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埃贾兹•阿克拉姆:中亚与南亚国际关系——美国对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中亚的外交政策趋势

2018-08-04 09:01:05

【7月28日巴基斯坦大选结果出炉,前板球明星伊姆兰·汗领导的新锐政党正义运动党获胜。大选后巴基斯坦新一届政府将如何维护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本文作者是巴基斯坦国防大学校长顾问、宗教与世界政治教授埃贾兹·阿克拉姆,他对南亚、中亚局势的见解,以及中美两国在此地区的政治博弈的分析,可以为未来中巴关系的发展提供一个重要的观察角度。

在我们讨论中亚诸国和南亚次大陆的政治之前,必须正确理解两个事件的相对长期的影响。第一件是1989年开始的苏联解体,第二件是“9·11”事件后美国入侵阿富汗。

在苏联时代,中亚各共和国(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是苏联的一部分。因此,在那个时候,没有中亚,只有苏联。在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的强权竞争中,苏联曾计划过从巴基斯坦夺取俾路支省的海岸,以此来对抗美国的海上霸权。这一计划若成功实施,将使苏联进入“暖水区”,并通过巴基斯坦海岸之外的阿拉伯海直接进入中东。

2009年7月31日,美国科罗拉州No Name附近,一些美国伤残士兵与家人一起参加漂流等户外运动。参加阿富汗战争的美国退伍军人不少都身有伤残(@视觉中国)

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苏联必须首先入侵阿富汗,消灭掉它,然后南侵巴基斯坦。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敲响了警钟,美国人全力支持巴基斯坦,进而帮助了阿富汗的圣战者进行抵抗,这不仅导致了苏联的失败,而且也导致了苏联解体。首先是波罗的海各共和国,然后是中亚各共和国,它们纷纷与苏联断绝关系。然而,当美国人把阿富汗的烂摊子留给巴基斯坦清理的时候,巴基斯坦却支持阿富汗普什图人,因为在巴基斯坦境内就有许多普什图人,巴基斯坦无法疏远他们。于是,巴基斯坦就支持阿富汗的普什图人建国,建立的这个政权就是“塔利班”。

后来,在土库曼斯坦发现了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这使美国夺取它的油气资源变得有利可图。随着苏联的垮台,出现了一个单极的格局,而中国还没有崛起到后来的水平,因此美国人认为没有国家能够阻碍他们实现称霸世界的梦想。

1997年,华盛顿的保守派智智库“新美国世纪计划”(PNAC)提出,如果美国遭受了“另一次珍珠港”式的袭击,就会为实现他们的目标找到理由。这个组织是由威廉·克里斯托(William Kristol)和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创立的,而在签署这份文件的25人中,有10人后来为小布什政府服务,包括小布什自己,迪克·切尼(Donald Rumsfeld),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和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

布什一上任,9·11事件就发生了,美国迅速地入侵了阿富汗。美国在阿富汗的目的是推翻伊朗政权,支持“东突运动”和援助新疆的分裂,并解除巴基斯坦的核武装。从那时起,十七年过去了,美国不仅未能实现这些目标,而且还陷入了一场不可挽回的经济衰退,经济复苏似乎是不可能的,更不可能支付天价的军费开支。根据许多数据估计,在此期间,美国及其欧洲盟国在阿富汗杀害了一百万人,在伊拉克杀害了一百万人,在叙利亚和利比亚则杀了50万人,在巴基斯坦杀了超过10万人,还有数百万人永久伤残和流离失所。

在这十七年的时间里,在中亚和南亚的政治进程中,有两件有趣的事发生,而这两件事是不容忽视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崛起。同样重要的是,俄罗斯也走入复兴,中俄关系处于近期历史上最好的阶段。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也看到了印度和以色列都与美国结成深度合作的战略联盟,而巴基斯坦曾帮助美国人和圣战者在阿富汗打败了苏联,现在却已经和俄罗斯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所以,在过去的十年里,世界大势已经完全改变了。

然而,只有一个因素是不变的,那就是中巴关系。从巴基斯坦和中国作为共和国而成立的第一天起,它们的关系就逐渐变得更加紧密,这一伙伴关系促成了经济发展史上最大的发展倡议——中巴经济走廊(CPEC),而俄罗斯也希望加入中巴经济走廊,以RPEC(俄罗斯-巴基斯坦经济走廊)的名义推动自己的贸易和能源的运输动脉建设,这条动脉最终将与中巴经济走廊连接。

关于南亚和中亚地区联盟关系的变化,有一点值得提到——人们不应该忘记,伊朗是安全和能源领域一个关键的国家,它与中国、俄罗斯和巴基斯坦密切合作。为了逃避美国的制裁,伊朗希望向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即中国和巴基斯坦供应能源,并把从恰巴哈尔(Chabahar)到瓜达尔(Gwadar)的能源管道连接起来——它们的陆上距离不到一百英里。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土俄关系以及土中关系的巨大转变。从表面上看,土耳其仍然是北约成员国;但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土耳其已经准备好转向东方,而作为一个像俄罗斯一样的跨越欧亚两大洲的国家,土耳其有选择的余地。在与西方的关系陷入困境后,土耳其或许可以乘着亚洲世纪的风潮发展自己。土耳其肯定会这么做。土耳其、伊朗和巴基斯坦是有着文化、宗教、经济和政治联系的兄弟国家。

20世纪50年代的区域合作发展(RCD)促成了20世纪80年代经济合作组织(ECO)的形成。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除伊朗、巴基斯坦和土耳其外,在苏联垮台后,又有六个中亚国家加入了。阿富汗也获得了成员国资格,使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总数增至10个。尽管作为一个国际组织,ECO从未成功,但它的继续存在表明,这些国家需要更多的连通性。但由于这些国家内的许多政权从来没有代表其人民的愿望,而且由于外国入侵阿富汗,因而一体化改革进程仍然相当缓慢。然而,在中国目前的“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性和俄罗斯的积极参与确保了这些地区更大的连通性。

所有的这些国家当中,唯一例外的是印度。目前,有两个国家似乎站在了历史的错误的一边。第一个是日本,第二个是印度。

内陆中亚的重心是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而南亚的重心是巴基斯坦和印度。但是印度无法直接从陆地上进入中亚,因为巴基斯坦挡在它的路上了。因为印度与美国结成了深层次的战略联盟,它为美国在中亚和南亚做脏活儿,印度和北约部队一起在阿富汗存在。“一带一路”倡议很可能将南亚和中亚联系起来,但使南亚的重心即印度无法获得发展的红利。美国和印度的外交政策方针是,在中亚赋予印度权力,并拒绝给予其与阿富汗接壤的巴基斯坦任何发挥影响的空间,而阿富汗是中亚的核心地带。美国在过去十七年对阿富汗的占领使其军队非常疲惫。美国在阿富汗的目标之一是通过引进私人军队或北约国家深度合作国家的雇佣兵公司继续进行战争。其中许多雇佣兵是在以色列接受培训的。此外,美国已与印度建立了核伙伴关系。这反过来又使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关系更紧密了。

印巴边境(@Indiatimes.com

阿富汗是中亚与南亚和平与繁荣的关键。阿富汗冲突的所有利益攸关方近年来第一次对阿富汗解决方案有着共同的看法:巴基斯坦、伊朗、中国、俄罗斯、中亚各共和国(俄国政府对这些共和国仍有很大影响力)。美国、以色列和印度对这一地区前景的看法则相反。自从我们看到中国崛起为一种新型超级大国,而旧的超级大国美国正在衰落。美国精英认为,虽未明言,美国真正的敌人是中国。为了颠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的策略是,如果这些地区进入动荡状态,一带一路和“中巴经济走廊”/“巴俄经济走廊”就注定会失败。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美国在以色列和印度的帮助下,不断支持私人恐怖组织,如伊斯兰国(Daesh)、努斯拉阵线(Al-Nusra)、巴基斯坦塔利班(TTP)、ISIS(“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 )等。印度公开承认支持巴基斯坦塔利班(TTP)。印度间谍卡尔博山·亚达夫(Kalbhoshan Yadav)(被巴基斯坦俘虏)承认,他被赋予了在俾路支斯坦给ISIS建立支部的任务。美国盟友沙特阿拉伯输出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美国人和以色列提供武器。美国还计划利用“东突”在新疆传播ISIS。

然而,需要指出,美国在中亚地区的外交政策目标,无论是公开的还是隐秘的,基本上都没有实现。整个世界对美国的领导地位和美国梦都失去了信任。新的大国如中国、俄罗斯以及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特别是伊朗、巴基斯坦和土耳其)内部的密切伙伴关系,极有可能比由美国、以色列和印度代表的冷战思维更聪明。

对未来的预测:

美国并未达到它公开宣传的目标。然而,控制美国的外交政策机制的实体,有一些未曾明言的目标。在实现这些目标的时候,“美国”胜利了。犹太复国主义精英未曾明言的目标是他们将重组和摧毁很大一部分穆斯林世界,而中国的“一带一路”系统则要经过穆斯林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精英利用美国(和北约)的力量摧毁了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但这一精英阶层对另外三个国家也采取同样行动,其未公开目标却失败了。这三国是巴基斯坦、伊朗和真主党控制下的黎巴嫩。当美国被银行家和其军事力量劫持,纳税人的钱被错误的用于毁灭别国时,美国人已经失去了舆论形象和实质财富,开始远离了现实的世界政治。到了2020年以后,美国可能会发展到无法维持自己的地步。

美国在阿富汗宣称的目标是杀死奥萨马·本·拉登和击败恐怖主义。尽管根据官方报道,本·拉登早就死掉了,但美国仍然盘踞在阿富汗。目前,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和卡塔尔正在与塔利班进行对话。巴基斯坦正在两个主要领域试图摆脱美国的依赖:第一,通过完善中巴经济走廊,以伊朗的石油和能源采购链替代沙特的石油供应;第二个领域是金融。巴基斯坦将与美元脱钩,通过友好磋商实现与人民币挂钩。一旦巴基斯坦采取这两个步骤,美国媒体将把它的地位降低到与朝鲜和伊朗同等的地位。

作为对此的回应,巴基斯坦人将拒绝让美国人通过陆路和空中走廊进入阿富汗。如果俄罗斯和伊朗也拒绝将他们北部的空域和补给走廊开放给美国,那么美国人将在巴格拉姆(Bagram)空军基地内被困死,塔利班将在他们的自由斗争中获得重型武器,而美国将一败涂地。中亚和平与稳定的关键取决于阿富汗,阿富汗和平与安全的关键则与巴基斯坦联系在一起。在中巴经济走廊的能源动脉完成之前,巴基斯坦不能在上述两个区域挑战美国。巴基斯坦越早开始反抗美国在阿富汗的破坏作用,和平就会越早恢复,中国通过穆斯林世界的许多地区的“一带一路”计划也就会遇到更少的障碍,或者根本没有障碍。

【翻译:李珂(白俄罗斯国立大学研究生)、孙力舟(清华大学巴基斯坦文化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键睿智库高级研究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埃贾兹·阿克拉姆

埃贾兹·阿克拉姆

巴基斯坦国防大学校长顾问,宗教与世界政治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国外交
中国外交
作者最近文章
中巴关系走向何方,一位巴基斯坦学者的观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