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郑若麟:想要看清一个真实的西方,既不能踮脚,也不能跪着

2019-02-08 08:18:05

【文/郑若麟】

认识西方也有几个要点,我想提出来跟大家一起讨论。

要真正知彼首先要有一种平视西方的心态,要不卑不亢,平视西方。我们既不能像大清王朝当年蔑视西方,把西方的一切都说成是奇巧淫技,蔑视。但是我们也不能仰视西方对西方的一切顶礼膜拜。这是第一个要点。

第二个要点,我们要抛弃我们的固有观念,要真正从西方的角度来学习认识西方。

家父郑永慧是一个杰出的翻译家,他一直在教导我,翻译最忌讳的,就是把西方的概念中国化,从而用中国的心态去认识西方,这是最糟糕的。很多人喜欢用一些中国的成语来翻译西方。比如,说到生气了,他就拂袖而去。拂袖而去是中国的一个非常典型的动作,因为中国古代衣袖又长又大,所以一生气可以袖子一甩,生气走人。当我们在翻译西方的时候,西方人生气,当我们用到拂袖而去这样来形容西方人生气的时候,你要知道西方人的袖子很短,是没法拂袖而去的。我们在用这个词的时候,实际上就把西方人生气时的神态,甚至于他的心态都把它中国化了。

这里又提及另外一个例子,法国存在主义作家让·保罗·萨特有一个名句叫huis-clos,“huis-clos”我们中文有翻成密室,有翻成间隔,好像还有翻成禁止旁听的。那实际上huis-clos是一个司法用词,就是在陪审团讨论这个案件的时候,是禁止公众旁听的,就是外边人是不知道的。这样一个现状,在我们国家里面没有一个现成的词,我们不论是翻成间隔也好,翻成密室也好,实际上都没有表现出萨特想表现的那个意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要确切地去理解西方概念,认识西方文明的话,我们必须要造一个新词,来反映这种看法。

在这部剧里面还有一句话也是经常被人引用,错误引用的一句话就是L’enfer, c'est les autres,他人即地狱,很多人从字面上去理解他人即地狱,那就是一种非常自私自利的一种想法。实际上萨特绝对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绕了好几个圈子,作为一神教文明下的一个存在主义思想家,他实际上更关注的是人自心的内省。

在一个密室,在一个没有公众旁听的时候,有三个人生活在一起。那么这个时候你的存在,你的自我意识的发现、你的良心就是其他人对你的审视,其他人对你的看法。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其他人对你的看法当中,往往会看到你的弱点、缺点,甚至你的罪行。在这个意义上,萨特说其他人,他人就是你的地狱,因为他人往往盯住你的弱点,盯住你的缺点,盯住你可能犯过的罪行。但是萨特进一步又阐述,就是如果我是没有问题呢?我做得很好呢?那你怕什么?当然问题就在于,除了上帝,谁能说自己是完美无缺的呢?所以他人即地狱!

你看这样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我们可以用一句话,他人即地狱就翻出来了,但是我们真的理解萨特想表达的原意了吗?我们要研究西方,一定要抛弃我们一些固有的概念。中国人一向是与人为善的,从善来出发,他人、四海之内皆兄弟,所以我们很难理解他人即地狱这样的话语。我们往往会从我们固有的思想去理解它,这就导致了我们无法确切地、深入地理解西方。

第三点,认识西方最关键的就是我们要有一种认识未知世界的精神。这里我要举一部美国电影的例子,电影名字叫《I Orgins》,是一个美国导演(Mike Cahill)的作品。

它里面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主角是一个科学家,他的妻子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科学家研究一种小虫子,这种小虫子只有嗅觉和触觉,没有视觉。

有一天,他的妻子来到他的实验室,问他,你整天折腾这些小虫子干什么?他说我想让它们有视觉。他妻子一直想让他皈依天主教,那么这个科学家说,我只相信所有能够实证的事物,能够证明的我才相信。他妻子就说了下面这番话,她说,这些小虫子只有触觉和嗅觉,是不是?他说是。那么也就是说它们对光是否存在,它们没法理解,对不对?这科学家想了想说,对,它们没法理解光,因为它们没有视觉,而我现在正想让它们有视觉。那他的妻子就说了,上帝的存在对一部分人来说,就像光一样,有信仰的人就像有视觉一样,他们能看到光的存在,而另外一些人是看不到光的存在的。

这句话给了我很多的思考,我们在研究西方的时候,也要有这样的一种去追寻光的精神,就是说我们可能去研究的、认识的是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地认识西方。

所以认识西方要有平视西方的心态,要抛弃我们的固有观念,要有认识光的这样一种追求精神。认识西方是为了知彼,知己知彼我们才能百战不殆。在今天这个时代,知己知彼,才能使我们赢得共赢、共存。今天知彼的条件可谓空前优越。我们拥有一切手段,但是我们缺少的就是一种知彼的精神和自知之明,我们有这种精神吗?

郑若麟

郑若麟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曾常驻巴黎二十余年

分享到
来源:观视频工作室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想看清真实的西方,既不能踮脚,也不能跪着
“黄马甲运动”是欧洲历史的转折点?
“黄马甲”是纯粹自发的民粹运动?你错了
西方资本集团内斗白热化,中国能识破其本质吗?
西方至今仍幻想催生“中国崩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