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文木:“一带一路”与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下)

2017-09-29 07:16:10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与政治》2017年第8期,观察者网将全文分上中下三篇刊发,本篇为下篇,中篇可点击本链接查看。】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文木】

历史表明,一个国家在扩张过程中,实力对等的敌人不能有两个,1-2=-1,有两个与本国国力相当的对手的国家必败无疑。勃列日涅夫的扩张政策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是将中国最终推到了苏联的对立面。这促使1972年中美和解及1979年中美建交。这两年是苏美国力变化的重要节点,如图424

图4

在此之前,美国与中国和苏联敌对,美国国力处于弱势;1978年后,苏联与中国、美国敌对,此后苏联国力持续下降,直到解体。在当时苏联已陷入“1-2=-1”的形势。但是勃列日涅夫不懂这一点,跟美国全面争霸又对中国全面施压。这样,中国就不能再跟苏联合作,不得不转向美国。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正常化。当然,与美国交好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社会主义,而是采取了列宁“布列斯特”式即为了生存暂时与魔鬼妥协甚至合作的策略。

1923年,列宁在谈到布列斯特和约时说“为了自救,我们必须坚持这样的策略”25;同样的道理,在苏联也向中国施压的条件下,为了保证中国国家安全,我们也必须坚持这样的策略。1972年2月,中美两国签署《中美联合公报》。1972年1月6日,毛泽东在同周恩来、叶剑英谈外事工作时说:“其实这个公报26没把基本问题写上去。

基本问题是,无论美国也好,中国也好,都不能两面作战。口头上说两面、三面、四面、五面作战都可以,实际上就是不能两面作战。”27送走尼克松后,7月24日,毛泽东在与周恩来、姬鹏飞、乔冠华等谈国际问题时,再次叮嘱:“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可以利用矛盾,就是我们的政策。两霸我们总要争取一霸,不两面作战。”28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获得了长远的进步。即便如此,中国也没有称霸。“两面作战”是霸权主义实践上不能避免的结果。

苏联的解体说明即使进入社会主义,如果治理国家的能力跟不上,最终还是要垮台。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又犯了同样的错误——扩张。美国天真地认为没有苏联的制约,整个世界就是它的了。而且,美国的扩张动力比苏联强,因为美国是垄断资本控制的,与苏联不同,扩张是垄断资本的本性。小布什上台之后,美国开始迅速地向世界扩张,废除了一系列和平协议。开展反恐,曾将中国、俄罗斯、朝鲜等列入打击对象。这就把美国的力量拉向全世界了。

国力与拉皮筋是一个道理,皮筋拉长过度,撤退就要比前进需要更多的资源。“911”事件后,美国把战线拉到中东,经过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国力基本上透支了。世界历史已进入了质变的临界点。

四 中国在世界大变局中抓住了历史“链条上的特殊环节”

与此同时,中国的外交也更加成熟,适时调整自己的战略。到了2016年,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达到了更高水平。为什么这个时候中国又与俄罗斯合作呢?因为这时的俄罗斯没有扩张性,这与1972年中国与扩张能力下降、开始收缩战线的美国合作的道理一样。1972年中美握手,1992年苏联解体,2016年英国脱欧和中俄联手,在所有这些大变局中,中国坚持道路自信,成功地化险为夷并获得巨大发展。

2016年是世界发生大转折的一年。其特点一方面是欧亚大陆的“两翼”即英国和美国都在与大陆脱离:一边是英国脱欧,另一边是美国退出TPP;另一方面,欧亚大陆边缘国家都在向俄罗斯和中国汇拢。

2016年6月,欧亚大陆两个最大的国家中国和俄国发表《中俄联合声明》,表示两国元首“高度重视维护国际和地区的战略平衡与稳定”29

法国和德国是欧亚大陆西端的大国,2015年2月11日,俄、德、法、乌四国领导人齐聚白俄罗斯明斯克会谈,会议在没有邀请北约核心成员国英国和美国的情况下,由北约另外两个核心成员国法国、德国与俄罗斯联手解决了乌克兰问题,其欧洲的事由欧洲人作主的意图已非常明显。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大获其利,它希望欧亚大陆国家最好火并。德国和法国明白这一点,所以在乌克兰问题上,它们选择跟俄罗斯而不是美国甚至英国合作。

中东位于欧亚大陆的中部。在这里,2015年11月24日,俄罗斯一架苏-24战机在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被土耳其F-16军机击落坠毁,两国一度进入战争的边缘。可事后不到一年即2016年8月9日,北约重要成员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俄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举行会晤,双方同意尽快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并就恢复高层对话机制、加强国防工业领域合作等议题达成一致。

2016年8月16日,俄罗斯轰炸机首次从伊朗空军基地起飞,完成对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的打击并顺利返航。这是自俄罗斯首次利用伊朗军事基地打击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分子,同时也被认为是自伊朗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首次允许他国利用其领土开展军事行动。伊朗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表示,伊俄的合作具有战略意义,两国从现在起将分享资源,共同打击恐怖主义。

2016年6月23日至24日,上海合作组织元首第16次会议接受巴基斯坦和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印巴两国签署了《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义务的备忘录》。

在欧亚大陆的东部即远东地区,与土耳其相似,2016年7月,菲律宾一些人还在热衷所谓“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可到10月,菲律宾就出现180度大转弯,菲总统杜特尔特访华,实现中菲元首会谈,中菲关系恢复到正常轨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杜特尔特举行会谈,并共同见证了中菲经贸、投资、产能、农业、新闻、质检、旅游、禁毒、金融、海警、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共13个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同月,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于2016年10月31日至11月5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马来西亚联合新闻声明》,两国重签《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国防科工局与马来西亚国防部签署《关于共同开发建造马海军滨海任务舰合作框架协议》。《华盛顿邮报》称:“紧跟杜特尔特,马来西亚是第二个转向中国的东南亚国家。”

世界大势发生的上述变化,是20世纪50年代的“两个阵营”的形势“否定之否定”,当时两个阵营都非常强大。20世纪90年代,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垮台,欧亚大陆边缘国家向海洋国家英美阵营靠拢。21世纪始,美国开始衰落,英国决定脱欧,欧亚大陆边缘国家又开始向中心国家汇聚。在这一个接着一个令人目眩的历史剧变中,中国总是做出正确的选择并获得巨大的发展机遇。

列宁在著名的《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中说共产党人“要善于从发展路线或链条中抽出最重要的环节”30,“这就是历史事变链条中我们必须马上用全力抓住的一个环节,全力抓住这个环节便能顺利解决任务,过渡到下一个环节”31

在新中国成立后世界发展的每一次激流险滩中,中国都准确地找到并抓住了历史“链条上的特殊环节”并获得巨大的成功,列宁接着说:“至于下一环节,它正闪着特别的光辉,即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光辉,令人向往。”32对当代中国而言,这“下一个环节”,就是“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实现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五 世界治理体系需要中国方案

世界的关注点曾从东方转移到西方,现在又开始向东方回归。越反越恐的世界形势表明,美国以“华盛顿共识”为基础的新自由主义治理世界的方案是失败的,需要新的方案替代。

中国在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中、苏、美三大国博弈中最后胜出的结局,向世界传达出强有力的中国声音,世界的关注点开始从美国移向中国。中国的发展道路在与苏联和美国发展比较中受到世界的青睐。中国何以在战后半个世纪中精彩迭出,获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世界开始兴起新的“文艺复兴”,人们不是从地中海的古希腊而是从太阳升起的东方认识中国传统及以此为基础的中国社会主义世界观,最重要的是其中闪烁着东方智慧的治理世界的中国方案。人们试着用东方的世界观重新认识和治理世界。

现在中国又适时地通过“一带一路”向世界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以及东方传统和社会主义思想相结合的世界观。中国方案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参与世界事务的世界观,而中国人民的世界观又是对近代反殖反帝的经验总结的结果。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在对外援助中坚决摒弃帝国主义模式,我们不能让其他国家的人民再经受中国人曾受到的屈辱:政治当先,利在其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援外方式上,中国要有所创新。

新中国20世纪60年代的援非项目坦赞铁路可谓是毛泽东经济援助思想的生动体现。

1964年,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相继独立。它们迫切需要经济上的独立来回头支持政治上的独立。赞比亚是一个内陆国家,作为当时世界第三大铜矿产地,却苦于没有出海口而使得铜矿贸易大大受限,因此需要一条通往坦桑尼亚出海口的交通线。坦赞两国政府曾联合向世界银行申请援建坦赞铁路,但被婉拒;坦桑尼亚副总统卡瓦瓦(Rashid Kawawa)访问苏联时,请求苏联政府帮助,再度遭拒。

1965年,中国开始考虑接受坦桑尼亚向中国提出的请求,决定帮助坦赞两国修建这条铁路。周恩来对方毅说:“坦赞铁路对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来说,不仅具有经济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还具有军事上和政治上的意义。”“我们这种无私的援助定会赢得更多的友谊。坦赞铁路一旦建成,所造成的影响是无法估计的,也不是若干中小项目所能比拟的。当然,我们决不能利用坦赞铁路来沽名钓誉、树碑立传或是追名逐利。不,我们是从支援非洲民族解放事业的高度来看待这项经援项目,援助了他们也就是援助了我们自己。”33

1965年2月19日,毛泽东会见坦桑尼亚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Julius Nyerere),说:“中国人民见到非洲的朋友很高兴,我们很高兴,因为是相互帮助,不是谁要剥削谁,都是自己人。我们不想打你们什么主意,你们也不想打我们什么主意。我们都不是帝国主义国家,帝国主义国家是不怀好心的。”34

1967年9月,三国代表团进行了会谈并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政府、赞比亚共和国政府关于修建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的协定》。1968年5月15日,坦赞铁路建设项目组在坦桑尼亚境内开始勘探;1970年10月26日,铁路在坦桑尼亚境内开始施工;1975年10月22日,铁路全线开始试运营;1976年7月23日,铁路全线正式运行。铁路跨越东非大裂谷,其“艰苦程度无法用笔墨描述”35

中国先后派遣工程人员5.6万人次,高峰时期中国在场工程人员1.5万人。投入物资机械83万吨,提供无息贷款9.88亿元人民币36。铁路完工后交由坦桑尼亚、赞比亚两国组成的铁路局共管,中国继续提供无息贷款和技术支持以协助其营运。

中国坚持友谊第一而非市场的方式援建了坦赞铁路,中国技术人员进入非洲后,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大国沙文主义,与当地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中国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自己的实践将毛泽东“环球同此凉热”37的国际主义理念及其治理世界的方案留在非洲,留给非洲人民。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在2013年9月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前,先于2013年3月24日访问坦桑尼亚,并于第二天前往达累斯萨拉姆远郊的中国专家公墓,凭吊坦赞铁路修建期间因公殉职的中方人员,缅怀中坦赞三国用鲜血和生命凝聚而成的传统情谊。3月25日上午在尼雷尔国际会议中心的讲演中,习主席说:

中非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共同的历史遭遇、共同的发展任务、共同的战略利益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你们,你们也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我们。我们在事关对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从来都是立场鲜明、毫不含糊地支持对方。在中非关系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期,我们双方都能登高望远,找到中非合作新的契合点和增长点,推动中非关系实现新的跨越。38

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同志分别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的倡议39。可以说,“一带一路”是中国共产党人20世纪60年代坦赞铁路实践及其理念在新时期的延伸。

也许有人认为,在商言商,没有利润,我们是不是亏了。这样说是短视的。通过比较俄国人在中国东北修建并由此与中国结怨长达半个世纪的中东铁路和中国人民不图回报无私地为非洲兄弟修建并由此与非洲结下的友谊迄今温度不减的坦赞铁路,我们就能体会出其中的得失之道及毛泽东为新中国的深远布局。中东铁路是帝国主义和沙文主义的产物,而坦赞铁路则是社会主义世界观的结晶。前者为一点小利而失中国,后者不图小利而赢得世代友谊。友谊是软实力的重要体现。

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和17票弃权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和立即把台湾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毛泽东得知这个消息后说:“主要是第三世界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40

今天我们也得主要靠第三世界兄弟把中国再次抬向世界大舞台。在2016年7月所谓的“南海仲裁案”中,支持我们的主要是第三世界特别是非洲兄弟国家,支持还是无私的。我们必须记住中国的朋友主要来自第三世界,当然还有第二世界。所以,习近平主席在谈到维护国际公平正义问题时要求中国外交“特别是要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说话”41。我们不走对外扩张道路,而是讲正确的义利观,讲物通、心通、人通,这是我们向世界展示的世界观。

欧洲人按照西方资本扩张的模式很难准确理解“一带一路”。我们已经证明了中国道路的生命力,我们不会急于让西方世界认同我们的道路并接受我们提供的治理世界的中国方案。但是,历史潮流浩浩荡荡,在历史提出重大挑战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人必须担当起历史赋予的使命。

今天的历史已经到了一个需要整体性地改革旧有世界治理体制的时刻,各国政治家都在思考世界治理的新方案。2017年5月14日,习近平出席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在发表的主旨演讲中特别指出这一点:

从现实维度看,我们正处在一个挑战频发的世界。世界经济增长需要新动力,发展需要更加普惠平衡,贫富差距鸿沟有待弥合。地区热点持续动荡,恐怖主义蔓延肆虐。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42

世界的出路何在呢?与文艺复兴时期的经验相似,为了解决西方的问题,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眼光投向东方。19世纪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1805~1859)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提到18世纪法国的“经济学派”:

他们心目中的中国政府好比是后来全体法国人心目中的英国和美国。在中国,专制君主不持偏见,一年一度举行亲耕礼,以奖掖有用之术;一切官职均经科举获得;只把哲学作为宗教,把文人奉为贵族。看到这样的国家,他们叹为观止,心驰神往。43

“和为贵”,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核心概念,这个概念与社会主义“大同”的理念相结合,为解决当代世界危机提供了新的认识论。新中国成立之初便为世界提供了“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苏联的失败和美国的衰落反证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时代意义。改革开放后中国取得的成就和今天美国的衰落再次给世界提供了选择社会主义的可能。

从这个角度说,历史已赋予中国共产党应该担负的历史使命。中国共产党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的,只有在解放全人类的过程中才能解放自己。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已包含了其应有之意。

“四个全面”关键就在“全面”:中国并不拒绝以往人类的文明成果,中国方案并不是要彻底否定而是要改进以往西方提供给世界的治理方案,这叫创新;社会管理从而世界治理不能片面化,这叫协调;自然环境不能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这叫绿色;社会不能两极分化,这叫共享;我们是在继承了资本主义提供了生产力的基础上前进的,不驾驭资本主义,不利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社会主义也是要僵化不前的,为此,我们必须坚持开放,其最终目的是向着共产主义不断创新。

习近平指出:中国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所有“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的友好合作。中国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经验,但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不会输出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更不会强加于人。我们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不会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而将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不会形成破坏稳定的小集团,而将建设和谐共存的大家庭。44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同体”即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人类共同体的思想,既是“共享”概念的延伸,也是毛泽东“环球同此凉热”的思想的当代表述。从这个角度看,“一带一路”和中国方案是紧密结合的,并且融合出新的世界观,这个世界观既有中国共产党的理念,还有东方传统元素。可以预料,随着资本主义面临危机的加深,具有社会主义元素的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将日益为更多的人接受。

六 余论:需要回应的三个问题

当然,包含着社会主义理念的“一带一路”也不是一个牧歌式的过程,这里有三个问题需要回应。

第一,如何看待“文明的冲突”?

我们现在也谈全球化,更多的是向世界展示中国社会主义理念并与世界分享中国发展带来的成果。这是新的尝试和新的实践。在这方面要做两手准备。其间出现阻力,甚至暂时的逆转,那也是正常的,为什么?辩证法,反者道之动,阻力即动力,排斥即融合,否定即肯定。

文明是在抵抗中产生的。西方文明也不例外,西方地缘政治学先驱哈尔福德·麦金德(Halford J. Mackinder)在其题为《历史的地理枢纽》的讲演中曾告诉那些持“欧洲中心论”观点的同行说:“正是在外来野蛮人的压力下,欧洲才实现它的文明。因此,我请求你们暂时地把欧洲和欧洲的历史看作隶属于亚洲和亚洲的历史。因为在非常真实的意义上说,欧洲文明是反对亚洲人入侵的长期斗争的成果。”45

同样,西方人也曾给我们带来了灾难,但同时也带来了西方文明。所以,对历史上的文明的突冲要辩证地看。世界一路发展到今天,不可能是一个牧歌式的过程,而是充满冲突。我们要用新的世界观来诠释“一带一路”,要让世界认识到文明传播还会有更好的路径选择,并非只是冲突一途,我们不否定冲突,但不会强化冲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以中国智慧,既直面冲突、又善于化解冲突,这样才能在世界上站稳脚跟。

毛泽东曾说:“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46修建坦赞铁路的过程中,中国运用这个思想将新中国的形象深深地印在非洲人民记忆中,今天这个思想对于我们走向世界、构建“一带一路”也是适用的。

第二,如何化解“一带一路”可能产生的海外矛盾?

可以说,“一带一路”是近代以来中国第一次主动走向世界,很多经验还不具备,所以解决世界矛盾的问题的方法需要在新的实践过程中摸索。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用资本主义的方式走向世界,中国离失败就不远了。中国的国情不允许我们走向世界扩张的道路。我们不是要对外扩张,而是在向世界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的过程中展示中国的世界观。“一带一路”的建设过程就是一个探索用社会主义方式解决国际矛盾方法的过程。

第三,“一带一路”如何体现共产党人所肩负的历史使命?

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掉我们是中国共产党人,我们肩负着建设共产主义的伟大使命。今天我们说的“和”文化,是以共产主义为核心理念的。共产主义者今天节制资本的最终目的是要消灭资本主义。如果是单纯的“和文化”,那就是空想社会主义的内容。但在目前及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消灭资本是不现实的,共产党就必须学会驾驭和节制资本,不能让资本凌驾于人民之上。共产主义是从生产关系革命开始的,是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理论。和谐是斗争的结果,而不是斗争的原因。

“在前进道路上,我们将进行许多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47我们不但要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还要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这个世界就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社会主义世界。

注释:

[24] 罗思义:《无论谁上台,中美对抗都不符合双方利益》,http://www.guancha.cn/LuoSiYi/2016_11_07_379648_s.shtml。

[25] 列宁:《宁肯少些,但要好些》,载《列宁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710页。

[26] 指正在拟订中的《中美联合公报》。

[27]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22页。

[28]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41页。

[29] 《中俄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http://world.huanqiu.com/hot/2016-06/9084231.html。

[30] 列宁:《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载《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26页。

[31] 列宁:《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载《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27页。

[32] 列宁:《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载《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527页。

[33] 何英:《援建坦赞铁路的决策过程》,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等编:《共和国重大决策和事件述实》,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282、283页。

[34] 何英:《援建坦赞铁路的决策过程》,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等编:《共和国重大决策和事件述实》,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285页。

[35] 何英:《援建坦赞铁路的决策过程》,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等编:《共和国重大决策和事件述实》,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287页。

[36] 参见外交部政策规划司编:《中非关系史上的丰碑——援建坦赞铁路亲历者的讲述》,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年版,第22页。

[37] 毛泽东:《念奴娇·昆仑》,吕祖荫:《毛泽东诗词解读》,同心出版社1999年版,第79页。

[38] 习近平:《永远做可靠朋友和真诚伙伴——在坦桑尼亚尼雷尔国际会议中心的演讲(2013年3月25日)》,《人民日报》2013年3月26日,第2版。

[39] 2013年9月,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首次提出构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设想;10月,习近平在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提出了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

[40]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12页。

[41] 《中央外事工作会议在京举行》,《人民日报》2014年11月30日,第1版。

[42] 习近平:《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人民日报》 2017年5月15日,第3 版。

[43] [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第198页。

[44] 习近平:《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人民日报》 2017年5月15日,第3 版。

[45] [英]哈·麦金德著:《历史的地理枢纽》(中文版),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第52页。

[46] 毛泽东:《关于重庆谈判》,见《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62页。

[47] 《习近平: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8/21/c_126897733.htm。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韩京霏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