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邹志强:民主样板改造失败?土耳其与欧盟经历了什么

2017-03-15 16:56:1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邹志强

近日,土耳其高官前往荷兰等欧洲多国为总统制修宪公投开展造势活动屡遭碰壁,一时间欧洲群情汹涌,土耳其官员成为当前欧洲最不欢迎的人,土耳其与荷兰之间的外交口水战也不断升级,关系日趋紧张。对于欧洲国家的阻止行为,土耳其官方反应强烈,总统埃尔多安与外长恰武什奥卢均发出了十分强硬和激烈的言辞予以回击。

之前德国、奥地利也曾拒绝土耳其官员入境公开活动,为此埃尔多安称德国为“纳粹”。此次荷兰强力阻止土耳其外长、家庭和社会政策部长入境,更使双边矛盾急剧升级,丹麦、瑞典、瑞士等国也纷纷表态支持荷兰。埃尔多安再次祭出“纳粹”言论,称荷兰是“纳粹残余”、“法西斯主义者”,并警告其要为此付出代价;恰武什奥卢在法国演讲时也称荷兰是“法西斯主义之都”;土耳其甚至禁止荷兰驻土大使返回土耳其,并暂时封锁了荷兰驻土使领馆。

3月12日 荷兰驻土耳其大使馆(绿色建筑)外被设置路障

土耳其与欧盟针对此事的强烈对抗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欧洲国家的反对态度明确而坚决,但同时呼吁理性对话;而遭受挫折的土耳其显得有些恼羞成怒,一系列报复性言行欠缺理性。欧盟和北约均呼吁土耳其不要再有“纳粹”等过激言论,希望双方减少争吵,避免矛盾升级。而这背后反映了土欧之间在难民危机、土耳其政治改革与加入欧盟问题上的一系列矛盾分歧,三大矛盾相互交织冲击下的土欧关系日益复杂化并渐行渐远。

埃尔多安

近年持续的难民危机导致土欧双方互信度大幅下降,并影响到土耳其的入盟谈判进程。去年3月18日,土耳其与欧盟达成有关难民问题的协议,以解决难民危机为主要目标,欧盟对土耳其提供30亿欧元的难民安置援助等。但后期受到双方内部反对及形势变化的影响,落实效果不佳,相互指责日益增多。

土耳其原本希望通过与欧盟达成难民协议,将之作为推动入盟的新抓手,但在欧盟国家的不满与复杂的利益纠葛背景下,丝毫没有起到预期的积极作用。土耳其甚至向欧盟发出警告,如果欧盟无法兑现做出的承诺,将单方面终止协议。而欧盟认为土耳其故意以难民问题相要挟,甚至有意扩大难民危机,对土耳其的不信任甚至是厌恶情绪出现明显上升,多个欧盟国家明确反对接纳土耳其并要求停止入盟谈判。

欧盟与土耳其在民主化理念与政治改革问题上的分歧日益明显,对土耳其国内的威权化倾向担忧加剧。欧盟是土耳其国内民主化改革最大的外部规范力量,土耳其长期以来按照入盟要求进行了系统的民主化改革。曾几何时,埃尔多安及其领导的正发党正是借助欧盟的力量成功地削弱了军方的权力,在国内形成“选举霸权”,土耳其也曾被欧盟视为伊斯兰世界的“民主样板”。

但时过境迁,正发党的独大地位与埃尔多安日益明显的集权化倾向逐步走向了欧盟期待的反面。去年7月未遂军事政变发生后,土耳其政府在国内开展了大规模的镇压与清洗行动,考虑恢复死刑,这与欧盟对土耳其的自由民主改革期待完全背道而驰,引来欧盟的批评与反制。欧盟及其成员国对埃尔多安政府“打击异己”、“侵犯人权”、“践踏民主”、“法治倒退”等指责不绝于耳,本已微妙的双边关系更加紧张。

结果导致本计划于2016年10月落实的土耳其公民访欧免签政策被搁置,11月24日欧洲议会在投票中又以压倒性多数决定冻结土耳其的入盟谈判。当前土耳其加快推进总统制修宪改革的步伐,借助民主程序快速向威权化转型,欧盟对土耳其的不满不断上升,土加入欧盟的前景更加遥遥无期。英国的一项调查显示,土耳其成为最不受欧洲人欢迎的欧盟候选国。

此次事件背后也隐藏着更深层次的欧洲移民困境,欧洲境内存在规模庞大的穆斯林移民,其中土耳其裔移民就高达数百万,在难民危机冲击下欧洲的移民问题及其外溢的挑战暴露无遗,社会稳定正在经受重大考验。此次土耳其官员执意前往欧洲国家开展造势活动,将原本局限于其国内的政治纷争延伸到了欧洲国家,挑起了本就反感土耳其威权化改革和经历移民困境的欧洲国家的敏感神经。荷兰就认为土耳其官员执意为公投举行政治活动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荷兰阻止土耳其高官入境后引发土耳其裔人示威游行,并蔓延至德国,也验证了欧洲国家对于此事将引起国内动荡的担忧。

因此,土耳其与欧盟对对方的高度期待均逐步化为泡影,双方特别是土耳其日益失去耐心。土耳其对于多年的入欧努力未能成功倍感失望,正如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去年8月所说,土耳其为加入欧盟做出了积极努力,但从欧盟那里得到的“只有威胁、羞辱和全面的封锁”,此次入欧受阻在土耳其看来更验证了此前的判断。

埃尔多安多次对欧盟因民主、人权为理由拖延土耳其入盟进程表达了不满,他曾公开表示:“土耳其不会无限制地等待欧盟的决定,2023年是最后期限”,并表示加入欧盟不是“唯一”选择,正研究加入上合组织等,表明土耳其正对加入欧盟失去耐心。而欧盟因为难民危机、土耳其走向威权化和独裁道路而对土日益反感,认为土耳其已经成为一个麻烦制造者和民主坏榜样,双方的理念与认知差距不断拉大。

在此背景下,此次土耳其官员执意入欧及其受阻风波的出现使双方的不满公开化,也加剧了双方之间在上述问题上的矛盾和冲突,土欧之间的裂痕已经难以弥合。

将来土耳其与欧盟之间的矛盾还会不断发展,而且短期内不排除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土耳其总统制修宪改革的全民公投定于4月16日举行,埃尔多安对此志在必得,这成为当前土耳其政府的核心任务,其高调造势行动不会停止。在对欧盟不满的情绪作用下,不排除土耳其再次在难民问题上作梗的可能。

土欧矛盾的公开化将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土耳其的外交与经济环境必然受到重大影响,而欧盟对土耳其的影响力也将直线下降,多年的改造努力可能付诸东流。当然,由于土欧双方互有所需,特别是遭遇内外困难的土耳其更离不开欧盟,未来双方终究还是要回到理性协商与务实合作的轨道上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邹志强

邹志强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上外中东研究所
上外中东研究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