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阿蒙:庄稼汉武装起来千百万——晋察冀民兵小记

2017-08-02 07:48:5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阿蒙】

“庄稼汉,嘿,庄稼汉,武装起来千百万,嘿,武装起来千百万。一手拿锄头,一手拿枪杆,英勇顽强神出鬼没展开了游击战。侵略者它敢来,地上地下一起打,侵略者它敢来,四面八方齐开战。全民皆兵,全民参战,把侵略者彻底消灭完!”老电影《地道战》、《地雷战》真实的再现了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民兵机智灵活的打击日寇的史实。

抗战初期八路刚到平山地区时,农民还穿着明朝的服饰,在民国二十年才知道是民国,连清朝都不知道;在花盆村问农村妇女是什么国,一个农村妇女回答:“花盆国。”在场的其他妇女没有反驳的,她们心下也深以为是。中共如何将一群不知道国家、民族为何物的庄稼汉变为英勇无畏的战士呢?

来源1942年晋察冀画报影印版

晋察冀边区民兵运动的发展

毛泽东说:“人民的游击战争,从整个革命战争的观点看来,和主力红军是互为左右手,只有主力红军而无人民的游击战争,就象一个独臂将军。根据地的人民条件,具体地说来,特别是对于作战说来,就是有武装起来了的人民。敌人视为畏途,主要地也在这一点。”卢沟桥事变后国民党军队从华北平原撤退到后方,一时间打着抗日旗号的武装遍布华北平原,这些队伍抗日不足、扰民有余,广大农民拿起土枪、洋枪;大刀、长矛;从驳壳枪到撸子、抉枪再到汉阳造;明朝的铁炮,中国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的武器都用来保护家乡。

八路军到达边区即开始减租减息,给边区农民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工人、农民、妇女、青年抗日救国会和儿童团,民兵组织也相继成立。

有些地区幻想给日寇交钱买平安,结果后来发现日寇是喂不饱的狼,这才幡然醒悟,如藁无县的赵庄,在选择资敌的半年期间,被征田赋1600元,大闺女费(免于奸淫)400元,保甲费780元,照相费300元,训练费200元,伪军雇佣费(代替青年壮丁)240元,罚联络员费470元,名牌费(纸做的门牌)780元,土木工程费3240元,标语被撕罚款420元,每月给岗楼据点送鸡蛋酒肉十余次,每次费洋百余元,半年即需6000元。此外送鸡500余只,猪15头,车子一辆,马一匹,棉花7000余斤,修岗楼要砖23万块。和洋2500元。过节要红方桌10余个,凳子十余,椅子15个,其他如要粮食、木料,强迫订购伪报等,总计每亩平均负担将近40元。①

现实教育了群众,群众主动给青抗先和游击小组买枪、买子弹,保家卫国。北岳区所属的完县1938年初人民自卫队已经发展到3000多人,是所有有抗日自卫队的县中人最多的。自卫队队员不仅学习军事技能(包括射击、防空、防毒)、还学习识字、一周上三节政治课。

人民自卫队组织系统区以下设大队部,内有大队长,政治指导员及军政干事各一人。中心村设中队部,村设分队部,中队部与分队亦均有中队长、分队长及政治指导员等干部的配备。所有分队长以上干部均吃公粮领津贴。中队长3元4元不等,干事2元3元不等,分队长由1元至3元(按村大小而定),大队长5元,区级干事4元。②致使村财政负担过重;当时是自上而下的派干部,出于军事上的需要,很多旧军官、旧警察加入,打骂人、贪吃贪喝,强迫主义、命令主义盛行;八路让民兵缉私,民兵私下放走走私犯,甚至同流合污;在日伪的集市,八路搅乱集市的时候,民兵趁机拿商人的布匹;看见日寇没动家伙转身就跑的也不在少数。还有单纯军事主义、地方主义。

饶阳七里庄区游击小队让村民兵帮助打击敌人,敌人集中火力向民兵射击,游击小队撤走。民兵单独抵抗,并发挥其小炮(民兵自制的类似掷弹筒的武器射程200米)优势,将敌击溃。敌逃走时游击小队又回来截击,缴获的许多战利品不分给民兵。导致民兵与游击小队不和,战斗中不愿与之联合作战。

这一时期日寇主要精力在于正面战场,武汉会战后日寇为了确保占领区的安全,集中力量对边区扫荡,1939年五次战役后冀中地区的民兵组织一部分垮台。一些坚持下来的自卫队虽然战斗力不强但还能起到了一定作用,冀中某村日寇老远来了,民兵远远的放了两枪,把日寇吓跑了,村里人说:“多亏了民兵要不然我们村就遭殃了。”又一次游击小组在鬼子来了的时候简单的做了一些抵抗,使百姓财物没有受到损失,群众非常感激。

鉴于民兵斗争中出现的种种缺点和不足,边区于1940年4月20日成立晋察冀人民武装抗日委员会。武委会成立后首先对民兵干部进行整训,规定自由参加,清洗了一批不合格的民兵干部。重新对民兵组织结构进行改造,改变自上而下的委派式,发挥基层组织民主选举,将一些不合格的民兵队长选下去;坚持党对民兵的领导,对参加游击小组的民兵成分审查很严,一般贫雇农占大多数,中农次之,其他成分的就很少。

发扬党员在基层民兵带头作用,比如割鬼子电线(一斤边区八毛收),党员一分不要,全分给参加割电线的群众;民兵手中较好的武器都掌握在党员和积极分子手中。这一时期的民兵主要是配合主力作战,如1940年秋的百团大战仅冀中区就出动了35万民兵参加破路战。41年春季民兵又参加了双周大破路。有民兵的日寇据点,汉奸一般不是那么猖獗。如冀中大五女据点有四个铁杆汉奸,被民兵打死三个,另一个不敢在据点内待着,跑到了安国县城。由于民兵火力弱——武器装备不好,日寇采取用自行车队突袭,民兵不能很好的完成保护、掩护人民逃走。组织好的村子民兵在外放哨,老百姓晚上在野地里睡觉。这时地雷的“看家护院”的功能也就凸显出来,比狗还好使。

民兵在鬼子必经之路埋雷,来源于网络

1940年春季日寇扫荡安国县。东赵、西寇两村民兵把手榴弹埋在路旁,用线拉火炸死两个敌伪军。各村纷纷效仿,研究制造用废铁制造地雷的技术,这是地雷战群众运动的开始。41年2月冀中七分区武委会首先召开爆破训练班,规定每县每区必须有一人参加受训,要求参加者政治面貌清白、头脑灵活、并有一定的文化知识。

作战科青年教员刘锦章,在军区军工部学习后自己编制地雷爆破教材,“飞行办班”,县班结业后去分区办,分区结业后转到另一个分区、县,背着小包到处讲学,作用很大。田同春同志为人民武装训练班讲投弹、射击。但是因为制造地雷需款很多,影响村财政,地雷战的发展受到很大限制,冀中区规定各县成立翻砂厂,集中生产地雷壳,派发给各村,降低村财政支出,这样地雷战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

41年7月初北岳区武委会派各群众团体到冀中学习地雷爆破经验,从冀中九分区将安平县教员陆平川、肃宁县教员刘锦章、博野县教员周耀先调到北岳区传授地雷战经验。42年1月北岳区成立武装部,陆平川、刘锦章、周耀先担任教员开办地雷爆破培训班,抽调各县、区武装部股长、区队长50多人,主要学习地雷制造、埋放等技术。

周耀先到一、四分区武装部,陆平川、刘锦章到二、三、十一分区武装部,轮流开办地雷训练班。在战斗中发现用废铁制造地雷一个需要六七十元,而用旧瓷瓶绑上铁丝效果差不多只需要23到45元。

地雷战广泛开展起来后,日寇派出工兵用探雷器挖金属类的地雷,石头就派上了用场,边区群众将石头凿空,将黑火药放入石头制造地雷。石雷是不容易被敌发现,但易受潮。一次日寇扫荡,石雷爆炸却只将一个鬼子的屁股烧伤。民兵自己开始琢磨如何使石雷不受潮,如用植物油浸过的纸包裹黑火药等等,地雷的制造、使用详见电影《地雷战》。

老电影《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的导演、编剧、包括演员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八爷”(八路军)或“四老板”(新四军),就李向阳手里拿的盒子炮准星被磨掉的细节,现在的导演就很难拍出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特种作战的鼻祖,抗战期间活跃在敌后的武工队进行的“斩首战”、“定点清除”,都是短兵相接,出枪慢后果就是死,拔枪时准星容易被裤带卡住,磨掉准星掏枪更快!

李向阳右手拿的枪没有准星

地雷战刚开始时也发生国误伤的事情,如:蠡县四区潘家营村埋下地雷天亮也不起出来,也不派人看护,志坚村一个孕妇被炸身亡。志坚村一个商人被潘家营村埋下的地雷炸死。潘家村到志坚村埋地雷,志坚村到潘家营村埋地雷,后经区里调解两村和好。

乱埋地雷,甲村民兵不知道乙村民兵地雷埋在哪里,这也影响了部队的夜间行军。42年1月间,四十二区队一部,为了配合二十四团进攻博野大营,向蠡县担任警戒时,在蠡县五区前进途中,误中地雷,一个参谋被炸伤。二十四团一部分也被炸伤五六人。于是各村每天夜晚以后,民兵以敲锣打鼓或点火为号,以示埋雷,各村爆炸小组开始活动,老百姓往来,必须在距村2里地时停止前进,经爆破小组许可带领才能一点点通过。

每天太阳快升起来时,如没有敌情各村以讯号互相通知,把地雷起出来。否则不挨炸也得挨民兵枪打。

地雷战的广泛开展坚定了边区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临南县敌占区因为鬼子的残酷统治,一些群众对抗战的前途悲观失望,说什么“要打走日本,必须等山上长了无根树,铁蛋蛋开了花。”地雷打击敌人的效果显现出来后,说牢骚话的又说:“山上长了无根树(指民兵站岗),铁蛋蛋开了花(地雷)。”

人民战争需要全体人民的参与,集合全部力量与鬼子作斗争。北岳区郭家山村郭芝旺的母亲77岁瞎了一只眼睛,也带领全家六口人学会了埋雷,在她影响下全村26个妇女全部学会埋雷。云彪县显口村妇救会主任崔瑞先在1944年一年用地雷炸死30余名日伪军,光荣的参加了边区英模大会。

边区地雷战开展之前,40年北岳区兴县赵家川一村就被杀害了22人。1944年冬,鬼子又到了赵家川,没进村在村边的河滩上就踩响了三颗地雷,伤亡很大,没敢进村就在村外河滩里宿营,夜里遭到民兵袭击,慌乱了20多分钟便到提前看好的沙地上集合,突然“轰、轰”几声巨响,民兵提前埋放好的地雷爆炸了。

这次扫荡赵家川没有死伤一个人,而鬼子也因为惧怕地雷放弃了对赵家川村的扫荡。缴获的鬼子独立第三旅团第六大队代理大队长菊池重雄的日记写道:“地雷战使我将官精神上受威胁,使士兵成为残废,尤其要搬运伤员如果有五人受伤,那么就有60人失去战斗力。”“地雷效力很大,当遇到爆炸,多数要骨折大量流血,大半要炸死”。民兵使用的地雷有村民自己用黑火药造的地雷,也有边区军工制造的烈性炸药做的地雷。自己造的黑火药地雷威力小,但是也有好处——能抓俘虏。

44年阜平民兵在公路上埋雷,鬼子两辆卡车第一辆被炸坏,民兵的榆木炮、排子枪响起,民兵随即冲向公路。第二辆车的鬼子马上掉头,车上的鬼子把从第一辆车跳下的鬼子,拽上十个就跑,还有俩也不管了。

俩鬼子其中一个医务兵问:面前的民兵:“我的,死了的没有?”民兵回答:“没有。”“没有死的就好,我山那边朋友大大的有(指在八路军队伍中的日本反战同盟)。”跟民兵套磁,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交战国,八路军的思想政治工作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这又多了一个战友。

民兵破路的时候不小心将裤带落下,鬼子见到趴在地上,离七八百米派伪军用铁丝勾住裤带一头拉,拉出发现原来是四尺长的裤带。地雷战使得鬼子害了“精神病”——绳子恐惧症。

妇女埋地雷图片来源《巾帼英豪-抗日战争中的晋察冀妇女儿童摄影集》

边区在初期对民兵的使用上也出现脱离实际的情况。1940年9月,日寇占领三乡团与段村之后,献县五、六区民兵完全脱离生产,而与敌人周旋了两个多月,二三十区的民兵,也时常集中远征,半个月或一个月回家,回村后家乡环境变化,感到生疏,有的人就不敢住在家里,这对本村工作影响非常大。

这样就失去了民兵本来的功能——立足于本乡本土,熟悉当地情况,保护群众的功能。而且也出现过过左的现象,比如1941年秋,青县大城、建国献交等县,一般村庄都是资敌的,只有大城以南三区与建国二区的两个村庄,未曾资敌。

对于这一资敌行为,某村支部曾向区分委提出意见:“现在的坚持工作,如果资敌可以坚持工作,免受大损伤,如果硬挺,则工作必然不能坚持。”而区分委负责同志,坚持“硬挺”。结果敌集中对此村进行扫荡,使我工作不能开展。地道战刚开始时有的干部说是“右倾逃跑主义”、“劳民伤财”——平均每村挖地道需边币6000-8000元,甚至将一些挖好的地道毁坏。日寇先后分三次扫荡蠡县(工作发展的特别好的地区)造成齐家庄惨案,蠡县政权大多被摧毁,干部伤亡殆尽。

尤其到了41年,日寇集中兵力对中共领导的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在残酷的现实下,中共中央军委于1941年11月7日发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抗日根据地军事建设的指示》,其中针对民兵,对民兵的作用、组织形式、民兵的教育训练和武器来源指出:“其任务是侦察敌情,独立自主的作战,及配合主力作战,袭扰敌人,封锁与围困敌人的据点,破坏敌人交通,打击少数敌人与武装汉奸之活动,在敌人进攻时领导自卫队掩护群众转移等。”“自卫队与民兵应由各级(由边区到县)人民武装委员会统一领导。这种委员会是由各级人民武装代表大会所产生的民主集中的组织,不应采取委派办法。在边区范围内,在武委会的统一领导下,民兵应有其独立的组织系统,县区村各级应分设队部,内部生活应悉依民主原则,各级负责人员均应由选举产生,切勿委派。”

“自卫队的武器主要的是大刀与梭标。民兵的武器主要的是各种各样的新旧枪械(快枪、鸟枪),手榴弹(各根据地甚至各县均应设手榴弹厂,大量制造手榴弹,分配民兵每人二个至四个),地雷,土炮,挨丝炮等。同时在民兵中应专门进行对敌铁道、矿山、火车、公路、工厂的破坏技术训练,以便开展群众性破坏工作。主力军务须有计划的拨出一批枪枝武装民兵,千万不可吝惜。手榴弹与地雷这两种主要武器尤应大量制造,普遍发给。

“自卫队和民兵的干部,应该是土生土长,与群众有血肉联系的。各地区应从地方上有计划的抽调大批干部,给以专门训练。各地抗大分校或其他军事学校,应负起这个责任来。”进行精兵简政减少人民负担“至于人民武装(不脱离生产的自卫军),应当包括人民的最大多数,其中之骨干(即民兵,模范自卫队及青抗先或青年自卫队)数量应超过地方军与主力军之全部数量。而每个根据地脱离生产者全部数目(包括党、政、军、民、学),仍只能占我统治区全人口百分之三左右。”③

根据党中央的精神,1942年4月25日中共北方局发布《关于人民武装的指示》,针对民兵建设指出,“在接敌地区以加强游击小组为中心,游击小组在支部领导下,隐蔽的进行活动,配合区县游击队打击敌人,青抗先与模范队应加强军事组织成分,编制为交通、侦查、爆破诸小组,以发挥打击敌人的效能。在我工作薄弱的之接敌区,尚无民兵组织,首先发展游击小组。”

“在我有工作的敌据点中,应组织秘密的游击小组,以镇压汉奸、进行侦查工作,党员与抗日积极分子大量参加敌伪的武装组织(如防共自卫团等),利用合法的掩护来武装自己。”“在反扫荡战役中各地主力军与地方军应派遣小部队渗入与配合民兵活动,协同民兵作战,采用民兵战术,以增强民兵战斗力。……”“民兵战术一般以游击战术为原则,但与主力军及地方军仍有极大的不同。民兵的特点是数量多组织性不强,武器低劣,因此在战术上,只能采取小组的小集团的分散的极不规则的战斗队形,不论山地与平原,地雷都可以成为民兵的优良的武器。

地雷战的经验必须总结地雷战的战术上必须发扬,冀中与冀西平原的地道斗争在减少干部群众的损失顽强的坚持地区上具有相当的作用,首先在平原接敌地区必须有计划有组织的来构筑,并不断改进方法。

“民兵的武器,基本上应采用地雷、土炮等旧式武器,适当配备一些少数快枪,武器应有计划的制造,避免无益的耗费,制造武器企业应收归公营,纠正过去某些地区私商制造武器营利浪费的现象。”④

边区对民兵指挥系统和组织结构、人员培训重新加以梳理、改革,先后出台《晋察冀边区人民武装抗日自卫队组织章程》等规则条例对民兵的使用、对民兵战斗缴获分配等作出安排。明确规定民兵不得吃平时不得吃公粮,战时每天可以吃两顿。当然也有例外:冀中区张庄处于交通要道,民兵几乎天天和鬼子接火,甚至一天打五仗的都有,因战斗任务繁重,村里月供应民兵小组900斤粮食,如果支敌月需一万斤。

《关于民兵单独作战缴获胜利品处理办法》规定,“重武器包括各种炮、轻重机枪极其附件(瞄准器具各份零件),与专用之弹药;军用品包括观测器材、指挥器材、地图文件、煤油、汽油、电讯器材及军用之被服、器具,须全部交分区司令部,然后按照民兵缴获胜利品之奖励办法,领取奖金。”“民兵可使用之轻式武器(步枪、手榴弹等),则全部归缴获者使用,但枪支一律须呈报分区武装部备案,始得领取奖金。”⑤

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对民兵进行帮助整训。冀中安国二区的小队生活战斗与民兵打成一片,到村先了解民兵的具体情形,要么帮助其做战斗总结、要么帮助其解决实际问题。经常带领部分民兵参加战斗,以提高民兵战斗力。

每次战斗后在人民大会上对民兵战斗进行表扬,把战利品分给民兵,会下指出民兵战斗中的不足。民兵吃亏时,小队长亲自去加以慰问,一次民兵作战损伤了一支步枪,区小队以借的名义给民兵一支,民兵的士气又鼓起来了。

晋察冀军区参谋长程世才同志兼任晋察冀武装部部长,荀世昌等老红军任边区地方武装部部长,对各地区民选的民兵骨干加以培训。边区将民兵作战的战绩汇集成册,编成书发放给各地民兵,以便互相学习,这也鼓励了民兵学习和战斗的积极性。甚至还有日本教官帮助八路训练民兵。

宫本一郎同志1933年曾经就读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化学系,因为日本军国主义化其父开办的茶叶加工厂倒闭,不得不辍学在日本兵工厂打工。在兵工厂工作期间接触到马克思主义,选择加入日本共产党。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于42年底被强迫应征入伍来华,在警犬部队当训练员。第二年长官见他训练不积极,把他派到中国驻屯军第二联队田中大队当一名普通士兵,奉命参加对冀东区所属的遵化等地进行扫荡,他找了个机会逃到冀东区后,被送到反战同盟冀东区支部学习政治和汉语。

44年9月田同春同志从北岳区调到冀东区任武装部部长,冀东区因为靠近东三省日寇的“准国防圈”,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全面反攻了,冀东还不时面临日寇的大扫荡。在冀东军工部工作的八路军说:“抗战胜利前的晚上我们还满山打游击呢。”田同春同志的任务是在鬼子扫荡前培训一批民兵爆破骨干,以打破鬼子的扫荡。

田同春邀请宫本一郎同志一块训练民兵。宫本一郎话不多一到了训练场上就换了一个人,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战术动作极为标准,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

对民兵的要求在田同春看来有些苛刻了,整天操场上“八嘎、八嘎”的,如果不是八路不兴打人,恐怕就得“三宾的给”。宫本一郎教民兵刺杀如何气、势合一;规范射击动作等等。其实八路军内还有很多日本反战同盟战友教授八路军如何使用缴获的日本武器。

通过民主选举,一批不合格的民兵干部落选,北岳区五区教导员因为军阀习气在选举中落选、涧昌村的教导员因为不积极训练民兵也落选,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经过民主选举加集中整训,边区民兵有了八路的作风。

民兵英雄李全子所在村,李全子因家贫没有上过一天学,八路到边区后进扫盲班已经能读报、写信,他决心改变其游击小组组员文盲的面目。早晨一起就问起字怎么写、生产的时候就教组员认锄头、拿枪的时候就问枪字怎么写。

自己编写简易教材,都是与战斗生产相关的,比如“埋雷要防潮”、“我是xx村游击队队员”、“发扬民族气节”等等。在他的推动下,组员一个月中最多识字70多字,最少也有40字,4个月中最多识字200多字,少者178字。每五天开一次检讨会,检讨日常工作与生活,对战斗后的经验教训进行总结。这都是八路军部队的作风,不仅如此他还带领全村人生产致富,组织四十余人搞运销,仅45年一年就挣了80万元。这才是民兵的本来用途一手拿枪、一手拿锄头。

改变了过左的做法,根据所在地的实际情况采取革命的两面派与鬼子做斗争。芝光县某村游击小组,打击某据点伪军后,经过与有关人员与岗楼订口头协议,给敌人所需小米(敌人不管其吃饭),不得随便出来捣乱,从此该伪军再未出扰。在我政治军事攻势下,伪军内部说:“你再胡闹小心出门遇到二小队(指民兵)。”

冀中六区富位村靠近敌岗楼,鬼子要求岗楼下所有村成立防共自卫团。富位村防共自卫团是在我党领导下的民兵组织。43年夏天晚上自卫团队长李凤林(中共党员)巡逻的时候一队人向村里走,大喊一声:“什么人?”答:“八路!”“打的就是八路!”话毕土枪、大抬杆、土手榴弹纷纷向“八路”打去。

“八路”惨败逃走。原来民兵与区小队、主力部队都有暗号,白骨精逃不过人民的火眼金睛。伪军张喜禄说:“富位真敢打八路。”新乐鬼子奖励富位民兵三支汉阳造、二百发子弹、二十枚手榴弹。

站在中央最高的是神枪手李殿冰,来源网络

通过不断地总结经验、学习,民兵的战斗力越来越强,1942年北岳区民兵单独作战3850次,毙伤敌伪1888人;1943年1、2、3、4四个月民兵作战1476次,毙伤敌伪1353人,其他俘获甚多,我之伤亡不及敌十分之一。⑥爆破英雄李勇爆破组43年北岳区春季反扫荡用地雷加冷枪毙伤敌130余人;秋季反扫荡三个月毙伤敌伪364人,炸毁汽车两辆。

青年猎手李殿冰12岁开始打猎,1943年秋季反扫荡在其他游击组员配合下用“麻雀战”,在一次战斗中狙杀17名日伪军,解救14名妇女脱险。诸如李勇、李殿冰这样的民兵英雄还有很多。平原游击战是非常艰苦的,冀中区的地道战从单藏人到能躲、能打是付出了鲜血的教训的。

冀中妇女挖地道图片来源《巾帼英豪-抗日战争中的晋察冀妇女儿童摄影集》

1942年5月27日清晨,日军集结一一零师团驻保定的一六三联队主力2000多人(全是正牌鬼子)扫荡北瞳村,鬼子进攻中,联队长黑田大佐被民兵狄四根一枪毙命,县大队加上民兵共一千余人打破鬼子数次进攻后钻入地道。

久攻不下日寇向地道内灌毒气,躲藏在地道内的八百余人被鬼子杀害。很多没有挖地道的村的村民躲入北瞳村地道,这是伤亡惨重的一个非常重要原因。这件事教育了广大人民,开始积极的挖地道,并设计成能防水、防毒(详情见《地道战》老电影最真实)。

冀中区武委会主任兼民兵总队长简明同志坚持地道战在平原游击战的作用,冀中区政委程子华同志知道后亲自到村里实地调研,对地道战加以肯定并在全冀中区加以推广。从此之后冀中区的地道内不仅可以隐藏抗日军民还有医院、兵工厂、印刷厂,地道与地雷在平原游击战中相配合成为保护自己打击敌人的利器(详情见老电影《地道战》)。

平原地区地道战成功经验推广到山区也得以应用,1944年12月北岳区唐县史家佐村民,依靠地道以地雷、手榴弹、几只步枪、抉枪等武器三天击毙日伪军41名,而我无一伤亡。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地雷、地道本来是防御性的武器但是在民兵手里某些时候却可以变成进攻性的武器。

坑道战与围困战

鬼子修炮楼其实就是欺负八路没炮,跟国军对峙鬼子都没有修过炮楼,原因无他——国军有炮。虽然没炮但是八路军有脑子!八爷可以将用来防御性的武器用来进攻。

1944年四月间民兵攻克的曲阳县燕赵鬼子修的炮楼,号称华北最高的炮楼,有七层。这个炮楼由于处于北岳区与冀中区联系的要道,如果把这个钉子拔掉北岳区就可以和冀中区连城一片。民兵接到拔掉这个炮楼的任务开始琢磨,发扬八路军的传统——你一言、我一语开诸葛亮会。

当时曲阳县各村都已经挖好能藏、能打的地道,包括炮楼所在村子。土八路(鬼子管民兵叫土八路)利用炮楼所在村子的地道向炮楼延伸,由于距离远、出土量大、方向不好掌握。民兵就用绳子量、顶上开小口,通出小杆子等方法,校准方向,晚上将地道里挖出的土用牛车运到远远的村外,使敌人不致发觉。

用了一个月将地道挖到岗楼下,将200公斤边区军工生产的烈性炸药放入炮楼底部。在四月的一天让炮楼的鬼子坐上了土飞机。此役全歼日伪军130余人,缴获全部武器物资,我无一伤亡。

坑道爆破在45年大反攻全面应用,比如攻克任丘、静海独流镇就是运用的坑道爆破法,山区不能搞坑道爆破但是各村有各村的妙招。

山西省浑源县东南22.5公里处的枪风岭地处山区、山势险峻,是灵丘到浑源公路上的主要关口。鬼子为了控制灵丘浑源公路,保障其交通运输,在枪风岭西北侧设了一个据点,驻有日军100余人。

日军将枪风岭、炸子沟、框子峪三个村子村民全部赶走,拆除村子里所有房屋、重新修建了山顶上的庙把围墙加厚成八十厘米后,院内修筑一个大碉堡,周围修筑四个炮楼,院墙上开射击孔。看见群众在据点附近便开枪射击。还经常下山烧杀抢掠。

45年春,日军在我打击下放弃了枪风岭以南的所有据点。3月浑源县委接到上级指示“拔掉枪风岭据点这个钉子”,浑源县委组织20人的民兵小组,对枪风岭进行围困战。首先组织其他民兵在浑源至民兵枪风岭之间展开破路、埋地雷、割电线、炸桥梁等活动,切断鬼子的补给,阻止其增援,孤立据点鬼子,配合枪风岭围困战。

4月初,我民兵勘测地形后选择枪风岭东面的框峪岭为基本阵地,四方岭、马家岭为预备阵地,分班昼夜监视敌人。围困战开始后,白天民兵以冷枪射击或雷、枪结合杀伤鬼子,夜间在据点附近埋雷。

鬼子为了喝水强迫民工去岭东山沟挑水,我民兵用步枪向鬼子射击,民工趁机逃走,最后逼得鬼子自己在火力掩护下挑水。民兵改变战法,在鬼子挑水的路上埋下六颗地雷,鬼子还没走到沟边已经踩响四颗,当场炸死4人,炸伤五人,此后鬼子不敢轻易下山。

民兵又把死狗丢在据点边,在狗腿上栓上地雷,狗腐烂发出恶臭,“大太君”派“小太君”搜索发现是死狗,挪动的时候当场炸死5名鬼子。

由于民兵经常在框峪岭射击杀伤鬼子,鬼子决定进行报复,内线将这一情报告诉民兵。民兵制作了许多稻草人和标语牌,底下地雷大大的有。第二天鬼子出来挑水,我民兵用枪击毙两名日军后迅速转移。

鬼子用轻重机枪和掷弹筒疯狂向框峪岭射击,二十余鬼子冲向框峪岭。鬼子冲到框峪岭一个人都没见到,却贴了一堆让“太君”大大的生气的话,“鬼子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今天不投降明天就让你灭亡”之类大大让“太君”不开心的话。

鬼子恼羞成怒乱踢乱踹、拔标语、刺草人,结果又被炸死七八个。鬼子也不是“吃一百个豆也不嫌腥”的傻瓜,就想研究研究土八路的地雷。民兵将计就计将硫酸雷伪造成踏发雷,一早上鬼子出门民兵就向鬼子射击,鬼子还击民兵假装不支逃走,故意留下埋雷工具做成草率没埋好的样子。

“太君”将硫酸雷拿到据点研究,拧开地雷盖时,发生了和电影《地雷战》相同的一幕,当场炸死日军队长和三个鬼子,其余负重伤。

枪风岭据点的鬼子得不到补给向浑源日军求救,为了阻止鬼子增援其他村的民兵大搞破路、割电线,在枪风岭到浑源的路上、山坡上大量埋地雷,把用于增援枪风岭据点鬼子的补给车炸毁。据点的鬼子不敢下山挑水,又得不到补给,连平时洗澡的水都喝光了,终于在一个夜晚逃回浑源。此役毙敌四十余人,我无一伤亡。

枪风岭围困战不是个别的,广大民兵运用这种方法拔掉了很多鬼子据点。围困娄烦镇据点时,土八路派身体灵活的民兵把据点内水井倒入大粪,气的鬼子大骂:“土八路大大的不人道。”他不说到中国烧杀抢掠不人道,自己喝点粪水就不人道了。

44年6月10日企图救援娄烦镇的百余名日伪军沿途遭到民兵土炮、地雷、枪的打击,用四十个小时走完十五里路。9月5日娄烦镇据点敌人正在集合上操,民兵用明朝火炮一炮下去炸死10多名日伪军,吓得鬼子再也不上操了。

民兵缴获的鬼子曹长小原写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想起了娄烦镇,泪泣泣。”不得不说这个“太君”曹长小原还有些才华——泪泣泣此句颇佳。围困据点土八路还使用“化学武器”,收集方圆几里地之内的狗,把死狗放在据点附近,熏得鬼子夜晚突围而出,沿途在民兵雷、枪结合的打击下损失惨重。

一根裤带能吓鬼子一跳,应了毛泽东的话——“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象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一个西瓜也能吓鬼子一跳,不对,还是用恶心比较好。

儿童团查路条图片来源《巾帼英豪-抗日战争中的晋察冀妇女儿童摄影集》

人民战争的实质是动员全体人民高效率的与侵略者作战。抗美援朝虽然是在中国境外打的但是本质仍是人民战争,四川棉农将捡棉花的钱捐了一架棉农号飞机;新疆维吾尔族大妈捐献捡麦穗的钱;湖南送水的大娘将送水的钱捐献出来;民族资本家也纷纷捐款捐物;广大人民兴起参军的热潮,落选捐献资格的的说:“比选女婿还难!”还有辽西农民因体检不合格没当上志愿军,步行三天到丹东当支前民工,抗美援朝打三年当三年支前民工。

不完全统计从1941年到1945年晋察冀民兵共作战37872次,参加人数668143人,如果加上配合主力部队作战327539人,计达995682人。民兵共歼灭敌伪28934名,毙敌伪11380名,伤敌伪10162名,俘虏敌伪7392名。⑦

敌人的评价是对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最客观的观察,一一〇师团长桑木对部队训话:“共产之计划极为巧妙,并富于组织性,而尤其着重于组织民众与武装民众。所以我军之治安工作,如仅有形式,而无持续性工作,则其效果,亦多是肤浅,转眼间即告失败。”“治安工作之实施,其辛苦极大,而其成否,实则难以断言。”

杨成武将军回忆大反攻时期,民兵不仅抢救伤员、运输粮食,八路军战士倒下去民兵马上捡起战士的枪继续战斗。仅冀中民兵在解放战争时期就与蒋伪军作战3500余次,歼灭敌7.2万余人。到1945年4月中共领导下的部队达91万,民兵220万。

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和民兵构成边区三位一体的战争动员体系,民兵作为不脱产的人民自卫武装在抗日游击战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民兵为主力部队提供了高素质的兵源。民兵还有另一项作用,用边区几个老太太的聊天做结尾。

解放战争全面开打之前,几个边区老太太唠嗑。一个说:“听说国民党要打咱们?”一个说:“打鬼子不见他们人影,跑的时候比谁都快。他们撤退的时候把我娘家陪送的东西都抢跑了。”另一个说:“我家的毛驴也被他们牵跑了,XX家闺女也被他们给糟蹋了。”一个问:“听说他们人很多?”“人多怎么啦?一群白面鬼,见到鬼子就拉稀的货。再难打有鬼子难打吗?”

村里的民兵都能把小鬼子打趴下,更何况你蒋介石,不断地战斗给予人民以必胜的信心,几个老太太的聊天预示了抗战结束后中国未来的命运。

尾注:

①②⑦《晋察冀民兵斗争史》之《战斗的回忆》作者:刘锦章主编出版社:长征出版社1997版81页、25页、96页

③《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二册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216-218页

④《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史料选编》下册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193页

⑤⑥《晋察冀民兵斗争史》之《光辉的历程》作者:刘锦章主编出版社:长征出版社1997版144页、138页 边区民兵战斗的极为精彩但是笔者认为正确的路线、组织过程是民兵战斗取得胜利的核心,民兵战斗就写的简略的了一点,望大家见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阿蒙

阿蒙

历史发烧友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