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余亮:三台思想跨年晚会讲同一个故事,中国崛起的IP怎么样

2018-01-01 17:25:3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余亮】

好些年来,我都没有像昨晚那样被不同电视台激烈争夺注意力了。遥控器在东南、深圳、浙江三台知识跨年晚会之间不停切换。全部竖起“思想跨年”的旗号,不管他们体重、立场差别有多大,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他们的想法,你不得不承认,多数有影响力的人都意识到,这是个需要中国来输出思想的新时代了。

《时间的朋友》已经是第三年。另外两个团队今年杀出,几乎是正面刚罗辑思维。东南台的学院智库专家会谈早开始了一小时,从台湾问题讲到世界新时代,干货很多,我听到了二十年前林毅夫与邱毅交换博士论文的往事。但是等到《时间的朋友》开始,我的注意力被渐渐夺走。利用广告时间,我不断切换台。吴晓波、张召忠、高晓松、马东等聊天大咖的联盟也可圈可点。

三台思想跨年晚会同时比拼,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也许是知识付费经济使然,更重要的是运势使然。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他们都在讲同一个故事:中国崛起时代,人们怎样适应新世界。

之前朋友圈有人预测罗辑思维会讲什么。大致主线是:内容·社群·产品·付费,过去的回顾,现状的分析,将来的趋势(时间线),核心命题是:时间战场,智能革命,物演天论,降维打击,认知升级,以及所有创投圈热点:共享单车、移动支付、结构性牛市、华为6k亿、360回归A股、贾跃亭的烂摊子、王者荣耀、视频直播、腾讯和阿里的AT大战(同程艺龙合并)……

可以说,这猜中了过去的罗振宇,却没猜中不断迭代的罗振宇。

出乎我意料,这次《时间的朋友》虽然同样以中产阶级和求富者的焦虑开始,却没有一味利用这个,而是讲出了世界大格局。虽然创投圈的细节罗振宇也谈到了,但是全都融入了一个大的体系和故事里。从中国产业链特点一路讲到中国发展模式和中国领衔的世界秩序大变革。政治经济学者何帆、施展、帕拉格·康纳等的观点被引入,《超级版图》、《枢纽》这样的现代地缘政治著作被推荐,为中国发展模式的鼓呼变得理直气壮,超大规模体、全产业链优势等概念被反复渲染。

说起来,罗振宇这些观点未必新鲜。那边厢,东南卫视“思·享”盛会的学者大咖,早在若干年前就在高呼中国发展优势。张维为教授的《文明型国家》等系列著作谈中国模式、谈超大规模。他的同事,物理学家出身的经济学家陈平教授把混沌物理学引入经济学,呼吁超越西方经济学均衡理论,提出中国灵活的全产业链模式使得中国既具备精细的分工,又具备有求必应的多样性。昨晚罗振宇所说的中国产业链完整、细碎,保障了“效率”与“弹性”这对本来矛盾的诉求可以兼得,是一回事。只是张维为、陈平们多讲了一段:新中国独立自主的政治精神和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方法造就了这个后果。而面向商业人群的罗振宇要尽量回避政治,所以把这一切归结为巧合——命运。命是国家大、人口多,运是90年代各地产业园同时开张吸纳产业和人才,运气好。要我说,都有道理,但是命运青睐有准备的人。

本届《时间的朋友》堪称《战狼》升级版。吴京在娱乐片里有意无意地梦游非洲,懵懂触摸到了中国输出的世界新秩序。《时间的朋友》则非常自觉地来谈这个问题,最后居然喊出了“第三世界的穷哥们”。说出“第三世界”这个革命中国创造出来然而在改革开放后渐渐模糊的政治概念,未免会引起政治界不同派别的腹诽,但我以为,商人最实事求是,不必以政治立场度量。相比政治学者组成的东南卫视团队,商人更擅长把思想提炼为便于流通的知识商品——

罗振宇讲了六个脑洞,动车组脑洞指代发展动力模式,热带雨林脑洞指代生存与生态模式,比特化脑洞指代分工模式,拔河脑洞指代世界新秩序模式,终点站脑洞指代产业转移模式,枢纽脑洞指代中国世界地位。

一讲到拔河模式和中国发展空间,罗振宇战狼附体,把视线首先投向非洲,那个无数近代帝国荣光与黑暗所在的大陆。

首先讲坦桑尼亚批准了巴加莫约(Bagamoyo)港口项目。这正好是1970年代中国援建非洲奇迹——坦赞铁路的终点。铁路+港口,会产生化学作用,几亿亩非洲内陆耕地将因为联通中国而激活。

放在中国模式派和通三统学者眼中,那就是共和国前三十年力量与后三十年力量的传承与发扬。罗振宇讲了中国在全世界布局的很多港口,也讲到欧美援助非洲模式的失败,就是文艺青年的慈善施舍模式不管用,只会毁掉当地经济。而中国这种帮助别人建基础设施强筋健骨、打造生产能力的模式才有可持续性。这正是中国学派主张的工业基础优先,创新才有后劲,也是张维为教授所谓中国发展模式的优点之一:“顺序正确,整体思维”,“整体思维的传统和理念,克服了很多西方理念中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我们要标本兼治,比方说这个人,或者一个国家,他经济已经非常弱了,你现在就要他做这个,做那个,要建立法制,要改善妇女权利,改善儿童权利,保护同性恋的权利等等,实际上很难做到。必须抓他的本,发展他的经济,中国可以比较长远地做这样的安排”。罗振宇没延伸开来,但是冷热自明。

几天前我在上海SMG的直播节目聊年度十大网络事件,我说有一件事在中国不热但是在非洲热。肯尼亚的蒙内铁路开通了,中国人建设的,将联通东非六国。中国不仅输出基建和技术,而且输出中国人的管理方法。中国研究院研究员范勇鹏到了蒙内铁路开通仪式现场,看到一列女司机上场,引发一片欢呼。妇女顶半边天,中国就这样把性别平等理念带到被保守宗教荼毒的非洲。正如罗振宇说的,中国人的视野要超出自身。现在欧美已经不是老师,全世界正在学习中国人的办法。

罗振宇提供的几个脑洞里都有中国学派的影子。比如动车模式,早在当年高铁因为动车事故引发全民批判的时候,中国学派就大胆把高铁上升到中国文化名片的高度。而关于中国的地方政府、公司的活力,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史正富教授在《超常增长》一书里提出中国特色的“三维市场经济”来描述,超越西方的“国家与市场”二维,提出作为第三维的地方政府,它们生龙活虎,多元竞争。产业转移的终点站脑洞,中国学派早已谈过,中国的竞争力并非只在于市场经济,比如中国革命打破身份区隔(印度至今没有向种姓制度开战),政府主导的扫盲和基础教育保证的全民素质等等,都是周边其他竞争伙伴没有的。所以东南亚不会代替中国成为产业转移基地,而是成为东亚产业体系的一部分。

罗振宇讲中国方法,援引康纳观点,说美国式的拳击比赛模式将被中国引导的拔河模式代替。拳击赛有门槛,结果是零和。拔河比赛每个人都可以上场,都可以参与进去博弈,努力让利益往自己的方向倾斜一点。这像是“命运共同体”的一个商业注脚。罗振宇说之前低估了康纳,而康纳的文章几年前就在观察者网被推荐。

正如美国塔夫兹大学钟雪萍教授说的:“很多美国人现在都在嚼马克思的话,却不敢说他的名字。”罗辑思维们也开始仔细咀嚼中国学派的话,但避免说出他们的名字。

政治学者讲的东西,在政治圈这个是非之地总是引起争议。很多学者钻进意识形态出不来,认为凡是中国的就不稀奇。但企业家和商人最清楚高效,怎么有用怎么来,用脚投票,不去为没用的争吵。罗振宇提到了波导团队做的传音手机在非洲市场占有率第一。我最近接触过一家做手机操作系统的公司,在海外做的很大,号称他们的系统APUS仅次于苹果ios。我仔细看了下,原来是360团队出去的人做的,在海外活的比360滋润。我问杭州滨江的高新企业会不会也考虑把生产线转移到国外,回答是,制造业调整快,需要的零件变化也很快,只有在中国才能随时找到零件供应商。我最近刚接触过一家投资资本,他们一直低调地追求做投资界领袖,现在瞄准了一带一路,也开始寻求讲出自己的成功故事。”

浙江台那边,马东讲科技,请出阿里的王坚博士谈杭州的城市大脑。高晓松谈文化自信,从江南style里找京剧传承。吴晓波谈中国机会,局座张召忠更是中国崛起的欢喜代言人。

是不是都因为广电的正能量指挥棒导致这个局面?未必。东南台是省台里定向承担台湾主题的机构,因为要和台湾竞争文化自信,邀请的专家都是一向主张中国道路的学者。罗辑思维这些年读书多,这次邀请学者来想必也不是虚与尾蛇。那么一向鼓吹市场改革和日本工匠精神的吴晓波老师呢?我想说个事情,吴老师正在与一家教育公司合作,做什么?给外国在中国的留学生编写教材。什么教材?讲中国模式的教材。他们的思路是: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留学生走出去,接受的是西方文化的洗脑,最终被培养成跨国公司的合格员工。今天的世界反过来了,中国的跨国公司走向全世界,全世界的留学生也来到中国,有必要接受中国文化熏陶,理解中国人做事的规则,变成中国跨国公司的劳动者。为此,这个教材团队还专门去讨教中国模式专家。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这当中不是西风和东风谁压倒谁的问题,而是自然的博弈、交融。只是我们不要忘了,交融背后从来都是有实力博弈作为基础。

事实总是先与理论。看来中国崛起让中国发展模式理论变成了大IP。这年头,投机中国崛起IP的知识人也会不少,关键是怎么去芜存菁。我不得不佩服很多后来者,转型速度非常快。这里在商言商,怎么看这个知识IP的发展?

未来中国模式思想IP在内容领域的发挥,我觉得,既要升华,也要下沉。升华,是打破之前的偏见,正视已经总结出来的中国学派理论,敢于说出来。下沉,如罗振宇说的,在2018年,那些日常工作中的知识会变的非常有价值,就是那种做一遍你才会知道的知识,“这种知识,即使你不在大城市里,听不着热门的创业课,也见不着硅谷大佬,你也一点都不可惜,因为这些知识只能来自于实践中的点滴积累。”这也正是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强调的实践理性优先,避免意识形态之争。真的有价值有操作性的思想,不是教科书上那几个原则,不是一句市场主义或者计划主义原教旨就可以涵盖。

今年的跨年晚会证明,学术思想也是可以被商业运营的。那么中国发展模式IP在各家的运营怎么样?

罗振宇和高晓松、吴晓波等团队的商业化运营都已经很成熟,舞台节奏缓紧有度,还有周边。只要接入中国模式的知识,加以发挥即可。东南台的中国学派系统,理论知识深度无以伦比。不过看得出来,方式比较老派,舞台形式还是座谈辩论的形式。上下半场区分比较生硬,推广也比较少。

《时间的朋友》,罗振宇一个人,比较好控场,言谈具有一致性,一致性的东西总是便于扩张,如同宗教。他把思想总结成看得见摸得着的形象概念,便于流通。浙江台树立的依然是各个演讲明星个人的IP。东南台思·享是自觉以思想为目的的严肃节目,不是以思想产品为自觉目的的节目,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已经进入商品化思想节目PK的竞技场上。不是把思想输出为商业产品,而是让专家在论道中体现自己的思想,需要读者自己去品味。他们面向的读者群不同,商业团队的受众意识更明确。

《时间的朋友》方法论很明确,要做连接器,把知识付费生态链当中的IP连接进来,四两拨千斤。东南台在链接智库大脑方面有优势,浙江台则链接明星IP,各有所长。未来会看到他们的交流,看到他们如何在生态链中夺取自己的位置。要想胜出,只有放下偏见互相汲取甚至合作,否则就会后劲不足。

明年各个传媒渠道一定还会继续上演知识跨年节目。我猜明年在《时间的朋友》中,中国和印度创投业的对比将会走向前台。今年东南台的嘉宾有王绍光教授,其《民主四讲》一书追溯到希腊,质疑西方选主制度在后工业时代的有效性。说到印度,他的政治理论才会被发挥出来。浙江台依赖个人IP,更多把知识和娱乐结合。东南台估计会正式借鉴国际思想者论坛的形式,比如荷兰年度思想者盛宴“奈克萨斯(NEXUS)峰会”那样的歌剧剧场形式。台湾因为每况愈下且视野狭小,已经难以进入中国实干家视野,可能只有东南卫视会继续关注。

2017奈克萨斯(NEXUS)峰会现场

作为一点提醒,我要说的是,罗辑思维说的对,这是一个产品迭代无比快速的时代。在我看来,迭代就是信仰,由不得自己信不信,迭代成啥样就是啥样。知行之间往往有个悖论,那些坐而论道、观察到一种模式的人,在自身的运营中不一定能发挥这种模式。那些不太会说的实干家,比如那些在非洲闷声发大财还顺带播撒文明的企业,却不知不觉体现了中国发展模式。未来后者更需要会讲故事,讲有的放矢的故事。

近现代欧美知识界发明了一套讲故事办法,把自己发展史上的阴暗隐藏起来,输出伟光正的价值观故事。中国企业家迟早也会遇到这个需求,而这个需求,就是中国崛起知识IP的前景之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余亮

余亮

资深情怀党,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助理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国模式
中国模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