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纽约时报:放弃TPP、台湾问题卑躬屈膝…特朗普给中国的大礼

2017-04-06 11:34:57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明天(7日),全世界将目光投向美国佛州的海湖庄园(Mar-a-Lago):在这里,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领导人将举行首次会晤——特朗普在他的庄园迎接远道而来的习近平。

在见面前,新官上任的特朗普预言会晤会“很艰难”,全球各大媒体也纷纷评价猜测不断。

美国颇具影响力的《纽约时报》4月5日发表标题为《特朗普送给中国的大礼》的文章,大谈美国对中国的“让步”,特朗普放弃了旨在抵消中国在亚太地区势力的TPP,就台湾问题冒犯中国后不得不卑躬屈膝……

全文对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发出质疑,也透着对中国的偏见与傲慢。

以下为纽约时报中文网译文:

在本周同中国举行的会晤中,美国会处于弱势地位。唐纳德·特朗普上任后便为中国送上了一份战略大礼,他放弃了旨在抵消中国在亚太地区势力的贸易协定,就台湾问题冒犯中国后不得不卑躬屈膝,而且不可思议地把中国领导人变成了关注气候变化,维护全球开放贸易体系的代言人。

这算什么“交易的艺术”(特朗普一本畅销书的名字); 对于新加坡等担心中国在南海积极进行领土扩张的亚洲国家来说,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采取的政策实在像是怯懦后退之举。

既然特朗普已经给予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全套的马阿拉歌庄园(海湖庄园,Mar-a-Lago)待遇,那么他必须在自己的这个佛罗里达度假地给予中国领导人同样的待遇(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只是德国总理,不适用于这条规则)。

佛罗里达议题的第一项是朝鲜,涉及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帮助特朗普抵制金正恩(Kim Jong-un)的核导弹计划。中国在南沙群岛(西方称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修建的上万亩人工岛或延伸礁——一种非同寻常的非法领土扩张行为——也将会是讨论的一部分。当然还有双边贸易以及特朗普对美国去年的3470亿美元赤字的不满——尽管朝鲜好斗的金正恩现在能够袭击日本,但对共生的美中经济纠葛来说,那只是一种可控的烦扰。

中国不会在朝鲜问题上满足美国。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表示,“战略耐心”已经结束。但那是什么意思呢?鉴于金正恩能够炸掉首尔,美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攻击几乎是不可能的。它听起来像特朗普政府最擅长做的事:虚张声势。特朗普的外交信条是:大声叫嚷,但挥舞的棒子很小。特朗普在接受《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采访时称,没有中国的帮助,他也“完全”可以解决朝鲜问题,但大家对他的武力威胁都表示不屑。

中国有影响金正恩的手段,但该国对他的“战略耐心”是无限的。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保证这个极权主义政权存在下去,以作为一个缓冲。这个独裁者可以确保中国旁边不会出现一个装备核武装的统一的韩国。如果朝鲜政权崩溃,数百万朝鲜人会涌入中国,那也是中国最不希望发生的一件事。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的外交信条是大声叫嚷,但挥舞的棒子很小。

对于特朗普交出金正恩的要求,中国很可能不予理会。尤其是如果特朗普总统做他应该做的事(这是不大可能出现的情况),对中国领导人说,中国在南海修建人工岛、争取地区主导权的行为是不能接受的。

特朗普自家的海湖庄园

从长远来看,任何有效的朝鲜政策将很可能必须首先承认无核化不再可能,严格约束金正恩是最好的选择。特朗普可以把外交手段这个有用的词加入自己的词汇中。

美国的缺席令从越南到新加坡的这些国家感到担忧。特朗普撕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的决定是鲁莽的。该协定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自由贸易协定,囊括了该地区的许多国家,但不包括中国。中国对新加坡施压,让它在美国和北京之间做出选择——新加坡当然拒绝选择——这是越来越强硬的中国地区政策的典型代表。随着TPP协定的崩溃,中国更大胆了。

去年,中国扣留了一些新加坡装甲车,表示对该国与台湾的密切关系失去耐心。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对中国在南海的扩张表示担忧,这也引发了中国的批评。中国在远离自己海岸线的水域扩张土地,修建跑道和雷达等设施,它认为其他国家对此应该保持“沉默是金”的原则。但对新加坡来说,海洋是它的生命线。它不能保持沉默,它需要弥补美国在亚洲力量的缺失,保持这些海道开放畅通。

本文作者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罗杰·科恩(Roger Cohen)

至此,我们触碰到了特朗普与习近平会晤议程的核心。正如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的副教授拉津·萨利(Razeen Sally)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说到底,这关乎自由的人民和开放的社会。在世界的这个地区,我们在这方面将拥有更多还是更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亚洲占据更大的主导地位将会如此不祥。”

不过,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当然就是一种毫无价值的交易性实验,通向美国理念被剥夺的世界。

前不久,在日本的美国商人安东尼·米勒(Anthony Miller)写信对我说,他在与日本一所大学的高级管理人员会晤时,后者问他,如果不再存在“对民主、自由贸易和自由价值的共同信仰”,日本为什么要与美国结盟。米勒对特朗普的结论是:“他对自由民主根基的破坏极其巨大。”

12月初,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与特朗普通话时提到美新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我听说,当时的候任总统完全不知道这项协定的存在。特朗普也不知道美国对新加坡存在贸易顺差。

毫无准备是很糟糕。当它与虚张声势和鲁莽结合在一起时,情况更糟。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正在占据上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红日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