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维为:中国经验对一带一路智库合作的启发

2019-04-25 09:52:22
导读
4月25日至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24日,“一带一路”国际智库合作委员会宣告成立,这是响应国家主席习近平要”发挥智库作用,建设好智库联盟和合作网络”建议的重要举措。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在24日成立大会发表演讲。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维为】

首先,热烈祝贺一带一路国际智库合作委员会的成立!

智库合作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合作研究,包括宏观层面、中观层面和微观层面的各种合作。过去数十年,中国的和平崛起积累了许多成功经验,对我们一带一路智库的合作也会有启发。中国人讲“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中国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对一些宏观的长远的大问题有比较准确的判断。例如,中国智库和中国领导人,每到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都要对中国所处的时代,对世界所处的时代做一个评估和定位。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调整了过去对时代的判断,过去中国的时代定为是“战争与革命”,认为战争不可避免,所以中国国内建设侧重钢铁等重工业,或多或少忽视了轻工业。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与时俱进,中国智库和中国领导人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做出了新的判断:和平力量的发展超过了战争力量的发展,从80年代初开始,中国就把自己所处的时代定位为“和平与发展”,现在看来这个定位为中国开启了合作共赢、全方位开放的发展新格局,也为中国的迅速崛起和推动一带一路倡议铺平了道路。

作为国际比较,我们可以看一下过去数十年西方对时代的定位。他们认为这个时代是所谓的“第三波民主浪潮”时代,他们不遗余力地在世界各地推动价值观外交,推动“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结果是颜色革命迅速褪色,阿拉伯之春变成阿拉伯之冬,最终导致中东难民大量涌入欧洲,使欧洲政坛乱成了一锅粥。他们还把全球化进程政治化,认为全球化就是“自由化、私有化、民主化”,结果发现自己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发现一个接一个黑天鹅现象:从英国公投脱欧,到美国特朗普上台。

今天这么多世界各国的领导人,这么多国家,这么多国际组织都来参加这次一带一路合作峰会,说明中国所认定的“和平与发展”,以及与此相关的合作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代表了时代发展的潮流和方向,代表了世界上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意愿,它正在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张维为在“一带一路”国际智库合作委员会成立大会上演讲(作者供图)

同样,中观和微观层面的准确判断和定位也很重要。大家知道中国现在修建了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但高铁建设最初在中国国内是非常有争议的。我记得当时不少人认为随着汽车时代的到来,只要能够建成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人们出行一定首选高速公路,铁路的作用将大幅度递减,因为汽车具有明显的优势,汽车可以实现门到门的对接,远比铁路方便。这些人引用的例子是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铁路客运都在萎缩,一些地方甚至开始拆除铁路,中国为何不未雨绸缪,一步到位,直接把建设重点投向高速公路呢。

而且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中国各级地方政府建设高速公路的积极性大于建设铁路,一个重要原因是高速公路沿线更容易带动包括房地产在内的招商引资,从而刺激地方经济的迅速发展。但最后中国有关智库和中央政府的决定是在大力发展高速公路的同时,也大力发展高速铁路,而且力求使两者较好地结合起来,互相补充,相得益彰。今天覆盖中国的“四纵四横”高铁网已经建成,“八纵八横”的高铁蓝图已经公布并付诸实施。

换言之,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蓝图都要立足于本国的国情,一定要实事求是。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光是每年的春运的人数就超过美国、欧洲和非洲的人口总和,所以汽车+高速公路可能解决美国的主要交通问题,现在看来也不是这样,但绝对解决不了中国这个超大型国家的交通问题。同样,在微观层面,关于是采用轮轨技术还是磁悬浮技术等,当时也有很多争论,最后中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我讲这这些中国成功决策的案例,就是想强调,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我们各个智库间需要加强合作研究,特别是对各类问题的前瞻性的研究,而且这种研究也涉及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

在宏观层面,我们要进行跨长度的前瞻性思考甚至规划,提出超前的思路、方案和预案,我们合作研究的课题可以包括:一带一路与第四次工业革命、一带一路与数字经济、一带一路与新型全球化、一带一路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与新地缘文明等。

在中观层面,我们可以突出国别研究和区域合作研究,内容可包括:一带一路与区域合作机制的关系、一带一路规划对接的国家政治稳定与经济前景研究、一带一路过程中多方合作问题研究等。

在微观层面,我们可以开展针对具体项目的大量研究,内容可包括:一带一路进程中各种类型企业的案例研究,我们既要研究成功的案例,也要研究不那么成功的,乃至失败的案例、一带一路各种合作项目的风险评估、一带一路各国的舆情调研、一带一路各国各个领域内的法规研究等。

总之,一带一路国家智库合作研究和咨政建言的领域非常宽广,这是一个一带一路各国智库都可以大有作为的时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维为

张维为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作者最近文章
与各国智库朋友分享我们高铁公路“全都要”的故事
西方打仗引爆工业化,中国的“四次工业革命”却靠这三点
“主权高于人权”,真香!克里米亚之前西方可不是这么说的
35%美国人认为国家走在正确道路上,中国的数据是……
有人说研究好民主、坏民主是在“比烂”,我这样回答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