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纽约时报:特朗普为何在对华贸易政策上光说不练

2017-04-02 14:31:42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首次“习特会”即将登场。3月30日消息宣布后,特朗普保持着“强势”姿态。首先,在推特上称此次会面“将会非常困难”,“不能再承受庞大的贸易赤字以及损失工作机会。”紧接着,3月31日,特朗普签署了两份有关美国贸易政策的行政命令,直接涉及美国的对外贸易逆差问题。

虽然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和商务部长罗斯都坚称,新行政命令将解决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赤字问题,但不针对中国。但焦点不可避免的落在对华贸易上。

4月1日,美国《纽约时报》刊文《特朗普在对华贸易政策上为何光说不练》(Trump Talks Tough on Trade but Delays Real Action)。文章称,在特朗普对华贸易问题强势的表象之下,暴露了其混乱的贸易政策,以及人员配置不足,和对战略方向缺乏共识给管理造成的困扰。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文章称,特朗普说得多做得少,这些政令目前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拖延策略,给行政官员留出时间提出一项统一的贸易政策,这件事一直没有人来做。

文章还表示,这两条行政命令并没有真正解决中美贸易逆差问题。但通过推迟经济政策上的决定,特朗普在下周与习近平主席会晤时,可以把侧重点放在朝鲜问题上。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4月1日就美国两项有关贸易的总统行政命令发表谈话。发言人表示,中美贸易逆差问题双方都清楚,美方的贸易执法措施应按照公认的国际规则办事,包括履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义务。中方愿与美方在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基础上,加强对话合作,妥善处理分歧。

以下为《纽约时报》原文:

周五,特朗普总统似乎履行了他要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保持强势的承诺,此时距离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举行的会面不到一周时间。

特朗普在两条行政命令中要求对反倾销和反补贴贸易案件更加严格地征收关税,并对美国贸易赤字进行全面审查——这些举措反映出美中在经济上的紧张关系。早前总统发的两条Twitter消息提到了这个艰难的谈话:特朗普说,鉴于“大量的贸易赤字”和“减少的工作岗位”,下周与中国领导人的会面“将会非常艰难”。

但是在表象之下,这些举动暴露了一个混乱的贸易政策,以及人员配置不足,和对战略方向缺乏共识给管理造成的困扰。说得多做得少,这些政令目前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拖延策略,给行政官员留出时间提出一项统一的贸易政策,这件事一直没有人来做。

对制定一项整体贸易政策的拖延,特别是花90天的时间来审查贸易赤字,也可能具有一定的地缘政治优势。通过推迟经济政策上的决定,特朗普在下周与习近平会晤时,可以把侧重点放在朝鲜问题上。美国官员越来越担心朝鲜恐怕已经有能力在洲际弹道导弹上搭载核武器,发射到美国领土,或者很快就能做到这一点。

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批评中国采取了不公平贸易的做法,指责中国通过巨额失衡让美国流失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作。特朗普认为,该赤字是中国操纵货币、对出口商给予补贴,以及其他为中国本土投资者谋求优势的指令所导致的。

然而,这两条行政命令并没有真正解决这些问题。

对贸易赤字进行90天审查,被描述为对导致贸易差距的产品和相关国家进行全面审查,它看起来更像是经济学的课堂练习而不是政策基础。在一长串的各种联邦贸易报告中,它是新来者,同时也被描述为一种新方法。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每年都会就其他国家未能有效保护知识产权以及外贸壁垒问题撰写长篇报告。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是一个单独的联邦机构,一直在按管理部门和国会要求就具体问题编写冗长的报告。而商务部则会编制一份非常详细的贸易统计月报,其中包括按国家和行业分列的数据。

至于提高执法力度,那多少是个技术性问题。在政令中,特朗普希望确保对于采集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案件征收高关税。    

多年来,一些人涉嫌在政府征收这些关税之后、在确定具体金额之前的几个月内,在美国创办新公司,进口商品,而且往往是从中国进口。它们将货物运到美国并出售,然后公司在收取最终关税之前消失,或是申请破产。

前钢铁业律师、现任制造业贸易集团——支持美国贸易法委员会主席的托马斯·M·斯林格(Thomas M. Sneeringer)称,“有很多不道德的贸易技巧,用来避开我们得之不易的关税,从而继续使用倾销和补贴来进行欺骗,中国对它们的使用尤其猖獗。这些技巧包括伪造原产国、转运、错误分类和彻底的犯罪行为。”

但这些案例并不能改变这场经济游戏的胜负。美国仅对1%的进口商品征收高关税,而那些违法行为的实际影响则更是窄得多。

前美国贸易官员、现德同律师事务所(Dentons)高级顾问艾伦·沃尔夫(Alan Wolff)表示,“它们在政治上很敏感,但从整体贸易平衡的角度讲,其效力很有限。”

如果美国实行所谓的边境调整税,倒是有可能对贸易逆差产生真正的影响。这样的举动实际上是对其他国家的所有货物征税。

它会击中贸易赤字的核心。每年,中国每购买价值1美元的美国商品,美国就购买了价值4美元的中国商品。

边境调整税与中国和欧盟评估税收的方式有很多相似之处。

美国的进口关税和国家平均销售税合计只有9%。而中国的进口税加增值税——一种销售税——总计27%,西欧的约为25%。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依然没有做出最根本的战略决策。贸易的优先事项是作为国会税收改革一部分的边境调整税,还是长长的一系列针对具体行业的狭隘贸易争端?

特朗普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商务部长候选人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似乎倾向于边境税这种更具攻击性的方式。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科恩(Gary Cohn)和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等人可能倾向于更温和的方式。

中国官员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个问题。

3月初,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的新任商务部长钟山被问及,对于这两种艰难的结果,他可能更喜欢哪个。边境调整税将给中国的出口和经济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但它只会造成有限的外交摩擦。这种税收只需美国发布一项法令,它将平等地适用于所有其他国家——而不只是中国。

因为双边贸易被分成了成千上万个类别,所以美国针对某个行业的短期贸易限制累积起来可能不会增加很多税收,但它可能会引发众多外交冲突。

钟山采取了商务部长的常用做法,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表示赞成延续现有的贸易关系。他说,“任何保护主义都是不符合我们两国利益的。”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马雪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