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亦隆:有了战略步枪还要不要火箭筒了?

——简析未来我军步兵班火力核心

2017-12-20 08:05:3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亦隆】

近期CCTV-7军事-农业频道报道了我军某信息化机步师演习的新闻,其中有二个画图非常引人注目,一个是国产11式单兵综合武器系统出镜,另一个就是国产69-1式4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也随后出镜。放眼世界范围内,我军某信息化机步师的装备和信息化水平也堪称一流,完全可以与美军比肩,但在这支部队还是出现了新旧装备并存的情况,那么这种并存状态会不会预示着未来我军步兵班的火力核心将发生一些变化呢?

图片来源:作者供图,下同

一、从机枪过渡到火箭筒

解放前,解放军步兵班的火力核心都是轻机枪,但在建国后的第一次制式化期间,因仿苏的53式轻机枪全枪质量较大,供弹具携行不便等原因,故在步兵班内没有编入而是在步兵排内编制1个机枪班,装备2挺53式7.62毫米轻机枪,作战时根据排长的命令配属到某个步兵班内作战。

到了第二次制式化期间,仿苏的56式7.62毫米班用轻机枪全枪质量轻,弹药携行也较为方便,所以重新编入步兵班内。以当时的12人制步兵班想定为例,全班火力核心为1挺56式班用轻机枪,由正副射手使用(副射手无武器),正副班长各配备1支56式7.62毫米冲锋枪,其余7人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另1人配发一具70式62毫米单兵反坦克火箭筒。但事实上,由于70式单兵火箭筒最终没能列装我军,事实上的步兵班人数通常为11人,而反坦克火箭筒则编制在步兵排火器班内。

但随着苏军列装了划时代的T-62主战坦克,对我军整个反坦克体系构成了空前的压力,据当时的测试,全军现役装备中只有59式130/152毫米加农炮可在常规交战内击穿其正面装甲,由于其体积大,运动不便,不可能作为机动反坦克力量使用。而65式82毫米无座力炮虽然能从侧面威胁到T-62主战坦克,但其射程近,发射时烟火较大且占用人数较多,只能编制在步兵连/营一级。为了解决步兵班反坦克能力弱的问题,我军开始将69式四〇火箭筒大量编入步兵班内,甚至形成了一种极其特殊的10人制步兵班。

这种10人制步兵班内编制有2具69式四〇火箭筒和1挺班用轻机枪,除了正副班长以外就只有2名步枪兵了,可以说是一种畸形的以防御集群坦克冲击为主要作战目的的步兵班形态。这种步兵班理论上可以应对苏军一个坦克排的冲击,这对于减轻当时我军整体反坦克压力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但随着我军新一代反坦克武器的列装,这种欠缺灵活性的步兵班也发生了变化,逐步演化出了9人制装甲步兵班和9人制摩托化步兵班,前者是在原10人制步兵班的基础上去掉一个四〇火箭筒射手组后,加上无武器的车辆驾驶员。后者同样是去掉一个四〇火箭筒组后,加了一名步枪手。

相对于双火箭筒步兵班,这两种步兵班的平衡性较好,虽然仍明显是重于防守,但毕竟有了2~4名可用的步枪兵,在火箭筒和班用轻机枪的掩护下是可以执行进攻任务的。至此,我军步兵班正式形成了班用轻机枪和四〇火箭筒的火力双核心,并一直沿习至今。

二、120火代替了四〇火

进入1990年代后,随着第三代主战坦克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作为我军步兵营属反坦克武器主力的-PW78式82毫米无坐力炮层已经过时,不能满足击穿第三代主战坦克的需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军研发并列装了新一代PF98式120毫米重型火箭筒。PF98式120毫米重型火箭筒分为营用型和连用型两种,前者用于淘汰78式82毫米无坐力炮,后者理论上配属于步兵连,但事实上,由于我军并没有多少部队在步兵连内编制有火器排,所以实际上出现了PF98式连用火箭筒无用武之地的窘境。

就在这时,转机出现了。作为最重要的步兵反坦克武器,我军对于69式四〇火箭筒的改进是十分重视的,虽然先后列装了三代40毫米破甲弹和二型杀伤弹,但受限于其超口径战斗部尺寸的限制,其最大破甲厚度已经不能满足击穿第三代主战坦克的需要了。而新研制的PF89式80毫米单兵火箭筒虽然解决了携行性问题但是其破甲能力也不能满足击穿三代主战坦克的要求。而相对轻便易携的PF98连用型火箭筒正好可以下放到步兵班替代69式四〇火箭筒。

客观的说,120火箭筒的性能较四〇火箭筒要优异的多。其优势主要有:

1.破甲威力大,弹种多。四〇火发射DZP1C型40毫米破甲弹时,可击穿180毫米/65º的装甲。而120火发射破甲弹时可击穿230毫米/68º的装甲,而且后者能发射的弹种也要多于前者;

2.射程远、精度高,120火发射破甲弹时有效射程为400米,比四〇火远出100米,而且其射击精度较高,其在500米处的立靶精度与四〇火300米处的精度相当;

3.配备有较为完善的火控系统,并有一定的夜战能力,120火配有白光瞄准镜和微光瞄准镜,与四〇火配备的瞄准镜相比,120火配备的白光瞄准镜视放大率高、可自动装订表尺,在使用上也要简便得多,其配备的微光瞄准镜不仅可以用于射击,还具备了侦察、跟踪、测距、测速等多种功能,保证了PF98连用型火箭筒拥有较高的命中率和夜战能力。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说PF98连用型火箭筒有着不少的优点,但对于步兵班内是否应该配备它,实际上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

120火的性能很好,但是它对于步兵班来说,过长过重了,其行军状态全长就达到了1191毫米,发射筒的重要也达到了10千克,而更为致命的是,120火箭弹全重远高于四〇火箭弹,其破甲弹全重达到了6.28千克,多用途弹的全重更是高达7.60千克!相当于3枚DZP1C型40毫米火箭弹。

这种重量也就决定了一个PF98火箭筒射手小组要想具备一定的作战能力,至少就需要3名成员,1名正射手背发射筒,二名副射手背负弹药,当副班长兼任火箭筒组组长时,还要帮着背火箭筒白光/微光瞄准镜和连用小三脚架。即使占用了如此多的人力,背负的弹药量也不过只比四〇火多一发而已。

一个9人制的装甲步兵班,在配备PF98连用型火箭筒后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步枪兵人数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扣除正副班长各1人,3人火箭筒射手组和2人班用轻机枪射手组以后,即使为驾驶员配备1支自动步枪,班内的步枪兵只剩下2人,以我军传统的三个战斗小组为例,班长带班用轻机枪组,副班长指挥120火射手组,最后是1个战斗小组长带1名士兵,这样的步兵班能执行什么样的作战任务可想而知。

那么如果编成二个战斗小组的话,班长就要同时指挥班用轻机枪组和火箭筒射手组,而副班长则带2名步枪兵投入战斗,效果好于三个战斗小组,但班长的负担是比较重的。而且在这种编制想定中隐藏着一个更为严重的缺陷,步兵班持续作战能力差。

无论是装备四〇火箭筒还是120火箭筒,持续作战能力差都是我军步兵班的一项短板,以装备四〇火箭筒的步兵班为例,火箭筒副射手只背负3枚四〇火箭弹,也就是说,实际上无论是对付集群有生目标还是轻装甲车辆或是工事,一个步兵班只有三次攻击机会,然后火箭筒副射手就可以作为步枪兵投入战斗,而火箭筒正射手却丧失了作战能力,直到得到弹药补充为止。

而这种情况到了装备120火箭筒时更为严重了,为了背负全重更大的120毫米火箭弹,二名副射手是不配发自动步枪的,也就是说,当火箭弹打完后,9人制步兵班中就有三分之一的兵员丧失作战能力了。

从更深层次来说,现代战争中,恐怕也不需要每个步兵班普遍装备120火箭筒这样的专职反坦克武器。

虽然说步兵班在战斗中可能碰到各种不同的情况,但从概率来说,单独碰到第三代主战坦克的概率是比较低的,即使碰到了又有多高的概率需要从正面击穿其装甲呢?如果说可以采用伏击或是侧击的话,无论是80单兵火箭筒还是四〇火箭筒都能威胁到第三代主战坦克,那么为什么还需要装备占有编制人数过多的120火箭筒呢?

说到底这是一个作战理念的问题,由于长期面对着前苏联陆军装甲洪流的可怕压力,我军对于步兵反坦克武器的需求是现实的,也是必须的,在一个团只有一个反坦克导弹连的年代里,如果步兵班再没有一定的反坦克作战能力,那么当冲突真的爆发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但问题是,现在前苏联已经解体了,放眼中国周边,已经没有一个可以和解放军陆军进行大规模正面装甲作战的国家了。即使有些国家有一定的装甲作战能力,随着我军合成化和机械化水平的提升,也不需要在每一个步兵班内都装备120火箭筒这样的专职反坦克武器。那么如果不装备120火箭筒的话,我军步兵班如何解决火力支援问题呢?答案就在下面。

三、11式武器系统对于中国陆军的意义

在这次某机步师的演习中,另一个短暂出镜的就是11式武器系统,这种被军迷戏称为战略步枪的武器是国内第一代步榴霰合一的综合单兵武器系统。与传统的自动步枪加挂榴弹发射器相比,它最大的优点是发射20毫米高速可编程榴弹,其初速高达219米/秒,可打击800米远的目标。加上11式单兵武器系统还配套有火控系统,虽然因口径小于国产QLG10A式35毫米枪挂榴弹发射器发射的35毫米榴弹,但由于其初速高,射程远,命中精度高且具备可编程能力,对有生目标的杀伤效果要高于35毫米榴弹。

理论上,配备该武器后的步兵班整体火力打击范围可扩展到800米以上,对集群有生目标和无防护装甲车辆都有较好的毁伤效果,虽然无法毁伤轻装甲车辆和野战工事,但可通过携行单兵火箭筒来解决这一问题。

当然,考虑到11式单兵武器系统昂贵的造价,可以采用一个变通之法,即为步兵班内正副班长各配1支,这样不仅提高了火力打击范围,也便于正副班长更好的掌握战场态势,及时下达命令。步兵班内在撤编120火箭筒后,可以增编1挺班用轻机枪,真正体现出枪族化的优势,或是编组一个3人制的榴弹发射器小组,配备加挂有榴弹发射器的95-1式或是95式自动步枪。

至于说步兵班内同时列装2种榴弹会不会出现后勤保障问题,在笔者看来应该问题不大,毕竟相对于要保障120毫米火箭弹的难度,前运小口径榴弹实在不是什么大事,而且由于20毫米和35毫米榴弹尺寸相差明显,所以也不会出现混装的问题。

之所以要为正副班长配备11式单兵武器系统而不是配备下挂式榴弹发射器的95式自动步枪是为了提高班组的战斗效能。客观的说,与美军步兵旅级战斗队属步兵班相比,我军步兵班在观瞄器材方面还有着较大的差距。

例如美军步兵班的班长配备了AN/PAS-13(V)3重型热成像瞄准具,2名机枪手均配备有AN/PAS-13(V)2中型热成像瞄准镜,而2名步枪兵也配备有AN/PAS-13B(V)1轻型热成像瞄准具,即使是AN/PAS-13B(V)1轻型热成像瞄准具对于人员的识别距离也达到了550米,AN/PAS-13(V)3的识别距离更是达到了2200米。而国产95-1式自动步枪配备的MGI 95-1-300式微光瞄准镜的视距只有300米,而且从性能来说,与热成像瞄准镜也有一定的差距。

在短时间内想弥补这样的差距是很难的,但如果为步兵班正副班长配备11式单兵武器系统,考虑到11式单兵武器可能配备有热成像瞄准镜,这样可以有效的提高班组的夜视/夜战能力,而且利用20毫米高速可编程榴弹的远射程优势,可以在美军的步兵班火力打击范围外对其实施打击。

即使不为我军步兵班配备11式单兵武器系统,也应该考虑对现有的步兵班编制体制进行一定的改进,增编榴弹发射器手,将占用编制的重型反坦克火器上缴。毕竟在我军快步走上合成化之路时,对于每一个编制级别都提出了新的要求,用枪挂榴弹发射器或是步榴霰合一的单兵武器替代掉用途单一且持续作战能力差的重型火箭筒有助于提高我军步兵班的独立作战能力和持续作战能力。

我军步兵班从60年代起就开始准备应对北方强邻的装甲洪流,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即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却也是当时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但随着我军机械化和合成化水平的提高以及未来战场及假想敌的变化,是不是应该继续沿习这种编制是很值得商榷的,尤其是将占用人数过多的120火箭筒编入步兵班中。

只有变革才能生存,也只有与时俱进,因时而变的变革才能更好的完成祖国交给解放军的使命,现在也许已经到了需要变革的时候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亦隆

张亦隆

军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