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爱红:美最大军舰制造商要买中国干船坞?美媒又乌龙

2016-09-20 08:50:02

《华盛顿邮报》最近搞个了大新闻:美国海军舰艇最大制造商亨廷顿-英格尔斯集团旗下的英格尔斯船厂正在考察中国的企业,可能要在中国买干船坞!

笔者最初看到这条新闻时,还以为英格尔斯船厂是要在中国买个干船坞——那可不得了!干船坞是在岸边挖的几百米长、几十米宽、十几米深的大坑,坑底和坑壁是厚实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不可能跨越太平洋把这样一个干船坞从中国搬到美国。

英格尔斯船厂真要在中国买干船坞的话,那就意味着要在干船坞所在地投资设厂。中国现在确实有不少闲置的干船坞(笔者在《从大连船舶重工一号船台退役说起》一文中就提到过,中国足以容纳“福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的闲置船坞就至少有7座),英格尔斯船厂真要在中国投资设厂的话,备选项多得很。

原熔盛重工闲置的3座巨型干船坞(黄色框内区域),其长均超过500米、宽均超过100米

当然这样的念头在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替美国海军造军舰的船厂,怎么可能搬到中国来?仔细一看《华盛顿邮报》的原文,说的是“建造干船坞/build a dry dock”——笔者于是就放心了,原来是造(build)个新的、不是买(buy)现成的啊!

但仔细一看又觉得不对:干船坞这种大型钢筋混凝土结构物,应该是土木工程的干活,要找也得找土建企业,怎么《华盛顿邮报》里反反复复提到的是中国的造船企业、却丝毫没提土建企业?

再把原文通读一遍,笔者意识到,《华盛顿邮报》所说的“dry dock”,实际上应该是“floating drydock”。floating drydock,又称floating dock,汉语中称浮船坞,又叫湿船坞,是造船厂和修船厂中广泛应用的设备。

如果说干船坞是在岸边挖的坑,那么浮船坞就是浮在水上的敞口铁盒子。相比于干船坞,浮船坞可移动且不占用陆地面积,布置更为灵活。浮船坞的功能则与干船坞区别不大,可用于分段总组、船舶维修等工作;对采用水平船台建造的船舶而言,浮船坞也是帮助船舶下水的重要设备。

2016年年初,“华船一号”自航式浮船坞加入中国海军,将为中国海军舰艇维护提供很大便利

美国的新闻工作者,居然搞混了“dry dock”与“floating drydock”,我都替他们着急,真的。笔者在这里也希望他们多多学习,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

美国新闻工作者的知识水平姑且不提,英格尔斯船厂求购浮船坞,还有一事值得一议:浮船坞与船舶一样,也是造船厂的产品,而且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产品。英格尔斯船厂或者亨廷顿-英格尔斯集团旗下的其它船厂,为什么不自行建造浮船坞,而要不远万里跑到太平洋西岸来寻求浮船坞?

最容易想到的当然是价格因素。除此之外,美国的造舰业没空造浮船坞,恐怕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建造浮船坞与建造船舶一样,也需要干船坞或者船台;超过干船坞或者船台尺寸的超大型浮船坞,甚至还需要采用水下焊接、水中合拢等复杂工艺进行建造。

而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英格尔斯船厂所需的是能够承载70000吨级舰船的大型浮船坞。这样的大型浮船坞,其尺寸已与航空母舰相当。能够建造如此巨大浮船坞的,在美国恐怕也只有纽波特纽斯船厂的巨型干船坞,而那是给“福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准备的风水宝地,怎么可能腾出来造浮船坞?如果采用水下焊接、水中合拢等复杂工艺,其所需工时、劳力对忙碌的美国造舰业来说又显得“磨刀误了砍柴工”。

经过二战后几十年的“发展”,美国的造船业已经差不多萎缩成了造舰业,在军用舰艇以外的船型上已无竞争力可言。这固然是值得中国造船业汲取的教训,但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意味着美国海军已经持续“下饺子”几十年了!(否则连造舰业都维持不下去。)

近几年来,中国海军新舰频频下水、入役的消息让中国的军迷们享受了一把“下饺子”的乐趣。但千万不要忘记:除了中国海军,美国海军也没闲着。驱逐舰、护卫舰等级的军舰,美国海军一直维持着较高的建造速度和频率;核动力航空母舰、两栖攻击舰、核潜艇这类舰艇,美国海军的建造速度和频率更是甩开中国海军一大截。正是这样的造舰速度和频率,养活了美国的造舰业,也让亨廷顿-英格尔斯集团旗下的船厂忙得没空给自己造浮船坞。

瞧瞧人家下的这饺子……

作为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之一,中国海军要走的路,还远着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杨爱红

杨爱红

船舶工程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