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5月22日,大马士革完全解放”

2018-05-24 15:25:1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尤金少将、教皇的黑骑士】

2018年4月19日,随着东古塔战役的胜利结束,叙利亚政府军得以彻底解除了大马士革东部的威胁,在短暂的修整过后,大马士革方面指挥部决定一鼓作气,解除大马士革郊区的最后威胁——南大马士革。

南大马士革区位于大马士革市东南方,包含西侧的Yarmuk区、Qadam区东部和南部、整个Hajr al Aswad区,与东侧的Yalda、Babila、Beit Sahm三区,共6个区块,贯通叙利亚南北的M5高速公路穿东三区而过,这里的地形与政治军事力量分布都远比东古塔地区复杂,自从2012年FSA在大马士革发动进攻至2013年沦陷后,这里的武装力量变动可谓是城头变换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

一旦南大马士革区被净空,整个大马士革周边就不再具备对叙利亚核心区构成威胁的势力,在政治上,叙利亚政府可以获得一个绝对安全的核心区,这对于瓦解其他被包围区域负隅顽抗的叛军与IS、快速重建首都区与鼓舞民心士气都能起到极为有利的作用。

而在军事上,一旦夺控了该区域的M5高速公路沿线要点,这条贯穿整个叙利亚南北的高速公路就可以被投入使用,叙利亚陆军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进行全域机动,投射兵力和输送补给,这对于未来可能进行的对德拉或者北阿勒颇地区的作战将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而安全的大马士革周边也意味着大量的正规军和警察部队可以被投送到其他战场,这对于弥补各个战场预备队兵力不足,加速反动势力的灭亡,也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战役的策划

3月18日夜间的大马士革政府军指挥部,高级军官们正在策划南大马士革攻势

 南大马士革区位于大马士革市东南方,包含西侧的Yarmuk区、Qadam区东部和南部、整个Hajr al Aswad区,与东侧的Yalda、Babila、Beit Sahm三区,共6个区块,贯通叙利亚南北的M5高速公路穿东三区而过,这里的地形与政治军事力量分布都远比东古塔地区复杂,自从2012年FSA在大马士革发动进攻至2013年沦陷后,这里的武装力量变动可谓是城头变换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

至本次战役开始前,南大马士革西侧三区被ISIS系武装控制,总兵力在3000到5000人以之间,其间还有2块基地系叛军的飞地,各有数百人留守;东侧三区则被分属6个派系的“自由军”武装控制,总兵力有7000多;与农业区和居住区分布相对散乱的东古塔区不同,这里的农地十分集中,且都位于高层建筑外围地区,尤其是西侧的农地,更是直接被夹在偏西的Qadam区与偏东的Yarmuk区、Hajr al Aswad区中间,两侧都是密集的高层住宅区,如果政府军想要在这里利用平地的优势利用装甲部队发动穿插进攻,则必然会面临两翼居高临下的打击,中部地区几所大学和学院间的操场和空地,是坦克猎手天然的伏击场,而鳞次栉比的高层建筑和通过5年时间修建加固的地道,更严重的削弱了政府军赖以支援的非身管火炮的打击效果。

当然,叛军和各路IS错综复杂的关系(2013年大马士革南部和西部沦陷后,此地的叛军多次分裂易帜,其中不少加入了伊斯兰国派系,FSA认为这些ISIS是垃圾,而ISIS认为FSA是墙头草,双方之间为了争夺地盘相互攻伐征讨,直到2015年政府军为了收复大马士革周边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势,双方才短暂罢兵。众所都知FSA以及ISIS背后的势力不出二主,面对政府军凌厉的攻势CIA和DGSE开始协调各派别势力,使其一致针对政府军,虽然矛盾并未消除,但是这几派之后一直保值着微妙的平衡关系)也考验着政府军对不同敌手的处理方式。

南大马士革地区地图

 除了以上这些客观因素外,大马士革方面指挥部还面临着多种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时候兵力不足——“老虎”战斗群此时已经被抽调去东卡拉蒙山区解决当地盘踞多年的叛军,而在东古塔战役中担当主力的第四装甲师主力部队则正在向哈马和霍姆斯方向集结,留给指挥部的兵力并不多,仅仅有圣城旅一部(也被错误的翻译成“利瓦圣城旅”,该部由战前流亡叙利亚的巴勒斯坦难民组成,并非著名的伊朗“圣城旅”,此时该部主力正赶往戴尔祖尔准备发起对东部沙漠中围困的IS的攻势)、第四装甲师下属的42旅大部、共和国卫队第105坦克旅、国防军的3个炮兵团和2个步兵营、国防军装甲后备队一部、少量武装警察部队与共和国卫队下属的少数侦查单位,总兵力在1万5千人左右。

这些兵力不仅形不成兵力优势,维持战线都有些捉襟见肘,另一个问题是缺乏巷战攻坚用的重武器,据统计,先期参战部队除了105坦克旅拥有部分T-72以外,其余部队只有少量的T-54/55、T62等老式坦克。当然,军事手段只是政治手段的一部分,政府军手中的牌,远不是这一点点部队所能比拟的。

叙利亚国防军的步兵单位,大量使用缴获自叛军和IS的AR系步枪以方便弹药补充是他们的特色

由于当地的IS与自由军各部之间经常发生火并,政府军借着杜马地区战事结束和东卡拉蒙山区的叛军发生内部动摇的劲头,开始采取政治手段与盘踞在南大马士革东部的叛军展开谈判,制定了“以战促谈,以谈促战”的方针,分化瓦解叛军,打压与打击ISIS并重,事实证明,这一策略是完全正确的。

政府军在包围圈外围阵地上的坦克阵地,利用高大的壕墙和有效的干扰设备,缺乏附加装甲保护的坦克部队可以在安全的位置上有效的直瞄打击敌军目标

发动进攻

 4月20日凌晨,政府军的炮兵部队悄然进入南大马士革周边区域,由于政府军之前一直在东古塔对叛军用兵,IS和包围圈内的叛军对此未做重视,20日夜,炮兵完成阵地构筑随即展开攻击,参加炮击的主要单位是国防军的第317和第321炮兵团的“戈兰”—400与“大象”火箭炮,半小时后,2S3自行火炮和240mm重型迫击炮也陆续投入战斗,漫长和强烈的炮击持续到了次日清晨,平原内侧的IS阵地已经被炸的千疮百孔,不少建筑物在炮击中轰然倒塌,政府军地面部队随即发起了攻击。

第317炮兵团的“戈兰”—400火箭炮

第321炮兵团的“大象”型333mm桶装火箭

 众所都知,巷战是现代战争中最难处理的一个环节,政府军最先切入的地点恰恰是IS控制的北部城区,吸取之前的教训,国防军的步兵在坦克单位的支援下沿着街道推进,逐步占领前沿街区,起初相对顺利,但很快便遭遇伏击。IS采用了独特的新战术,为了分割政府军的步坦协同,在坦克进入转角或者狭窄街道的时候运用破拆的方式将大楼基底爆破,倒塌的大楼可以瞬间将楼下的的步兵和坦克掩埋,剩余步兵也会四散开来。被残骸困住的坦克则成了活靶子,被楼宇中埋伏的反坦克手直接用ATGM或者RPG摧毁,失去装甲掩护的政府军步兵很快陷入了劣势,在IS的穷追猛打下不得不退出了城区。在这场战斗中,政府军损失了2台坦克和30余名士兵,剩余的10余名士兵在友军步战车的掩护下撤出了战场,此事被IS及其互联网支持者大肆宣传,并被视为政府军战斗力低下的标志。当然,键盘侠对于这次战争的发展,并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在初次伏击中被击毁的政府军两台坦克之一,这是一台采用了“百叶窗”式附加装甲的T72早期型坦克,毁于侧面被反坦克导弹击穿

 吃了一次亏后,政府军也立即改变了战术。他们开始在包围圈外构筑的阵地上布置坦克和导弹干扰装置(部分是蛋糕台),通过观测设备对暴露的IS火力点进行打击,同时采用扫雷用导爆索对IS盘踞的区域进行轰炸,并在轰炸后立即投入圣城旅和国防军的轻步兵展开进攻,穿越建筑物废墟占领地表阵地,这一策略是有效的,政府军在第一天的行动中就夺取了3个重要的路口,并在夜间击退了IS的反扑。

政府军使用导爆索攻击IS预设阵地的区域

 在对IS进行攻击的同时,政府军也在对东部诸区的叛军进行劝降,他们派出了在之前的东古塔战役中投诚的前叛军头目,对叛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同时又在叛军控制的东部逐区外的高地架设M46加榴炮,跨过叛军控制区打击IS,慑于之前东古塔叛军的惨状和外面不断的炮击,包围圈内的叛军已成惊弓之鸟,而政府军散布的部分叛军已与政府军妥协的消息更是让他们人心惶惶,至21日凌晨0点前后,所有叛军派系都与政府军达成了“和解”协议。

看对方投降的这么痛快,政府军也趁机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比如3天内移交重武器,五天内移交所有反坦克武器,大巴会先运走叛军家属,武装人员最后运,整个和解过程将持续15天,在此期间,政府军和俄军还有权利进入叛军控制区,并利用这些区域的公路运输物资,这意味着本次战役的三大主目标之一——打通M5公路,已经在第一时间被完成了。

当然,看似顺利的谈判后面也有一些国际政治的龌龊痕迹,在叛军投降之前,土耳其对其抛出了橄榄枝,大致意思就是我现在需要对付库尔德人的伪军,而少侠你跟骨惊奇一看就是当二五仔材料,不如赶紧放下武器到北边来,我们给钱给女人给装备,政府军在赶,土耳其在拉,这些叛军军心早就散了…….

21日,和解协议达成后的南大马士革区

消灭IS

政府军与叛军达成协议的消息立即传的沸沸扬扬,这可吓坏了西部的IS,为了防止政府军迅速控制叛军控制区内的各个要点到时候对自己形成合围之势,IS决定铤而走险,集中手头所有的机动力量对东部叛军控制区的要点发起进攻,甚至集中了他们仅有的几辆坦克和装甲车,最初的进攻打的各路叛军措手不及,但叛军们很快意识到,这样会导致自己与政府军达成“和解”的筹码彻底丧失,随即立即开始组织兵力反击,双方的关系从原本的井水不犯河水迅速演变成了狗咬狗,包围圈外的政府军则是吃着火锅唱着歌,开开心心的看戏。

为了有效的撕开叛军的阵线,包围圈内的ISIS几乎投入了自己所有的装甲力量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军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为了防止叛军撕毁协议和IS腾出手来,政府军转而采取了全向施压的打法,他们在多个地区展开了试探性进攻,主要攻击点着眼于FSA和IS部队的接合部,让IS无法完成自身原定的作战计划,但行动并不顺利,先是2天的沙尘暴导致飞机起降困难,无人机无法有效侦查战场,而后又是极为反常的暴雨,在空军支援和炮兵教射都无法有效进行的情况下,政府军的进展显得有些缓慢,一直到22号,他们都只在南北两个方向的IS控制区夺占了少量据点和路口。

暴雨中的大马士革街头

 4月23日政府军的进攻有了极大的进展,装甲打击分队在步兵的掩护下,攻入了Al-Hajar 区和al-Aswad区的南部地域,见势不妙的IS立即放弃了原定计划,转而掉过头来进攻政府军,这次他们故技重施,试图继续采取建筑物爆破的方式分化打击步兵与坦克,但政府军也不是几天前的吴下阿蒙,坦克部队被攻击的同时,步兵部队立即使用步战车和轻武器压制可能发起攻击的高层建筑,而后轻步兵直接对建筑物采取进攻并进行夺控。在新战法的作用下,政府军的伤亡开始下降。

一名政府军在自己被预制板砸到的坦克旁自拍,虽然IS困住了这台坦克,却无法击毁它

上图是23日上午的南大马士革地图,下图是23日夜间的

战至23日下午,政府军在IS控制区的南方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先是切断了叛军与IS交火区的后路,而后更是直接占领了南部的交火区,在北部,他们也控制了交界地带的一个重要路口,夜间,IS曾尝试用地道和儿童人弹给政府军制造伤亡,伺机发起反扑,但得益于优良的夜视设备,以上计划均未得逞。

叙利亚巴勒斯坦圣城旅,红色头带是他们的标志

 24日,圣城旅在105旅装甲力量的支援下,对IS控制区西侧展开进攻,有了空军和炮兵校射的支援,装甲兵的行动变得非常大胆,许多坦克和“石勒喀河”自行高炮前出到距离IS火力点不足1公里的位置进行打击,以掩护步兵进攻,很快,政府军就夺取了Qadam区的多座高层建筑,并利用制高点压制企图冲过开阔地进行支援的IS。

抵近射击的叙利亚装甲兵

24日,政府军继续扩大战果,相继夺取了多栋大楼,中部的突破口也得到了加宽和巩固,这一按部就班步步蚕食的良好势头一直持续到了26日,42旅和圣城旅攻取了maadhiyah的废弃工厂,并接近hajar aswad;聪明的士兵们发现了解决预设炸弹和IED破坏建筑物和坦克的方法:IS一般都会在固定道路的两侧和街角等地埋设爆炸物,那么不走已有道路就可以避开危险,工兵用装甲推土机强行在废墟间撞出通道,然后坦克兵跟进,就能有效的摧毁敌人的预设防线,只要不走寻常路,IS的雕虫小技就根本不足挂齿。

打破僵局的装甲推土机

当天清晨,叙利亚民族和解部部长阿里·海达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马士革南部剩余的Daesh Takfriri恐怖分子将不会获得政府提供的和解协议,留给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24日夜间,南大马士革地图

垂死挣扎

随着糟糕天气的结束,政府军开始大量投入无人机辅助作战,连营部都能通过电脑屏幕实时观测到敌我双方部队的动作,保存下来的大量战斗录像更是为以后的军事行动提供了相当多的参考,战至29日,al-Hajar al-Aswad地区的al-Mazniyeh居民区也相继落入政府军之手,这些建筑距离IS的核心阵地耶尔穆克难民营距此仅仅相隔一条公路,在轰炸机不间断的轰炸下,IS根本无力重组军力。

无人机视角下的步坦协同作业

 当然,传来的也不都是好消息,部分叛军为了在走之前再捞一笔,换取一些真金白银,竟然将自己的武器弹药和地盘让给了IS,政府军得知此事后十分愤怒,表示如果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就将包围圈里的叛军全部消灭,对参与此事的叛军阵地也进行了炮击,并开始调集机械化步兵准备对他们展开进攻;这可吓坏了叛军,他们当即决定让出自己占据的Hajar Al-Aswad东部区域和Yalda的Al-Zeen街,毕竟和钱相比还是命重要。在皮卡车和军卡的帮助下,政府军迅速占领了这些区域,并以当地的叛军工事为跳板,对IS发起了突然袭击。

29日,南大马士革“就像是被孩子到处咬的都是口子的大苹果”

 这里需要说明一点,散布大如斗的火箭炮兵面对复杂的城市地形很难有效的展开支援,但叙利亚政府军的炮兵却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将122mm火箭弹用人拉肩扛的方式折腾进了高层建筑里,然后用折叠梯和桌椅在阳台或天台架设起来,对小巷和天井里的IS的阵地进行直瞄射击,此等顽强的作风,不由得让我想起解放天津时,那些将步兵炮拆散了架在建筑物里对步兵进行抵近支援的前辈们,也许面对山河破碎的国家,他们的心情,也和那时候的我们一样吧……

穿梭在城市废墟中的叙利亚炮兵

 5月1日国际劳动节,在全世界劳动者们都在欢庆自己的节日享受假期的时候,士兵们却还在为了解放自己的家园在前线苦苦战斗着。5月2日,政府军在al-Hajar al-Aswad地区大举进攻,战至3日,前3批叛军的撤离已基本完成,SAA在接管HTS的防区后,重新开始了对Tadamon区的进攻,第四机械化师第42旅和共和国卫队第105装甲旅分别在Hajar Al Aswad西侧和东南发起了进攻,在傍晚时分攻占了西侧的农场和果园,并拿下了A'ALAF街道。

由于作战区域已扩大,两部向大本营请求了额外的增援,大本营随即将之前作为预备队的国防军步兵营和刚刚完成休整的一个坦克营的指挥权下放。

当天,知道自己败局已定的IS将一名被俘的政府军军官的头盔里塞上炸药残忍杀害,但这并不能阻挡SAA前进的脚步。

ISIS杀害被俘军官并录像,这段录像的最大价值就是进一步加深了SAA各部对他们的仇恨

 在难民营周边的战斗中,政府军缴获了数量可观的武器与装备,不过为了战斗,大部分物资都留到了战斗部队手里,只有少量物资被运往大马士革展览,值得一提的是,缴获的物资中包含了大量以色列生产的毒品和兴奋剂,甚至还有成捆的美钞叙利亚政府军在之前的战斗中也大量缴获过以色列制造的枪支、手雷、弹药、反坦克导弹等,甚至IS最精锐的一批T-72都是以色列的魔改版本,然而讽刺的是这批叙利亚境内最好的坦克,战绩却是最差的

缴获的以色列药品与兴奋剂

3日下午,政府军在IS控制区的左右翼各形成了一个突出部,事实上已经完成了对区域内IS分割包围的准备。至深夜,一个好消息传到了大本营的耳朵里,在一场令人意外的夜间废墟遭遇战中,政府军的步兵和装甲力量顺利会师,直接将包围圈里的IS一分为二;更令人兴奋的是,当地IS半地下弹药库的殉爆直接导致了地下坑道体系的瘫痪,IS在包围圈南北的部队已经不能在地下机动了,包围圈里的他们已经成了涸泽之鱼。

5月3日深夜的地图,本文采用的描述的时间和此媒体转载的时间存在8小时时差,且媒体在包围圈尚未完全完成包围前就发布了图片

 围攻部队见状,果断投入了手头近半数的预备队,对南部的IS控制区发起猛攻,绝望的IS一度发起了自爆车和人弹冲击,但皆被战场透明度更高的政府军所击败,双方鏖战至5日下午,南部包围圈内的数百IS悉数被歼,政府军随即将部队北压,对IS的最后控制区展开打击。

4日下午的南大马士革地图

战斗闲暇的42旅士兵,几天昼夜不停的鏖战令他们疲惫不堪,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也许是由于前几日的鏖战又或者是为了重新组织进攻节奏,自5月7日开始,政府军的推进步伐开始放缓,转而以炮兵和轰炸消耗对手为主要手段,而IS也是困兽犹斗,大量的使用人弹和自爆车试图挽回败局,但这不过是螳臂当车的尝试而已;至5月10日,东部的叛军及家属已经被运走1万余人,而IS控制区的面积,已经只剩下之前包围圈总面积的20%不到,而他们在数日内最大的战果,仅仅是是用最后残存的几发火箭弹攻击了大马士革市区,造成了平民2人死亡20余人受伤,而耐不住寂寞的以色列对大马士革周边政府军控制区进行了“打击恐怖组织”的导弹袭击,造成平民9死27伤。

在袭击后正在大马士革医院里接受治疗的叙利亚妇女

叙利亚防空部队展示的防空系统拦截的以军导弹残骸

5月10日正午,南大马士革地图

5月15日至5月17日,围绕着Yarmouk难民营的战斗依然在持续,仅在15日一天政府军就损失一辆BMP-1步兵战车与数名步兵,IS收缩防线固守在几个区域内负隅顽抗,政府军的推进速度因而大幅降低。虽然当地的IS仅剩1200人左右,但这块硬骨头让政府军啃得很是难受。17日政府军集中兵力在重炮和装甲兵的支援下,拿下了Yarmouk难民营的西南部,突入难民营的道路被打开。

18日的地图

5月19日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袭击了大马士革南部路上的叙利亚军队检查站,据报道说袭击事件没有导致人员受伤,在检查站执勤的警察和军人及时撤出了爆炸范围内的所有人员,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也凸显出被围困的IS已经陷入了疯狂。

同日法军表示为了打击极端势力正计划扩大在叙利亚领土上的存在。特别是将在由“叙利亚民主力量”控制的拉卡省的领土上建立一个法国军队的新基地,将支持极端主义分子的行为公开化合法化,而且还美其名曰“反恐”,不知道尼斯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家属们会作何感想?

结束战斗时难民营的街头

5月21日,政府军集中兵力以第四装甲师为先导对Yarmouk难民营展开了猛攻,由于叙利亚军队占据兵力和火力的双重优势,使得ISIS武装分子节节败退,最后大批武装分子聚集到一处楼房建筑内拒不投降,与叙利亚军队形成僵持之势,在多次劝降无果的情况,政府军直接调集了数辆坦克对大楼展开了直射,最终大楼在爆炸中崩塌,大量武装分子身亡。

战至傍晚,Yarmouk难民营基本上处于政府军的控制状态下,但是Hajr al Aswad等几个区域还是处于ISIS控制状态下。少量ISIS武装分子开放下武器始欲展开谈判,但政府军未作出回应,至当日晚,包围圈内仅存的不足300名ISIS在多方斡旋下宣布“和解”,按照协议,他们将被流放至东部沙漠区域,按照此前内战中的先例,他们很快就会换上美国人支持的“叙利亚民主联军”(SDF)的制服,也很快会作为美国人与叙利亚政府军制造摩擦的炮灰,死在荒凉的沙漠里,成为世界各地美分们的前车之鉴。

突破难民营的一名叙利亚士兵接受记者采访时的照片,战友与敌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脸和手臂,但坚毅的眼神却没有丝毫动摇

5月22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整个大马士革南部完全回到了政府军的控制下,目光炯炯的叙利亚军方发言人宣布:大马士革完全解放,叙利亚人民还将解放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2013年,一些人在嘲笑我们。在2018年,他们见证了我们5年前说过的话”,我想这一句话里面包含了无数的汗水泪水与血水,但是一切在五年后的今天都被证明是值得的。不甘寂寞的以色列在当日用新到货的F-35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展开了轰炸,然而这并不能阻止IS的溃败,隐形战机无能为力的轰鸣成了政府军的胜利的礼炮。

叙利亚军队的发言人,被称为“叙利亚的列维坦”他有力的声音鼓舞着每一个战士与人民

这里借用马汉在海权论里的一句话吧:“单纯以攻击廉价的民用商船所获得的看似光鲜的战果是无法赢得海权的。”,同理,以导弹和火箭弹毫无差别打击平民取得的所谓的战果,也无法赢得战争。

在这里衷心祝愿叙利亚人民能够早日解放国土,远离战火,重建自己的家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尤金少将

尤金少将

无存在感游戏顾问,历史研究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于宝辰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作者最近文章
战局复盘| 大马士革为何才“完全解放”
土耳其在阿夫林到底打得怎么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