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意大利专家称全球首例换头术将在华进行 哈医大:从没听说过

2017-05-03 10:40:50

10个月内,一位中国患者将在中国哈尔滨接受全球首例头部移植手术,由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团队操手——近日,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赛吉尔•卡纳维罗(Sergio Canavero)在接受德语媒体《OOOM》采访时透露了这些信息,还表示“任晓平未来两个月将在中国举行专门的新闻发布会,宣布该手术的具体日程”。

5月2日,澎湃新闻联系上任晓平所在的哈尔滨医科大学和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哈尔滨医科大学表示:“从没听说有这事”。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宣传部工作人员则表示:“这跟我们没有关系,是那边的人自作主张搞的这些事。我们任晓平主任的研究跟他们挺远的其实。”

目前任晓平教授尚未回复媒体询问,不过,任晓平在2015年9月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曾表示,他将这项手术命名为“异体头身重建术”。手部和面部移植确实积累了很多经验,但对头部中枢神经来说,不确定因素太多。他说,手术真的要做,也不会一两个科学家说做就做。具体做不做,在哪里做,取决于国家、法律,这是相关部门来探讨的事情。“头移植”是天大的难题,在这方面虽然存在争议,但科学家不应回避,这是一项严肃的课题、一个重大的前沿,不能当成儿戏来炒作。


任晓平教授与赛吉尔•卡纳维罗

近两年前,卡纳维罗就对外宣布,称“和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率领的医疗团队一起合作”、“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将于2017年12月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举行”。2015年9月,迅速“被走红”的任晓平回应媒体称:关于换头手术的具体时间和地点等事宜还没法确定,所谓2017年将在中国实施“换头”手术“是没有的事情”。

和近两年前的说法有所不同的是,此次卡纳维罗口中首位接受头移植的病人,从俄罗斯电脑工程师瓦莱里•史比多夫(Valery Spiridonov)改为了一位中国人。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底,卡纳维罗还曾表示会在英国进行全球首例换头手术。

为什么选择中国?卡纳维罗表示,中国有手术成功的最佳条件。为了能与任晓平更好地合作,他每天都通过Skype与其沟通,5年来一直学习中文。他认为,如果中国首先进行头部移植手术,将证明中国也是医学的领导者。中国人将赢得诺贝尔医学奖,在成为科学和技术的超级大国后,也将在医学上成为超级大国。他还宣称,有望在未来3年掌握让大脑冷冻病人复活的技术。他计划“唤醒”美国“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冷冻病人。

从公开资料来看,任晓平和卡纳维罗的关系并不疏远,媒体报道中有不少任晓平和卡纳维罗搭肩的合照。此次接受《OOOM》采访时,卡纳维罗称任晓平为“亲密的朋友”。而就在几天前,在以任晓平为通讯作者、发表在《CNS Neuroscience & Therapeutics》期刊的论文中,卡纳维罗的名字也在作者之列。

这篇最新发表的论文是“头移植”的前期基础研究,在任晓平团队和卡纳维罗的实验中,进行了头移植的大鼠存活时间可达36小时,36小时后被实施安乐死。

5月1日,介绍这篇“小动物头移植模型中预防供体脑缺血损伤设计”论文的相关文章出现在哈尔滨医科大学新闻网上,并写道“哈医大专家团队在长达两年余的动物模型建立中,在异体头身重建的小动物模型的基础上又建立了小动物的头移植模型,而且不断完善并改进设计,为进一步开展大动物的临床前实验奠定了基础。”

“异体头身重建”通俗的说法是“头移植”。论文资料显示,任晓平团队该篇论文的首次投稿时间为2017年2月,根据哈尔滨医科大学新闻网的该篇介绍可以推测,“异体头身重建”在当时可能尚未开展“大动物的临床前实验”,而这是进行人体临床试验前的必需步骤。

“总之,这种模型有助于目前对首次人类头移植所做的努力。”这篇论文的结尾写道。曾在1999年参与过全球第一例手移植手术的任晓平于2012年回国,并将诸多精力用于研究“头移植”。

此前,据媒体报道,头移植手术约需36小时才能完成,费用750万英镑(约合6880万人民币)。手术过程包括切下受体和供体的头部,对供体的头部进行冷冻、清洗,并用特殊的聚合物胶结技术将供体的头部和受体的身体结合在一起。

比起普通的器官移植,头部移植要复杂得多,难得多。头部不只是一个器官,而是一个复合组织,面临诸多科学难题,比如如何将异体的脊髓接上,如何解决免疫排斥反应,以及如何保证大脑在移植过程中不因缺血受损。

虽然这项手术在理论上可以实现,但因缺乏客观的实验室数据,还是存在很大风险。也正因为在科学层面上难用现有技术突破,在伦理上存在争议,“换头术”总身处争议旋涡。

此前媒体报道的首位将接受换头手术的患者,30岁的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史比多夫,他患有肌肉萎缩症。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1日称,卡纳维罗的想法不被主流医学界认同,同行质疑他从不公开技术细节,并认为他过于炒作而缺乏科学诚意。还有专家批评,如果卡纳维罗的团队掌握了修复脊椎的技术,就应该发展这项技术以治疗瘫痪病人,而不是应用在备受质疑的“换头”手术上。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弗兰克斯坦教授认为卡纳维罗是个“疯子”。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主席亨特教授表示:“我不希望任何人接受这种手术,手术结果有可能比死更难受。”

(综合澎湃新闻、环球时报、新闻晨报等报道)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等 | 责任编辑:张红日
专题 > 医学
医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