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赵永升:勒庞只是法国的“春江鸭”,难成“黑天鹅”

2017-04-23 08:01:34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赵永升】

法国极右派政党“国民阵线”(FN)的党魁玛丽娜·勒庞,其竞选纲领一经公布,毫不夸张地说便引发了诸多国家乃至全球的热议。之前大家一致认为勒庞能顺利进入第二轮投票,但最终无法问鼎总统宝座。但随着曾经呼声最高的另一候选人前总理菲永深陷“吃空饷”丑闻之中,不少媒体也改弦更张,认为勒庞在第二轮中胜选的可能性在急剧增大。

然而,凭借在法国十余年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感受,笔者认为尽管和欧洲的部分其它国家相同,法国的极右翼势力也在日趋加强,但在法国现有的政治框架和社会生态下,勒庞此番当选总统的概率几乎为零。笔者认为勒庞只是法国“春江水暖鸭先知”中的“春江鸭”,难成“黑天鹅”;倘若政体不改,法国也不可能和美国一样飞出只“黑天鹅”来。

勒庞是法国的“春江鸭”,是法国政坛乃至法国社会,尤其是法国经济的“晴雨表”。从之前的“老勒庞”( 玛丽娜·勒庞之父),到今日的“女勒庞”,笔者目睹了这几十年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极右翼势力一步一步从小做大、从弱做强。在此不再赘述法国国民阵线的详尽发展线路图,简而言之,是从当初法国政坛的一个可有可无的政治配角,正在逐步成为法国一个不可小觑的政治主角之一。

而国民阵线的每一步演变,其实又都与法国、欧洲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环境变化休戚相关。仅以法国为例,在多个影响的变量中,何时法国政坛其它政党有力、团结了,何时极右翼就弱;何时法国社会动荡了,何时极右翼就强;何时法国经济增长加速了,何时极右翼就弱;何时法国人可支配收入减少了,何时极右翼就强……

而国际事件可以“9·11”恐怖袭击为例。根据《费加罗报》报道:“从2001年开始,极右势力就开始明显地在欧洲大陆蔓延,极右选票占据了越来越多国家的投票箱。通过对选情的分析发现,虽然有时这种趋势因为选举结果失败或个别极右党派衰退而有所缓解,一些区域仍让人难以理解地倾向极右党派。尽管有时投票结果未必是极右党派掌权,但其势力的蔓延却可一目了然” 。

事实上,2001-2016年对法国极右翼而言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十五载。在这期间,“老勒庞”成功地进入了总统大选的第二轮,并且在“女勒庞”的推进下,国民阵线的政策被重新定义,进而“女勒庞”接替了“老勒庞”当上了党魁。下图显示了国民阵线势力的变化趋势:从2008年欧债危机爆发之际的最低得票率1.08%,直至2015年地区选举的最高得票27.88%。

法国国民阵线势力变化图(图片来源:《费加罗报》、《欧洲时报》)

而近十年法国国民阵线的总体上升趋势,无疑要归因于:法国左翼和右翼势力的执政业绩不佳及其内部的不团结,欧债危机以及各类金融性危机的爆发及其持续长达七、八年之久,危机后的经济复苏举步维艰,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福利总体下降,加之中东和北非移民潮的到来,以及恐怖主义的日渐猖獗等。

当然,“女勒庞”与“老勒庞”相比,在国民阵线的纲领中剔除了原先一些过于极端的主张,同时加上当今法国人在现实生活中遭遇的所谓问题解决之道。这也是为何玛丽娜·勒庞和与她反目的父亲让·玛丽·勒庞相比,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及国民阵线在玛丽娜·勒庞的掌管下,在法国选民中的支持率不降反升的原由。

尽管国民阵线现在的声势俨然浩大,但笔者依旧认为勒庞是法国的“晴雨表”,而且只是法国的“晴雨表”而已,不可能成为法国大选中的一只“黑天鹅”。尽管“国民阵线”在左、中、右政党派别细分的法国算是极右翼政党,而特朗普在两党制的美国无所谓极左翼还是极右翼,但两者的一些主张却是不约而同的。例如都主张“排外”,无论是对移民的排除还是在贸易上的保护;两者都主张“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无论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还是玛丽娜·勒庞山寨特朗普的“法国优先”论。

尽管有这些雷同之处,法式的特朗普依旧不会出现,原因在于法国非常好的社会福利机制、两轮的投票制度以及法国多党派的博弈。

首先,对在不同的选举中投了极右票的选民而言,有一部分人确实是国民阵线的铁杆党员。他们对勒庞家族及其极右翼党派死心塌地、唯勒庞马首是瞻。但其中也有不少人之所以投极右翼的票,不是因为真心支持勒庞家族及其主张,而是出于对法国现有政权以及左翼和右翼政党的不满;换言之,在法国极右翼成为对左翼、右翼以及其它党派不满的“感情垃圾桶”。至于这些并非真心支持勒庞却投勒庞票的选民究竟占比多少,每次选举情况不一,有时这个比例能够高达三分之一。因此,今天我们在讨论勒庞究竟能拿到多少选票时,勿忘要打一定的“折扣”。

进而纵观极右翼的铁杆支持者们,绝大部分都处于法国社会的底层或中下层。他们所从事的职业总体来说,是对知识和技能要求没有那么高的简单劳动型岗位,以流水线的生产工人为主要代表。与“白领”和“金领”相比,非技能型“蓝领”的薪资要低一些,不少人拿的只是法国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SMIC)。

由于在遭受重大的社会“撞击”或经济危机时,低技能型雇员要比高技能型雇员更加“脆弱”、承受更大的冲击;这个冲击经常直接转换成失业,甚至是持久型失业或法国人称之为的“长期失业”。这个现象,可以从国民阵线演变线路图的高高低低与法国经济增长线路图的起起伏伏之间,很容易就能找到拟合。

另外,为何勒庞倾心效仿的特朗普能够在美国大选中取胜,而笔者认为勒庞在法国却没有这个可能性呢?诚然,特朗普的支持者也是处于美国社会的中下层,甚至有媒体将其称之为“美国落魄的中产阶层”。法国与美国在这方面其实情况酷似。当然笔者不赞成在法国使用“落魄的中产阶层”这样的称谓,建议使用“中下层人士”更为恰当,也更能将日益扩大的极右翼支持群体囊括其中。

让·玛丽·勒庞的一次演讲图,讲台写有“以人民之名义”字样(资料图)

在法国飞不出“黑天鹅”,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多亏了作为一个西方颇为典型的“福利社会”,法国在补贴困难家庭和多子女家庭、补助失业者、妊娠期女性、保护弱势群体等方面,政府做了巨大的努力。只要在法国长期定居过的人,应该对此都深有体会。而美国作为“盎格鲁-萨克斯文化”的典型代表国家,“自由竞争”是其立国之本之一。简而言之,美国国家鼓励个人努力,创造竞争环境,但绝不养懒人。这也是为何作为世界的头号强国,美国的社会福利却远远不能与欧洲大陆的北欧和西欧国家相比的原由所在。

法国正是基于这种极佳的社会保障和救济体制(此处姑且不讨论该机制的弊端),才能哪怕在长达七、八年欧债危机期间,法国的社会整体能够确保安定;也同样基于此,笔者从既往年份的国民阵线选票走势及细分分析中,得出真正支持勒庞的选民人数所占比例难以起到统计学上讲的“显著”的作用。

其二,除了上述的社会福利因素,基于政体的迥异,法国也不可能和美国一样飞出“黑天鹅”。这里的政体,笔者具体指的是选举机制,即对总统大选,法国采用的是两轮投票制,而美国用是一轮投票制。在双方力量悬殊不甚大的情况下,如果只是采用一轮投票制,就容易出现美国这次大选的结局;但如果采用法式投票制,结果就不同了,就能有效地抑制此类情况的发生。同时,那些将极右翼只是作为其对左翼、右翼以及其它党派不满的“感情垃圾桶”的选民,到第二轮投票之际,通常会恢复正常的智商而做出理性的选择。

其三,与美国的两党政体制不同的是,法国实行的是多党政体制。法国堪称世界上政党划分最为齐全的国家,在政党分布“扇形”上,从左到右分别有主要的五类党派:极左、左、中、右、极右,以及各类之间更加细分的过渡性党派,例如中左指的是其党派立场居于政党扇形的中间,但往左翼靠。


在第一轮法国总统大选的时候,经常就已有政治主张近似的党派“攀亲”、“结盟”;尤其到了第二轮,从历史的经验看来,绝大部分的法国政党都把国民阵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是法国其它诸多政党的“天敌”。因此,法国的第二轮总统选举,通常会演变成其它党派联手制止极右翼的运动。这也是法国总统大选的特色之一,笔者将其称之为法国政党的“博弈要诀”。

当然,还有一些其它因素,例如笔者曾在其它文章中提及的法国是一个成熟的社会、法国民众的政治素养要比北美国家的沉稳等。但由于此类解释多半源自个人感受、在逻辑上推理较难,因而在此仅一笔带过。

总之,勒庞是法国的“春江鸭”,是法国政坛乃至法国社会,尤其是法国经济的“晴雨表”;而且勒庞只是法国的“晴雨表”、充其量只是法国政坛的“平衡块”而已,不可能成为法国大选中的一只“黑天鹅”。

尽管勒庞山寨了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而提出“法国优先”,以及两者有诸多的相同之处,但基于法国极佳的社会福利机制、两轮的投票制度以及法国多党派的博弈要诀,勒庞成不了“黑天鹅”。而随着欧债危机的结束以及法国和欧盟经济形势的逐步恢复,笔者认为法国极右翼势力在未来也难成“黑天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赵永升

赵永升

法国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