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仲麟:去京都动画献花,日媒一通操作差点劝退我

2019-07-31 07:44:1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7月18日,京都一栋三层小楼燃起的熊熊烈焰引发了全球关注。一方面,这起人为纵火案死亡人数达到了战后故意伤害的最高值,而另一方面,被纵火的京都动画是日本最顶尖的动画制作公司。两个因素相结合,使得这一起纵火案件一时间成为了焦点。不仅仅是动漫爱好者,各个国家机构相继对遇难者致以慰问,同时,也毫无疑问的成了“媒体们的狂欢”。而我在现场,也切身体会到日本媒体对于此次纵火案的采访态度。

火灾发生后,我作为一个动漫爱好者,且正好有去日本旅游的行程,便准备在到达日本之后前往京都动画的火灾现场献花。得知此事后,无数友人与同好委托我代为献花。于是7月25日,我和夫人一共带着6大束花,代表着众多京都动画爱好者,前往火灾现场献花。

京都7月的烈日毒辣无比,从电车站走到火灾现场短短10分钟的路程已经让我汗流浃背,更不用说手上提着6大束花。快接近目的地的时候,我们就闻到了一股焦糊味,再走过两排楼,顺着小巷就看到了那栋被烧的焦黑的三层小楼了。火灾现场已经用围挡围了起来,现场只看到十几个带着长枪短炮蹲守的记者。看不到有放花的地方,前几天从新闻上看到放花的地方也毫无踪迹,与夫人简单商量下后准备在围挡旁进行献花。正当我们在讨论时,蹲守的记者渐渐围了上来,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此时我夫人已经有些怯场,小声和我说感觉很害羞。不过献花还是要献的,都坐几小时的列车来了,总不能因为有媒体在就落荒而逃吧。

我取出一束花摆放,周围响起了一片片快门声。职业记者用专业相机,以至少每秒30张的连拍速度对我进行拍摄,听声音我的四周起码有七八台相机在对我进行高速连拍。“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裂帛般的响声不由得让我想到了有电锯之称的MG42机枪,甚至给我一种错觉——我正被七八挺MG42机枪扫射。现场媒体的镜头都快要怼到我脸上了,哪怕厚脸皮如我,此时也不由得心里发毛,若是换成我夫人怕是要当场哭出来。

火灾现场与蹲守的媒体

放下第二束花后,看守现场的警员终于出现了,连英文带比划地示意我献花另有地点,并指出了大概的方向。我抱起放在地上的鲜花,离开了火灾现场,这时蹲守的媒体纷纷跟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向我提问。有一名没挂吊牌也没自报家门的华人记者(并不知道他是哪家媒体的)可能认出我是中国人,用中文大声问我是不是从中国来。由于场面有些失控,只想尽快离开的我便大声回答:“我从中国来!”得到我的回答后,那名记者便大声和人说“他是中国来的”。走了好一段路后,见我并不配合,围堵的记者终于散去,我松了一口气。

记者群散去没多久,一名年轻的小姑娘拿着记事本追了上来,用英语自报家门是NHK的记者,询问我是否愿意接受采访。此时只有她一人,见场面可控我便答应了采访要求。见我愿意配合,NHK的小姑娘打开了DV用英文进行了采访。采访的提问比较常规:从哪里来,为什么带那么多花,是否喜欢京都动画的动画片,代表多少同好进行献花,有什么想对遇难者说的等等。比起前面穷追猛打不知何方神圣的记者们,NHK小姑娘的采访至少并不那么惹人反感。

笔者接受NHK记者采访

到达指定的献花地点后,毫不意外地——依然有不少媒体在献花的棚子处守候。有一个摄像机机位正对着献花人员的脸。好在此处的记者不像火灾现场的那样如狼似虎,我得以不受干扰地完成了献花。虽然周围依然有快门声响起,但因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且没有连拍声,所以没有给我太大压力。

作者代表众多同好所上的花束


献花现场

回程路上,与友人说起献花时被日本媒体包围的经历,才得知如我这般被媒体包围的经历并不少见。由于此次京都动画火灾的话题性与爆炸性,日本媒体迎来了久违的“盛宴”。我在火灾第七天去献花的时候,都还有七八台相机围着近距离拍,可以想象在火灾发生第二天时,现场蹲守拍摄的媒体肯定更多。

从日文推特上来看,在火灾次日,有遇难者家属到达火灾现场。遇难者家属进入现场时,各路日本媒体踩在人字梯上,以极近的距离,透过窗户拍摄进入火灾现场的遇难者家属。这种肆无忌惮的拍摄且不说对事故现场秩序的扰乱,我觉得对遇难者家属也是极大的不尊重。

日推:遗族(遇难者家属)进入火灾现场后,媒体就站在人字梯上透过窗户拍摄遗族

日推:当遗族从建筑左侧出来后,媒体就追过去拍摄遗族,把人字梯留在原地挡住献花地方

日推:现场留在人字梯的媒体

前来悼念的人群、哭泣的家属对于日本媒体来说是最好的素材,媒体拍下一幕幕伤心欲绝的画面来增加冲击力,却丝毫不顾及给人带来的二次伤害,这无疑是把家属的伤口放大并在上面撒了一把盐。我实在无法想象二十几台相机盯着遇难者家属时,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心理创伤。

日本媒体在现场拍摄的遇难者家属

日本媒体拍摄的在献花地点失声痛哭的女学生

为了避免对遇难者家属造成二次伤害,京都动画方面宣布并不接受媒体的采访,暂不公开遇难者名单,希望家属不被打扰。然而这份声明对日本媒体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对于几十年一见的重大新闻,各路日本媒体各显神通,硬是通过各种渠道不断挖掘出遇难者名单,并找上门去采访遇难者家属,以此想要获得独家新闻。

如果说这还尚且算正常的话,那么下面这件事就更令人发指了。根据日文推特爆料,有媒体获悉遇难者家属要为死者举行葬礼后,要求拍摄葬礼现场。在遇难者家属明确拒绝了拍摄请求后,依然以“新闻自由”之名闯入葬礼现场。即使是家属要求停止拍摄也不听,甚至还在问“那采访(死者)的友人可以么?”

如此有悖人伦的行为,实在令人愤怒!哪怕是以旁观者的角度。我可求求你们,放过遇难者家属,做个人吧。

日推:日本媒体记者擅闯京都动画遇难者葬礼

当笔者与身为记者的朋友说起本次见到的种种乱象,并询问国内相应的行为准则时,友人这么说:“对遇难者家属的采访肯定得先征求同意,不能什么招呼都不打,上去就拍就问,充分尊重对方主观意愿是很重要的。对于擅闯葬礼的媒体,家属有权拒绝接受采访并要求离开。不该在法事现场未经同意使用摄像器材,其实说到底就是有没有一颗同理心。”友人是一个资深记者,我对他说的非常赞同。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遇难者家属的采访必须在尊重对方意愿的基础上进行,这是作为人最基本的道德。

以NHK为代表的日本大型新闻社,在此次对京都动画纵火案的报道中,实在是有失行业道德与专业性。正常的报道固然是必要的,公众也需要及时了解事件进展,但为了博取眼球突破人伦底线,只会引发读者和观众的反感。

对遇难者家属来说,亲人遇难已经是天大的噩耗了,而日本媒体不断将伤口曝光于聚光灯之下的行为,无疑给家属带来了严重的二次伤害。这种行为在日本被称为“媒体迫害”。此次日本媒体对家属的穷追不舍引发了众怒,有人呼吁尽快推行《媒体迫害对策法》,以规范媒体的行为。

在离开时,我看到火灾现场后方的桥梁上,有几个带着口罩、形似宅男的人驻足,远远看着被熏黑的小楼,却没有去现场。或许他们早就知道如果去现场,那些媒体会干什么,于是选择远远看着,寄托哀思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仲麟

张仲麟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钰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去京都动画献花,日媒一通操作差点劝退我
摊上精神病员工,国航到底冤不冤?
丑闻又缠上787,波音帝国经得起几次折腾?
737MAX又有新问题,是FAA“不小心”泄漏给媒体的
长荣空乘罢工,台湾民众怎么不挺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