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点名对日贸易赤字“无法忍受”日媒吃醋:没有批评中国

2017-05-08 08:47:37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美国商务部5月4日发布了一份声明,直接点名对墨西哥和日本的贸易逆差已经达到难以忍受的水平。声明中,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警告这两个国家:白宫无法忍受日益膨胀的贸易赤字。

敏感的日媒发现:这份声明没有批评中国,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对中日“厚此薄彼”。日媒表示,美方的表态,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牵制性发言,意在促使日美实施包含自由贸易协定(FTA)在内的双边磋商。

日本经济新闻:美国贸易问题上对中日厚此薄彼让日本困惑

据《日本经济新闻》5月5日报道,美国商务部发表了题为“对墨西哥和日本的贸易逆差已经达到难以忍受的水平”的声明。声明指出,2月至3月对日贸易逆差“增加了16亿美元”。3月的对日贸易逆差(季节调整值)为64.92亿美元,比2月的48.8亿美元增长33%,按国家来看仅次于中国和墨西哥,逆差额排在第三位。

美国商务部声明 罗斯:再也无法忍受了……

罗斯在声明中强调说,“特朗普政权承诺会从一方占优势的贸易关系中保护美国劳动者和企业”,再次表达了加速修正美日贸易失衡的想法。罗斯4月中旬访日与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等举行会晤,表明了要求进行双边磋商的想法。

4月中旬访日与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等举行会晤的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

报道称,不过,单月的贸易统计数据受汇率等影响,数值增减幅度比较大,光凭这个统计数据批评日本似乎会给日本带来困惑。2月的对日贸易逆差环比减少11.6%,3月受反作用的影响增加的可能性也比较大。按季度来看对日贸易逆差的话,1~3月的逆差额为168亿美元,比2016年10~12月缩小了7.7%。

据报道,对华贸易逆差占美国整体贸易逆差额的一半,但此次的声明中表示,“对华逆差正在改善”,没有批评中国。3月的对华逆差环比减少1.1%,2月环比增长5.3%。即使按季度来看,1~3月的对华逆差额也比上季度增长了6.7%。美国政权正就朝鲜局势探索与中国的合作关系,特朗普也表达了暂时搁置贸易问题的想法。

报道称,3月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也环比增长5.9%,对于不愿意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墨西哥,美国也进行了严厉批评。特朗普政权虽然把削减贸易逆差作为优先课题,但对不同国家的态度明显存在差异。

特朗普政权中对华强硬派影响力在下降?

日本经济新闻8日再次发表题为《特朗普政权中对华强硬派影响力在下降?》的文章,担忧特朗普将对国家贸易委员会(NTC)进行改组,有可能削弱有名的对华强硬派纳瓦罗的影响力。

资料图

2016年12月,由特朗普牵头新设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指名由制定特朗普经济政策的加利福利亚大学教授纳瓦罗担任主任,期待其发挥贸易政策指挥官的作用。然而,2017年1月特朗普政权上台以来,经济政策主要由商务部长罗斯与国家经济委员会(NEC)主任科恩等人主导,国家贸易委员会事实上并未发挥职能。

特朗普于4月29日签署总统令,宣布新设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白宫此举意在将其作为国家贸易委员会的替代机构,但外界预测其职能可能将止步于与商务部协调贸易与产业政策等方面。特朗普最初设想由国家贸易委员会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共同制定经济外交战略,但如今其权限将被大大缩小。

日本经济新闻称,背后原因在于纳瓦罗在特朗普政权中的影响力的下滑。纳瓦罗作为有名的对华强硬派,协助特朗普在其竞选纲领中提出“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对其商品征收45%的关税”。然而,在朝鲜问题上,特朗普正在摸索与中国的合作关系,还在不久前放弃了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67岁的纳瓦罗是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经济学教授,在竞选期间担任特朗普的顾问。他出版的几本书中包括《致命中国:美国是如何失去其制造业基础的》(Death by China: How America Lost its Manufacturing Base),这本书也被制作为纪录片。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

他在2015年出版的著作《卧虎:中国军事化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 (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中从意图、能力和战略三个角度分析了中国军事崛起的意义以及为什么中国可能成为当年偷袭珍珠港的日本帝国的翻版。

纳瓦罗2012年涉足电影界,以自己2011年出版的《致命中国》为蓝本,导演纪录片《被中国杀死》,宣传封面就是一把绑着人民币的匕首插在了美国上。该影片从五个角度讲解了美国如何被中国杀死:第一,中国通过血汗工厂和压迫劳工造成低廉的劳动力并抢走了美国高素质工人的饭碗;第二,中国正在污染全世界,并且最终将污染美国的环境;第三,劣质的中国制造正在残害美国消费者;第四,中国的专制体制正在挑战美国伟大光明正确的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观;第五,中国的军事发展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极大的挑战。

日本经济新闻称,纳瓦罗被认为想出了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总统令,并与白宫首席战略师·高级顾问班农共同向特朗普进行了提议。然而,虽然美国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特朗普政府“讨论脱离北美自贸协定”的消息,但特朗普却与加拿大、墨西哥两国首脑通电,紧急确认称“不是只有退出的选项,首先应进行重新谈判”。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被认为曾强烈反对退出北美自贸协定,认为此举除了会对美国汽车制造商的供应网络产生影响外,还将对美国农产品出口带来打击。特朗普开始器重出身华尔街、坚持现实路线的罗斯、科恩等人,而不是另类经济学家纳瓦罗,围绕经济政策的权利结构日趋鲜明。

报道称,预计,今后商务部长罗斯将主导制定贸易政策,实务方面由被提名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的莱特希泽负责。前高盛公司首席运营官(COO)科恩与其前任搭档、现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的角色分工变得更加微妙,围绕税收财政主导权的争夺将成为接下来关注的焦点。

特朗普多次点名日本

竞选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口号,意在缩小对外贸易逆差,增加就业。他在上任前,就在推特上向日本汽车巨头丰田“开炮”,威胁向其征收高额关税。

今年1月23日,特朗普在白宫与美国企业首脑举行会谈,在谈及日美贸易不均衡的问题时,也点名批判日本。他说:美国车在日本的销售没有增加,日本的汽车却几十万几十万地向美国出口,认为日本在对美贸易中设置贸易壁垒。

他说:这个问题必须与日本进行讨论,表示他将向日本谋求“公平的贸易”。

路透社此前评论称,由于特朗普鲜明的政策倾向、商人背景和“美国第一主义”的价值观,新时期美国的亚太政策将因其意志发生变化,这引起日本等美国亚太盟国的关注和不安

日本《读卖新闻》称,尽管不能断言日美关系会在特朗普上台后趋向恶化,但日本确实在与这位美国新总统的交涉中遇到难题;共同社称,首相安倍积极开展对美外交,刚飞赴珍珠港进行“慰灵之旅”,敦促美国新政府继承过去日美合作的遗产,但日美关系仍有可能“变调”;日本“JBpress”新闻网记者堀田佳男撰文说,从特朗普过去的言论来看,他认为日本容易操纵,可利用日本致命的弱点——依赖美国防卫与日本交涉。去年特朗普刚刚当选后,安倍赴纽约与他会谈。特朗普当时露出的笑容让人感到,他觉得“安倍好摆弄”。

目前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要就消除贸易赤字问题与日本进行交涉。

日本时报截图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还表示,将在今年6月,要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在华盛顿举行会谈,不排除要求两国开始贸易协定谈判的可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红日

张红日

观网国际组时政组,不做局外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红日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