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爱红:辽宁舰总师朱英富什么都不说,那是坠吼滴

2017-02-22 08:17:1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爱红】

2月17日,辽宁舰总师朱英富院士在上海表态称“中国水面舰艇研制水平和能力已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将实现弯道超车”。——这则新闻乍看之下有点眼熟,毕竟此类说法在国内外也已流传多时,尤其是在美国海军需要向国会要钱的时候,比这夸张得多的奇谈怪论就会甚嚣尘上。

当然,朱英富院士没必要替美国海军造势,他所作的主题发言是首届“高新船舶与深海开发设备”创新论坛会议首日上午的主要内容之一,意在与同行们交流。笔者也有幸忝列其中,不过朱英富院士当天在现场并未透露什么具体的“大新闻”:军迷们关心的“首艘国产航母何时出坞”“后续国产航母是用蒸汽弹射器还是电磁弹射器、是用常规动力还是核动力”“055型驱逐舰要造多少艘”之类的问题,朱英富院士一个字都没提。

首届“高新船舶与深海开发装备”创新论坛会议盛况

首届“高新船舶与深海开发装备”创新论坛的主题是“深海·智能·极地”,会议日程持续两天:2月17日当天,除了朱英富院士作题为《水面舰船总体技术进展浅析》的主题报告,还有吴有声院士和林忠钦院士分别作题为《深海潜水器发展动态》和《船舶智能制造》的主题报告,各相关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的专家学者也针对深海矿产和油气资源开发、深海无人遥控潜水器、南海岛礁、大型邮轮、极地战略、超大型浮体等热点问题作了专题报告;2月18日则是数百名业内人士在“流场模拟与运动相应”“船型开发与结构性能”“动力与振动噪声”“材料与工艺”这四个分论坛上继续展开交流和讨论。

除了关注与自身工作直接相关的一些专业问题,笔者对海洋核动力装备的发展情况也特别关注:2016年1月,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与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拟就共同推进海上核动力平台项目建设开展合作”;2017年1月,上海市人民政府、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签署关于出资设立海洋核动力装备投资平台合作意向书,“旨在携手推动我国海洋核动力装备产业化发展”。略让笔者遗憾的是,此次论坛上尚未出现与海洋核动力装备直接相关的报告;不过在茶歇时间的谈笑风生中,已经有人吹风称,“中船集团和中核集团有上海市支持,那是志在必得、胜利在望”。——至于对什么东西“志在必得、胜利在望”,那就是“你懂的”了。

两天会议下来,笔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井喷”二字——无论是航空母舰还是油气平台,无论是南海岛礁还是北极航道,无论是浅滩泥沙还是大洋深处,无论是数字船厂还是智能船舶,在与船舶和海洋相关的几乎所有领域,都有中国人的研究课题和工程成果如井喷之势涌现出来。顺便带来了一连串把国外同类产品做成白菜价的例子:同样是测验深水油气管道性能的试验,美国那边的实验室报价80万美元、想拿结果得等几个月,天津大学自己做一次只要几万人民币、还能立马看到结果;同样是“下饺子”,美国人下一个的钱足够中国人下一碗,美国人下一碗的钱足够中国人下一锅……

朱姆沃尔特:“啊嚏!”

把朱英富院士的表态置于这样的“井喷”背景之下,也就不难理解了:中国水面舰艇研制“进入世界先进水平”也好、“将实现弯道超车”也罢,并不是拿出几件“黑科技”就沾沾自喜的自吹自擂,而是在相关领域普遍取得长足进展后的水涨船高。这一“井喷”之势,远比蒸电之争、核常之争等具体的技术问题重要得多。放眼全世界,真正还在花大力气推进舰船和海洋相关领域研究的国家也就那么几个,只要我们确保“井喷”势头不放松、不泄劲,人民海军装备现代化事业和中国海洋强国战略也就势必乘风破浪、稳步向前。

这种“井喷”势头的出现,源于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既包括中国工业化的步伐迅速加快、国家对海军装备领域的投入大幅增加等硬实力的提升,也包括高校扩招带来的人才队伍扩大等软实力的增强。——我们既有足够多而且价廉的技术人才,又有足够多的工程项目让人才施展才华。简而言之,这就是高速发展期的红利。

上海长兴岛,21世纪初中国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高速发展的一个缩影

但令人遗憾的是,高速发展并不是永恒的。眼下世界经济持续不景气、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全球航运业连带着多数国家的造船业进入寒冬、油价跳水搞得海洋工程从香饽饽变成了鸡肋。其中种种伤心事,笔者就不再赘述了,这里只说说此次参加会议遇到的一个小现象:回忆中途茶歇的时候,参会人员谈笑风生,聊着聊着就成了“去年XXX单位卖了一块地,总算把利润做成了正的”“这算不错的啦,XXX厂去年亏了好几个亿”这样的比惨大会……

这样的局面如果长久持续下去,中国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也将丧失经济驱动力,“井喷”的势头也就难以保障。政府的军舰订单固然可以养活少数几家造船厂,但却难以维持整个产业链的健康发展,最终将导致军舰建造的配套困难、成本高企。——这也正是美国海军如今面临的困局之一(详情见《美国“朱姆沃尔特”号驱逐舰为何断腿?根子在美国造船业》一文),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要打破僵局、延续“井喷”之势,既不可能乞灵于“世界经济突然回暖”“航运业再度繁荣”“油价飙升”之类的不可控因素,也不可能等待市场缓慢的自我调节,而必须要做好“顶层设计”,真正把全国的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统筹规划起来、把供给侧改革落到实处,引导资本流向产业前沿领域。而此次“高新船舶与深海开发装备”创新论坛,正是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前沿领域的一次集中展示。

从某种意义上讲,朱英富院士的此番表态,也是在为我国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的健康发展站台造势、吸引关注。如果舆论仅仅盯住带“军”字的几个关键词而忽视其大背景,那就未免显得有些买椟还珠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杨爱红

杨爱红

船舶工程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钟晓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