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升:美英面临同样困境,但并不妨碍互相怼天怼地怼空气

2017-12-10 08:23:4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升】

近日,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一发地缘政治“原子弹”让全世界震惊,他几乎受到了除以色列以外所有国家的反对,包括同属西方阵营的欧洲各国和欧盟。毕竟,欧洲距离中东咫尺之遥,美国距离中东远隔重洋,任何把中东搅乱的行为最先买单的是欧洲,比如难民危机和恐怖袭击,例子不胜枚举。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针对俄罗斯和中东的强硬举动很容易就可以做出决策,但是欧洲从来都不太愿意配合,有时配合也是无奈之举,毕竟欧洲是第一个承受反作用力的。

这其中也包括一心想从欧洲脱离出去的英国,以往法国、德国反对美国做的一些针对中东的事,英国都会死心塌地跟随,比如伊拉克战争。但是最近英国也开始频频反对美国,而且都跟伊斯兰教有关系,一个是眼前看到的针对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反对,另一个是几天前的推特风波。

要知道,英国首相特里莎·梅可是在特朗普就职总统以后,第一个访美的外国政府首脑,这两人撕逼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西方世界分裂的现实在美英两国领导人身上的反映。原因除却之前提到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利益不同以外,还有各自国情的不同。

曾经执手共漫步,转头互相怼天地

首先梳理一下推特风波的来龙去脉,11月29日,特朗普在自己的“推特”上连续转发了三则由英国极右组织“英国优先”(Britain First)副领袖弗兰森发布的反穆斯林视频,视频内容包括“穆斯林殴打拄拐杖的荷兰男孩”、“穆斯林毁坏圣母塑像”等。根据英国独立报的消息,这些视频是有意歪曲的,荷兰警方澄清那个“殴打拄拐男孩”的视频里施暴者并非穆斯林,但并没有提及另外两段视频到底是真是假。

然而就是这些视频,英国政坛争先恐后集体发声。正在中东地区访问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做出回应:这是错误行为。“英国与美国的合作应该继续,但与美国合作不代表我们不敢在美国做错时指出(其错误)。”特雷莎·梅在约旦向记者表示。除此之外,工党的很多政客都说特朗普是“法西斯”,痛批他兜售仇恨,伦敦市穆斯林市长萨迪克汗还要求梅首相取消特朗普访英。不过梅首相并没有要听从工党的意思。当前,英美两国正密切协商有关特朗普访英的计划,但尚未公布具体的日程安排。

随后,特朗普又怼了回去,他在推特上@梅首相(第一次还@错了),让这位老姐管好自己的事,不要把重点放在我老川身上,重点在你们自己国内毁灭性的“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Radical Islamic Terrorism)。紧接着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总统特朗普针对六个主要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得以全面生效。

这里面有几个问题:这“英国优先”是何方神圣?英国社会到底有没有受到极端宗教的威胁?然后为什么特朗普自始至终都不怕得罪穆斯林,而英国无论是工党还是保守党都如此重视穆斯林,并为此点名批评美国总统?

英国的本土极右翼和极端宗教问题

特朗普有个口号就是“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但是他转推的这个“英国优先”并不是山寨特朗普口号而来,这个组织于2011年就成立了。这个组织现在的领导人保罗·戈丁(Paul Golding)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八零后,他的座驾是一款军用涂装的路虎卫士,经常会满大街找穆斯林怼,他经常和自己的小伙伴们举着英国国旗在伦敦以及肯特郡的一些地方集会,高唱英国国歌,但是有些小伙伴唱high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行纳粹礼。

他和他的小伙伴们自认为是英国的守卫者,为了自己的家园免遭穆斯林移民染指,为了不让自己的后代生活在一个实行“伊斯兰教法”的国家,他们不在乎因为暴力活动被英国警察逮捕,并扬言抓我无非关起来,出来我继续怼穆斯林,直到他们都滚蛋为止。

他们为何如此憎恨穆斯林?事出有因,因为确实有一帮穆斯林移民在试图改变英国人的生活方式,他们在自己的聚居地实行所谓的“伊斯兰教法”,还发动“伊斯兰教法巡查”(Sharia Patrol),撕毁铲除街上带有性感美女的广告,阻止人们在他们所处的区域饮酒和贩卖酒精饮料,驱赶路过此地身着短裙的女性以及同性恋者。

这使得非常多的英国人感到反感,但是英国法律拿他们束手无策,当“英国优先”和他们发生冲突时,警察有时候会把“英国优先”的人抓起来。

可相当一部分英国人认为恐怖袭击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是这种干涉人们生活,法律又拿它没办法的事情,更令人恐惧和担忧。

英国人对于这种现象的关注是分层的。受高等教育和生活条件较好的英国人似乎更在意“英国优先”这种非主流团体对于价值观的破坏,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往往和那种极端的现象隔绝,就算他们身边有穆斯林,也是移民中家庭条件较好,融入英国社会更深的穆斯林,他们之间有差异但无敌意。

但是对于居住在伦敦东区社会底层的白人而言,他们身边的穆斯林移民可就不是那些读过大学、西装革履的穆斯林了。他们面对的是成群结队的、无法融入或者拒绝融入英国社会的底层穆斯林移民,这些穆斯林的生活习惯、观念以及平日里说的语言都和英国本地人不一样,而且有些还会发动“伊斯兰教法巡查”干涉本地人的生活。

英国很多城市的出租车司机都是南亚或中东移民,笔者在英国乘出租车时就遇到过几次来自穆斯林出租车司机的强行宣教,直到下车司机才结束碎碎念。

这就是英国社会一对客观存在的矛盾,不过远非主流,很多人就算到英国留学生活个几年,也未必会感受到这对矛盾的存在,但是为什么他们能引起英美两国领导人互怼呢?这就要说到英美这种拥有大量移民国家的人口结构,全球化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给他们带来的影响,和他们自身的政治体制问题。

伦敦东区穆斯林激进分子反对饭店和商店售酒的抗议活动

全球化的不平衡不充分,以及宗教问题的政治化

英国所面临的的这种问题不是英国一家的问题,这在整个欧洲,乃至整个西方都存在。由于中东不太平,而且往往是西方为了一己之私或者某种理想主义的普世价值情节,把不太平的中东搅和得更不太平,很多中东人就不得不拖家带口往太平的西方流动。

那这么多移民来到一个和自己文明不一样的社会,肯定就会有问题,这不是通过敦促移民主动融入或者西方加强教化就能够一下子解决的,社会资源和发展机遇的分配也不可能做到绝对公平,让所有人满意,所以就出现了不可避免的摩擦。这就是全球化的不平衡和不充分问题。

但是这里笔者不得不多说一点,在西方社会里穆斯林移民对待不公的方式和黑人华人拉丁人都不一样,他们中的一些人似乎认为可以通过增加同类的移民或者大量生育来改变他们所在社会的人口结构,从而根本上把自己从少数族裔变成社会主流,让这里的一切进入他们期待的发展轨道,这对于任何一个收留他们的社会都是一种挑战,特别是对于生育率低的西方社会而言。

这种情况已经不能用“极个别现象”形容,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这使得穆斯林移民和那些追求融入主流社会,文化虽有差异但只追求独善其身的其他少数族裔完全不一样。

面对这个问题,西方的左右两派用各自认为正确的方式来面对。左派认为融合与包容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拒绝融合或者排斥少数族裔只会激化社会矛盾,更会削弱移民国家赖以发展、吸引外来劳动力和人才的原动力,但他们好像没有办法解决穆斯林移民融入困难的问题。

右派认为融合只能使自己原有的社会遭到破坏,让外来者鸠占鹊巢,所以加强控制穆斯林移民进入本国势在必行,但是他们并没有办法让中东太平下来,更不要说发展起来,那么这个方案也无法从源头上解决中东移民产生的问题。

英美的差异

两派的解决方式都不周全,也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而问题本身有愈演愈烈,那么撕裂、焦虑和碰撞就出现了。特朗普代表的是右派的解决办法,梅姨所处的英国社会倾向于用左派方式解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穆斯林在人口中所占比例的问题。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英国目前的人口是6564万人,而根据皮尤中心的调查和研究,如果维持现在的增长速度(移民和本土穆斯林生育增加),英国的穆斯林人口将会从2016年的410万,到2050年增加到1300万,从现在总人口的6.2%达到16.7%。从2010-2016年,也就是阿拉伯之春开始后的这些年里,在英国的新增移民里,43%是穆斯林。

反观美国,也是皮尤中心的数据,2015年美国穆斯林是322万,总人口3.2亿,占总人口的1%左右,大大少于英国。但是皮尤中心预测增速会加快,到2050年,美国穆斯林人数将会达到800万,占总人口的2.1%左右,但还是大大少于英国。

这很可能就是特朗普压根不怕得罪穆斯林的原因,不管怎么增加,他们都是绝对少数,而自己的支持者自始至终都是反移民的右翼群体,他得罪穆斯林移民和左派压根不会影响他的支持率,而且可能会巩固。他要是顺了左派的意去做相反的事,那自己的支持者才会真的失望。

再者,犹太人虽然人不多,但在美国的影响力远非穆斯林可比,到底有多么不可比我也不赘述了,所以讨好犹太人得罪穆斯林的事,对于美国执政者而言,是绝对划算的。只有奥巴马这种理想主义者会特别愿意去干得罪犹太人,讨好穆斯林的事,然后犹太人用行动回答“奥巴马”们: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现在特朗普做的一切不就是答案吗?

保卫英国联盟的旗帜

但是特朗普此次出问题出在转的是英国极右翼的推特,这就触碰英国的政治正确了。

英国人口中穆斯林比例要大,而且人口总量本来就少,这使得英国穆斯林群体的政治地位跟美国完全不一样,英国无法改变穆斯林早已成为英国社会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事实,英国人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选择“政治正确”是唯一出路,选择对抗和排斥的成本实在太高,会导致社会危机。所以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对于穆斯林的态度还是相对一致的。很多英国的白人政客自己并不是穆斯林,但是比起某些穆斯林移民的极端行为,他们更恐惧自己社会价值观崩塌或者颠覆后所引发的社会动荡。

那对于梅姨来说,你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替我英国的极右翼站台,我梅姨作为首相来说,想不反对一下你都不行了,因为这涉及到了我英国的内政,所以我们就看到了美英两国隔着大西洋的这种互怼,而这种互怼正是西方社会左右对立的体现,以前也许我们只看到了西方某一国家内部两党的对立,这回我们看到了美英这俩西方世界的主要大国也对立了,可见问题之严重,以及政客和民众的焦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杨升

杨升

英国杜伦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学院硕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