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袁野:眼看英国在“无协议脱欧”上一路狂奔

2019-07-26 07:15:4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袁野】

北京时间7月23日晚上,唐宁街10号终于迎来了新主人:鲍里斯·约翰逊以巨大的票数优势,毫无悬念地击败了外交大臣亨特,赢得了联合王国的首相宝座。大不列颠这艘大客轮,终于要开足马力,向着“无协议脱欧”的彼岸全速前进了。

“脱欧派”鲍里斯·约翰逊当选英国首相。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脱欧党和工党左右夹击

约翰逊的胜利可谓众望所归。3年前,也就是上一次保守党党魁之争时,首相职位就应该是他的,若非“二五仔”迈克尔·戈夫背刺,主持大英与欧盟脱欧谈判的就会是前伦敦市长了。这并非是笔者对他有所偏爱,毕竟由一位脱欧派来主持脱欧大计才是正道,而非“口嫌体正直”的特蕾莎·梅;何况约翰逊就算再差,恐怕也不会比梅姨这3年干得更差了。

约翰逊的当选毫不令人意外。保守党党员多数都已垂垂老矣,对欧盟和自由派那一套新鲜玩意儿不理解也不感冒。他们大多经历过撒切尔夫人的年代,那位铁娘子对欧洲一体化可是态度鲜明,就一个字:怼。在2016年的那场脱欧公投中,61%的保守党选民投票选择离开欧盟,占了脱欧总票数的近一半,这早就预示了全党投票的结果。

约翰逊在全部5轮议员投票中一直领先,表明他也是保守党议员们中意的人选。托利正在英国脱欧党(Brexit Party)的步步紧逼下摇摇欲坠,工党也一直在虎视眈眈,约翰逊是最能够同时应付这两股威胁的人物。对议员们来说,保住饭碗肯定比什么都重要。

在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法拉奇的新政党赢得了31.6%的选票,支持率比2014年上次欧洲选举中的英国独立党(UKIP)还要高出5个百分点;相对的,保守党的得票率只有9.1%,是该党在全英国选举中有史以来最差的表现。6月1日Opinium的最新民调更是雪上加霜:脱欧党首次超越保守党和工党,在投票意向上跃居英国首位。当人们被问到他们将如何在下一次威斯敏斯特大选中投票时,26%的人选择投给法拉奇的新政党,这意味着如果此时举行大选,该党将赢得306个席位。老对手工党排名第二,占22%;保守党以17%排名第三,下降了5个点,将只能赢得26席。

7月9日,工党经过反复权衡终于“站队”,科尔宾正式宣布该党将寻求举行二次脱欧公投,并支持留欧。反对党既已抛弃骑墙策略,托利们也就无别路可走,只能变成一个彻底的脱欧党了。

对脱欧派选民来说,约翰逊也是众望所归的人选。原因无他:他们最想要的东西——减少来自欧盟的移民,只有约翰逊和他的“硬脱欧”路线才能带来。

不硬脱欧,就不能减少移民

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与资本、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动一起被视为欧盟贸易政策的四大关键支柱,也是导致英国与欧盟“离婚”的最致命导火索。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时,移民就是脱欧派的一张王牌,“为脱欧投票(Vote Leave)”的首席策略师多米尼克·卡明斯就曾对约翰逊和戈夫宣称,如果“你想要赢得这场比赛,你必须用一根上面写着‘移民’二字的棒球棍,照着卡梅伦和奥斯本的头狠敲。”

作为旁观者,我们不难体会英国民众,尤其是脱欧派民众对于移民问题的焦虑和不满。英国国家统计署(ONS)的统计显示,2017年英国总人口中外来移民占比13.4%(约840万人),高居欧洲第二。这其中有620万人为非英国国籍,以波兰人最多,达102.1万人,其次是罗马尼亚(41.1万)、爱尔兰(35万)、印度(34.6万)和意大利(29.7万)。

爱尔兰与英国一衣带水、印度则是人口庞大的前殖民地,这两个国家的移民多不难理解;但短短数年间(波兰2004年才加入欧盟、其公民得以自由流动,罗马尼亚则是2007年)东欧移民人数就大幅赶超,实在令人震惊。英格兰有77个地区出生在外国的人口显著增加,一些地区甚至增加了10倍。2007年至2017年,林肯郡波士顿的外国出生人口占比从3%增加到了29%,埃塞克斯郡的哈罗也从4%增加到21%。

这主要归因于英国政府天真的移民政策。虽然名义上是“自由流动”,但事实上,除了爱尔兰和瑞典之外,所有其他欧盟成员国都对新伙伴采取了一些控制措施,例如在开放边界和劳动力市场之前针对新成员国的国民设置5年的过渡期。唯独英国真正“不设防”,于是迎来了一波史无前例的移民潮。2013年,英国内政部估计每年来到英国的中东欧移民人数将会是5万人左右,结果2015年的净移民数量是33万人。这段时间的内政大臣正是特蕾莎·梅。

连留欧派都承认,只要留在欧盟里,移民问题就是无解的。梅所追求的“软脱欧”同样于事无补。她2018年11月从布鲁塞尔带回的“欧盟退出条约”草案,等于是在北爱尔兰设立了一个变相的与欧盟的关税同盟(虽然是暂时的),所以仍旧不见容于脱欧派。只有“硬脱欧”、乃至“无协议脱欧”,也即仅依靠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来管理英国与欧盟的双边贸易,才能将英国置于欧盟法律的管辖范围之外,而且允许政府控制移民。这就是约翰逊所追求的目标。

专家说的话,老百姓根本不信

人们会问,移民问题固然严重,但是否真的要以“无协议脱欧”为代价来解决?毕竟后者将给英国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脱欧派对此不害怕吗?

脱欧派害不害怕?换个问法:“无协议脱欧”可不可怕?这个问题必须加以区分。一方面,它到底可不可怕?另一方面,英国人,尤其是脱欧派议员和选民,觉得它可不可怕?

第一个问题很好解答:“无协议脱欧”显然非常可怕,几乎所有的主流声音都对此异口同声。具体的数字在此不再赘述,总之就是:脱欧的后果很严重,无协议脱欧更严重。

可问题在于,很多英国老百姓并不觉得“无协议脱欧”有多可怕。他们对权威的声音充耳不闻,嗤之以鼻,甚至故意对着干。这才是英国政治(乃至整个西方主流政治)的症结所在:民众对专家学者和主流政客的信任早就已经跌至谷底了,他们说什么都不再相信。

这幅局面完全是“建制派”们自己咎由自取的。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以英国工党为代表的西方中左翼政党打出“第三条道路”,高调向意识形态光谱的中间靠拢,抛弃了原本的指导思想、政策主张和阶级基础,工党自己更是改了名字,成为“新工党”,从一个工人阶级的党(英国语境中的)变成了一个新自由主义政党,变得和保守党难分彼此。被抛弃的选民们,则选择不去投票。脱欧公投的投票率只有72.2%,超过分之一的选民没有投票,但媒体还是将投票率形容为“巨高”。

7月20日,反对“脱欧”,英国民众放飞“约翰逊宝宝”气球抗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尽管政治科学家们早就看到了这一点,讨论“代表性断裂”和“政党政治危机”的文献早在英国脱欧前就已经汗牛充栋,但政治家们安之若素。学者们承认主流政党让人失望,可还是倾向于将这些情况归咎于选民的“政治冷漠”。失望的选民日复一日地面临着一系列有限的政治选择(美其名曰“选谁都一样”),后金融危机时代的财政紧缩政策再配上各主要政党“没人会被落下”的竞选宣言,更是将政客们的虚伪揭露得淋漓尽致。所有这些都创造了反叛的气氛。脱欧公投为这些情绪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发泄渠道。

如果上述这些说法都太笼统,那么2016年脱欧公投前留欧派的选举策略就再鲜活不过地演示了建制派的问题何在。留欧派的策略非常明确:脱欧将带来经济风险。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声称,离开欧盟将威胁到国民经济和普罗大众的财务状况。这一信息几乎占据了留欧运动的每一分、每一秒,数不胜数的知名政治家、商界领袖和国际组织发言人为之殚精竭虑,直说得口干舌燥,连“脱欧可能导致英国解体”(布莱尔)、“脱欧可能导致世界大战”(卡梅伦)这样的话都说了。批评者将这种做法冠名“恐吓计划”。

“恐吓计划”搞得实在太过分,连《卫报》都感叹:“我们已经从夸大其词堕落至歇斯底里。”专家们的话说得太多、太夸张,以至于留欧派听上去都觉得有些危言耸听。戈夫就曾吐槽:“英国已经有够多的专家了。”专家们苦口婆心地劝说选民脱欧可能导致GDP下降,但愤怒的选民却喊道:“那是你的该死的GDP,不是我的。”

另一个因素更是雪上加霜。人们不仅越来越对专家意见和专业分析感到逆反,而且也越来越感到,虽然留欧派(还有反对“无协议脱欧”的人)可能不一定在撒谎,但他们正在描述另一个世界(繁荣的英格兰东南部)的现实,而非我的。2013年撒切尔夫人去世时,纽卡斯尔等英格兰北部前工业地带的很多人恨不得拿出香槟大事庆祝一番;日后,他们将贡献相当大一部分脱欧的投票。

尤其“打脸”的是,“恐吓”最终变成了“狼来了”。脱欧公投已经过去3年了,留欧派的可怕预言并未实现:2016年英国GDP增长率仍然达到了1.79%,是七国集团(G7)中最快的。2017年,增速甚至进一步上升到1.82%。2018年,这个速度下滑至1.4%,但英国央行在2019年5月初预计,如果脱欧顺利,今年英国经济将增长1.5%,明年再增长1.6%。ONS于2019年3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英国的失业率已经降至1975年来的最低水准3.8%,工资增长亦合理稳健。虽然英镑在公投后的确出现了暴跌,但此后一直保持着稳定。

难怪威尔士保守党领袖安德鲁·戴维斯的发言人嘲讽道:“根据‘恐吓计划’,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在世界末日后的废土里苟延残喘,穿破衣烂衫,吃罐头食品了。

这并不是说人们不应该相信专家意见和统计数据。但事实是很多人的确不再相信,或是认为它无关紧要,这使得留欧派虽然大张旗鼓、异常卖力,却仍未能如愿说服民众投票支持留在欧盟;讽刺的是,如今他们在企图阻止“无协议脱欧”时,又重拾了这套策略。难怪这么多人不买账。

“无协议脱欧”真有那么可怕?

“不买账”的人数其实倒不是很多。2019年1月,伦敦国王学院研究计划“变化欧洲下的英国”(UK in a Changing Europe)发布的民调表明,民众非常清楚“无协议脱欧”可能带来的后果。只有4%的受访者认为,“无协议”意味着回归现状;8%的人认为,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不会真有什么要紧的”。虽然脱欧派选民更可能这么想(12%),但总体而言,选民们非常清楚兹事体大。

可问题是,选民们说了不算。英国将怎样脱欧,是由下院议员们决定的,后者对于“无协议脱欧”并不像普通民众那么恐惧。“变化欧洲下的英国”显示,超过一半的议员不相信、或者尚未计算英国脱欧可能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85%的保守党议员预计,英国脱欧后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贸往来增益,能够抵消脱离欧盟造成的损失。只有35%的保守党议员认为,爱尔兰边境问题将成为真正的障碍。

其他问题上的情况也差不多。调查选取了5个英国最担心的“无协议脱欧”后果,即卡车在英吉利海底隧道的入口处排队、英镑贬值、关键医疗用品短缺、航班取消和房价下跌。调查表明,在每个问题上,议员们都比选民们更关注、也更分裂。98%的留欧派议员最担心英镑贬值,留欧派民众(82%)也是如此,但只有44%的脱欧派议员和民众认为这会是个问题。75%的留欧议员担心药品供应,只有2%的脱欧议员同样担心;港口排队问题是93%对32%,航班取消是47%对2%,房价下跌则是72%对7%。

就党派而言,只有10%的保守党议员认为会出现药品短缺,28%担心房价下跌。很明显,如果一个保守党政府希望不惜代价避免“无协议脱欧”的风险,它首先必须让自己的后座议员们相信风险的确存在。

约翰逊显然并不害怕“无协议脱欧”。相反,他还暗示不排除暂停议会以强制通过“无协议脱欧”(上一个威胁这么做的,好像是查理一世)。这可能是他从欧盟索要更好条件的谈判策略,也可能是出于真心。

在脱欧派,尤其是自由市场派眼中,脱欧真心是件大好事,将为英国实施新经济模式提供必要的前提。在他们看来,英国脱欧是一场大范围的供给方革命,意味着消除对企业的不必要的监管负担,意味着对欧盟的社会负担减半,增加43亿英镑的经济收益以及增加国内6万个新工作岗位。退出欧盟将使英国从布鲁塞尔官僚主义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放弃繁琐的法规和“繁文缛节”,与“大不列颠体系”中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美国等,达成贸易协议。英国国际贸易部将这一愿景称为“帝国2.0”。

这也是大多数议员的愿景。2018年11月至12月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60%的下院议员认为英国的总体经济状况将在未来10年内有所改善——83%的保守党议员和相对较少(42%-36%)的工党议员。从对脱欧的立场看,对比更明显:85%投票脱欧的议员预计经济会有上升趋势,留欧议员则只有47%。大约58%的保守党和66%的留欧派议员预计英国独立贸易政策的好处将超过脱欧带来的任何成本。

作为欧盟成员,英国与世界其他地方贸易遵循的是欧盟统一签订的协议,共有22项与单个国家的双边协议和5项多边协议,总计覆盖52个国家。退出欧盟就意味着退出这27个贸易协议,与52个市场的贸易协定需要重新谈判。连BBC都表示:“英国本身是个大市场,自带魅力,单独谈协议也可能更有利。”

“我们将在10月31日完成英国脱欧,并利用它带来的一切机会,带来新的精神……我们再一次相信自己,就像一个沉睡的巨人,我们将会醒来,并消除自我怀疑和消极情绪。”在赢得党魁选举后,约翰逊说。

他能够如愿吗?也许只有天知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袁野

袁野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不列颠
不列颠
作者最近文章
眼看英国在“无协议脱欧”上一路狂奔
替台湾出头,澳大利亚打的什么算盘
“我是人民选上的!”“我也是!”那就开撕!
南太平洋上,台湾又在搞什么小动作
美军基地不搬,冲绳人会怒而独立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