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英媒专栏作家出新书:美国衰落 世界正在“东方化”

2017-05-17 09:43:52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一带一路”高峰论坛15日圆满落下帷幕。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主题演讲中提到,丝路精神在于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有美媒意识到“一带一路”建设将给世界带来巨大改变,但眼光始终离不开地缘政治。

美媒17日报道援引一本前不久出版的新书《东方化:亚洲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到以后》来印证这一观点。作者是《金融时报》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拉赫曼在书中感叹,随着全球经济实力从西方向亚洲的戏剧性转移,欧美等西方国家主导全球的日子正在结束,世界正在经历“东方化”。

《金融时报》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与新书《东方化》

拉赫曼还指出,美国衰退的进程开始于前总统奥巴马时代,而新总统特朗普的一些政策可能会有助于中国巩固在亚太地区的地位。

美媒援引新书《东方化》印证国际政治权力转移

美媒报道称,刚刚结束的中国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似乎为世界“东方化”提供了最新的注释。这个峰会不仅吸引了29个国家的领导人,而且还有超过80个国家派代表来参加。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正在试图将世界一半的国家纳入自己的轨道,有别于先前欧美制定的轨道。

吉迪恩•拉赫曼四月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举行新书介绍会。

美媒称,拉赫曼的新书为这样的变化提供了一种解释。他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这样解释他所理解的“东方化”——随着经济中心转向亚洲,国际政治的权力必然会倾向东方。

拉赫曼指出:“美国霸权的年代就要结束,当然,现在还没有结束,因为美国仍然是这个国际体系里最强大的国家。但是,你可以看到,也可以感觉到,随着中国的崛起,事情在发生改变。在这里,处于核心对抗的似乎是美中两股势力,但是,你也可以看到更大范围的改变,那就是世界实力从西方向亚洲的转移。这是一个历史趋势。”

虽然是讲述“东方化”,但是拉赫曼的书大部分是在谈中国的崛起。拉赫曼在书中也谈到了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他写道:“北京推进的‘一带一路’政策实际上是中国在亚洲推进基础设施进程的努力。这已经进一步增加了中国的经济力量。”

《华尔街日报》此前发表迈克尔·奥斯林题为《重塑我们的世界秩序》的书评指出,大西洋沿岸国家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的主导地位也许看上去像是命中注定,因为这是近500年来的力量格局。但拉赫曼指出,事实上,在更加漫长的历史模式中,这是一个反常现象。在长达数千年时间里,非欧洲帝国一直统治着古代世界;直到16世纪,较小的西方国家才依靠技术和经济实力跃居全球主导地位。

评论称,在体现出“东方化”的一系列复杂到令人眼花缭乱的全球变化中,拉赫曼找出了处于核心的两股趋势:美国主导地位的终结和美中之间日益加剧的竞争。因此,《东方化》完全符合关于“美国治下世界秩序”终结的新兴文学类型,不过它作出了一个虽然含蓄但却大胆的断言,即未来的“全球化”不再是经济和政治利益的融合,而是中美经济和政治竞争在全球的蔓延。

亚洲的新主导地位——基本上指的是中国与日俱增的实力——被当做拉赫曼叙事的起点。他用令人信服的理由证明,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军事差距正在快速缩小,“中美军事竞争的焦点在于控制西太平洋”——后者现在是“争议领土”。在回顾了中国对美国在亚洲海域数十年主导地位发出的挑战后,拉赫曼将它与中国的更大目标——最终一雪“百年耻辱”——联系在了一起。

评论指出,问题在于“东方化”——用拉赫曼的话说——不仅仅是中国的崛起;他也把它作为对全球各种困境的一种包罗万象的描述,从而最终冲淡了书中关于中国威胁的内容

美国衰退始于奥巴马 特朗普加速这一进程

拉赫曼认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显然意识到了全球实力的东移。他是第一个表示亚太地区将是美国外交政策中心的美国总统。他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应对这样的现实:比如,他推出了“亚洲再平衡”战略;并与亚太11个国家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且他还决定将美国军力向亚洲倾斜等等。拉赫曼称,但是中东等地爆发的危机,一次次把奥巴马拉回,让他无法在亚洲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拉赫曼称,在中国打算重塑地缘政治秩序的同时,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也在挑战二战后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这样的一个国际秩序包括两大支柱:以自由贸易为主的经济架构和以美国领导的盟友关系为主的全球安全架构。

为了实现竞选时的诺言,特朗普上台后宣布放弃TPP等,并坚持“美国优先”的战略。 拉赫曼则认为,特朗普的这些政策,特别是对中国的政策可能会有损美国的繁荣和安全,甚至会加快中国的崛起。

拉赫曼称:“经济上来说,这(TPP)是个新的自由贸易区,是以美国和日本为中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中国在亚太地区日渐增长的经济力量的一种制衡。我想,美国人是那样看的,不仅有经济意义,而且也有战略意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到华盛顿访问的时候, 他特别强调TPP的战略意义。”

拉赫曼认为,特朗普的政策,特别是中国政策,有损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地位是因为这样的政策让美国的盟友们感到无所适从。

拉赫曼称:“他调子换得太快了。现在来看,你会觉得美中关系看起来不错。两国一起努力应对朝鲜问题,两国间的经济紧张关系也有所缓解。但是,特朗普的变化太快。美中关系可能急速恶化或是变得热络起来,如果你是日本或是台湾,你会担心,美中拿日本或是台湾做交易,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东方化”是一个过程 美国仍占主导

美媒称,也有学者,包括奥巴马时期的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科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认为,拉赫曼有点夸大了美国的困难。他在《金融时报》上曾撰文说,有关美国衰落的担忧在战后差不多每10年都会浮现一次,但它们往往在更大程度上反映了国际间的焦虑,而不是对美国战略地位的思路清晰的评估。

奥斯林的书评也指出,没人能够否认亚洲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不同凡响的崛起。可即便西方正在相对失去力量和财富,按照绝对值计算,全球经济蛋糕的规模仍在扩大,而美国的绝对财富也在继续增长——虽然不均衡。“东方化”也许更应该被理解为一个流动性强得多的兼具分裂和融合要素的过程、一个美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仍将处于主导地位的过程。

14日,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强调,中国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所有“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的友好合作。中国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经验,但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不会输出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更不会强加于人。我们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不会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而将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不会形成破坏稳定的小集团,而将建设和谐共存的大家庭。

关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习近平曾用三句话作了精辟概括:一是不冲突、不对抗。就是要客观理性看待彼此战略意图,坚持做伙伴、不做对手;通过对话合作、而非对抗冲突的方式,妥善处理矛盾和分歧。二是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各自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求同存异,包容互鉴,共同进步。三是合作共赢。就是要摒弃零和思维,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对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不断深化利益交融格局。

马雪

马雪

观网时政组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雪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