后变得更多。南朝鲜陆军参谋总长蔡秉德在1950新年贺词中称“今年国防军的土任务是用实际行动收复未收复的土地,统一全国”;在1950年南朝鲜国务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汉城高层认为“战争正在逼近”,并在“同美国共命运”的情况下,依靠武力统一朝鲜。南朝鲜认为北朝鲜的士气问题更加严重,而在苏联截获的南朝鲜国务委员会会议上,主战派的意见也非常刺耳:

“SD00261

什特科夫关于南朝鲜国务委员会会议情况致维辛斯基电

(1950年1月28日)

密码电报

发自平壤

绝密,不得复制。

维辛斯基:

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1950年1月6日,李承晚傀儡政府举行国务委员会会议,会上讨论了南朝鲜的政治形势问题。

……

现将国务委员会成员在上述会议的发言简报如下:

……

姜信烈(Kang SinYeol):南朝鲜的形势越来越恶化,战争越来越逼近我们。目前,不仅我们,就连美国也处于危机状态。因此,我们必须同美国协手解决各种问题。

金海石(Kim HaeSeok):我们必须同美国共命运,这是我们的一致意见,但美国不想认真关心我们。因此,我们必须加强自己的军队和警察,并靠军警的联合打击解决国家的统一问题。

申性模:无论在战争中,还是在国家的和平统一中,美国都不会向我们提供切实援助,我们必须自己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用自己的力量实施最后的决定性打击。

李承晚:现在的国际形势完全取决于美苏关系。目前,政治形势对我们极其不利。美国一开始就表现出,它不愿意为南朝鲜的利益打仗,幸亏南朝鲜与日本接近,因此,美国在解决日本问题以前不会放弃南朝鲜。设想我们靠一次打击解决朝鲜统一问题,但如果日本问题解决得对我们不利,那么,朝鲜形势还会恶化,因此,日本问题要引起我们特别注意。今后,我们必须同日本政府和美国一起广泛展开反共运动。

……

什特科夫

1950年1月28日”

在苏联方面截获的李承晚于1949年9月30日给其私人顾问奥利弗的私信中,李承晚的言语更是显得露骨,表示一旦进攻北朝鲜,北朝鲜军队中很多人会“揭竿而起”,投靠南方:

“罗伯特•奥利弗教授:

……

我坚信,现在是在心理上采取措施同北方的忠诚于我们的共产党军队结合,以便消灭它的其余部分的最佳时机。我们将把金日成的部队挤压到山区。在那里将他们饿死,那时我们的防线便可以建在图们江口和鸭绿江上。

我们处境百分之百将变得更好。

沿江和沿白头山的自然防线,加上足够数量的飞机和在河口地区配置两艘或三艘快速军舰,以及保卫包括济州岛在内的整个海岸线的战斗机,几乎是不可逾越的。这就是两千年来朝鲜人为保卫自己的民族免遭唐皇帝、宋皇帝、蒙古人和日本人的侵略而不断做过的事情。

……

在满洲和西伯利亚的所有中国、日本和朝鲜的共产党军队可以做一切他们想做的事情,但我们能够击退他们的进攻。

我们不管外国是否可能反对我们,而要独立地采取行动。

……

我国北方人民希望我们允许他们现在就行动,但我们采取各种措施来安抚他们,而这是一项相当困难的任务。

……

我相信,我们在短期内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如果让我们这样做的话。

……

李承晚(总统)”

虽然这样的考虑显得非常的一厢情愿,但这足够证明南朝鲜存在着武装统一的想法,而且事实上他们也开始进行了战斗准备,甚至还制定了“北伐计划”,并在三八线沿线部署了5个师。

 

 

 

 此时,北朝鲜除了加强军备以外,还积极同苏联和新中国进行外交往来,以求得外交优势,并希望能通过一些军事手段来缓解三八线附近的压力,甚至一举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北朝鲜方面最初的计划是进攻瓮津半岛以缩短防线距离,但苏联方面并未同意这一计划,认为这有可能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新中国建立之后的1949年底,斯大林和毛泽东均认为北朝鲜此时不适合发动武装统一战争。下面的档案都佐证了这点:

“SD00245

顿金关于金日成准备夺取瓮津半岛致维辛斯基电

(1949年9月3日)

发自平壤

致安•扬•维辛斯基同志:

……因此,金日成请求准许对南方采取军事行动,夺占瓮津半岛及从瓮津半岛以东到开城附近的部分南朝鲜地区,以缩短防线。

……

顿金

1949年9月3日”

“SD00247

顿金关于会晤金日成情况致维辛斯基电

(1949年9月14日)

发自平壤

9月12日和13日我会晤了金日成和朴宪永。

……

当时他提到,今年春天,在毛泽东同朝鲜代表金一谈话时,毛泽东曾说,按照他的意见,北方现在不应发动军事行动,因为,第一,这在政治上不利;第二,中国朋友正忙于自己国内的事,不会给他们有力的帮助。金日成的想法是,等到中国主要战役结束后再说。

……

因此,现在发动内战,对北朝鲜是不适宜的。

……

顿金

1949年9月14日”

“SD00249

莫洛托夫呈报的拟答复金日成的指示稿

(1949年9月23日)

责成什特科夫同志同金日成和朴宪永会晤,并严格遵照以下文本声明:

……

至于夺取瓮津半岛和开城地区,从而把北朝鲜的边界推进到汉城附近的局部战役,只能认为这场战役是北朝鲜和南朝鲜之间战争的开端,而对于这场战争,如上所述,北朝鲜无论在军事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都没有做好准备。”

“SD00259

什特科夫关于金日成提出向南方发动进攻问题致维辛斯基电

(1950年1月19日)

发自平壤

致维辛斯基:

……金日成说,……斯大林同志曾告诉他,不要向南方进攻,当李承晚军队向北方进攻时,可以对朝鲜南方进行反攻。但是,李承晚至今未发动进攻……所以他(金日成)想,必须再到斯大林那里去一趟,接受指示并获准让人民军发起进攻,解放南朝鲜人民。金日成继续说,他不能自行发动进攻,因为他是共产党员,是个守纪律的人,斯大林同志的指示对他就是法律。……

随后,金日成又向我提出问题,为什么我不许可他进攻瓮津半岛,本来人民军在三天之内就能拿下这个半岛,如果发动一次总攻,人民军几天之内就能进入汉城。

……

饭后,金日成有些醉意。……在整个谈话过程中,金日成一再强调,他希望听取斯大林同志对朝鲜南方形势的看法,因为他(金日成)一直都想发动进攻。

什特科夫

1950年1月19日”

“SD00262

斯大林关于同意会晤金日成讨论统一问题致什特科夫电

(1950年1月30日)

平壤

苏联大使馆

致什特科夫:

一、您的报告已接到。我理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但他应当理解,他想对南朝鲜采取如此大的举措,是需要充分准备的。此举必须组织得不冒太大风险。如果他想同我会谈此事,那么,我随时准备接见他并同他谈。请把此事转告金日成并且告诉他,在这件事上我准备帮助他。

……

约•斯大林

1949年1月30日”

而在1950年1月,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声称,美国在太平洋的岛链防御圈不包括朝鲜和中国台湾,这在某种程度上促使了斯大林做出了允许朝鲜方面发动统一战争的决定。由于历史和地缘因素,斯大林建议北朝鲜在作战前须征求中国的意见。在了解了苏联方面的决策后,中国最终同意了朝鲜的作战计划,苏联也同意了北朝鲜以1950年6月底为时间节点的作战行动。这些都在如下的档案中有所反映:

“SD00279

斯大林关于同意朝鲜同志建议致毛泽东电

(1950年5月14日)

毛泽东同志!

在与朝鲜同志会谈中,菲利波夫(斯大林的代号)和他的朋友们提出,鉴于国际形势已经改变,他们同意朝鲜人关于实现统一的建议。同时补充一点,这个问题最终必须由中国和朝鲜同志共同解决,如果中国同志不同意,则应重新讨论解决这个问题。会谈详情可由朝鲜同志向您讲述。

菲利波夫”

“SD11809

什特科夫关于朝鲜进攻日期致维辛斯基转斯大林电

(1950年5月30日)

密码电报 绝密

禁止复印 特档 优先拍发

致维辛斯基(转呈上级):

……

由于金日成打算在6月底开始军事行动,并且在此之前部队的准备工作也可以完成,因此,我们可以同意这个期限。

……

什特科夫

1950年5月30日”

“SD11810

葛罗米柯关于斯大林同意进攻日期致什特科夫电

(1950年6月1日)

专号:第333号

密码电报 平壤苏联大使第1份

特档 优先拍发

1950年5月31日
……
上级赞成您的建议。药品和石油将提前收到。

葛罗米柯

1950年6月1日”

无疑,在南北都接受了外来的援助的情况下,南北朝鲜都有武力统一的想法。但从训练水平看,北朝鲜战斗力提高的速度远远高于南朝鲜。其实北朝鲜全盘苏联化的训练方式也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旧日军的一些坏作风比如打骂体罚等也遗留了下来,但脱胎自旧日军和国民党军队的南朝鲜军队,其军队内的封建习气更为浓重。此外,而且南朝鲜的装备利用效率也远低于北朝鲜部队,这不仅仅由于北朝鲜得到的援助更多。南朝鲜的基层部队士兵认为日军留下的弹药已经“足够满足需要”,在美军撤军时,美国防部曾下令24军将在韩国的所有重型装备统统带走,其中有一个解释居然是韩军并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武器。

最终,朝鲜战争于1950年6月25日爆发。根据朝鲜方面的解释是韩军开火在先,但并没有确切证据以证明这点。冲突发生后朝鲜立刻开启了事先就确定的预案:

“SD02931

 

什特科夫关于朝鲜战况致扎哈罗夫电

 

(1950年6月26日)

 

致扎哈罗夫同志:

 

……

 

人民军在三八线地区的集中开始于6月12日,结束于6月23日,完全按照总参谋部的计划进行。各部队的调动组织严密,未发生意外。 ……

 

战役全部准备措施已于6月24日完成。6月24日已向各师师长发出“Д”和“Ч”的命令。

 

各部队均宣读了民族保卫省的政治命令,其中指出南朝鲜军队侵犯三八线,挑起军事进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发布了关于朝鲜人民军转入反攻的命令。

 

……

 

进攻前的炮火准备进行了20-40分钟,其中包括定位瞄准和10分钟炮轰。随后,步兵开始行动,迅速展开进攻。在开始的3小时后,个别部队与军团已向前推进了3至5公里。

 

……

 

什特科夫”

1950年6月26日韩军抵抗极为微弱,在2个月内便被压缩至了东南部地区。有学者认为,在朝鲜战争初期南朝鲜军一触即溃的表现是足够证明其没有进行内战的准备。而从上文的内容看,南朝鲜确实有过发动内战的想法并多次在三八线附近进行了挑衅。笔者更倾向于认为,战争前期南朝鲜军的表现不足以说明南朝鲜对北方毫无防范,只能证明韩军综合素质之低下。

在冷战的大环境下,朝鲜半岛陷入分裂进而开战无疑是朝鲜民族的悲剧,而日后中朝两国军队的携手作战,不仅保住了中朝两国的安全,也极大提高了我国的国际地位。在朝鲜半岛局势陷入紧张的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温一下历史,也希望半岛各方能保持克制,不让历史悲剧重演。

言兼

言兼

军事评论员,足球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靖恒
专题 > 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