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阳:平成年号还未终结,日本人就开始恶搞了

2017-10-24 09:06:4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阳】

尽管已经被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否认,但明仁天皇将在2019年3月底退位的消息还是被日本媒体大肆报道。

毕竟明仁天皇已经83岁了,在经过2003年的癌症手术和2012年的心脏手术后,天皇在去年夏天一次罕见的电视讲话中表示:他担心他的年龄,健康状况的下降将使他无法履行公职,模糊地表达了退位打算。

历史上直到江户时代,日本天皇在位世退位都是很常见的事情,125位日本天皇中有一半是在世退位的。但是担心发生皇位继承纠纷,自明治时代以来天皇被定为终身在位。

日本媒体的标语

日本政府也表示同意遵守明仁天皇放弃自己皇位的愿望,这一举措得到公众的大力支持,但强调该法案只适用于明仁天皇,而不是未来的天皇。目前1947年通过的“皇室法”没有规定天皇可以在位退休。今年6月,日本政府通过了“皇室例外执行法令”,附则第一条规定:“本法是内阁在自颁布之日起不超过三年的时间内指定执行日期,即,为天皇将在平成32(2020)之前退位提供了法律依据。”

日本电视节目开始大幅报道

总理办公室官员周四表示,政府将在11月众议院选举之后,召开皇室会议,讨论特例法的实施。图为日本政府公布的流程

恶搞新年号

从激荡的昭和到不况的平成,日本从战败之国走上经济大国之路。二战战败之后,日本以美国为师,奉行美国制定的和平宪法,专心发展经济。然而“昭和”这个年号给人的记忆更多是黑白电影里面二战日军的叫嚣和血肉横飞的战争场面。

1989年1月7日,昭和天皇驾崩于东京千代田区,此时日本经过战后一代人的努力,进入高度经济发展期。1989年的日本正是泡沫经济的时代,当年平成年号选定的时候,日本民众脑洞大开,开始恶搞新年号。

2016年,日本网友在Twitter上晒出当年对平成年号的恶搞

看到这些恶搞,连笔者都忍俊不禁。

那么接下来的新年号,日本网友又有哪些恶搞呢?

关于新年号,朝日新闻、产经新闻等日本各大媒体已经炒起来了。

对于新年号,日本媒体开始了全民大竞猜。


还有网友提出来,“新平成”、“平成第二章”、“元気”、“金正”、“安晋”,前两个看起来还正常,但“金正”、“安晋”是什么鬼?


日本年号的选定程序

年号是一个与某个年代相关的称号,有时被称为“元号”。一般公认为,中国汉武帝(公元前156年至公元前87年)时代开始使用年号,并逐渐开始在邻国使用。

日本年号,也被称为元号,日本年代日历中,确定年份的两个要素中的第一个是年号,第二个元素是自年代开始以来的年数。例如,平成1年是公元1989年,2017年就是平成29年。

与东亚其他地方一样,年号的使用最初来源于古代中国,在奈良时代的短时间内,有时候采用四字汉语来跟随中国的趋势。自从平安时代以来,儒家思想已经反映在年号中,如大同、弘仁、天长等。与其他类似的年号系统不同,日本的年号仍在使用中,政府办公室的官方文件通常需要年号和年份一起使用。

日本年号所依据的制度始于公元前140年,第一个公开的年号是“大化”,从645年7月17日到650年3月22日,是为了庆祝从645年伟大的太古改革开始的政治和社会变化。之后,在悠久的历史中,诞生了许多时代的年号,直到当前的“平成”。

1868年,日本结束了江户时代以来使用的年号,可以用罗马名字的第一个字母缩写。例如,S55意思是昭和55(即1980,Showa是昭和日语发音的罗马字母表示),H22代表平成22(即2010,Heisei是平成日语发音的罗马字母表示)。昭和有64年,是迄今为止使用最长的年号。

昭和54年(1979年6月),日本颁布年号法规。

当时的大平正芳内阁根据国民议会审议的问答制定了实施细则,并于同年10月23日发表“内阁报告”,开启“年号选择程序”。

程序上,总理选出几位专家,并委托他们提交年号提案。之后,总理办公室事务秘书(后来内阁官房长官)审核和整理,报告总理。然后,选择几个草案由总理办公室事务秘书,内阁官房长官,内阁法制局局长会议讨论,最后,全体部长会议讨论。

同时,总理还将听取众议院正副议长和参议院正副议长的意见,最终在内阁会议上公布新年号的决定。

日本政府在考虑和整理新年号名称的时候遵守以下原则:

(1)具有适合作为国家理想的特点

(2)两个汉字

(3)容易写

(4)易于阅读

(5)迄今为止没有被用过年号以及其他赠名

(6)没有被俗用

当昭和天皇驾崩后,昭和时代结束了,有些人还记得内阁官房长官小渊宣布“新年号是平成”的情景。在决定当前平成年号的时候,出现了“修文”和“正化”等候选年号,但在讨论中认为“平成”易懂。当时,有意见认为新年号的罗马发音字母最好不要与明治(M),大正(T),昭和(S)重合,从而,最终决定“平成”。

年号废存的风波

现在世界上只有日本是正在使用年号的国家,年号渗透到日本人的生活各个方面,对日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明治,大正,昭和,平成……这些被称为“年号”的记忆刻在日本人的脑子里。

自明治维新后(1868年为明治元年),天皇在位期间使用单一年号(如大正、昭和等),每位新天皇即位更改年号,例如1989年是明仁天皇的“平成元年”。目前由于国际交往的增多,在商业和外交上也使用公元纪年,但钱币印刷、公文来往仍然使用天皇年号。

还有,日本在二战时期的军备,包含枪炮、弹药、航空器等,如零式舰上战斗机、九九式舰上轰炸机、九四式舰抱、八九式127公厘高射炮、九一式穿甲弹、九三式鱼雷等,其命名形式以年号后两位数标示。

直到二战战后的日本军备,才改用西元年份后两位数表示,如61式战车、74式战车、90式战车、93式反舰飞弹等。

日本古代,新年号并不局限于新天皇的继承时候使用,有时偶尔以好或坏的理由为借口更换年号,年号有时候具有让年份逢凶化吉的意义。在明治时代,建立了一个天皇一个年号的制度。1889年的“皇室法”规定,“建立一个新年号后,不得在当天皇的余生中更改”。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美军占领下,日本人民不再认为天皇是一个活着的神,当天皇对战争是否负有责任受到质疑时,废除年号的建议占到上风。年号被批评为不合理,反民主,不能在国际社会中很好的翻译。尽管讨论最后无疾而终,但并不一定意味着年号问题在社会上得到解决。虽然人们可能不会公开否认年号,但还有很多人认为它们是不必要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占领军指导下修改的现行“皇室法”消除了这一规定,因此年号失去了法律依据。使用年号将成为一种习俗,甚至传闻昭和将是最后的年号。自民党政府与占领军合作,在1979年(昭和五十四年)通过“年号法”。法律只有两段话:

(1)年号由政府法令决定。

(2)只有在天皇继承的时候才会改变。

这是日本最短的法律,安倍晋三首相也准备按照这一法律在两年内修改年号。

“年号法”成立之前的几年,年号是否继续的辩论达到最后一个高峰。有利于废除年号的理由之一就是,从现在所说的“全球主义”这个立场,“它们是只适用于日本的文物”。

然而,评论家福田忠仁(1912-1994)表示,这样的辩论只不过是“明治时期以来表现的外在观念,性质不变”。日本可以被描述为一个东西方复合体。

福田提出以下几点:

1. 结束的年号意味着切断历史和传统,破坏文化。例如,如果谈论到明治时代的文化,它就会产生一种形象,而在西方的日历中,人们根本不知道。

2. 统一西历的日期就像强迫人们说“180千克”,而不是“公斤”一样,扼杀了社会传统气氛。

3. 为什么不是基督徒的日本、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必须要坚持基督教的日历?

1978年1月1日,“每日新闻”报纸每页的日期从日本年号转为西历。但是在报纸的文章中,这个年号被保存了十多年。因为考虑到人们生活中的感受,避免了过分的规制。随着时代的转变,报纸文章进一步推进统一使用公历,但也允许写作时用年号。这种做法的延续导致日本现在双重状态。

笔者来日本多年,到现在偶尔写文件的时候也会忘记今年是平成几年,也认为使用年号和西方日历在日本并行会遇到“麻烦”,但是如果不这样就感觉不像日本。固守传统,比如节日穿传统和服,现实中却坚持实用主义,和魂洋才,这个也许就是日本的本质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杨阳

杨阳

留日同学总会关西分会秘书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岛国点AVI
岛国点AVI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