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约瑟夫·奈:特朗普将严重削弱美国的全球超级大国地位

2016-05-16 08:10:40

特朗普距离美国总统的宝座越来越近,美国各界开始从诸多角度分析他成为总统后对美国及世界的影响。5月11日,美国著名国际关系专家、“软实力”概念的发明人约瑟夫·奈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发表文章,主要围绕“特朗普当选对美国联盟体系的破坏”进行了分析。约瑟夫·奈认为,美国也许将无法保持在军事、经济和软实力等方面的绝对统治地位,美国的GDP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会有所下降,其发挥影响力和执行各项行动的能力也会愈发受到限制。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美国获得旧盟友的协助以及建立新联盟的能力,将会成为美国继续取得全球性成功的关键因素。青年观察者黄郁全文翻译。】

约瑟夫·奈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发表文章:特朗普将怎样削弱美国

唐纳德·特朗普,作为共和党呼声最高的总统候选人,却对美国的各项结盟政策提出了深刻的质疑,因为他脑子里装的是一套19世纪的世界观。

当时,美国还遵循着国父华盛顿的建议,避免加入任何“纠缠不清的联盟”,同时实行“门罗主义”政策。那时的美国人仅仅关注在西半球的利益。由于缺乏庞大的常备军队(当时美国海军规模甚至小于智利),美国在19世纪全球力量均衡体系中只扮演了一个小小的角色。

这种状况随着美国加入一战有了巨大的转变。伍德罗·威尔逊抛弃旧传统,决定将美国军队送上欧洲战场。此外,他还倡议建立一个国际联盟来维护全球的共同安全。

然而,参议院于1919年否决了美国加入该联盟的提案。从此,军队只能留驻国内,美国也“恢复了正常”。尽管美国当时已经是一支重要的国际力量,却意外地成了立场坚定的孤立主义国家。到了20世纪30年代,美国的不结盟政策催生出一系列灾难性事件,包括经济大萧条、种族灭绝、第二次世界大战等。

可怕的是,特朗普关于外交政策最详细的一次演讲却表明,他将贯彻这一时期的孤立主义政策,并鼓吹“美国第一”的民族情绪。这种情绪一直流传在美国政坛中,但自从二战结束以来,长期被排除在主流之外,而这种价值观受到冷遇并非毫无缘由:它会阻碍美国及整个世界的和平与繁荣。

自从杜鲁门总统在二战后决定放弃孤立主义政策,缔结永久同盟并向海外派驻军队,世界从此迎来了“美国世纪”。1948年,美国对马歇尔计划投入了大量资金;1949年,NATO(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1950年,美国主导了联合国联军在朝鲜的战争;1960年,艾森豪威尔总统与日本签订美日安保条约。直到今天,美国依然在欧洲、日本和韩国驻有军队。

尽管民主、共和两党在是否对越南、伊拉克等发展中国家进行破坏性军事干涉的问题上有着激烈的争吵,却对美国的联盟体系有着基本的共识——而且这一共识不仅仅存在于外交政策制定部门。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都支持北约以及美日联盟。尽管如此,一位主要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却对这一共识提出了质疑,这是70年来首次出现此类情况。

联盟不仅有助于增强美国的国际力量,还有助于保持地缘政治稳定(例如,通过减缓核武器扩散速度来保持稳定的国际秩序)。尽管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常常抱怨盟国负担的防御费用过低,却也都明白美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最好被视为朋友关系,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交易关系,毕竟这些国家能够帮助美国保持稳定的国际秩序。

不同于19世纪瞬息万变的联盟关系,如今美国建立的联盟能够在相对可预测的国际秩序基础上保持稳定。在某些国家,比如日本,由于该国政府的支持,在当地驻军的费用甚至比在美国国内驻军还要低。

尽管特朗普在鼓吹不可预测性的好处——这种不可预测性用在和敌人讨价还价时还挺有效,但在安抚朋友时这却会变成一场灾难。美国人经常抱怨那些搭便车的国家,却往往忘了正是美国在操控着这辆疾驰向前的汽车。

欧洲、俄罗斯、印度、巴西,或者中国,这些国家(或国家联盟)都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秩序的操盘手。当然,这种情况也许不会发生。英国著名的战略家劳伦斯·弗里曼(Lawrence Freedman)说过,正是联盟使得美国区别于那些“过去占统治地位的大国” ,因为“美国的权力是基于联盟,而非殖民地”。对美国而言,联盟是资产,而殖民地是负债。

那种关于美国衰落的言论是不准确的,甚至是误导性的。更危险的是,如果这种言论鼓励了俄罗斯制定冒险性的政策,使得中国对邻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或是让美国出于恐惧而过度反应的话,就会带来危险的政治影响。美国确实有着种种问题,但却并没有陷入真正的衰落,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保持对其他国家优势的可能性仍然非常大。

在作者看来,坚固的美日同盟关系是应对中美关系挑战的重要基础

对美国而言,真正的危机不在于中国夺得GDP头把交椅,而在于构成中国大国实力的各种权力资源(无论是国家还是非国家范畴)日渐充裕,这将给美国的全球统治不断制造各种难题。对美国来说,真正的挑战在于美国治下的全球秩序日趋混乱,美国正日益失去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能力。

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会削弱美国的联盟,这绝不会是“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的方式。美国将面临越来越多新出现的国际问题,这将要求美国加强与其他国家合作的同时,动用权力施加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同时,在这个越来越复杂的时代,与世界各国联系最紧密的国家才会是最强大的国家。正如安妮-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 )所言,“外交是一个国家的资本,这种资本雄厚与否取决于该国外交活动的密度和广度”。

根据澳大利亚罗伊国际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研究显示,美国在大使馆、领事馆和驻外使团的数量方面居世界首位。美国拥有大约60个缔结盟约的友邦,而中国的盟友却寥寥无几。据《经济学人》杂事统计,世界上150个最大的国家中,约有100个对美国友善,只有21个对美国抱有敌意。

以上数据足以驳斥那些“中国世纪”即将到来的荒谬言论。事实上,我们并没有进入一个后美国时代。美国仍然是全球力量均衡体系的核心,是确保全人类福祉最可依靠的希望。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将继续向全球提供公共产品。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要面对一种情况:美国也许将无法保持在军事、经济和软实力等方面在这个星球上绝对的统治地位。美国的GDP总量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将有所下降,我们发挥影响力和执行各项行动的能力也会愈发受到限制。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美国获得旧盟友的协助以及建立新联盟的能力,将会成为我们继续取得全球性成功的关键因素。

2015年8月6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东亚峰会外长会议。与会的各国外长拍摄合影后,中国外长王毅和拄着拐杖的美国国务卿克里留在最后,两人攀谈起来。克里走下台阶时,王毅特地亲手搀扶克里,告诉他下台阶时要当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约瑟夫·奈

约瑟夫·奈

卡特政府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助理国防部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