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华裔学生遭37人欺凌致死案:3年后首名被告终被判刑

2017-01-25 10:27:02

据微信公号“美国中文网”报道,周二(24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法官对纽约巴鲁克学院(Baruch Collge)华裔学生邓俊贤(音译: Chun Hsien Michael Deng)致死案的一名被告进行判刑。

37名兄弟会成员被告中,袁家文(Ka-Wing Yuen,音译)被判5年缓刑。今年1月10日,25岁的袁家文承认犯下共谋妨碍逮捕(conspiracy to hinder apprehension)、共谋霸凌(conspiracy to haze)两罪名。其他5名被起诉谋杀罪名的被告正在等待庭审。

三年多的时间,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当时大学一年级的邓俊贤现在应该已经快毕业,正在实习了吧。

案件回放:2013/12/9 宾州某度假房

2013年12月9日,宾州波科诺斯,华裔学生邓俊贤被蒙住双眼,背负一个装满沙子的沉重背包,在巴鲁克学院(Baruch College)兄弟会(Pi Delta Psi)多名成员的攻击之下,穿越一个结冰的庭院。

根据波科诺山警局所述,邓俊贤至少有一次被一种叫做“飞冲肩”(Spearing)的招数撞飞后摔落在地上。当地警方表示,邓俊贤曾说自己头部受伤,不过仍继续参与活动,直到最终被摔得不省人事。

警方表示,在邓俊贤受了重伤不省人事之后,兄弟会成员把他抬进屋里并和一名总会的干部联络,而后者指示他们先销毁现场一切关于兄弟会的痕迹。这些成员没立即叫救护车,因为他们发现救护车费用昂贵;他们用手机上网搜寻“脑震荡无法唤醒”、“打呼但没有清醒”、“瞳孔无扩张反应”等关键字眼。

一小时后,三名成员才将邓俊贤送医,送医当时他喃喃自语、瑟瑟发抖还打呼,就像有痰卡在喉咙里。不过,当邓俊贤抵院时,已无法施救复苏。

当局称,在邓俊贤失去知觉之后,兄弟会成员延误了最佳医疗救援的时机。

涉案37人六项罪名 37名刑事被告

宾州检方经过一年半调查后,由大陪审团于去年9月14日正式起诉涉案的37人。其中Charles Lai、Kenny Kwan、Raymond Lam、Daniel Li、Sheldon Wong五人及Pi Delta Psi兄弟会被控一项三级谋杀、一项过失杀人、一项严重伤害、一项一般伤害、一项妨碍警方逮捕以及一项共谋犯罪共六项罪名,为37名刑事被告中被控罪名最严重者。

去年11月,该案一名被告Sheldon Wong首位与邓俊贤家人达成和解赔偿,赔偿金额为30万美金。

兄弟会姐妹会在美国大学校园十分普遍

许多大学生都曾申请过兄弟会或姐妹会。数据显示,目前全美国高校中有超过100所兄弟会,姐妹会,和超过九百万成员。这其实一直是美国校园文化的一部分。

兄弟会的英文是Fraternity,姐妹会是Sorority,这两个词来自拉丁词Frater、Soror,分别代表“兄弟”和“姐妹”。

兄弟会是一种学生社团,在美国乃至整个欧洲有非常悠久的历史。要说起源呢,最早至少可以追溯到那个神秘兮兮的共济会,如果不知道的话你们可以看看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传到美国的时候,美国教会学校盛行,厌烦宗教禁锢的学生们自己搞出的吐槽组织,用来讨论问题、侃大天、骂老师,后来逐渐发展成了有运营体系的学生团体。因为以前的教会学校没有女生,所以只有兄弟会这个词,后来女生也被允许上学,姐妹会也就随之而生了。

这个发展历程形象化一点描述,就是《哈利波特》里的DA军。

兄弟会不是强迫性的,所以学生不一定要参加,但是因为最早的兄弟会其实是个违反校规的产物,所以对于加入者就需要有严格审核制度,只有通过了审核的人才能成为其中一员。而一旦你加入了兄弟会,你就是终身成员,所有成员都将是你的无血缘兄弟,你要和他们荣辱与共,苟富贵,勿相忘。

大多兄弟会或者姊妹会都是全国性的,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但须通过会中成员一系列的面试和筛选后才被授权参与为期约一学期的入会考验(Pledging)。入会考验通常带有一定的难度,只有少数人能通过考验。不同的兄弟会有着不同的入会考验,而兄弟会通常对其入会考验的方式和过程保密。

以社交为目的的兄弟会入会时可能要经过“凌辱式”的考验,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对很多学生来说, 所谓“凌辱仪式”只是一个传说。

恶性事件也屡见不鲜

以上的案件虽然属于特殊案件,大家不用全部否定大学兄弟会,但是近年来关于兄弟会的恶性事件也屡见不鲜,中国留学生作为亚裔,遇到欺凌的概率恐怕比美国本地白人学生还要高一些。根据预防欺辱网站HazingPrevention.Org数据,截至2010年2月12日,兄弟会姐妹会入会相关的“整新人”致死案件,致90名男生死亡,6名女生死亡。

2015年3月,纽约上州雪城大学的两名亚裔本科生被指霸凌申请加入兄弟会的学生,让三人周六半夜到公园,要求他们在雪地里爬行、翻滚、做俯卧撑等,以惩罚他们“没有完成当天的任务”。三名学生当时有穿帽衫、长裤 和靴子,但是没有被允许带手套。大约30分钟后,三名学生自己走回会所。后来,一名男生感到双手剧痛,前往医院就医,结果被医生告知,他的两手无名指和小指都被严重冻伤,需要截肢。

2015年8月,此前轰动一时的新罕布什尔圣保罗精英学校校园猥亵案开庭审理。据媒体报道,该校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叫“致敬学长”——即将毕业的高年级男生彼此之间会展开竞争看谁能在离校前与更多的学妹发生性关系,甚至在洗衣机后的墙上用永久性马克笔计数。这个肮脏的传统因为一名前毕业生被指控于2014年5月在学校房顶强奸一名15岁女孩而曝光。而涉案的许多校友目前已升入布朗大学等美国传统名校。

2014年9月,罗格斯大学一名19岁的女生因酒精中毒而死。而6周后,该校兄弟会一名20岁成员又因严重的酒精中毒被送医治疗。3月,由于这件事件,著名兄弟会Sigma Phi Epsilon罗格斯俱乐部被“无限期暂停”。

3月,北卡州立大学兄弟会也被暂停,当时一名女生声称自己遭到性侵。该校从3月开始禁止兄弟会涉及到饮酒的所有活动。该禁令是针对兄弟会内的一本所谓的“承诺书”被校方发现,而书中满是关于强奸女性和以死刑杀害非裔美国人的笑话。

我该怎么办?华人家长与孩子要一起解决

在美国人眼中,兄弟会是一种光荣的传统,是拓展社交圈的基石。然而近些年来某些“精英组织”内酗酒、乱交等阴暗面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们无法告诉大学生们那些兄弟会好哪些不好,但是学生家长们须了解,兄弟会、姐妹会的活动若在校外进行,最好提醒子女预先探听有什么活动內容,会內有没有买保险,更需留意周围环境及事态发展,与其他新人一起,互相帮助。

这名冤枉丧命的华裔生是在宾州Tunkhannock镇一处民宅內受到致命脑伤。隔壁邻居Jose Baez曾经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栋出租屋非常危险,经常有学生开嘈杂的派对。他每次都打电话报警,而出事时他正巧不在。“如果我在家,我觉得这事绝不会发生。”

然而,绝大部分情况下,兄弟会、姐妹会举行活动时,周围都不会有警觉人士。因此做好自我防范很重要。

此外,兄弟会、姐妹会要交会费。家长可以和子女一起权衡会费与福利是否匹配,比如,是否可以入住会所。值得花有时几百元的年费参加吗?

华人家长学生联合会会长周燕霞建议,如果子女不提兄弟会、姐妹会的事,家长不妨主动提起。“归根结底还是两代人、乃至两种文化夹层中的沟通问题,华人家长主动走出这一步,与子女有商有量,有助於孩子们敞开心扉。而家长多掌握相关信息,也有利于指导子女妥善应对参加兄弟会姐妹会的各种问题。”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美国中文网” | 责任编辑:李东尧
专题 > 留学潮
留学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