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原泉:天主教东正教“千年之约”背后的国际关系密码

2016-02-18 08:42:55

2月14日,是西方国家传统的情人节,然而一则基督教世界爆炸性的新闻却抢走了今年情人节的一大部分风头:2月12日,天主教罗马教皇方济各与东正教莫斯科及全罗斯大牧首(俄罗斯正教会牧首)基里尔一世在古巴哈瓦那举行了会面并签署了联合声明。这被媒体看作是1054年基督教东西教会大分裂以来天主教和东正教主要领袖的首次聚首,堪称“千年之约”。而在全世界面临经济衰退、政治动荡、精神信仰危机、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等挑战,以及俄罗斯和西方世界的关系因为乌克兰危机陷入冷战后谷底的今天,这次“千年之约”因为其背后隐藏的国际关系密码而更加引人注目。

“千年聚首”的乌龙,为上帝代言也靠实力说话

有细心的观网读者已经发现,早在2014年,罗马教皇方济各就同东正教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进行了数次会面,甚至共同主持祈祷仪式。而据相关资料显示,早在1965年,天主教教皇和东正教普世牧首就已经见过面了。但2014年两位宗教领袖会面新闻很快便归于沉寂,而1965年会面的历史更是被人遗忘。

显然,媒体将这次罗马教皇与俄罗斯大牧首的会晤说成是“千年等一回”,着实是摆了一个乌龙,但这个乌龙的本身,却反应出了基督教世界各派力量消长,以及俄罗斯正教会在东正教世界强大影响力的事实。

当地时间2月12日,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和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在古巴会面

自1054年,罗马教皇和君士坦丁牧首互相开除对方教籍,东西教会大分裂以来,以罗马教廷为首的“西方普世教会”和以君士坦丁,安条克,亚历山大,耶路撒冷四个宗主教区为首的“东方正统教会”,就分别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与罗马天主教会以教廷为唯一中心,全世界天主教会从属罗马教廷的体制不同,东正教是由不同地方教会组成,君士坦丁大牧首(前面所说的巴尔多禄茂一世)仅作为大公会议的主席和发言人存在,“自主教会(Автокефальная церковь)”是东正教最高级别的教会组织,各地方的自主教会独立发展,之间完全不存在隶属关系,自主教会下若干“自治教会(Автономная церковь)”也有很大的权力,这使得正教会在缺乏统一领导的情况下更容易同本地的民族国家相结合,以国家为单位建立自主教会。

如今,东正教的自主教会数量已经由东西教会大分裂时的四个发展到目前的十五个,除了东西教会分裂时最初的四个教会(君士坦丁、安条克、亚历山大、耶路撒冷)之外,其余的自主教会都是在所在民族国家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十五个自主教会统辖着近四亿信徒,使东正教成为基督宗教重要的派系。

相对于其它有着悠久历史自主教会而言,俄罗斯正教会可谓年轻,其资历甚至还赶不上同属前苏联地区的格鲁吉亚正教会(俄罗斯正教会成立于1589年,格鲁吉亚正教会成立于466年,后者比前者早了近千年)。但是,基于东正教依附于世俗民族国家发展的特点,以1510年普斯科夫叶利扎罗夫修道院的长老菲洛费献词给时任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三世宣称莫斯科为“第三罗马”为标志,俄罗斯东正教将自身的发展与俄罗斯的命运紧密结合,为俄罗斯的独立自主和向外扩张寻找理论依据和信仰支撑。

而俄罗斯正教会也随着俄罗斯版图的扩张和实力的增强而势力大增,目前俄罗斯正教会统领着俄罗斯境内的一亿信徒以及前苏东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朝鲜乃至我国的约9000多万信徒,当之无愧地成为全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东正教会。

只有俄罗斯正教会在政治上拥有与罗马教廷平起平坐的影响力,对于教廷来说,要实现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对话,俄罗斯正教会是无法回避的。而媒体对方济各教皇和基里尔牧首如此关注,以致于忘记了方济各教皇同巴尔多禄茂牧首在2014年就已经共同主持祈祷。而作为东正教普世牧首的巴尔多禄茂一世在教皇和俄罗斯牧首的会晤面前如此没有存在感,则说明了上帝的代言人也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此时见面,各方的利益博弈

据说,双方为了这次历时意义的会面已经准备了二十年之久。而双方选择在乌克兰危机持续深入发展,俄罗斯与西方关系跌入谷底的当下作为双方见面的时机,则是更加不同寻常,这样的安排并非偶然。

了解这两位宗教领袖背景的人都知道此二人非等闲之辈。方济各继任教皇以来,对内不断改革弊政,对外积极推进基督教会的共融和宗教间的对话,改善教廷的对外关系。其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

而基里尔一世牧首自即位以来,也以积极促进东正教内部的团结,进一步恢复和扩大东正教在俄罗斯的影响,恢复和发展同俄罗斯域外俄罗斯正教会的联系方面的努力为各方称道。他积极参与俄罗斯国家政治生活,密切教会与俄罗斯政府的联系,坚定支持普京,是普京坚强的政治盟友,而普京也宣称自己是东正教徒并尊称其为“父亲”,俄罗斯政府和东正教会的关系空前紧密。

可以这样说,两位宗教领袖都有恢复和扩大自身教会对当代世界影响力的宏大愿景,并且有为此目标采取行动的决心和意志,因此双方在此时会面,显然是各有所求。

外媒已经报道,作为普京坚定政治盟友的基里尔牧首与教皇的成功会面是普京在外交上的胜利。自乌克兰危机以来,俄国与西方关系跌至冷战后谷底,西方舆论一面倒宣扬俄国威胁论,而今 克里姆林宫显然希望借两教领袖会晤,释放出俄罗斯关心世界各地特别是中东战乱地区基督徒的境况,敦促西方消除敌视,与俄罗斯合作,对付诸如ISIS等共同敌人的信号。而两宗教领袖的会晤本身,则有利俄方借助教皇在西方的道德威望,展开舆论战反攻,拓展俄罗斯在国际关系上的道德空间。

对于俄罗斯正教会本身来说。首先,基里尔牧首同教皇的会晤,从教廷方面将俄罗斯正教会提升到了与教廷平起平坐的地位,不啻于教廷承认俄罗斯正教会有权代表全体正教会,此举无疑使俄罗斯正教会的地位实现进一步飞跃。

其次,在乌克兰,乌克兰东仪天主教和东正教长期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而自苏联解体以来,乌克兰的正教会因为乌克兰的民族主义问题分裂成了莫斯科和全罗斯牧首区所辖乌克兰自治东正教会,基辅和全基辅罗斯“牧首区”(该牧首不被东正教世界广泛承认)所辖乌克兰东正教会以及乌克兰“自主”东正教会三派。随着乌克兰危机的深入发展,这三方之间的斗争也愈演愈烈,而基里尔牧首同教皇的会晤,则有利于促使乌克兰东仪天主教会在东正教在乌克兰的内部冲突当中保持中立,断绝敌对俄罗斯的乌克兰东正教派别获取外援的可能并借此巩固俄罗斯正教会在乌克兰的地位,而这对俄罗斯正教会的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对于以任内实现所有基督教会与罗马“普世教会”共融为志向的教皇方济各而言,同俄罗斯东正教牧首的会晤,进一步贯彻了他既定的大政方针,并使天主教世界同东正教世界的关系取得了实质性的改善,有利于改善天主教在俄罗斯的地位,进而推动罗马教廷促进正教会与“普世教会”共融意图的实现。而同东正教牧首的会晤,进一步树立了教皇“同各宗教积极对话”的包容者形象,进一步提升了教皇在宗教世界的声望。

此次会晤凸显了教皇的对话诚意,已有专家指出,作为俄罗斯的重要政治伙伴,教廷方面也希望通过这次同俄罗斯正教会的“破冰”,为今后改善和恢复同中国的关系,实现中国和梵蒂冈——教廷的关系正常化树立榜样,打消中国方面在中梵接触当中的顾虑,从教皇方济各上任以来为中梵关系改善所做出的各种积极举动来看,这样的推测不无道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不过,天主教和东正教之间的关系可谓千年之寒,而俄罗斯同西方国家关系陷入谷底的现实对天主教和东正教关系的影响更是寒上加寒。                

在俄罗斯东正教占绝对主导地位的俄罗斯,天主教长期受到歧视和打压是人所共知的事情。虽然在苏联解体,俄罗斯放开宗教信仰的政策限制之后,天主教在俄罗斯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但是俄罗斯正教会向来是以如临大敌、严防死守的态度面对组织严密且以“共融”俄罗斯正教会为目的的天主教会,天主教徒仍然被俄罗斯社会视为“西方特务”一类的存在。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社会的这种担忧得到进一步强化。

所以有消息声称,基里尔对同教皇的会晤刚开始是拒绝的,只不过在普京的劝说之下才本着“孩儿有难父帮忙”的态度同意举行会晤。而罗马教廷也是抱着“共融”俄罗斯正教会的野心与俄罗斯正教会接触,乌克兰危机也给了天主教会在乌克兰挖俄罗斯墙角的机会,以“共融”全世界基督教会为目的的罗马教廷必然不会对此大好良机视而不见。

再加上天主教会和东正教会千年以来难以调和的矛盾,很难指望双方的关系通过这一次历史会晤有什么实际的改善。而俄罗斯和西方社会在乌克兰危机当中实实在在的利益冲突也显然不是靠宗教领袖之间的握手言和就能解决的。

总而言之,此次会晤,各方都是带着各自的目的前来,而又或多或少各有收获,可谓皆大欢喜。但是此次会面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形式大于内容,不会对当前的国际局势有重大的改善,因此也无须过度解读,当然,能够坐下来谈,自然是好于剑拔弩张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原泉

原泉

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国际关系副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楚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