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升:西方迎来ISfIS“返乡潮”,这个圣诞不好过

2017-12-25 08:13:3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升】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圣诞节,西方基督教文明圈又要开始过大年了。本来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根据地被成功清缴是个可以当作献礼的好事,但是根据国际反恐的逻辑来讲,这并不值得过分高兴。和国内无数群众在朋友圈疯狂@微信官方要什么圣诞帽相比,西方人民的这个圣诞是担惊受怕的。

早在11月的时候,IS的宣传机器就开始在社交网络上散布各种针对西方国家名城的恐袭威胁,美国纽约上榜,梵蒂冈上榜,巴黎伦敦这种老目标也自然上榜。IS威胁海报的配图基本上都是游戏海报水平,配文那就更加中二了,比如威胁梵蒂冈的这条:不要抑制自己的鲜血,天堂将是奖赏(Do not hold back with your blood, the reward is paradise)。

IS圣诞威胁海报

这种中二感十足的警告加上过去一系列的恐袭,没有哪个西方国家敢掉以轻心,欧洲各大城市的圣诞集市被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军警巡逻,森严的安检,巨大的防撞设施,还有为了不让防撞墩煞风景,把防撞墩套上圣诞礼物包的套路,也算是为了让民众尽可能不那么紧张而绞尽了脑汁。

今年下半年,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IS接连被剿灭,几个大城市也重新被政府军收复,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这本来是件好事,但同时也意味着IS极端分子将化整为零,具体的打击目标将转化为无数的“独狼”,或是留在本地,并入其他武装组织或者进入游击状态,或是收拾行囊,向出发地或者那些他们想去的地方流散,带着复仇之心和实战经验去继续他们所谓的“圣战”。

笔者的一名法国同学坦言,今年圣诞集市的安保是前所未有,虽然戒备森严的安保措施能多少可以安抚民众的担心,但是由于现在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方式众多,特别是防不胜防的独狼式袭击,这是任凭再戒备森严也难以杜绝的,暴恐分子仅仅需要一辆汽车就可以作案。政府的安保措施也许能保护人群集中的圣诞集市,但无法保证每一个人群聚集的场所不受袭击,要知道圣诞节期间,西方国家人口密集的地方可不止圣诞集市,可以是大型购物商场,可以是游乐场,可以是旅游景点等等。

最危险的节日

“圣诞节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节日!”德国政论杂志《希思罗》发出了这样的感叹。12月21日,德国联邦法院正式对一名涉嫌参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并策划恐袭的29岁男子下达逮捕令。该男子被怀疑正在策划对德国南部卡尔斯鲁厄的圣诞集市进行恐怖袭击。

根据德媒报道,警方逮捕的这个29岁的男子,出生于德国西南城市弗莱堡,具有伊拉克血统。这个嫌犯的父亲于2005年左右从德国返回伊拉克,而他则继续居住在德国。2015年6月,该嫌犯追随其父离开德国前往伊拉克。次年3月,他曾短期回到德国,并于同年7月回到伊拉克。在那里,他加入了IS,接受了步枪射击等武器使用的培训。今年7月,他回到德国,并通过社交媒体与IS继续保持联系。

稍微有点常识的都应该知道,这样的例子绝对不止一两个,尤其是今年。多次往返于中东战区和欧洲,积攒了实战经验,接受了专业的武器和爆炸装置使用的培训,而且还可能仍然持有欧洲国家的有效护照,而且还能流利使用除阿拉伯语以外的第二门外语,可能是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他们可能由第三国中转回国,可能混在难民中,也可能用偷渡的方式潜入边防较薄弱的欧洲申根国,然后再向主要欧洲国家进发。欧洲各国的情报机构再神通广大,恐怕也很难将这类人尽数抓捕。

然而,化整为零是不是直接意味着针对各国的恐怖袭击就一定会比以前高发?这不一定,关键看恐怖袭击的类型。

像2015年巴黎恐袭和2016年布鲁塞尔恐袭那样的大规模有组织恐怖袭击估计已经非常困难,因为那种规模的恐怖袭击需要有指挥者将大量的武器、爆炸物和暴恐人员进行组织分配,没有足够的资金打通各种技术障碍,以及疏通武器转运的管道,是很难做到成功袭击的。IS的收入原来可以来源于其控制领土内的税收,贱卖自己领土内油田的原油,加上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外来资助,那现在没了领土,这发动袭击的经费就少了一大半了。

相比大规模恐袭,更大的可能是独狼式袭击,这种袭击的成本极低,有一辆汽车就可以执行。在去年12月19日的柏林圣诞集市就发生了这种类型的恐怖袭击。这种恐怖袭击类型对于恐怖分子而言收益大,成本低,效果好,即便袭击失败也能足以给当地造成恐慌,引起世界的关注,所以“独狼”袭击已经逐渐成为目前恐怖袭击的主要形式。

2016年柏林圣诞集市恐袭

德国《明镜》周刊12月21日称,德国境内目前约有720名被定义为“危险分子”的人。这些人为德国的圣诞节增添了潜在的安全威胁,他们既可以有组织出动,也可以独自进行袭击。德国《焦点》周刊评论更是直言:恐怖袭击风险正在改变欧洲及西方的圣诞节日文化。

英国也不安宁。根据英媒报道,当地时间21日,伦敦警方引爆了白金汉宫附近的一辆可疑车辆。当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菲利普亲王并不在白金汉宫。19日,英国警方还挫败了一起圣诞节恐怖袭击阴谋,逮捕4人。英国内政大臣路德近日表示,执法部门挫败了9起袭击图谋。恐袭事件频发让英国反恐神经紧绷。英国军情五处已经将现阶段安全威胁级别设为“严重”(severe)级别,仅次于最高等“临界”(critical)。

大规模恐袭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因为最近特朗普在中东问题上打破中立的做法激怒了整个穆斯林世界,穆斯林国家也许还只是以联合国大会表决的方式合理合法宣泄不满,但是极端势力如果能在这个节骨眼发动一回大规模恐袭,特别是针对美国,无疑将以一种病态的方式大肆宣泄了这种不满,并可以吸引更多仇恨西方反感美国的穆斯林年轻人转投极端主义,这是非常值得西方警惕的。

有一点是肯定的,失去了某些国家的支持,或者说来自于某些国家政府中某些人的支持,哪一个恐怖组织都做不大。美国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打破中立这一点,无疑会增加极端主义的市场和同情者,本来还在温和与极端中间摇摆的人,又会有多少被特朗普推向极端呢?如果来自外部的支持和配合重新增加,填补了IS根据地覆没的损失,IS发动大规模有组织袭击的能力就会得以恢复。

精神分裂的西方

虽然面对的威胁一样,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不同,特朗普毫不顾忌白左的感受,签署了限制一些国家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的行政令,后来为了避免被批评针对“特定群体”,特朗普又签署9645号总统令将禁令扩充,具体到对乍得,伊朗,利比亚,朝鲜,叙利亚,索马里,委内瑞拉和也门这几国人员进入美国的限制,该总统令于12月4日在美国最高法院得以通过。虽然美国官方声明该禁令不是永久的,也不会影响已经持有签证者的签证有效性,但还是引起了西方世界自由主义左派的普遍不满。

但是另一边美国的邻居以及最铁的哥们儿之一,加拿大的总理特鲁多,完全就是另一个极端。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他相信那些迷途知返的伊斯兰“圣战”者——比如在海外战败后返回加拿大的IS成员——可以成为加拿大境内反对激进主义的强大声音。

这就存在一个问题:特鲁多总理如何确定他是迷途知返还是装作迷途知返,还是根本就没有迷途知返,而就是想回来搞事的?加拿大的反恐部门甚至美国的情报机构估计都在吐血吧,毕竟美加边境并不像美墨边境那样起码还有一定的边检屏障。好在加拿大一直不是恐怖主义袭击的主要对象,要是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的领导人敢这么说,那就更加令人汗颜了。

笔者的法国同学说,一方面特朗普、“英国优先”、法国勒庞这样的极右翼会把本土穆斯林推向极端主义的怀抱,但是自由主义左派却完全奉行理想主义枉顾事实,对客观存在威胁没有清晰认识,更加误国误民。西方人民虽然自己手里攥着选票,但投给谁已经成了西方民主世界的老百姓的一大烦恼。无论如何,衷心希望这个世界能在平安中度过这个圣诞节,毕竟对于西方各国而言,一个平安的圣诞节,已经变得弥足珍贵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杨升

杨升

英国杜伦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学院硕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节日谈
节日谈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