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为保护少数族裔人权 美国加州社区学院考虑废除代数必修课

2017-07-22 15:55:39

代数是美国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中最容易挂科的学科,对有色人种学生或第一代移民后裔来说,代数是他们获取高中或大学文凭的最大障碍,而且这将进一步阻碍他们就业。有部分教育从业者出于人权和打破就业壁垒的考虑,已经尝试在社区学院废除代数教学,但在美国,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网站7月19日报道,加州社区学院(类似于国内的职业学校,观察者网注)主管埃洛伊·奥克利( Eloy Ortiz Oakley)近日接受该台采访,就社区学院取消代数课程回答部分问题。

NPR网站报道截图

在美国社区学院,60%的申请者被要求修至少一门数学课,而绝大多数的申请者(约80%)会挂科。奥卡利将代数视为学生获取学位不必要的障碍,尤其是对于一些不需要更高数学素养的学科来说,而他的这一观点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而持这样观点的教育者们,已经讨论部分社区学院逐步取消抽象代数课,代之以引导学生重视现实生活中用得到的数学技巧。

以下是奥卡利访谈实录(节译):

记者:请简单介绍一下你们的想法:

奥卡利:我们打算诚实地审视一下我们的要求是什么,为什么我们有这样的要求,例如,我们确实有一部分研究和学位是不需要代数的。我们希望用别的数学方法代替代数,我们在全国进行的研究表明,实用数学才是与学生的实际需求更加相关的。

记者:你们面临提高毕业率的挑战,只有48%的加州社区学院毕业生成功得到副学士学位,规定四年的课程,许多学生六年仍无法完成,只能结业。正如我们所说,代数是大多数学生毕业的障碍,但是,简单地降低对代数的要求,这样就能提高毕业率,这是不是偷懒呢?

奥卡利:我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情况,很遗憾,现实就是残酷的。从上世纪50年代起,我们认为考量学生数学能力的主要指标就是代数。而我们今天谈论的是,我们并不会降低对学生的要求,我们应该更看重学生通过学习取得成功的能力,除了代数,也有其他的数学课程,我们也是可以教给学生的。

NPR网站原报道配图

记者: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争议,关于几何和二次方程的能力在学生的现实工作中是很难被用到的,这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训练人的思维?

奥卡利:确实有这样的争议,但我们对学生学习的要求,是要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具备必要的技能。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数据说明,代数对实现这样的目标是必要的?有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让我们的学生在现实生活中的受益,并在后续学业或职业道路中得到帮助?

记者:有不少加州社区学院的学生希望能继续一个四年的(正式)大学学习,他们有没有因你们降低要求而受益呢?他们是否仍然要去学习他们没有在社区大学学习的代数课?

奥卡利:这是一个关乎美国所有教育层级的问题,牵涉大学阶段,也涉及社区学院阶段,关于这个问题有大量的研究,许多还是顶尖大学在进行。所以,我认为,越来越多的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的教育者已经意识到,要求学生具备怎样的数学能力,取决于他要读什么学位。

我们在社区学院中设置了不同的数学课程,我们也和不少大学合作,确保我们的毕业生能够顺利继续学业取得学位。如果你这样思考问题,你就会发现,(学习)统计学并不仅仅对社会科学的学生有用,而是对每一个美国公民都有用的技能,所以,我们应该要求所有学生掌握统计学,这对他们的日常生活是有益的。

记者:那些高中在把他们的毕业生送到加州社区学院之前,没有交给他们必要的代数技能,你对此感到失望吗?

奥卡利:当然,12年教育阶段(美国从小学到高中的教育)的确有问题,而这样的(代数)需求实际上是大学教育系统要求的,我认为,既然大学有这样的要求,12年教育阶段就应该满足,既然代数是基本的数学课程,12年教育阶段就应该教这些。

记者:人权活动家摩西发起了“代数计划”,他正在南方地区教黑人学生学习代数,他把教数学视为继续人权斗争的一部分。相比白人学生,代数不合格率在少数族裔群体中要高得多,你认为为什么会这样?你是否认为对不同种族的孩子上不同的课程会导致差异?

奥卡利:首先,我们确实正在全国范围内对不同群体采取不同数学教学方式,但是那和代数是同样严格的,我们看到许多(不学代数的)学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他们同样可以从这些不一样的数学课程中受益,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和所从事的职业中用到他们学到的东西。

其次,这确实是一个人权问题,但这也同时是困扰所有美国人——尤其是低收入美国人的问题。他们在我们的经济体系中无法充分就业,甚至无业,因为许多职业要求文凭,跟代数有关的文凭,这是他们就业最大的壁垒。所以,代数才是问题的根源。

背景资料:关于“代数计划”

1982年,摩西(Robert P. Moses)发起了“代数计划”(Algebra Project),将其作为自己长期推动种族平等运动的延伸。早在1964年“自由之夏”及其之前,摩西就带头在密西西比州为“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推动黑人选民登记。摩西在数十年后写到,获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是不平等的,就如同投票权的不平等一样,是“国家阶级制度赤裸裸的反映”。

一名黑人身穿“代数计划”文化衫:无教育,不生活

摩西还指出,这一点在数学教育上非常明显。一个技术密集型的经济和社会对其教育系统最基本的要求是,培养具备高水平计算能力和读写能力的人才。代数属于抽象数学范畴,与纯实用数学不同,并不是人们记账与买单时用得到的。

2014年,旧金山联合学区(SFUSD)在宣布,不再向初二学生教授代数1课程,引起争议。旧金山联合学区STEM执行主任Jim Ryan说:“如果回到15或20年前,许多学生甚至不被允许学习代数。他们进入高中后,学习基础数学、普通数学、消费者数学,这些就够了,然后就可以毕业了。”

这要归咎于早期学习追踪系统,这个系统根据学生在小学及初中展现的数学能力,将他们分散到不同程度的班级中。毫不意外,那些被分入低级班的大部分是非裔、拉丁裔美国人和其他学习能力差的白人。

鲍勃·摩西(中)和孩子们(NPR报道配图,2013年)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中西教育
中西教育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