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升:加泰闹独立,西班牙政府这波操作可以说非常“典范”了

2017-11-04 09:35: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升】

最近国际上各路闹独立的势力真是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宣布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前主席普伊格德蒙特带着五个小伙伴齐刷刷跑路了,主导了独立公投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巴尔扎尼辞职了。有意思的是,西方社会为他们说话的媒体几乎一家都没看到,这和我国港台疆藏地区的分裂分子在西方的待遇截然不同。这两天台湾当局的蔡英文也在夏威夷给自己加戏,就是有点尬演。

“闹独立”这件事其实在各国各地区都不太一样,除了大体目标一致,细节上几乎一国一个版本。冷战结束后的分离主义势力大多数是从一个原有的主权国家内部,由于民族、宗教、意识形态、现实经济利益等诸多元素,产生了闹独立的土壤,以撕裂现有的主权国家为手段,达到独立建国的目的。他们成功的标志就是独立建国,获得国际主流社会承认,成为联合国正式成员。那么在什么情况下,闹独立会成功,哪些情况下不会成功呢?其关键就在于两个要素:利益和实力,与价值观和独立形式无关。

利益指的是谋求分裂的一方所追求的独立是否会对别国有利,有利到可以赢得外国干涉者的鼎力相助,甚至不惜和其从属的主权国家爆发战争。实力指的是为了捍卫自身统一,反对分裂的主权国家是否有足够的实力维护统一,挫败那些由本国内部的分离主义者以及外部势力参与的分裂活动。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2日,西班牙巴塞罗那,民众游行抗议西班牙法院宣布拘押8名前加泰罗尼亚政府官员。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成功案例:科索沃

成功案例中有一个典型,就是科索沃。科索沃的独立并没有获得中国的承认,但是并不妨碍我们把它归类为“成功案例”,因为科索沃获得了国际社会上一百多个国家的承认,其中包括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除了中俄以外的其他三国,它甚至作为独立国家,参加了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

科索沃的独立成功源于南斯拉夫的崩溃,得益于北约对当年科索沃战争的强力武装干涉。战争过程不做回顾,大家都很熟悉,而且战争的过程中也发生了中国人不会忘记的“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背后的原因和政治影响。

西方干涉的动机从来都不是嘴上说的什么“民主”或者“人道主义”。米洛舍维奇当年的措施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有权力采取的措施,无非就是用国家暴力机器恢复动乱地区的秩序,当年米洛舍维奇取消科索沃的自治省地位,和今天西班牙中央政府收回加泰罗尼亚自治权并解散当地议会有什么区别?

要说阿族人遭到种族清洗,那要是算死亡人数的话,塞族人在整场战争中以及战后遭受阿族血腥报复中死掉的塞族人比阿族人要多出多少个数量级?而且光是因北约轰炸而造成的难民就数以百万计。“科索沃解放军”具备和爱尔兰共和军、西班牙巴斯克极端分离主义组织“埃塔”、菲律宾棉兰老岛阿布沙耶夫组织一样的性质,这些极端分离主义组织都采取暴力和恐怖主义活动。

科索沃独立

“科索沃解放军”在科索沃战争前就经常使用恐怖手段袭击塞族军警、行政人员和无辜百姓。战后改头换面,继续采取疯狂的报复行动,杀害、驱逐留在北约占领区内的塞族人,制造了一系列“人道主义”灾难。不幸的是,这一切都可以被西方无视,毕竟“人权”只是西方的幌子和借口,不是真正的干涉动机。

至于科索沃独立的后续影响,简单地说就是美国为首的北约成功撕裂南斯拉夫,把俄罗斯的力量进一步向东挤压,为西方阵营的东扩创造有利条件。该事件反映出“西方”作为冷战的胜利方,对放弃冷战的“东方”毫无尊重之意,肆无忌惮地抢夺冷战胜利果实。更为重要的是,科索沃战争开创了“人权高于主权”的先河,为西方国家绕开国际准则,以“人权”为借口为自己的武力干涉扫清障碍,冷战结束后的国际格局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天下太平,“新干涉主义”开始成为世界和平的新威胁。讽刺的是,西方每次“人权高于主权”的干涉,都会带来规模更加庞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更讽刺的是现在开始自食其果(难民危机)却仍然不思悔改。

除了科索沃,能够满足外国干涉者的利益需求,获得鼎力相助,又同时碰上所属主权国家国力有限无力回天而达到成功独立的例子还有不少。比如曾经的“东巴”孟加拉国、经历过两次苏丹内战独立的南苏丹、以及二战结束后从中华民国政府手中独立出去的蒙古。(东帝汶不算,因为它是先被印尼非法吞并然后独立,虽然它的独立也符合外国势力的利益,也得到了外国的鼎力支持。)

失败案例:库尔德

这个案例是一个“因为得罪人太多而没法成功”的典型。首先库尔德人在中东所分布的位置十分尴尬,正好处于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的中间,而且每家的土地它都占了一部分,如果独立建国意味着要四个未来的邻居同意割肉,这和其他成功案例都不一样,因为那些成功的案例都会给它们未来的邻居以好处,要么是制造缓冲区,要么是削弱自己的地区竞争者,要么是分享独立后资源开采等经济发展成果。这些库尔德一样都没有,反而需要自己所有的邻居割肉,这就基本上不可能成功,即便库尔德是中东地区继阿拉伯、突厥和波斯之后的第四大民族。

虽然借助打击ISIS,库尔德人的实力做大做强,也进一步加固了自己拥有武装的合法性,但即便是为反恐流过血,参与公投的投票率达76%,赞成票过90%,也并没有什么现实意义。就别说在中东实力较强的土耳其和伊朗,以及有俄罗斯撑腰的叙利亚政府,就连允许自己境内库尔德人高度自治的伊拉克也有实力扼杀掉独立。

中东民族分布

美国和以色列也不傻,支持库尔德独立的成本和回报根本就不成比例,一下子要得罪四个中东大国不说,库尔德人控制区还不靠海,光靠空中走廊来提供支持,怎么想都是赔本买卖。所以库尔德人的悲剧要继续了,不闹独立起码在伊拉克还能享受高度自治,这么一闹,可能连很多原有的权益都要丧失。

和库尔德一样悲剧了的还有加泰罗尼亚。西班牙可不像英国那样还允许苏格兰去公投,人家的宪法写得清清楚楚,加泰的自治和民主是建立在维持一个团结统一的西班牙基础上的。欧盟也不会支持,因为有太多的欧盟成员有同样的问题了,法国和西班牙接壤的有一小部分还叫“北加泰罗尼亚”、德国有巴伐利亚、意大利还有西西里,这一松口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以欧盟大家庭纷纷表达对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支持,美国也表示了这是西班牙内政。西方世界已经受不了“黑天鹅”了,英国这种“文艺青年”已经把“公投”这种游戏玩得让大家都怕了。所以,加泰的独立对任何人包括它自己都没有好处,除了折腾自己人,没有外部势力有兴趣提供援助,所以结局就是始作俑者跑路。

加泰罗尼亚此番闹独立还好,目前还没有发生流血,不像库尔德那边都已经打起来了。其他那些作死的失败案例就更加血腥了,比如当年被普京收拾过的车臣以及被斯里兰卡政府以及其他大国联手干掉的“泰米尔猛虎”组织。

所以失败的关键也还是因为利益和实力。无论自己争取独立的形式是民主的公投,还是武装斗争,最终要么是触及太多人的利益导致无人站台和支持,要么是自己所挑战的主权国家实力太强(就算这个主权国家自己实力不够,它也能因为利益搬到外援),都以失败告终。

预防分裂

面对加泰罗尼亚闹独立事件,西班牙政府的处理也一直没有手软,首先当然是不承认,接着剥夺加泰自治权,还联合国际社会一致强烈谴责。而在11月3日,西班牙法官向加泰前主席发出了国际逮捕令,同时被通缉的还有4名加泰政府前高官。

加泰罗尼亚议会分裂派议员在决议案通过之后起立鼓掌。图片版权:David Ramos/Getty Images

那么,作为主权国家,如何捍卫自己的领土主权完整?答案同样是围绕“利益”和“实力”两个关键点。

首先,很多分离主义都来源于民族或者宗教问题,因此,正确的民族宗教政策是使民族问题长治久安的先决条件。如果没有一整套健全的、完善的民族宗教政策,给予少数民族政治上真正的平等,在经济上共同发展,就难以争得少数民族的人心,使少数民族对国家有坚定的认同感。这就是“利益”的作用,当统一的利益大于分裂,那么至少分离主义就失去了物质基础。

平等的民族政策是主体民族和少数民族团结一致,建立和拥有共同国民意识和国家认同意识的基础,只有真正平等的民族政策才能给分裂分子以及境外势力的分裂“理论”釜底抽薪,从而使其丧失群众基础。简单地说就是跟分离主义势力“抢人心”。同时也要防止过度偏袒少数族群,造成对主体民族的“不平等”,这同样会动摇民族团结的基础,所以我们要强调“真正平等”。

很多国家的民族分裂分子之所以得逞,同这些国家在少数民族地区不得民心有直接关系。武力是挫败民族分裂的重要手段,但如果不注重人心的向背,取得的成果是难以长久保持的,如土耳其库尔德地区的分离运动,就是屡打屡起,绵延不绝,时不时还能够发动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这种大城市的恐怖袭击。

“实力”同样是关键。国家政治稳定和国力强盛是维护国家统一的重要保证。冷战结束后一系列多民族国家解体现象,并不单单是民族问题,而且是国内政治动荡的并发症,苏联解体、南斯拉夫解体,以及埃塞俄比亚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如此。民族分裂是这些国家剧变的原因之一,但不是绝对原因和唯一原因,而原有政治制度的崩溃则是国家解体的催生剂。当国家稳定时,经济才能发展,国家也才有能力去推行平等的民族政策,去带动各地区的平衡发展。

“实力”除了经济的一面还有军事的一面。比如我国非常独特的台湾问题,由于并不享有治权,光靠经济实力并不足以促成统一的实现,军事实力必不可少。台湾不统不独的这个现状确实对西方有利,或者说中国的统一,对某些国家大大的不利,这也是“台独”势力和其他分离主义势力在西方待遇不同的原因,也是为什么九十年代台海危机时美国愿意把航母战斗群派进台湾海峡的原因。

乐观的是,我国的实力正在稳步上涨,军力亦是如此,我们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拿航母没辙的国家了,只要我们继续戒骄戒躁,把握时机继续努力奋斗追赶,祖国统一大业绝非虚无缥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杨升

杨升

英国杜伦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学院硕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