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国宝:广东缺电怎么办?熟悉情况的李鹏委员长提了个方案

2019-07-24 08:24:03

编者按:此文发出后,张国宝副主任向观察者网发来一段话,再次表达对李鹏委员长的哀思。

沉痛悼念我国电力工业的卓越领导人李鹏同志。李鹏同志逝世,我是比较早知道消息的一个,因为知道他身体状况,所以也有思想准备。作为电力工业的后生,我在工作中和李鹏同志也有很多接触,例如,在我国电力紧张的时候,大约在90年代中,我国的外汇储备情况也略有好转,李鹏同志提出拿出一部分外汇储备来,建设几个发电厂,其中包括天津的蓟县电厂,江苏张家港新加坡工业园电厂,湖北襄樊电厂等。我记得当时被称为156专项,后来我写这部分回忆文章时,在国家发改委的档案室没有找到原始根据,问其他许多人记忆都和我不同。最后还是企业的档案保留得全,在江苏省能源局李玉琦同志的帮助下,在苏州工业园电厂的档案里找到了李鹏同志指示的原始根据。我本想根据这些写一篇悼念李鹏同志的文章,但是由于身体状况,实在没有精力,心中一直很惆怅。今天在网上看到了观察者网刊登我的一篇文章,正好借此作为对李鹏同志的怀念。

【文/ 张国宝】

我国煤炭、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西部和北部地区,地形西高东低,河流流向都是从西向东。北煤南运和西电东送皆是由我国资源的自然禀赋决定的。西电东送有三条通道:北通道是从陕晋蒙能源金三角输往京津地区,现在则包括从新疆和河西走廊、宁夏向华北、华中、华东的送电;中通道是从三峡输往华东地区,现在又加上了将金沙江和川渝水电输往华东电网;南通道是本文所述从云南、贵州将主要为水电的电力输往珠江三角洲。

改革开放为广东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广东省的经济总量从改革开放前只有辽宁省的80%,一跃而成为东北三省的经济总量只有广东省的80%。伴随经济高速增长的是基础设施的明显不足,能源和交通运输是制约经济发展的两大瓶颈。

1991年至1995年的第八个五年计划期间,广东省年均电力增长18.21%,1996年至1999年期间,年均增长8.4%。同时广东省还承担向香港、澳门和湖南南部供应部分电力的任务。1999年,广东省向这三地输电就达99亿千瓦时,比上年增长25.1%。因此拉闸限电成了家常便饭。

为解决电力短缺的困扰,广东省的企业和地方上了一批容量5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到1999年止,广东省发电装机总容量为3033万千瓦,其中含小燃油机组980万千瓦,5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达1216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41%。省内结转到“十五”计划的大中型电源建设项目只有岭澳核电站两台90万千瓦机组一个项目。

2000年至2005年的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如果电力需求按年均增长7.2%来测算,年均需增长200万千瓦,5年需新增装机1000万千瓦左右,而广东省的预测还要更紧迫些,估计每年要新增290万千瓦,5年需新增1400万千瓦。

2000年8月初,在北戴河举行的中央办公会上,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李长春同志带去的一个重大议题就是要求中央批准在“十五”期间广东省新建1000万千瓦机组。

2000年春节,朱镕基总理对贵州的慰问考察进一步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何帮助贵州发展经济,摆脱贫困是朱镕基总理心中考虑的一件大事。因此在2000年8月初的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上,朱镕基总理建议在贵州、云南建设1000万千瓦发电机组,以水电为主,因为那里虽然是穷山恶水,但是对于发展水电却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然后将电送往广东省,这样可以一举两得,既满足广东省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又为西南部的经济落后省份找到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但在会上,究竟是在广东省建设1000万千瓦发电机组好,还是从贵州、云南向广东输电1000万千瓦电力好,意见分歧较大。

有人担心,能否完成由外省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朱镕基总理有点动感情了,他站起来说,如果不能完成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的任务,我总理辞职。然后,他对与会的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说,你这个国家计委主任也辞职。最后还是江泽民总书记出来打圆场说,朱总理是清华大学学电机的,他懂电,我们就听他的吧。

李鹏委员长因为非常熟悉情况,在会上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意见,因为担心短期内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有困难,即使在贵州或云南建水电站可能也来不及。李鹏委员长提出可以将三峡原准备全部送华东地区的电力,建一路直流转送300万千瓦到广东省,建设一条从三峡到广东省的±500千伏直流输变电工程,这样就能补足向广东送电容量的不足。

三峡的输电方向是早定的,华东和华中是三峡电力的消纳地,以前没有考虑过把电送到广东,这是这次会议上定的。

当时正在就三常线(三峡至常州)的±500千伏直流输变电设备技术与ABB公司进行商务谈判,李鹏同志还建议可以将三峡至广东的三广线与三常线捆绑在一起与ABB公司谈判,增加谈判的筹码。这个建议大家认为很好。

2000年11月8日,西电东送工程开工典礼在乌江洪家渡水电站举行

这一意见很快被大家接受,这跟二滩初期有电送不出有些关系。二滩水电的建成正好是我国经济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的低谷时期,那个时候电力的需求并不是非常旺盛,二滩的电送不出去。那时每年都要开一次会,讨论怎么把二滩的电消纳掉,但是消纳不掉,没人要。到了丰水期的时候,计划外发的电一度只有2—3分钱。如何让二滩的电送出来,经研究后来建了三万线,从三峡到万县用500千伏交流联起来,让“川电出川”,想办法把四川的电送到华中、华东。二滩这件事说明了我国电力需要在更大的范围进行配置。

方案还包括了离广东很近的湖南鲤鱼江电厂上马扩建两台30万千瓦火电机组,直送广东,一共凑足了1000万千瓦,满足了广东的目标,这就是西电东送的南线方案。

西电东送方案发生在电力体制改革之前,从云南、贵州向广东输电的任务肯定是落到了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电网的头上。当时云南、贵州、广西电网归国家电力公司管,广东是地方电网,合起来有了南方电网这个雏形。

到电力体制改革的时候,最后归结起来电力体制的焦点是:到底全国是“一张网”还是“多张网”?高层也有不同看法。电力体制改革到了具体方案设计的阶段,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我们搞过很多大的研讨会,也请了很多国外的咨询机构和能源机构,比如高盛、美国剑桥能源研究所都来过,别的一些国家也介绍了他们电力管理的经验。一些投行为了找商业机会也来出主意,想以后帮助这些企业上市,达到某种经济利益。

其实全世界各国电力管理模式没有哪个是完全一样的,大家公认是最好的,每个国家都能遵循的模式是没有的,包括西方国家,也各不相同,当时各种意见鱼龙混杂。由于在这个问题上争议很大,电力体制改革搞不下去。江泽民总书记也亲自过问,电力体制改革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改成?到底有什么阻力?分歧在哪里?他直接打电话给曾培炎同志。实际上,最后问题就集中到“一张网”还是“多张网”上了。

后来变成了国网和南网,和2000年以后决定往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有关,这是形成南方电网的基础。提出搞两个电网,既吸收了主张电网不拆分的意见,也不是以前讲的六张网,确实是一个折中的意见,过去争论的两种意见都吸纳了一部分,是各种意见包括高层领导意见协调统一的结果,也是根据当时中国电网的状况作出的决定。

本文获授权摘编自张国宝《筚路蓝缕:世纪工程决策建设记述》中的《西电东送工程的决策和实施》与《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的实践与经验》。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著,《筚路蓝缕——世纪工程决策建设记述》,人民出版社

张国宝

张国宝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专家委员会主席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作者最近文章
广东缺电怎么办?熟悉情况的李鹏委员长提了个方案
敢为天下先:国际电联采用了我们的特高压标准
质疑西气东输完不成?现在事实证明了一切
杭州湾跨海大桥会破坏周恩来选定的潮汐发电站地址吗?
放假很开心,但你知道法定假日都是怎么来的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