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魏则西事件被扭曲的真相:民营医院监管缺失

2016-05-03 15:50:00

五一期间,互联网的气氛是沉重而悲痛的,无数文章感慨一个年轻生命的消逝,也炮轰了百度和武警二院。财新发布的关于魏爸爸并未接到百度致电的消息,又一次将百度推到了风口浪尖。关于电话的问题已有热心人士爆料了百度和魏则西父亲的通话录音,确认了百度公司事先确实联系过魏则西的父母。这段通话发生在4月28日13:26分,时长为13分53秒,手机尾号为8723。电话沟通中,百度员工慰问了魏父,在电话中魏父也讲述了则西治病的艰辛过程,以及其儿子的生命的热爱与坚韧。

仔细想想,百度在这件事请当中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如果单凭网上搜到的一条信息就能做出判断,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假设没有百度这则推广消息,魏则西的命运就能被改变吗?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就不会出现看死人的事故吗?

抛开则西爸爸最后回忆治疗经过所提到的“医托”之说,笔者发现,网站上除了搜索推广外,关于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的宣传居然不少,新华网、中国日报网都有过相关报道,搜狐公众平台有生物诊疗中心的官方公众号,央视还多次采访过相关专家:

魏则西事件

此李主任是否魏则西在其知乎的回忆中提到的彼李主任,答案似乎昭然若揭。试问,网络上随便一搜已经出现了如此之多的宣传,百度又如何能控制“悠悠众媒体”呢?

借用媒体人针对此事的一个比喻:牛奶有问题了,却把责任推到了牛身上,牛没办法只好把责任推到草上。总之,做假药,做假牛奶的骗子都没有受到惩罚,结果做广告的受到了惩罚。真凶依旧逍遥法外,监管机构是不是得脸红一下?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个生物诊疗中心借助部队医院招牌,虚假宣传、医疗敲诈,它才是最主要的责任人。网友兔主席在评论中提到,我们不可能假设和要求各个社会主体道德的自律、行事,但应当要求政府、监管机构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并确保其得到恰当的执行。

凶手仍逍遥法外?

在大家不约而同都在声讨次要责任人的时候,让我们来看看罪魁祸首在干什么?这家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已经被证实是莆田系,是莆田系典型代表陈新贤在实际操控。他们背着武警二院的外壳,钻着国内外信息沟通壁垒的空子,用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却很火的DC-CIK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在消费者面前大打亲情牌,以谋取暴利。有人计算过,一次CIK治疗收费为1.5万,毛利润为40%。如果与十家三甲医院合作,每家首年治疗200人,每人接受三个疗程,一年毛利润1512万元。

据《深网》记者发布的消息,“这家藏在武警二院深处的“生物诊疗中心”仍在向患者推荐免疫疗法”,且“可直接住武警二院的住院部,由他们协调安排”。

发生这样的事情,武警二院在干什么?监管机构又在干什么?他们就是如此用“负责”来答复生命的吗?借用人民日报的一句评论:求利很正常,但是不能见利忘义,面对孤苦无助的患者仍然利欲熏心,谈何宅心仁厚?对于民营医院如何监管,医疗广告如何控制,已经不是需要“我想静静”的时候了,而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监管部门、医院、广告发布企业、媒体甚至是你我他,都应该行动起来,加强信息甄别意识,提升信息管控门槛,增强社会责任心,这样,中国的医疗事业才能够不负人心,不负生命。

笔者在此呼吁,逝者已去,希望网友的评论和媒体的关注不要给则西的家人带来更多的困扰与麻烦,徒增伤悲。留一片空间,让逝者安息,为生者积福。

分享到
来源:中国新闻网 | 责任编辑:柳琴
专题 > 医疗改革
医疗改革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