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央视谈衡阳医闹:请患者理解医学的局限性

2017-03-31 21:46:15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3月31日消息,不久前,医生自媒体圈爆出了一条消息,称有一支专业医闹队伍先后在湖南多家医院闹事,最后,当医闹队伍来到衡阳市衡东县人民医院准备再次挑起事端时,医院迫于压力,紧急动员职工和家属来保卫医院。这件事的真相如何?记者近日专程赶到衡阳进行了调查。

在衡东县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当时的值班医生单亚琴。回想起发生在3月12日的事情,她至今仍然感到心有余悸。

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单亚琴:走在路上,有时候有人走在后面,我都会被吓一跳,有这种阴影在,就是想他会不会跑出来打我一顿。

单亚琴介绍,3月12日早晨7点钟左右,一名76岁的老年男性患者因为胸闷气促、病情严重被送到了医院。

单亚琴:他情况很差很差,这种慢阻肺病很多年了,而且发病的话,很难得到缓解,大概8点钟的时候,出现了病情变化。

很快,患者李某出现了神智不清、脉搏心跳下降的情况,单亚琴和3名医生进行了胸腔穿刺、胸部按压、气管插管等抢救措施,然而一个小时后,李某还是去世了。

单亚琴:他老婆过来了看到我在这里,扯着我的手,甩来甩去,跪在地上,要我为她老公偿命,说我把她老公害死了。女性家属全部都冲过来了,她们人多嘛,就没挡住,我的头发被扯住,我的脖子、头、脸、手全部被抓伤了。

医院考虑到死者家属悲痛的心情,最后退还了他们预交的2000元医疗费。

但到了3月16日,自称是死者内侄的谭某带着20多名家属和10多名据称朋友的人来到医院,要求讨个说法。愤怒中,他们还掀翻了桌子。

衡东县人民医院党总支书记郭诗周:我就单独拉着他(谭某)和他(死者)的女婿和儿子到我办公室看视频,6点58分患者就被推进来了,推进以后我们医生就马上出来。7点钟,医生进去了,他(死者)也推进去了,进行抢救,不存在说有一个小时没人管的问题。

结合监控视频,医院解答了死亡家属所有的疑问,死者的儿子和女婿当即表示理解,并说不再找医院的麻烦,但谭某坚持认为医院存在问题,有人还扬言说过几天要再组织300人过来,要把医院砸平。

衡东县人民医院副院长李凯丰:我们就跟县长、政法委、派出所以及卫计委的领导都作了汇报,县里的领导也很重视,当时就作了指示。

在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有关部门出面积极协调医院做好沟通工作,事情逐步趋于平稳。

衡东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吉宏:他(谭某)刚开始只说要8万,后来越做工作,他说要10多万。

记者:赔偿是吧?

刘吉宏:是,赔偿,要医院赔偿。后来我们通过两三天的工作,向他表明了几个态度,如果说他要赔偿,那必须依法依规,依照程序找赔偿,要通过有资质的医疗机构进行鉴定,如果说医院有责任,那就是应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但是没有鉴定的话,那医院一定不会赔钱。

“内侄”曾在多家医院闹事

现场人员反映,来到衡东县人民医院的谭某一行曾经放话说,他们之前还到过株洲中心医院、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等地,先后以类似举动,分别得到了18万元和40万元不等的赔偿金,如果这次得不到相应赔偿,绝不罢休。

记者经过努力,拿到了今年2月12日,这群人在衡阳市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相关照片和视频。

“黑心医院,杀人偿命”,在这样的口号下,三四十人堵住了医院的大门,并在门诊大厅里烧起了纸钱,放起了鞭炮。

患者家属一行的行为,直接造成了医院就医秩序的混乱。医院保安随后出来交涉,双方发生撕打,一名医院保安骨折,闹事的也有人受伤。

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保安邢衡华:缝了8针,还有腿。

记者:这是怎么受的伤?

邢衡华:他们用铁棍打的。

记者:这还是肿的?

邢衡华:对,这断了嘛,这里面现在有根钢钉,现在不能下地,走不了。

“医闹”组织者谭某:他们是恶人先告状。

记者:这被打的是谁呀?

谭某:打的是我们家属。

记者了解到,这起事件的起因,是52岁的患者秦某,因为20多天反复腹痛,2月11日他被家人送到了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就诊,医生在给他注射一支解痉药后,秦某的病情没有缓解,却出现了意识障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医疗集团党委书记院长罗志刚:打下去之后,大概2、3分钟后,患者就意识丧失,很遗憾抢救没有成功。这个从医学常识上来说,我们知道,这和医疗行为是没有关系的,是一个巧合。

事情越闹越大。衡阳市、蒸湘区以及衡东县政府、政法、公安等部门迅速成立工作专班,进行协调处置。

经过调查,公安部门认为患者家属焚烧纸钱,燃放鞭炮,堵塞医院大门,扰乱了医院正常的就医秩序;投掷鞭炮、砸伤保安的行为,也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将对谭某等人进行严肃处理。同时,医院保安未经批准,配警棍,戴头盔,着制服等,并造成家属方三名人员受伤,影响同样恶劣。

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吴起:基本上查清楚了,我们正在按照法制程序报经审核,从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来看,应该是属于一起治安案件,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依法作出治安裁决,行政裁决。

当地政府解释,考虑到死者秦某的善后安葬和他家里的经济困难,政府部门给予了相应的经济救济和帮助,不存在有医疗赔偿问题。

多地屡屡发生“医闹”事件

记者了解到,在政府部门的努力下,衡阳市这两起“医闹”事件很快平息,然而就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相邻的常宁市、衡山县又发生几起类似事件,同样的行为屡屡发生,已给衡阳当地的社会治安带来了威胁,也给医护人员带来了沉重的心灵创伤。

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文鹏: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你说你想把病人的病治好,想着怎么解决困难,但是他们不信任你,有的甚至是怀疑你,没有一个信任的话,我觉得当医生也是可悲的。

罗志刚:医院的领导、员工他们的后代都没有学医的。可以想想看,我们白天黑夜拼命努力,最后社会不认可,大家都不认可,还有必要吗?

医护人员说,根据职业道德,面对重病患者,他们都会竭尽全力,但囿于医学局限,并不是说患者到了医院,就一定能够全部抢救成功。但面对这样的结果,患者家属往往并不会理解。

罗志刚:我不打针,你肯定说医院没做处理,病人死了,我打了针,又说我一针打死了,这样的推断对于这个事情没有一个很好解决的。

鉴于“医闹”频发态势,衡阳警方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期6个月的打击涉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同时促成市县两级成立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坚决打击医闹,维护正常的医疗秩序。

另据微信公号“丁香头条”31日报道,今天傍晚,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报道了湖南衡阳市衡东医闹和广为传诵的护士怒斥医托事件。

节目采访了衡东医闹的当事医生单医生,年轻的她哭着说,到现在走路都害怕有人从身后走,怕被人打,心理阴影一直在。

事件回顾了衡东医闹的具体过程,查看了家属殴打单医生的视频监控。

衡阳系列医闹参与人数多达 300 人,这样的规模可能在全国还是少见的,这么多的人参与医闹,无疑是给医院施压。

节目还报道了谭某等专业医闹队伍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先后转战几家医院,曾经获得过16万和40万元等赔偿。

多地频发的医闹事件,打乱了正常的医疗秩序,对医务人员也造成了巨大的负担。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也表示,医生想尽力救治好患者,但有时他们不信任你,甚至怀疑你,不信任对医生来说,有时挺可悲的。

此外,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医疗集团院长罗志刚也直言:“我们医院的领导包括我们的员工的后代,都没有学医的。我们我们白天黑夜地努力,到最后社会不认可。大家都不认可,还有必要吗?”

紧接着,《新闻直播间》又报道了这两天南京市妇幼保健院护士怒斥医托的行为,采访了南京市卫计委相关人员,并得到回应:近期将联合相关部门对医托行为进行整治。

央视的发声和介入被视为是主流媒体的责任,也是传递了各地严打医闹,还医院一方平安,还百姓一片安宁的信号。

医闹是绝不允许的,打击医闹不仅仅是医务人员的需要,是千百万百姓的需要,更是社会安宁的需要,毕竟如果大量的医生离职而“天下无医”,并非是大家想要的结果。

在节目最后,央视主持人对镜头说,若护士怒斥医托让你觉得正能量爆棚,那同样的,患者应该理解医学的局限性。

分享到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等 | 责任编辑:陶立烽
专题 > 医患关系
医患关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