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留学生抗议宿舍汉语拼音名牌被撕:强调爱国是夸大

2017-04-12 11:58:19

“我叫Hai Ge,含义是大海的歌声;我叫Liu Xinran,代表着欢乐和欣喜;我叫Xu Guohao,意思是像花木兰那样的女英雄……”

两个多月前,针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国留学生被“撕名牌”事件,一段视频——《说出我的名字》,引起了国内外关注。

据纽约时报中文网4月12日报道,该视频的制作者闫呼和就这一事件接受了采访。

除了讲述这段经历,他还表示,这一视频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但一些媒体夸大报道,把重点放在爱国、排华上,而忽视了原本的捍卫中文名和中国身份的初衷。这一事件的调查也陷入了一场拉锯战。

闫呼和认为大家应该把视频看作一份邀请,他希望能和肇事者坐下好好聊一聊,共同找出一个解决方法。

全文如下:

纽约——两个多月前,哥伦比亚大学多元文化事务办公室(Columbia University Office of Multicultural Affairs)发了一封邮件给学校的亚洲学生,称校方会尽快就“撕名牌”事件给出一个答复。两个多月以后,尽管中国二年级留学生闫呼和与同伴们已经递交了很多证据与证词,并指出了他们对潜在嫌疑人的怀疑,学校依然声称证据不够确凿。

不过,在事件发生之后,闫呼和的回应——一个他与同伴一起制作的两分钟视频《说出我的名字》(Say My Name),在世界各地的社交媒体上迅速走红,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生们对自己名字与身份的捍卫也已经受到了广泛的关注。闫呼和接受了英国电视广播公司(BBC)、《人民日报》等国内外媒体的采访,他也希望以此来向学校施加最后的压力。只可惜,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之后,整个调查似乎陷入了漫长的拉锯战。

“没有人觉得事情发展到这里就可以了,而是我们已经做完了我们能做的,事情的发展是要推动的,”他近日通过微信接受采访时说。几周前在Facebook上他也曾公开表示:“不出意外的,学校的调查最终还是白搭了。但我很高兴整件事情能以一个积极的态度告终,而不是一场闹剧。至少事件本身受到很大的关注。”

《说出我的名字》视频截图

自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以来,一股排外之风迅速席卷美国。对于少数群体的歧视逐渐变成了日常,哥伦比亚大学撕名牌事件的发生,尽管其背后动机尚未查明,但也不足为奇。闫呼和拍摄的视频《说出我的名字》很快走红,或许是因为它充满艺术气息的沟通方式,亦或许是因为拍摄视频这行为本身打破了“安静的中国人”的传统成见。闫呼和在此次事件中,也成为了同伴们的领袖,成为了捍卫中文名字与中国身份的代言人。但在此过程中,他感受到,中国国内的不少媒体与网民对于他拍摄视频的目的有了各种误解。

“我们可以没有脾气,但我们不能没有态度,”2月底的一天中午,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旁的一家中餐馆里告诉我。闫呼和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十分自信的。

撕名牌事件发生在中国农历新年前。一开始,一些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发现他们寝室门上的名牌被撕了下来,以为仅仅是个偶然的恶作剧。然而,在之后两天的交流中,他们发现,这其实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行为。在五个本科生宿舍中,写有中国拼音名字的20多个名牌全部被撕了下来。

事情发生五天之后,学校的多元文化事务办公室给校园内的亚洲群体发出了一份邮件,表达了学校对撕名牌事件的高度关注。然而,对于闫呼和来说,这远远不够。“他们应该把这封邮件发给整个学校,并不仅仅是亚洲群体——这件事情的受害者,”闫呼和说。

在撕名牌事件发生之后,闫呼和把自己原来写有“Jack Yan"的名牌撤了下来,贴上了新的写有中文及其拼音的名牌

闫呼和的宿舍并没有受到影响。并且,他名牌上写的是“Jack Yan”,并非“Húhé Yán”。“如果你的名字是用中文拼音拼写的,那么你的名牌就会被撕下来。如果你是写的英文名字,那么你的名牌就不会被撕。”

但是最早采取行动的人就是他。当天下午,闫呼和在Facebook上发帖,“我的中文拼音名字马上就会贴在门口,欢迎你们来将它撕掉。”两天后,他在校报《Columbia Daily Spectator》上发表评论文章,详细阐述了中文名字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但是,他说,这篇文章并没有吸引足够的关注度。于是在2月3日的凌晨,闫呼和决定拍摄一个视频。他在微信上给同伴们发出信息,邀请他们来拍摄一组视频,清晰地读出自己的名字,并对着摄像头讲述自己名字背后深厚的含义。一个小时之内,8个同伴给出了肯定的回复。两个小时之后,视频拍摄并制作完成。第二天,闫呼和把视频发布在了Facebook上。

他的视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短短的一周之内,点击率超过了1万,并被中国各大社交媒体争先转发。

金继文是视频中唯一一个大一本科生,他说:“我选择参加这个视频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视频很阳光,在宣扬积极的文化。”

闫呼和说,这个视频应该被看成一份邀请。“不争执,不吵架,我们只是想坐下来和你好好谈谈。一切偏见与歧视都源于无知。”他说。

闫呼和的同学们对他的行为表示支持,并纷纷把自己的中文名牌贴在名牌上,也在Facebook上相继转发自己名字的含义

新一代留学生

2月底在纽约见面的那天,闫呼和赶到中餐馆时已经接近下午一点。很显然,他在哥大的日程被排得满满的。除了繁重的课业压力之外,他还参与了校内许多学生社团的活动,比如中国学生联盟(Chinese Students Association),他也是学校招生办公室的视频制作实习生。在与他交流时,从其言行举止中,就可以看出这个大高个儿男孩对于自己的身份与价值总是抱有强烈的骄傲感与自豪感。

闫呼和出生于内蒙古的呼和浩特。他在那里上了小学、初中和高中一年级。在17岁的时候,他去上海求学,进入了复旦大学附属中学旗下的一个国际项目学习。2015年年末,他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哥大一直是他梦想中的学校,因为他觉得,这是美国思想最自由的校园。

但恰恰是在这最自由的校园,闫呼和第一次在国外尝到了被歧视的滋味。他说,“同学们会对中国有些偏见,会觉得我的观点是我的国家给我的,不是我自己的。”

闫呼和说这个视频很大一部分的作用是教育与传播,他说:“我们想用这个视频来告诉大家我们名字背后的意思,它们对我们的重要性。同时也告诉肇事者我们想和他们坐下来,一起想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

这个视频的目的并不是让中国留学生放弃使用自己的英文名字,闫呼和说,而是告诉他人,也提醒中国留学生自己,他们拥有一个美丽的中文名字,一个被寄予了国家文化与父母期望的名字。

“中国人起英文名,本是为了方便外国友人,为了以名字发音的方便来交换本来就有限的话语权。但似乎在隐匿了自己自我认同的一部分之后,我们只是助长了人们对我们核心身份的轻视。现在反倒是用拼音写自己真名的人被觉得不顺眼了。如果连名字都可以怎么方便怎么来了,我们再去谈其他的实在站不住脚。”闫呼和在校报中写道。当被问及闫呼和是否还在使用自己英文名字时,他回答道:“我英文名已经用了15年了。我跟我英文名也是有感情的。中文名就是在签字的时候、写作文的时候、签到的时候,任何表示我正式的身份或者正式支持的时候都会用中文名。”

这其实不是闫呼和第一次利用视频来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益。去年暑假,他在上海一家名为“橙雨伞”的非政府组织实习,该组织旨在维护中国女性的权益。闫呼和为橙雨伞制作了两个视频,其中第二个视频,《人人必备的家暴后美妆教程》(Don’t cover up, step up)获得了2017年社交媒体影响的创意奖(Social Impact Media Awards)。

闫呼和认为这一代的中国留学生在观念上和上一代有明显的不同。他指出,中国人在国外一直被看作“模范公民”,因为他们很少说出自己的想法。通常,他们会选择把抱怨塞到自己的肚子里。

“那个时候,中国社区还不是很大,但是现在,我们有实力,也需要去争取自己的权益,”闫呼和告诉界面新闻。“如果你退一寸,他们就会进一尺。现在我要把我的一寸给要回来。”

“跟爱国没有什么关系”

闫呼和的看法受到了同伴们的广泛赞扬。和他一起从内蒙古来到上海的付云鹏说:“在原来的学校不认识他,但是他在学校(中学)的广播站工作,经常说话。有一点想法就要说出来,想让大家知道。”付云鹏现在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读大二。他们学校邀请了达赖喇嘛来做毕业典礼的演讲。学校的中国学生组织也提出了抗议,但是在中国留学生代表与校长进行了一番长谈之后,学校依然决定邀请达赖喇嘛来校做毕业演讲。“这件事情是在反对学校,反对校长,这更复杂,比较难改变,”付云鹏稍显有些无奈。他说,“我觉得闫呼和对于这件事情的反应很好,维护了自己的利益。”

但是闫呼和的视频在中国也收到了一些其他的声音。有些网民认为如果闫呼和和他的同学真的爱国,就不应该用这种“鸟语”(英文)来拍摄这个视频。也有人认为闫呼和应该入乡随俗,使用英文名字,而不应该闹事。闫呼和说视频用英文拍是因为他们针对的对象是那些说英文的人,并不是大陆的观众。对于其他的负面评论,闫呼和选择了不予理会。

有些正面评论也让闫呼和感觉有点不舒服。“人民日报评论区的很多评论完全点都偏了。就是说知识能让人长得漂亮啊什么的。然后什么说又有相貌又有才华什么的,还有英语口语好好听,还有某雅思备考微博把我们的视频做成口语素材的。”

对于一些中国媒体对这件事情的报道,闫呼和还觉得自己的视频被他们强行利用了,报道中的内容完全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他说:“国内的很多媒体的重点放在了爱国、理性的爱国主义,然后我们的目的是在身份上,跟爱国没有什么关系,是爱自己中国的身份,所以他有夸大的这样的一个嫌疑。”他接着说道,“另一个是,有很多的媒体开始炒作美国的排华情绪,说这种事情发生在哥伦比亚大学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来了一句什么美国已经掀起了排华浪潮。”

国内媒体的大量关注引起了家人的担忧。“姥姥、姥爷是在公交车上听到了广播,得知这件事情,然后给我妈妈打电话,让我不要做出头鸟。”

嫌疑人具体身份?

闫呼和称,他与同伴们已经向学校提交了很多同学们的证词,还有中文的证词记录以及翻译。但是,当被问及证词的具体内容和嫌疑人具体身份的时候,闫呼和选择不予回答。他认为只有学校才有权利最终公布调查的具体结果。

但是闫呼和认为,学校并没有积极地配合。“学校想要照片之类的。”闫呼和说,“但是我们没法进入他们的宿舍,搜查宿舍不是我们的权限所在。两个月了名牌也不挂在墙上了。”

在一封与纽约时报中文网分享的邮件中,哥伦比亚多元文化事务办公室负责人Melinda Aquino对闫呼和以及其他7名同学拍摄视频的行为表示了赞赏。同时她也表示,学校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当中”,她解释说因为目前还缺乏第一手的证据。“从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我们知道有一部分学生对事件和肇事者的身份都有充分的了解。我们已经试图联系了很多受到影响的同学,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给出更多的信息。”她继续说到,“在只有两到三个并不是十分了解整个事件的人提供信息的情况下,我们很难继续进行我们的调查。”

闫呼和对于学校的态度表示十分失望。当被问及他是否准备按照学校要求的一样继续递交证据的时候,他无奈地反问道:“你觉得一个半月过去了我们还会有新证据么?有新证据我们会拿在手里不提交么?”

笔者通过邮件与电话尝试联系了哥伦比亚大学多元文化事务办公室,对方并没有回应。

但是闫呼和并没有气馁。“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他告诉《人民日报》。“这个视频并不足以表达我们所有的声音和看法,但是它的确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在纽约的采访中,当被问及这件事情的热度逐渐降下以后有什么打算时,闫呼和说他会继续利用视频和自己充满艺术气息的沟通方式来传达自己的想法。“很有可能我最后还是走媒体这个行业。”他认为中国留学生应该站出来,勇敢、坚定地维护属于自己的利益,从而获得社会其他群体的尊重。

或者就如同他在“哥大的故事”微信公众号中写的那样:

“即将来美国读书的你也可以花点时间琢磨琢磨怎么做自我介绍。实话说,Tom明天把名字改回Jianguo可能并不会有多大影响。但好歹下次你再歧视我的时候可以下点辛苦叫我大名?”

(来自上海的李彦哲为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一年级的学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佳璐
专题 > 海外华人
海外华人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