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帅奇:今日之美国,远未沦落至晚明的境地

2017-05-25 08:21:33

【文/ 观察者网作者 张帅奇】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的日子,确实不太好过。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的风波还未过去,就有《华盛顿邮报》爆料的所谓“泄密门”发酵。当前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已经任命前FBI局长罗伯特·米勒担任特别检察官,对特朗普“通俄门”进行调查。与此同时,有国会议员宣称要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美联社据此认为,特朗普正面临一场“无法通过推特发文或嬉笑怒骂解决的危机”。

美联社的观点代表了一大批人心里的想法,无论是美国人还是外国人、支持特朗普的还是反对特朗普的,都承认这次特朗普确实是“摊上事儿了”。司法部任命独立检察官对特朗普进行调查,意味着总统的权威受到了很大影响,特朗普试图推行的改革亦将更加艰难。于是就有人慨叹,说“中国最后一个强大的对手倒下了”、“中国大国崛起的最后一块绊脚石被建制派搬开了”云云,甚至有人将现在的美国与17世纪的明帝国对比,认为美国已是积弊难除,以至于“行将就木”。 笔者认为,说明朝晚期的帝国境况与当今美国的情况在一定层面上存在相似之处并无不可,但若直接将今日的美国比作四百年前暮气沉沉的晚明,断言美国必将衰落则有失偏颇。

晚明帝国存在的两大问题,一是财政危机,二是政治失衡,而这两个问题在当前的美国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接下来就让我们先回顾历史,考察晚明帝国面临的问题,然后再讨论美国和晚明究竟是否存在相似之处。

首先看晚明时期的帝国财政危机。自明朝中叶以来,帝国一直面临着两个巨大的财政窟窿:军费和宗室俸禄。军费方面,据黄仁宇先生统计,万历三年明朝十四个边镇的支出就有银五百九十余万两、粮二十余万石。而到天启年间,仅辽东一地,每年所需军费已达六百万两白银,其余粮草军资无算。崇祯年间农民军四起、帝国陷入内忧外患时,所需军费的数量就更庞大了。

除军费外,宗室的开销也是帝国财政支出的大头。早在嘉靖四十一年,就有御史林润上书言:“天下财赋,岁供京师米四百万石,而各藩禄岁至八百五十三万石;山西、河南存留米二百三十六万三千石,而宗室禄米五百四万石;即无灾伤蠲免,岁输亦不足供禄米之半。年复一年。愈加蕃衍,势穷弊极,将何以支?”而到了万历朝以后,宗室的花销更为巨大,每年朝廷都会因如何填补这一亏空而伤透了脑筋。

明朝税收分配示意图(来源:黄仁宇《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

与巨大开销相对应的,是朝廷的财政收入始终不足。明朝财政收入来源主要是田赋,但晚明时期田赋的征收存在很大的问题。豪强地主逃避税收并将其转嫁给中下阶层的现象非常普遍,各类苛捐杂税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朝廷所征收的正税,其中绝大部分都被地方官员与豪强士绅中饱私囊了。商税的征收则更为艰难,每当朝廷想向商人征税时,士大夫阶层(不仅是东林党)都会采取不合作态度,其借口则是冠冕堂皇的“不能与民争利”。因此帝国根本无法获得稳定的商税收入。黄仁宇先生曾指出,明代的财政制度存在很大的缺陷,组织管理无力、方法僵化,这都大大加深了明朝的财政危机。

再看晚明时期帝国的政治失衡。理论层面上明朝的君主专制确实得到了空前加强,然而在实践中,明朝皇帝所受到的掣肘并不比前朝皇帝少。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皇帝和文官集团实际处于不同的利益阶层上。每当皇帝的政令可能会损害士大夫阶层利益时,文官集团都将坚决阻击,最终政令往往会无法施行。而皇帝自身则不存在稳固的同盟者。

至于明代的太监势力,在通常情况下不过是皇帝的代言人(失控的情况很少)。太监与文官集团的对抗实际上是皇帝与士大夫阶层的拉锯,而文官集团往往能占据优势。皇帝的实际权力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大,朝廷对地方的实际控制力也就难免存疑,这一问题在崇祯年间集中爆发。当时崇祯皇帝虽能动辄处置朝廷中的高品文官,却对于地方上拥兵自重的军阀毫无办法。纵使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这类英才,也无法完全指挥得动总兵们。崇祯年间的几次重大军事失败,均与地方军阀不听号令有着莫大关系,而这一切的都源于帝国的政治失衡。

导致明帝国崩溃的原因有很多,但总体而言,财政危机与政治失衡是主因。要讨论今天的美国是否也像明朝一般积重难返,也需要从这两个角度去考察当前美国的国情。

先看美国的财政状况。2017财年美国联邦政府预算支出为4.147万亿美元,其中约六成为强制性支出,三成为自主性支出(其中50%为国防支出)。

2017财年美国联邦政府预算支出结构(图片来源:中国财政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债务方面,截至去年9月30日,美国政府持有的资产约为3.5万亿美元,负债为22.8万亿美元,包括14.2万亿美元由公众持有的联邦政府债券和应付利息负债、7.2万亿美元联邦雇员和退休军人的应付福利。表面上看美国的债务状况非常糟糕,但实际上其负面影响是可控的。从国内方面看,美国的财政收支状况多年来大同小异,其结构基本合理,未来若无意外,其债务状况不会急转直下。尽管特朗普近乎改弦易辙的新预算案与减税计划令美国各界忧心忡忡,但无论如何这些政策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产生负面效应。需要强调的是,虽说美国政府不乏“借新债还旧债”的行为,但一个财政制度成熟的大国断不至于直接“赖帐”。总之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财政不会出大问题。

而从国外方面看,美国还可以凭借其自由世界领导者的国际地位,通过“剪羊毛”的方式为本国经济“输血”,大大抵消其债务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在历史上不乏先例。1980年代美国由于与苏联的军备竞赛导致财政赤字大增时,就通过以“广场协议”增加了美国产品的出口竞争力(因为美元大幅贬值),大大改善了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而日本在这一番折腾中损失惨重,多年经济发展成果为美国做了嫁衣。20世纪90年代美国又如法炮制对韩国与东南亚进行狙击,令后者损失惨重,自己则赚得盆满坡满。而今年特朗普重订一系列贸易协定、要求欧洲、日韩等盟友承担更多军费等行为也被一些评论者视为新一轮“剪羊毛”。可见“剪羊毛”这一手段是美国长期保留的缓解债务压力的办法。既然内外政策均有章法,无论怎么看,美国的财政状况都比当年的明帝国要好得多。

政治方面,有人以万历皇帝被群臣以“争国本”为借口群起而攻之类比当前特朗普因“通俄门”、“泄密门”等由头被美国国内建制派与媒体围攻的事。这一类比虽有一定道理,但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当前的处境,与四百年前的明朝皇帝完全不同。这不仅是因为明朝皇帝统治的合法性来自于皇位继承、而特朗普执政合法性来自于选民,更是因为特朗普背后拥有强大的支持势力。

有评论者认为特朗普能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胜出是因为得到了银行团的支持,这一看法虽无具体根据,但有一定道理。毕竟美国大财团的期望是复兴美国实体经济,而鼓吹美国再工业化的特朗普与唯利是图的美国金融集团管理层哪个会对美国实体经济发展产生助力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说银行团是否支持特朗普尚有疑问,那么当前美国军队和大军火商支持特朗普则是可以确定的。特朗普的军事政策是“大幅增加军费开支,重振美国军队”,这一纲领对于美军和美国军工集团来说无疑是一大福音。因此无论是去年大选期间还是就任总统之后,特朗普都得到了军队和军火商的坚定支持。相比近乎孤家寡人、连京营和御马监都指挥不动的崇祯,特朗普的处境要强太多,他能于当选后能够大幅调整美国的一系列经济、外交、军事政策,“与建制派唱反调”,也说明其背后是有强势利益集团支持的。

特朗普能够在诸多阻力下依然废除了TPP和奥巴马医保法案,并对美国外交、军事战略进行大幅调整,说明其实际权力绝非“政令不出紫禁城”的明帝国皇帝所能比的。从制度上讲,虽然在国内政治上特朗普受到诸多掣肘,但在国家外交与军事领域,美国总统的权力依旧是巨大的。因此不排除未来特朗普通过外交或军事活动来转移国内矛盾、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当前有评论认为特朗普会在今年的6月到8月间对朝鲜发动有限军事打击,暂且不说这一行动计划是否合理,这说明特朗普至少还有选择的余地。而四百年前的崇祯面对帝国飘摇,却没有更多选择。

朝鲜一意孤行发展核武器可能会对半岛局势造成灾难性影响(图片来源:《舰船知识》2017年06期)

总而言之,明帝国晚期所面临的财政危机与政治失衡这两个问题,在今天的美国并不存在,而中国、俄罗斯等国显然也无法类比为当年的后金政权。要知道美国总算将中俄视为重大威胁,而明朝君臣却长期将“满洲鞑虏”视为“癣疥之疾”。美国当前发展面临的问题与明帝国晚期并不一样,将现在的美国与当年的晚明对比,并不是很合适。

从根本上讲,导致明朝崩溃的绝大多数原因,都可以归结于难以遏制的土地兼并。有明一代,大量土地被皇帝以恩赏的形式赏赐给藩王,如万历年间福王朱常洵就藩河南,明神宗一次就赐其天地二百万亩,河南土地不够,就“并取山东、湖广田益之”。除藩王占田之外,地方上的士绅豪强亦“求田问舍而无所底止”,结果,“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而在这样的境况下,朝廷的大部分税收还要由这些人来承担,其结果只能是社会秩序崩溃。

美国历史没有经历过封建社会,“封建土地所有制”亦从未存在过,因此美国面临的问题性质与晚明帝国完全不同。虽说美国二百多年的历史中也不乏“弊政”,但在“自由、平等、博爱”与天赋人权理念的推动下,美国社会的发展总体上还是在向前进的。如果说晚明时期帝国已经积重难返,那么今天的美国至多是遇到了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距离真正的社会危机恐怕还相当远。所谓“现在的美国就是当年的晚明”,“美国亡国之兆已经出现”之类的论断,是完全不客观的。

2016年美国GDP总量仍高达18.6亿美元,即使未来数年间美国的经济发展完全停滞、中国维持当前GDP增速不变,也还需要八年时间才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中国要在软实力方面超过美国,则需要更为漫长的努力。现在的美国政治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能“躺着变成世界第一”。在当前的时局下,与其得意于美国的所谓“晚明气象”,不如踏踏实实的搞好自身发展。实现中国梦,靠得可不是做白日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帅奇

张帅奇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宋煜昊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