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树彬:尼泊尔总统首次正式访华与中尼“一带一路”合作

2019-04-24 16:07:08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树彬】

尼泊尔总统比迪亚·德维·班达里(Bidhya Devi Bhandari)于2019年4月24日至5月2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和2019年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这是她第一次以尼泊尔总统身份访问中国,也是尼泊尔总统对中国的首次正式访问。前总统拉姆·巴兰·亚达夫(Ram Baran Yadav)曾两次到访中国,但并未到达北京,分别是2010年10月在上海参加世博会闭幕式和2015年3月在海南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班达里总统访华期间,中尼将签署过境运输协议议定书,对尼泊尔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意义深远。

一、尼泊尔总统首次国事访问将推动中尼关系行稳致远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外交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介绍,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2019年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37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确认参加,150个国家和90个国际组织将派代表与会。据尼泊尔媒体报道,班达里总统将在论坛上发表演讲,为尼泊尔全面参与全球基础设施倡议做出有力推介。

访华期间,中尼将签署至少六项协议,包括中尼过境运输协议议定书(Protocol of China - Nepal Transit and Transportation Agreement)、传统医学合作和“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等。班达里总统将代表尼泊尔对“一带一路”倡议作出坚定承诺,加快中尼跨越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包括公路、铁路、航空、光纤,以及连接尼泊尔东部山区和特莱平原的柯西走廊(Koshi Corridor)、连接中国和印度的卡里甘达吉走廊(Kaligandaki Corridor)和尼泊尔远西部的卡纳里走廊(Karnali Corridor)等三大南北走廊的建设。[1]

2017年5月12日,在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前,时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于红与尼泊尔外交部部秘(常务副部长)巴拉吉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代表中尼两国政府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虽然目前为共产党三分之二多数执政,系尼泊尔历史上最强势的政府,但长期形成的党内派别的内斗和反对党为反对而反对、处处掣肘的巨大惯性,致使“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和2016年3月奥利总理首次访华期间签署的协议,尚未取得多少实质性进展。

班达里总统的已故丈夫马丹· 班达里(Madan Bhandari)是共产党的杰出领导人,曾任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总书记,在党内和尼泊尔国内享有很高威望。班达里本人就职总统前担任尼共(联合马列)副主席,曾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力挺现任总理、时任联合马列副主席的奥利出任联合马列主席。

虽然尼泊尔总统系虚职国家元首,但是班达里总统在尼泊尔政坛上影响力不可小觑。班达里总统对中国的首访将促进相关合作协议的落实,有助于中尼关系行稳致远。

二、中尼铁路建设资金瓶颈有望消除

据尼媒透露,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会后,班达里总统将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会谈,会谈的重点是如何准备中尼铁路的详细项目报告(The detailed project report,简称DPR),以加快中国西藏吉隆口岸至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Kerung-Kathmandu)的铁路项目建设,还将讨论关于吉隆-加德满都-博克拉(Kerung-Kathmandu-Pokhara)铁路和吉隆-加德满都-蓝毗尼(Kerung-Kathmandu-Lumbini)铁路的可行性研究。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估算中尼铁路造价将会达到2000亿元人民币以上。[2]而据尼媒体报道,中国一家研究机构的预研报告估计,吉隆至加德满都的铁路造价2750亿尼泊尔卢比[3],约166亿元人民币。中国国家铁路局已于2018年12月递交了一份关于吉隆-加德满都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

中尼双方已经就修建中尼铁路举行了三轮会谈。第四轮会谈原计划在今年三月举行,但被推迟。问题的关键在于尼泊尔要求中国独自出资准备吉隆-加德满都铁路的详细项目报告,中方认为尼泊尔应与中国分担费用。该报告将耗资约350亿尼泊尔卢比,约合21亿元人民币。尼泊尔基础设施部仅获得170亿卢比(约1.5亿美元)预算用于与中国联合开展可行性研究,而按现价计算可行性研究将耗资约25.7亿美元。

尼泊尔官员说,尼泊尔方面正在寻找某种筹资方式或安排来准备吉隆-加德满都铁路的详细项目报告,并对其他两个铁路段进行预可行性研究。消息人士称,班达里总统和习近平主席的会谈预计将消除资金瓶颈。

三、过境运输协议促进尼泊尔与第三国贸易,结束尼泊尔对印度的过度依赖

班达里总统访华的一项重要议程是签署中尼过境运输协议议定书。 中尼过境运输协议是两国于2016年3月奥利总理首次访华期间签署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当时尼泊尔刚刚经历了印度对其进行的长达五个月的非正式封锁,急需摆脱其对印度的过度依赖。

图为《新兴尼泊尔报》2018年9月8日第一版,发表文章“PTTA to help boost Nepal’s trade with east and northeast Asia”,本文图片均由作者供图,下同

中尼双方2018年9月7日夜就该协议的议定书文本达成一致,令尼泊尔媒体兴奋不已。尼泊尔国家英文报纸《新兴尼泊尔报》(Rising Nepal)第二天在头版发表文章,认为中尼过境运输协议将使尼泊尔国际贸易多样化,并便利尼泊尔与东亚和东北亚国家开展贸易。利用中国的四个海港,货物可以在三个周之内运输至尼泊尔边界,而经由印度加尔各答港则需要两个多月。如果尼泊尔能够改善其境内道路和无水港等基础设施,从中国和第三国进口的商品的时间和成本都会进一步减少,给尼泊尔营商环境带来积极的影响。

如果需要,尼泊尔还将被允许利用中国的内河航运。尼泊尔政府必须着力建设可靠地全天候的基础设施。中尼过境运输协议将为尼泊尔带来巨大的利益。

《加德满都邮报》(Kathmandu Post)题目直接就是“中国允许尼泊尔利用其港口,终结印度垄断”(China allows Nepal access to its ports, ending Indian monopoly)。《共和国报》(Republica)也在头版刊文积极评价该协议。比较亲印的《喜马拉雅时报》(Himalayan Times)则是在报道该协议将结束尼泊尔海外贸易唯一依赖印度的同时,重点强调了需要有一个合适和简化的实施模式才可以促进该国经由中国开展的对外贸易。[4]

图为《加德满都邮报》头版文章 “China allows Nepal access to its ports”

图为尼泊尔《共和国报》头版文章“Nepal set to get access to seven China ports”

双方签订议定书后该协议就可生效。该协议允许尼泊尔使用中国海陆港口进行第三国贸易,可以有效增强尼泊尔经济的独立性,不再局限于只可以与中国和印度两个邻国开展贸易。尼泊尔将利用中国的天津、深圳、连云港和湛江四个海港以及兰州、拉萨和日喀则三个陆港开展与世界更多国家的经济往来。

目前,尼泊尔利用印度的加尔各答/霍尔迪亚港(Kokata/Haldiya)和维萨卡帕特南港(Vishakhapatnam)开展与第三国贸易。加尔各答港口距尼泊尔约700公里。尼泊尔还曾于1976年与孟加拉国签署过相似的协议,但由于种种原因尼泊尔几乎没能使用孟加拉的海港。中国同意尼泊尔使用其海港和陆港开展与第三国的贸易。不过,最近的天津港距离尼泊尔也有2100公里之遥。

中国和尼泊尔两国应尽快开通更多的贸易口岸,以便充分发挥过境运输协议的作用。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大地震前,尼泊尔与中国之间有两个可以开展国际贸易的口岸开通运营,一是从拉苏瓦加迪(Rasuwagadhi)进入中国的吉隆口岸,二是从塔托帕尼(Tatopani )进入中国的樟木口岸。后者在地震中损毁严重, 关闭至今,不过很快就会开通。其他过境点尚未开放。

据尼媒报道,在准备尼泊尔总统首访中国的过程中,尼方已经向中方提出一些与水电、输电线路和南北走廊有关的援助项目,如孙科西河引水多功能工程(Sunkoshi Marine Diversion multi-purpose project),开通三个边境贸易点,即与中国西藏接壤的位于尼泊尔西北部呼姆拉县(Humla)的希尔萨(Hilsa), 中北部木斯唐县(Mustang district)的克罗拉(Korola)和东部桑库瓦萨巴县(Sankhuwasabha)的基玛坦卡(Kimathanka)。除了回顾两国关系,尼泊尔还将会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提出各种不同的拟建工程供中尼双方讨论。

尼泊尔提出的七条新的中尼跨境贸易线路示意图(资料来源:加德满都邮报网站

http://kathmandupost. kantipur.com/news/2015-11-06/7-new-routes-to-be-used.html)

早在2015年11月,尼泊尔提出七条新的中尼跨境贸易线路,也得到中国方面的同意,并在木斯唐县(Mustang district)的绰色村(Chhoser)、廓尔喀县(Gorkha)的拉克(Larke)、桑库瓦萨巴县(Sankhuwasabha)的基玛坦卡(Kimathanka)、多拉卡县(Dolakha)的拉玛巴嘎(Lamabagar)、呼姆拉县(Humla)的亚里(Yari)、姆古县(Mugu district)的姆古村(Mugu)、塔普勒琼县(Taplejung)的奥朗冲格拉(Olangchungola)建立了海关办公室,但是主要用于当地居民之间的跨境贸易。

鉴于尼泊尔境内公路等级低而且地质灾害频发,道路经常被滑坡泥石堵塞,应该把这七条贸易线路的公路链接和边境贸易全部开通,并尽快提升道路等级。这样,即使其中一个或几个发生滑坡等地质灾害中断交通,其他几个还可以作为替代路线使用。

四、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将加快尼泊尔实现经济繁荣

班达里总统访华的另一项重要议程是签署尼泊尔和中国在传统医学方面的合作文件。中国政府在尼泊尔特里布文大学援助建设了尼泊尔传统医药研究与培训中心。中国援助尼泊尔医疗队常驻中方援建的尼泊尔B.P.柯伊拉腊纪念肿瘤医院工作,治病救人,为当地民众解除疾患痛苦,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中尼加强在传统医学方面的合作将更好地造福两国人民。

河北经贸大学与加德满都大学合作建立了尼泊尔唯一的孔子学院。河北经贸大学主动响应教育部关于国别与区域研究的要求,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于2014年7月16日正式建立了国内首家尼泊尔国别研究中心,2017年6月被评定为教育部备案国别与区域研究中心。河北经贸大学尼泊尔研究中心于2017年1月17日至18日在尼泊尔与新华社加德满都分社联合成功举办中尼智库对话会,2018年10月12日至14日在河北经贸大学成功举办新时代中尼“一带一路”合作国际学术论坛,为加深中尼沟通、促进友好合作做出不懈努力。

班达里总统率领的代表团由来自政府各个部门包括商界在内三十多人组成。外交部长普拉迪普·库马尔·贾瓦利(Pradeep Kumar Gyawali),第三省首席部长多尔·马尼·鲍德尔(Dor Mani Paudel),以及尼泊尔政府高级官员将陪同总统来访。前往北京途中,将在西安与陕西省领导会面,返程将在拉萨与西藏自治区领导会见。

据新华社报道,班达里总统4月18日在接受中国媒体记者联合采访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富有先见之明,志存高远,为了共同利益,国际社会有责任追随它确立的崇高目标,为目标的成功而共同努力。她说,“世界充满多元文化,文化之间需要彼此尊重;就像一个花园,要自然、好看的话,就需要把不同大小、颜色的花朵种植在一起”。在她看来,各国共建“一带一路”就好似“在开垦人类的美丽花园”。

有理由相信,班达里总统的访问,将会为中尼关系带来新的机遇,尤其是中尼过境运输协议议定书的签署将使尼泊尔能够利用中国的海陆口岸开展第三国贸易,增强尼泊尔经济的独立自主性,结束经济上对印度的过度依赖,推进中尼一带一路合作将迈上新的台阶。尼泊尔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必将加快其经济繁荣,造福人民,实现尼泊尔共产党联合主席、总理奥利领导政府“繁荣的尼泊尔、幸福的尼泊尔人”的执政目标。

(张树彬,河北经贸大学尼泊尔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注释:

1. Nepal and China to sign at least half a dozen deals during President’s visit to Beijinghttp://kathmandupost.ekantipur.com/news/2019-04-16/nepal-and-china-to-sign-at-least-half-a-dozen-deals-during-presidents-visit-to-beijing.html

2. 智库报告:中尼共建“一带一路”应上马“中尼铁路” ,http://rdcy-sf.ruc.edu.cn/Index/news_cont/id/33161.html

3. Meeting of Kathmandu-Kyirong railway delayedhttps://thehimalayantimes.com/sports/meeting-of-kathmandu-kyirong-railway-delayed/

4. Nepal and China conclude protocol of TTAhttps://thehimalayantimes.com/business/nepal-and-china-conclude-protocol-of-tta/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树彬

张树彬

河北经贸大学尼泊尔研究中心主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作者最近文章
总统首次正式访华参加峰会,“一带一路”对尼泊尔有多重要
尼泊尔取消中国水电协议:选举政治“劣根性”?
被批转向印度的普拉昌达终于访华了,还须观其行
尼泊尔新总理首访为何不是中国,仍是印度?
尼国毛派出了个女议长,共产党能再出个女总统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