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第一次!五角大楼因为军中性侵慌了

2016-05-31 12:07:43

性侵同僚已经成为美军文化的一部分,可谓“见怪不怪”,但最近事情似乎正在起变化。五角大楼4月被指控在国会作伪证后,于上周四向参议院提交报告,不得不引用秘密文件“自证清白”。几乎同时,美国国防部督察长首次证实存在报复性侵举报者的行径。

五角大楼作伪证?!

4月,美联社公布一项调查,指责五角大楼在性侵问题上使用了“不准确”和“模糊”的信息,“误导国会”。

2013年,美国参议员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的反军中性侵法案胎死腹中。法案将剥夺指挥官在性侵案件上的决定权,案件将完全交由独立的军事法庭律师处理。但一些国防部高级官员强烈反对,比如时任参联会副主席的海军上将温尼菲尔德(James Winnefeld)警告参议院称,减少军队的权威将反而削弱对性侵者的查处力度。

美联社指责国防部误导国会,图为温尼菲尔德

美联社称,国防部在听证会上提供的案例中,弱化地方机构处理性侵者的意愿和能力,忽略或错误表述它们采取的行动。温尼菲尔德曾作证称,在93起性侵案中,地方检察官拒绝调查,而军方指挥官坚持处理。但美联社调查发现,至少有2/3的案例与事实明显不符。

同时,国防部标榜军队高层是积极对抗犯罪的斗士,坚持将案子推进到审判阶段,而地方法律机构却反对审判,但美联社认为,在真实的案件记录中,没有任何内容能够证实国防部的说法。

美联社还采访了一些地方检察官,他们也对军方的说法感到愤怒。

前空军总检察长、退役上校克里斯滕森(Don Christensen)现在是“保护卫士”(Protect Our Defenders)组织的主席,他认为五角大楼应有人对此事负责。美联社的调查正是在“保护卫士”此前工作的基础上展开的。

左一为克里斯滕森,右二为吉利布兰德

美国国防部试图撇清自己,回复美联社称,这些证词都是处理相关案件的军事律师直接做出的。

在拖延了一个多月后,国防部于上周四向国会的跨党派小组提交报告,引用与案件相关的秘密文件的内容,试图证明自己没有故意歪曲事实。虽然报告挑了些美联社调查中不一致和存在误解的地方,但没能决定性地否定指控。

同日,参议员吉利布兰德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评论文章,继续批评国防部“扭曲信息”的行为,并为自己下月将进行表决的新法案造势。

她说:“国防部不仅过去在误导国会,现在还在这样做,告诉我们受害者对体制的信心正在增强,但它们自己的数据却完全相反——愿意在申诉报告中署名的人数比去年下降了,而愿意公开申诉的受害者比例,在过去五年中一直在下降。”

“自前国防部长切尼宣称对性侵‘零容忍’以来,已经过去了20多年,国防部一直在告诉国会:相信我们,我们能搞定。但仅仅去年,国防部估计就有2万多起军中性侵案,几乎每天50起。”

第二天,国防部发言人进一步辩解称,“由于需要保护受害者,国防部对信息的发布不可避免地受到局限”。

五角大楼首次承认:女中校举报上级强奸后遭报复

也许是为了证明“受害者对体制的信心正在增强”,需要提供些积极成果,国防部督察长上周首次证实存在报复举报性侵的行径。

以往被侵害者往往忍气吞声,除了名声、社会压力等问题外,主要原因就在于举报者可能遭到报复。虽然相关权利保护人士一直认为存在报复事件,但五角大楼从未承认。

美国《星条旗报》网站5月23日报道称,国防部督察长(Inspector General)在最新报告中证实,西弗吉尼亚州国民警卫队中校特雷莎·詹姆斯(Teresa James)在举报性侵事件后,遭查尔斯·法伊特(Charles Veit)陆军准将报复。

特雷莎·詹姆斯

法伊特

特雷莎2006年遭强奸,但由于担心职业生涯受影响,一直没有举报。2009年至2010年,她在伊拉克安巴尔省服役,指挥第151宪兵营。

回国后,她得知当年的施暴者又在侵犯其他女兵,感到深深的内疚,帮助一些下属,如陆军上尉魏佛(Dendra Weaver)发起性侵举报,并最终下决心赌上30多年的军旅生涯,举报自己的遭遇。

2015年,特雷莎与魏佛一同参加NBC的访谈,在谈到获悉魏佛遭遇的情景时,特雷莎仍旧难以自已

2012年前,她一直得到好评,但举报后,法伊特当年就给了她“差评”。特雷莎说,部队里的其他指挥官与施暴者是朋友。2013年4月,她举报了法伊特的报复行径。

特雷莎后来被诊断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被迫在2015年6月退役。当年侵犯她的人也已被迫退休。但就在特雷莎退役前夕,西弗吉尼亚州国民警卫队仍声称,“坚信没有对特雷莎有任何负面行动”。

督察长呼吁陆军部长“对法伊特采取适当行动”以惩戒其报复行为。它还建议陆军部长删除詹姆斯档案里的不良评价,对她担任指挥官期间的表现给予嘉奖,并组织评审詹姆斯是否应晋升上校。

特雷莎表示,自举报起,一直承受着巨大压力,调查结果“从某些方面来说是性侵幸存者的一个小小胜利,给人带来某种希望……也许我们的制度是可以发挥效用的”。

她说:“这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个胜利,尽管绝对谈不上是正义。”

作为美国军方的报纸,《星条旗报》上所引用的特雷莎的话,显然与国防部“对体制信心增强”的说辞有所呼应。

揭开“体制问题”

由于特雷莎已经是西弗吉尼亚州国民警卫队中最高阶的女军官之一,被举报者也是高级军官,因此得到了国防部的“眷顾”,派出了一支特别调查小组。普通女兵很难得到这样的待遇。

据报道称,国民警卫队自身只能在财务上对施暴者进行惩罚,比如罚俸,或延期发放养老金。西弗吉尼亚州国民警卫队去年就曾表示,已经对施暴者加以最高程度的处罚。

在法律调查方面,警卫队认为借助外力不成问题,与地方上一贯有良好合作。但在特雷莎的案子中,当地的检察官一开始就告诉她,已经过了法律规定的时效。当国防部陷入“伪证风波”时,特雷莎的例子显然是有利的,可谓“小骂大帮忙”。

然而,特雷莎的指控也没有完全得到证实。特别调查小组认为,将她送去接受精神健康和医学评估,并非出于报复目的。法伊特在给特雷莎差评的同时,还给施暴者好评,才最终使调查小组相信存在报复行为。

自2009年以来,西弗吉尼亚州国民警卫队至少有24名女性举报遭到性侵,即使像特雷莎这样的女军官,都不得不历尽磨难,依靠“特别调查小组”,才能使自己的举报得到部分认可。美军中其他女性的安全仍岌岌可危。

美军内部的性侵问题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上了美国版《纸牌屋》——剧中女主角试图通过相关法案。但从伪证风波和报道、调查的微妙时机来看,现实中的立法过程比剧中更困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轩甫

陈轩甫

专业压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军性灾
美军性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