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方远:柯文哲要宣扬蒋渭水理念?你仿佛是在逗我笑

2019-08-05 08:27:1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方远】

7月31日,就在中国大陆官方确认全面限缩自由行旅客赴台之后没多久,台北市长柯文哲正在筹组政党的消息震撼了台湾政坛。做为2020年台湾大选相当有可能的候选人,柯文哲的政治动作其实见怪不怪,众人更为在意的,其实是他选择的党名──“台湾民众党”。

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台湾人的武装抗日遭殖民当局铁蹄镇压之后,台湾人改采了一条以政治运动和社会运动为主的抵抗路线。具有医生身份的宜兰人蒋渭水,被称为“台湾的孙中山”,其在1927年台湾文化协会分裂之后成立的“台湾民众党”,以及其开设的大安医院同时是《台湾民报》的发行所与编辑部,是日据时期台湾反殖运动相当重要的阵地。

政治人物的自我投射与各取所需

正因为蒋渭水与台湾民众党在台湾近代史上的象征意义,使得柯文哲的新政党,在8月6日(这一天是蒋渭水和柯文哲的生日)成立大会之前已备受争议。蒋渭水之孙蒋朝根担任执行长的“蒋渭水文化基金会”发出声明,认为该党名容易造成混淆,请柯文哲再加斟酌,以示对历史及蒋渭水的尊重。

蒋渭水的其他后代反应更是激烈,一位自称是蒋渭水外曾孙女的人士在脸书发文,声称在日本统治时期“台湾知识分子反日是必然”,如今“反中是社会良心的基本态度”,甚至认为蒋渭水要是活在今天也会“反中”,因此要柯文哲“少来攀亲带故”。执政的民进党,则以“应尊重这段历史”简单回应。

事实上,台湾政治人物一向惯以历史人物自我包装,柯文哲当然不是第一人。马英九数度表态自己的偶像是清朝首任台湾巡抚刘铭传,台北市长任内还把市府简报厅命名为“刘铭传厅”;蔡英文则曾说过崇拜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上台后一连串引起社会基层反弹的“改革”,确实处处可见新自由主义的影子。其实这种做法,多少也是政治人物个人背景与思想立场的投射。

2018年11月,柯文哲车队扫街经过蒋渭水公园时,特地停留此地,进行了3分钟演讲

至于柯文哲,他从来不避讳把自己与蒋渭水相提并论。2014年柯文哲以政治素人的形象踏入台湾政坛,首度参选台北市长,当时他就说过:“我要完成蒋渭水90年前未完成的命运”;他把选战包装为一场以文化为主体的社会运动,宣称概念也是来自于蒋渭水。2018年竞选连任,柯文哲扫街活动也特别停留蒋渭水纪念公园发表简短演讲。蒋渭水原葬在台北六张犁墓区,迁葬后改建为蒋渭水纪念广场,亦是在柯文哲市长任内启用的。

柯文哲说,他筹组台湾民众党,是以台湾为名、以民众为本,希望“台湾就是我们,我们就是民众”。老实说,蒋渭水确实是少数同时受到蓝绿阵营推崇的台湾历史人物,2005年接任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曾在旧国民党中央党部外墙上悬挂巨幅蒋渭水照片;民进党陈水扁当总统时,题字赞扬蒋渭水为“台湾精神”,时任“行政院长”的张俊雄则称蒋渭水是“自由民主先驱,爱国爱乡典型”,形成特殊的“一个蒋渭水,各自表述”的状态。

然而,无论是柯文哲,或是其他蓝绿政治人物,将蒋渭水放上“神坛”,往往都是自取所需。包括当下台湾社会对于蒋渭水的认识,也仅仅剩下极为空洞的民主、自由、人权这些意识形态价值观,把自己的“三观”套在蒋渭水身上。

蒋渭水的民族气节与阶级意识

蒋渭水的抵抗精神与民族意识,可以说是一体两面,缺一不可。曾经说过“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的蔡培火,将日据时期台湾人分为“祖国派”、“台湾派”与“御用派”三类,蒋渭水正是“祖国派”代表人物。这一点可以从《台湾总督府警察沿革志》得到印证:“其中一种是对支那的将来抱持很大的嘱望。以为支那不久将恢复国情,同时雄飞于世界,必定能够收回台湾。基于这种见解,坚持在这时刻到来以前不可失去民族的特性,培养实力以待此一时期之来临。因此民族意识很强烈,常时追慕支那,开口就以强调支那四千年文化鼓动民族的自负心,动辄拨弄反日言辞,行动常有过激之虞。……前者的代表人物是蒋渭水、蔡惠如、王敏川等”。

笔者收藏的蒋渭水遗集

蒋渭水的老同志白成枝曾回忆,其“在学中向往祖国,常著文痛论日帝暴政”。蒋氏不只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与中华革命党,也曾计划潜赴北京在水源地投入霍乱菌毒杀有意称帝的袁世凯,并在台北医事学校发起“国民捐”,以支持孙中山的革命运动。

蒋渭水投入的反日反殖运动,来自于其丰沛的民族意识,也因为如此遭到日本殖民统治当局所警惕。1921年他在《台湾文化协会会报》第一号改订版发表《临床讲义》,为日据下的“台湾病人”诊断,开头即指明台湾的原籍是“中华民国福建省台湾道”,并且“有黄帝、周公、孔子、孟子等的血统,遗传性很明显。”“因为是前记圣贤的后裔,故有强健天资聪明的素质。”

1924年在“治警事件”法庭辩论上,蒋渭水如此回应日本检察官三好一八:“台湾人不论怎样豹变自在,做了日本国民,便随即变成日本国民,台湾人明白地是中华民族即汉民族的事,不论什么人都不能否认的事实。”此外,目前流传下来蒋渭水所作的两首古体诗,其中一首《叹神州》:“莽莽神州几陆沉,藩篱已削更相侵。强邻蚕食肇黄祸,碧血横流沧海深。”都能看出蒋渭水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不满,以及他对帝国主义践踏下的中国的感叹与不舍之情。

除了民族意识之外,蒋渭水对于台湾人如何自日本殖民统治解放出来的思考,其视野基本上放进了整个中国革命的脉动之中。1924年《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确立孙中山“以农工阶级为基础的民族运动”路线,蒋渭水则在1927年主导成立以大多数受压迫农工阶级为中心势力的“台湾民众党”,并于1928年成立“台湾工友总联盟”。

在这个时期,蒋渭水发表了《以农工阶级为基础的民族运动》一文,并在《我理想中的民众党》文章中明白指出“马克思是共产党的右派”、“列宁是有理想有实际”、“孙文氏是左之右”,“我以为马氏列宁氏孙氏三人,乃是社会运动家的大模范,我党须要用做指南针。” 1929年蒋渭水更是在《台湾民报》连续四十期发表《中国国民党之历史》长文,向台湾读者广泛、全面地介绍祖国大陆国民党的发展动态,以及孙中山革命的思想与进程。

1925年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台湾民报》由蒋渭水执笔社论《哭望天涯吊伟人》;1927年蒋渭水在台湾主持孙中山逝世二周年纪念会,他沉痛而凛然地说:“孙先生临终时,尚连呼和平、奋斗、救中国数十声,希望今夜出席的人,深深接纳孙先生最后的呼声:和平、奋斗、救中国。”

蒋渭水在这一年成立的台湾民众党,处处可见孙中山深刻的影子。蒋渭水为台湾民众党所设计的第一面党旗,即采用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但在形式上更改为:上青下红中白日;这一面旗旋即遭日本殖民政府禁用,而有了较为今人所熟悉的第二面党旗:青天、三星、满地红,据当年民众党秘书长陈其昌的证言:“‘三星’者,三民主义也”。1931年蒋渭水逝世,其遗嘱在形式与语气上,相当接近于广为人知的孙中山告同志遗嘱(国事遗嘱)。

蒋渭水

蒋渭水的女儿蒋碧玉,为求台湾早日脱离日本殖民统治,而暗渡回大陆,在祖国大陆参加丘念台先生所领导的抗日运动,寻求台湾复归祖国。1995年台湾导演侯孝贤的电影作品《好男好女》,正是以蒋碧玉与锺浩东这对革命伴侣的故事为主要题材。而蒋渭水最亲密的同志陈其昌,一生投入抗日运动,当1986年民进党成立之时,陈其昌老先生沉重地说:“我们在日据时代奋斗,为的就是要做一个中国人,现在我们台湾人的党建立了,但在党纲中竟没有‘中国’二个字。”

被“民主”与“台独”骑劫的蒋渭水

蒋渭水在日据时期被称为“台湾第一反”,其反殖精神、民族主义与阶级意识,共同构成了其思想与实践的全貌。柯文哲即将在8月6日企图“复刻”的“台湾民众党”,显然只是借用蒋渭水其人其党名,诉诸的仅仅是一种姿态与情怀,不可能甘冒台湾社会政治正确之大不韪,真正地去触及蒋渭水的实质精神内涵。

柯文哲的出身背景,和很多台湾本省家庭一样,出自于对国民党的反感,从而无法对日本殖民统治有批判式的反省认识。他所主政的台北市政府,举办过不少以日本时代为主题的活动,而他崇尚精英主义的性格(例如经常强调台大毕业的学历、称“韩粉”为Loser等等),都能看出柯文哲终究不是蒋渭水。

不过,柯文哲的问题其实是整个台湾困境的缩影。那些反对柯文哲自比蒋渭水的人,不满于柯文哲主张的“两岸一家亲”、“两岸关系不是国际关系”,从主宰台湾社会的反中意识形态、“亡国感”出发加以挞伐,同样都是在矮化蒋渭水,让蒋渭水服膺在“爱台湾”的话语霸权之下。

蒋渭水所处的时代,是帝国主义挟着军事武力对外扩张,反殖民主义当然是任何有良心与良知的知识分子必然选择之路。战后的台湾,尽管已然光复,但随之而来的国共内战与东西冷战,使得台湾迅速被编入以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主张祖国统一与社会主义的人民群众遭到肃清,社会从上到下经历了彻底的“美国化”思想改造。

如同陈映真所说:“于是,被殖民者的抵抗和忿怒,转变成对殖民者的歆羡、崇拜、取媚和依附;被压迫者的自尊、义愤转变成自卑、自弃;而极度的自卑、自惭发展成对自己民族、文化和祖国的恨恶和憎厌”,因此无论是柯文哲或是其反对者,蒋渭水被虚空为“民主自由”,“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也全部被虚空为“民主自由”。

台湾的历史真貌正是这样一步一步被扭曲。反抗殖民的蒋渭水、赖和“被台独”,把博士论文“献给青春茁壮地飞跃向国强民富的中国及无数在乡间田野都市工厂中辛勤劳动推进社会巨轮的父兄姊妹们”的陈文成“被台独”,担任中国统一联盟名誉主席的余登发也“被台独”,仿佛台湾历史与台湾先贤所有的奋斗全部都是为了追求台湾独立和西方定义下的民主自由。

平心而论,在被蓝绿格局制约下的台湾政治,柯文哲的弹性与务实其实有着可能发挥的空间,在反共的国民党和反中的民进党之外,为台湾和两岸关系提供不一样的思路。柯文哲就做好柯文哲,不需要乔装打扮成自己无法跟上脚步的蒋渭水。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现在看来已箭在弦上,台湾即将到来的大选又要把这个社会丰盈的历史肌理全然吞噬进去,畸形的历史观恐怕也只会在“守护台湾”的迷魂曲吹奏下越走越远。蒋渭水和台湾民众党,只能继续湮没在层层的历史迷雾之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方远

张方远

台湾时评人,编有《高中历史课纲烽火录》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柯文哲要宣扬蒋渭水理念?你仿佛是在逗我笑
台湾历史教科书争议,已走进了死胡同
转折年代中的“二二八”,我们都无法身处其外
对我而言的陈映真
听台湾前辈讲40年前的保钓运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