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钟雪萍:美国“多元文化”精英有多在乎“人民”

2017-02-17 06:56:3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钟雪萍】

在美国的政治话语里,“people”(人民)绝对政治正确。无论自由派还是保守派,政客们开口闭口都说自己代表“American people”(美国人民),尽管各自都有不同的“人民”调色板:自由主义自诩是彩虹色的,多元;保守主义自诩是正宗上帝色的,无所不包。

但“人民”究竟是谁?不同政党的支持者?社会学者研究里的阶层数据?“中产阶级”、底层人群、各类族群、男人、女人?在什么意义上他们属于“人民”的范畴?

一百多年前,林肯明言,政府是民有(of the people),民治(by the people),民享(for the people)。尽管深得人心,但仍然没有界定什么是人民。

2017年1月20号,川普在就职演说中宣布“2017 will be remembered as the year when the people became the ruler of this nation again”(2017年将被人铭记,因为人民再次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

谁能反对“人民再次成为国家的统治者”——历届总统不都以“人民”的名义竞选上台?(尽管以上帝的名义宣誓就职。)

然而,第二天,比参加其就职仪式更多数的人群,出现在美国国内和世界其它地区的大中小城市,反对川普上台。之后,各类大大小小的抗议示威此起彼伏,反对川普就职伊始便迅速掉下的“第二只鞋”——那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白宫扔出的“总统令”。

特朗普一上台就接连抛出多道总统令

川普上台区区几周,很多他的反对者似已患上焦虑症,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无法想象这还只是整整四年(抑或八年?)的开始。从“希特勒”“法西斯”字眼的出现,到《1984》《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等书籍的畅销,人们明显感觉到不是人民再次成为国家统治者,而是川普成为美国的统治者——ruler——才使得2017年将在史册中有特殊的地位。

有人预期,2017年有可能是大规模群体性抗议层出不穷的一年。也有人预言,川普上台将催生美国人民真正的“再政治化”。

问题是,川普以“人民”的名义,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尽管希拉里的选民总投票数超出川普所得近三百万(因此人们再次质疑“选举人制度”),但还是无法否定川普在民众中拥有大量支持者这一事实;正是他们将其推上总统宝座。

在自由主义的话语里,川普的支持者被界定在“民粹”范畴里,到了希拉里嘴里,其中至少一半更是“deplorable”(“可唾弃的”——因为他们种族主义,仇视女性,没有文化,等等)。

2016年11月9日,有些自由派人士早上醒来,面对“变天了”的大选结果,开始做自我检视、自我检讨(soul searching),突然感觉“看到”了那些他们早已放弃了的对方的选民,反思是否应该重新认识他们。

然而,就像9/11事件,2008年金融危机,每次都有人提出,必须深究美国自身的责任和经济结构的深层问题,才能真正防止类似灾难再次出现,但每次都不了了之一样,在川普上台伊始的各种喧嚣中,这类反思刚刚开始,便也已基本不了了之。

主流媒体和民主党精英们等待着的,是川普因执政失误而失去他的支持者,而并非将后者争取到自己的阵营里。

事实上,两党政治需要分裂的民众,同时又必须以“人民”的名义,希望人们接受自己代表全民。这,只能是各类精英们的政治游戏。

一方面,尽管“人民”的含义在“解放黑奴”,女权运动,以及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等政治冲突和政治运动中得到很大的扩展,但是,种族和族群矛盾作为美国自身历史中的核心矛盾,至今仍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尽管表现形式有变化,种族歧视依然根深蒂固。政治经济层面上的各类社会矛盾,往往总可以转嫁到种族或族群层面上,“人民”之间的分裂始终与此密切相关,在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你方唱罢我上场的“政治戏剧”中,裂痕在不断弥补的努力中同时引发反弹甚至不断强化。

另一方面,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人民确实基本没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意愿,窃喜中精英们必须维持这一“民意”。因此,尽管“多元文化主义”作为自由主义内部晚近出现的理想主义,占领道德高地成为政治正确,但是,从历史角度来看,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以降,自由主义与它的对立面保守主义一起,作为资本主义内部的核心价值系统,此消彼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立又统一,双方精英不但共同以“人民”的名义维护着“美国至上”的国家观和价值观,也共同对阶级视角和阶级权利话语忌讳无比,一旦出现必须反击(有谁还记得桑德斯?)。

川普上台,肆无忌惮地打乱了人们熟悉的政治套路和模式,以“人民”的名义激化了一些社会矛盾,导致抗议声此起彼伏。但是,反对者在抗议和嘲讽他的“民粹主义”、独裁倾向、粗俗难耐的同时,是否真有意愿审视社会内部各类矛盾的性质?

而人们真正面对的现实是,多元文化主义之类的“文化再启蒙”,没有也无力解决国际、国内的经济不平等。

一方面,通过“双赢”的移民国策,美国企业吸引世界各地已经在自己国家取得大学学历的优秀人才——多元多元再多元,以弥补其本国教育缺陷带来的人才不足。另一方面,其本国内部因失业,教育资源不平等,等多种因素,出现大量陷入固化境地的底层阶级,其中包括长期底层化的黑人群体,很多自认为是社会主流但却底层化了的白人群体,以及大量的拉丁裔族群(无论非法与否)和对他们劳动力的盘剥。

“多元文化主义”对阵“民粹主义”,前者固然政治正确,但问题仍然是,“多元”在怎样的意义上关乎“人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钟雪萍

钟雪萍

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钟晓雯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