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美国也遇到了选边站的难题,选俄罗斯还是选中国?

2017-04-11 16:46:52

【观察者网 编译/廖志鸿】美国“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4月9日刊文,剖析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在中美俄地缘政治“三角关系”中的“选择困难症”。文章唯一明确的结论是:再不能同时和中俄为敌,美国到了必须做选择的境地。但是,无论选择和哪一方合作,都要在道义上作出艰难的让步,而且美国被迫做出选择也意味着美国不再能维护它长久以来维护的世界秩序。

“联俄抗中”的理由是:中国通过“不公平”的贸易手段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通过“威逼利诱”美国的亚洲盟友挖“美国的墙角”,通过提供不带附加条件的投资和援助损害美国全球推广民主的能力。

“联中抗俄”的理由是:普京的克格勃背景和民族主义专制倾向,意味着他只是暂时戴上实用主义的面具。现在,他已经看破对手的虚弱,捏准“搞事情”的尺度,野心更大,想要打破北约和欧盟。

观察者网编译如下:

1972年二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震惊了世界,也让等待尼克松数月后访问莫斯科的苏联领导人惴惴不安。

1972年,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招待美国总统尼克松

苏联领导人想知道,他们是否终于见证了:六十年代初中苏联盟破裂后,中美联盟的诞生。

现如今,华盛顿和媒体因莫斯科屡屡动怒而哭笑不得,而特朗普总统却不厌其烦地问:“如果我们真的和俄罗斯和睦相处,那会不会很好?”。

美国决策者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又面临着同样的选择,这一次,赌注可能会更高。

俄罗斯和中国持续紧张关系的历史提供了两种选择:接纳俄罗斯,制衡实力更强者中国;或者,和中国合作,一起制约最强的秩序破坏者俄罗斯。

应该明确的是,美国再不能同时成为中俄的敌人

虽然这条路线(同时与中俄为敌)似乎引人入胜,但鉴于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包括保护领土主权,促进自由贸易和改善人权,美国人不再能够面面俱到。

至少,美国需要在叙利亚采取果断行动,向乌克兰提供坚定的军事支持,加强在东欧的北约军备,以及在南海和东海采取更强硬的姿态。

不过,这么做会使人员短缺的美军兵力进一步分散,这显然也是美国人不再愿意承受的负担。

美军驱逐舰发射战斧巡航导弹攻击叙政府军机场

谁来“背锅”?

美国人正为特朗普虚张声势的“美国第一”的说辞议论不休,在为这个口号究竟是军国主义还是孤立主义倾向而争执。

但和特朗普相比,奥巴马才是导致当前美国面临的全球困局的元凶。

在奥巴马离任前的最后几周,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的外交部长们齐聚莫斯科,商讨叙利亚危机解决之道,而美国被排除在外。

这是昭告天下:曾经宣称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国家”现在显然是 “可有可无”。

自日本偷袭珍珠港以来美国利益在最紧要的国际危机中被如此“厚颜无耻地”“践踏”简直难以想象

美国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很难“分锅”。这纯粹就是美国相对甚至绝对衰退的必然产物吗?这是某一位想着“幕后领导”的总统所采取的根本外交方针:“多做”不如“少做”,“少做”不如“不做”的产物吗?

或者正如奥巴马总结:他接手的是一个被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榨干”、不再愿意承担捍卫自由世界责任的国家?

不管何种说辞,特朗普都继承了一个不再愿意、不再能够在世界事务中发挥曾有的领导作用的国家。

选择俄罗斯?

那么,美国将到哪去?如果美国不能同时与中国和俄罗斯为敌,那么至少要和其中一个妥协。

3月30日,普京出席第四届“北极-对话区域”国际北极论坛

赞成和俄罗斯合作的观点是:中国对美国的全球利益所造成的伤害,远甚于俄罗斯。

中国通过不公平的贸易手段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通过“威逼利诱”美国的亚洲盟友挖“美国的墙角”,通过提供不带附加条件的投资和援助损害美国全球推广民主的能力

日益强大自信的中国会逐渐将美国“排挤”出亚洲,也将对美国的全球利益构成更大的挑战,日积月累,最终将对美国目前的世界地位构成全面的挑战。

相比之下,俄罗斯对美国利益的挑战只是“令人烦恼的小事”。

俄罗斯无法将东欧或中东变成势力范围,甚至在后花园中亚的经济影响力竞争中也输给中国。

普京可能不是一个邪恶的独裁者,不会无节制地损害西方的利益;而是一个被蔑视的实用主义者,以现实主义的态度审视俄罗斯在当今世界的地位,最初希望与西方领导人合作却没有被温柔相待。因此,普京的俄罗斯不会对国际秩序构成致命威胁,而是一个曾被错失但也许还能补救的机会。

选择中国?

或者,美国可以和中国合作,对抗俄罗斯。

4月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晤

普京的克格勃背景和民族主义专制倾向,意味着他只是暂时戴上实用主义的面具。现在,他已经看破对手的虚弱,捏准“搞事情”的尺度,野心更大。十五年前,他可能没有想过打破北约或者欧盟,现在这似乎是触手可及的目标,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实现苏联前任们最美好的梦想。但这种梦想建立在美国的痛苦和混乱之上。

混乱,却也正好不为北京的领导人所喜。

中国的复兴建立在美国军力维持的和平与贸易之上。假如中国试图挑战这一秩序,不但要填补美国当前的角色,而且要以美国的方式管理权力过渡期,以避免混乱。

在条件真正成熟前,中国领导人认为没有必要仓促行事。

美国有的选吗?

中国还是俄罗斯?这是一个问题。

无疑,美国正面临“选择困难症”。无论选择哪一个,都要在道义上作出艰难的让步,而且美国被迫作出抉择也意味着美国不再能维护它长久以来维护的世界秩序。这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特朗普

问题不止于此。

俄罗斯能够被说服,和美国合作对抗中国吗?中国能够被说服,和美国合作对抗俄罗斯吗?合纵连横,美国能开出的条件是什么?这对美国的盟友意味着什么,特别是欧洲和东亚?最后一个问题或许不是那么无解,因为美国的盟友很久以前就已经预料到这种剧情。但是,如果美国不能够和不愿意继续扮演自由世界的领袖,那么我们需要考虑后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廖志鸿

廖志鸿

观察者网国际组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廖志鸿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