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军:去年超额完成任务,今年GDP目标为啥不调升?

2018-03-07 07:22:12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做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有关本次报告中的诸多经济问题,观察者网特邀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张军对此进行了解读。

以下为张军院长对报告部分内容评述:

GDP目标为何不调升?

2018年中国GDP增速目标定在了6.5%,与去年保持一致。

关于这个,我前几年就讲到过,6.5%的政府目标这几年不太会变化。我们实际看到的是,这几年GDP增长率基本上都在6.5%以上,处于6.5%到7%之间;去年的情况好一点,达到了6.9%。在这样的情形下,今年政府目标还是没有变化。这说明,中国目前的潜在增长率应该是高于6.5%的,因为每年定的6.5%的目标我们都超额完成了。

我去年下半年曾谈到,政府其实可以把6.5%的目标适度上调一点,但也理解政府的做法,知道政府对此还是有所考虑的,会继续把目标定在6.5%。

政府的考虑可能是,目前几个主要的宏观经济指标都在可控范围内,包括就业、赤字、物价等,没有大的起伏,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拔高目标的实际价值就不大了,也即,加快增长已经不是最优先的发展目标了。

目前,最优先的目标,短期来看,应该是防控金融风险,加上党中央提出的“三个攻坚战”,扶贫、防风险、治理污染,这是眼下最要紧的事;如果上调目标,可能会与这“三大攻坚战”有冲突,所以上调经济增长目标没有太大必要。

CPI目标是否能完成?

2018年居民消费价格的增速定在了3%,与去年保持一致。

去年的目标也是3%,实际上涨了1.6%。在我看来,目前,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比我们实际上的增长率要高一些,这两者之间存在一个缺口。但要想保证3%的通胀,就意味着实际上的GDP增长率还要比潜在增长率高一些。今年,我们把GDP增长目标定在了6.5%,比潜在增长率还要低,这就意味着,中国经济在内部的主要因素驱动下,所实现的通胀不会达到3%那么高。

但之所以目标还是定在3%左右,我认为,这是考虑外部因素,留下一些余地后作出的决定。比如,今年全球经济复苏的态势比较强劲,世界各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随之加快,会推高大宗商品的价格,而中国大量进口这些大宗商品,势必会引发通胀压力的上升。

就业不仅要重“”,更要重“

今年城镇新增就业的目标依然是1100万,与去年持平;而去年实际的城镇新增就业人口为1351万,已经连续多年保持在1300万以上。

这是政府保障就业的一份成绩,但长远来看,依然不能高枕无忧。因为,从这些新增就业的结构来看,除了互联网、金融等一些高端服务业以外,很多新增的就业是比较低端的服务业,这些行业的劳动生产率水平比较低,工资水平也比较低,增加这些就业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帮助一些人维持其基本生活。

所以未来,在强调就业数量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关注去向,着眼于就业岗位的分布,使更多人从低收入群体流向高收入群体。

赤字GDP占比下降,但财政政策仍然积极

今年的财政政策依然是积极的,货币政策的提法依然是稳健中性、松紧适度,但没有给出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具体目标。

财政货币政策的制定,一方面要服务于我们的GDP、CPI等目标,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国际宏观状况。

货币政策延续之前的表述,这是在考虑了我们目前的货币供给情况、货币存量大小、债务状况、宏观杠杆率状况等之后做出的。在上述因素没有发生改变的之前,这样的政策是不太可能发生改变的。

目前,我们金融风险依然较大,要解决一定的债务问题,还要去杠杆,所以不可能把货币政策调整为积极的。虽然今年没有给出具体的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目标,但这意味着政策空间和灵活性会有所提高。比如去年,M2的目标为12%,年底实际增速为8%,今年的M2增速很可能不会比去年的目标更快,但也不排除情况有变。总的来说,货币政策的调整目标是不要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形。

在财政政策方面,近几年的力度是一直在加大的。虽然,今年将财政赤字的GDP占比调低了0.4%,至2.6%,但总体上并没有减少财政开支。这是因为,一方面,随着经济情况的好转,财政收入的状况有所改善;另一方面,去年的国有企业利润也比之前有所提高。此外,根据今年的报告,中央要求各级政府继续严控一般性的支出,为财政支出去向更需要的地方腾挪了一定空间。

税改:既有短期目标,也有长期要求

今年报告中的税收改革也是一个重要焦点。提高个税起征点、房地产税落地、降低企业税负、营改增效果等问题都有所提及。

税收问题其实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就事论事的问题,主要包括个税起征点的提高、企业所得税的降低、营改增由三档改为两档等讨论。

另一方面是我国税赋体制的改变。自去年曹德旺引发有关“死亡税率”的讨论以来,给中国企业减税降负的呼声一直很高。目前,我国是以间接税为主,宏观税率、平均税率并不高,在全球处于中位甚至中位略低的水平。但我国超过80%的税都是由企业所缴纳的,企业的负担相对较大。

这两者中,就事论事的税收问题是今年报告主要讨论的问题,比如,未来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会提高,对大病支出、教育支出可能会有减扣,或许会尝试按户征收和按人征收结合,也可能将征收方式逐渐由代扣转为申报等。

而税赋体制改革则是比较长远的问题,不是一年能够解决的问题,还需从长计议。

总体来说,因为近两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缓解,财政状况越来越好,所以减税问题被越来越多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地被讨论。

贸易保护是最愚蠢的政策

近来,特朗普在贸易保护方面的动作不断,但就此前提高钢铁铝关税一事来说,对中国影响非常小,因为中国对美国进口的钢铁总量本身就非常小,不是美国最主要的钢铁进口国。

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主张,是完全损人不利己的,没有一个经济学家会支持贸易战,这是最愚蠢的政策。尤其是在2018年,全球经济正强劲复苏之际,特朗普这样的做法是非常不协调的,会对复苏进城有所影响。

2018年,中国在进出口方面表现不错,重回第一大贸易国的位置。这主要是由于中国与亚洲地区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贸易有所扩展和深入。对于美国,中国的依赖主要还是在顺差方面,单就贸易额来说,中国对美国的依赖已经不像原来那么大了。

(采访 整理/观察者网 吴娅坤  本文经口述者审阅后发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军

张军

复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