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姚洋:中国经济回升 下一个7年繁荣可期

2017-04-19 07:46:54

【采访 观察者网苏堤】

中国经济出现了2015年中期以来最好的局面,一季度经济增长达到6.9%。

其实中国经济复苏的迹象从2016年下半年就开始了,大宗商品涨价、PPI结束50多月的负值开始转正、外贸进出口明显回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加大、民间投资增速见底回升等等。一系列指标的好转都在预示着,2017年会一扫前两年中国经济的阴霾。

图例:2014.3,代表2014年3季度,其他于此相同。

基于此,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将全年GDP增速目标定在6.5%左右时,学者们纷纷表示这一目标趋于保守了。而此次一季度的6.9%的数据一出,在经济学家们看来也在预期当中。

不过,未来中长期,这样复苏向好的局面,能维持多久?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会继续盘旋向上,还是回暖的昙花一现,学者们观点不一,尤其是当前还面临国际局势诸多不确定性。

为此,观察者网专访了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他显然要比很多人乐观。

全球经济见底回升

观察者网:中国经济年初立下6.5%左右的发展目标,包括您在内的学者都认为过于保守了。这次一季度数据出炉,相当于一年四分之一的成绩单公布了,一季度GDP增速达到了6.9%,您怎么评价这样的成绩?

姚洋:我觉得中国经济一季度表现非常好。为什么会这么好,我认为有几方面原因:

第一个:大的国际环境都在变好。

因为世界经济在金融危机之后,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调整,大约十年的调整,进入了一个比较全面的复苏阶段。全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在复苏,就连最差几个经济负增长的国家,巴西、俄罗斯,都预期要出现正增长。

上一轮美国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下行已经见底开始回升,整个国际需求上来之后,大的国际背景也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复苏。

第二个,就是中国自己的经济小周期,也见底了开始反弹了。

中国经济基本上就是七年一个周期,这次为什么长,是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推出了4万亿计划,使得中国经济还持续高增长了两年,到2010年达到增速最高点,然后经济增速下行,到现在刚好7年。

所以,现在经济回暖,更多的是国际大背景和周期性原因,跟我们政策的落地,关系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

观察者网:为什么跟政策调整关系不大?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中旬,大家对政策过紧批评声音很多。

姚洋:跟政策当然也有关系。但是,我们好多政策是因为前面有些走偏,然后不得不去矫正。

比方说我们2016年一季度发货币发得很多,然后投资又过猛。原因是2015年经济形势很差:股灾加上811汇改后汇率大幅波动,以及2016年年初全球资本市场大动荡,唱空中国经济声音不绝于耳。大家的信心都快给打没了。所以2016年年初强刺激我觉得是对的。

2016年5月份权威人士讲话,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机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所以后来,你看整个中央政策都在调整。

政策变化最快的就是房地产。去年鼓励去库存,今年多地限购。但是房地产这个事,跟股市一样的,资产价格在波动,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我认为没那么大。

但是因为我们的政策,中央顶层设计一来,地方上就会执行的比较极端。2016年年初中央一鼓励地方去库存,很多地方就加码出优惠政策,结果一些地方房价就飙升了。

现在呢,中央说要警惕房地产泡沫,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政策一收,地方上就加码限购。

地方在执行政策时候往往就比中央说的更猛一些。所以房价一波动,政策再出手,会有点循环往复。

其实我觉得房地产就是中国经济当中不起眼的一朵浪花,我们实际的房地产投资对经济增长贡献没那么大。你看一季度我们政策收紧后,房地产的投资还在增加。说白了,房地产资产价格就像股市价格,和实体经济没啥关系。

消费比重大大提高,是了不起的成绩

观察者网:从调结构的角度来说,统计局官员也回应说,我们的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达到77.2%了。您怎么评价调结构方面的成效。

姚洋:最终消费支出目前占GDP的比重都达到56%了,贡献达到了77.2%了,储蓄率也已经下来了,这是相当大的成绩。

2010年最高峰的时候,消费的占比在48%左右,这几年一下子增长了七八个百分点,那是相当可观的。

消费支出占GDP比重稳步提升,按照华尔街日报的说法,消费者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救世主

所谓的经济发展再平衡在中国已经发生了,而且速度还是相当快的,只不过这一段时间大家不提再平衡的事了。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成绩。

观察者网:有些人担心,消费的占比为啥这么高,因为工业萎缩了,投资在萎缩,这好像不值得高兴?

姚洋:如果按照三驾马车去这么计算,投资占GDP比例下来了,我们净出口都是负的,所以消费的贡献自然就上去了。

投资的贡献率的的确确是在下降,部分原因的确是因为民间投资增速下来造成的。

但是这也不一定是一个长期现象,一旦我们经济出现复苏迹象,投资的比重就会上来一些,现在是40%多,我觉得这个比例是比较正常的。

因为我们的投资增长率今后也就是10%左右,我觉得这个比例是比较健康的,不可能再像以前20-30%那样高了。

观察者网:我们看到很多解读还是在说,现在增长主要还是靠基建、房地产,17号路透社记者就问了统计局发言人这个问题,发言人对这个问题也进行了反驳。您怎么看?

姚洋:看上去投资增长并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快,投资增速也就只有10%。真正的原因,是整个需求回来了。因为你可以看到,PPI工业产品出厂价格指数,连着几个月由负转正了。这就是能够说明,是需求在复苏。

此次经济复苏可能维持到2024年左右

观察者网:国家信息中心的祝宝良在媒体上说,预计中国第二、三季度增速会回落,第一季度GDP增长6.9%已经超过潜在增长能力。北大徐建国老师也说,二季度可能不如一季度,因为发现货币政策已经收紧了。那么未来一段时间,中长期,您认为这种良好的局面,能持续多久?

姚洋:短期来看,经济增长还是取决于我们的宏观政策,他们的判断也许是根据,中央看到经济形势比较好,上个月就已经开始收紧银根。一旦收紧银根,效果再过一个季度两季度就显现出来了,也有这种可能。

比如我们2016年一季度政策强刺激,但三四季度,经济才有所反弹。这说明我们的政策总是会有点滞后。

我们经济是在复苏,但是复苏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稳定,有可能比较脆弱,所以政策应该保持今年两会说的基调,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财政政策保持比较宽松积极的态势,这对经济复苏是有帮助的。千万别看到经济复苏了,又开始收紧银根,造成整个经济又缺钱,这样对大家的信心又会造成打击。

中长期来看,我觉得我们进入了新一轮的景气期,如果七年一个周期没错的话,我们此次经济复苏应该可以维持到2024年左右,我们将迎来下一个经济繁荣期。

国际环境是积极的 对中国经济发展有利

观察者网:那如果从国际大环境来看,中美之间贸易战暂时看打不起来了,不过朝鲜问题、以及中美俄之间的复杂关系,前几天朝鲜试射导弹搞的国际政治气氛高度紧张,甚至连第三次世界大战都成了谷歌热搜词,您觉得到2024年,中国经济下一个景气周期能够维持吗?

特朗普和女儿、女婿

姚洋:其实特郎普一上台之后,我就说过,中美不可能打贸易战,现在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原因主要就是,打贸易战损人不利己,假如说美国想狠狠敲打一下中国,说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让中国难堪,但是美国的所得在哪里?美国没得到任何东西。

特朗普是个商人,他女婿也出身商人家庭,特朗普特别听他女婿的。特朗普虽然性格很冲动,但他女婿是个中间派,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特朗普女婿作为牵线人和中国接触,促成了此次习近平总书记到美国去访问。

习特会两国元首谈的也很好,这是一个很好的征兆。中国方面提出来贸易谈判的百日计划,就是在一百天里我们谈成一个削减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方法,我觉得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创举。

至于说,这一百天里能谈成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还是抱有信心的,说明中国是有决心来削减中国对美国的贸易盈余的。

注意,这是中国提出来的百日计划,那么对中国来讲,你要做好准备,说白了就要做一些让步,我个人感觉极有可能谈成的就是BIT,即中美双边投资协定。

从美国这方面来说,美国公司在中国投资条件有什么改善,这不是特朗普关心的事情,他关心什么呢?中国公司在美国投资,给美国创造就业,这个跟特朗普的想法是一致的。

另外,他搞基建,自己吹牛说有一万亿美元投资,实际上它拿出来的大概也就两三千亿美元,缺口很大。它钱从哪里来?中国公司去刚好可以参与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公司也很愿意做这事,因为收益是稳定的。

BIT谈判,我们跟美国谈了将近十几年的时间,奥巴马团队很想把BIT给谈成,但是中国没有准备好,中国给的负面清单太长,美国就不接受。于是就陷入僵局了。

特朗普上台之后,各方希望继续谈判。我对特朗普任期头两年我们谈成BIT是抱有信心的。因为中国这边下决心了。一旦谈成,对中国的影响不亚于当年的WTO,会给中国带来巨大的改革红利。

此外,中国要在某些领域对美国产品开放,比如美国牛肉,下一步比如奢侈品领域高关税是不是可以削减等等,中国每年都有大量海外爆买,降低关税,这都中国消费者来说是个利好消息。

所有这些加起来,我觉得外部环境是积极的,对中国发展极其有利。那对你刚刚说的,是否保证我们新一轮的这个景气周期,是非常有帮助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姚洋

姚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