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朗普甩锅,然而国会能救“追梦者”吗?

2017-09-06 16:46:39

【观察者网/王佳璐】美国80万“追梦人”或因特朗普的一个决定而最终梦断美国。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当地时间5日宣布,废除前总统奥巴马政府期间推出的DACA(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当天,纽约、华盛顿等地区爆发游行活动抗议这一决定。众多科技巨头、国会议员也纷纷剑指特朗普的这一做法极为冷酷。

面对这些指责,当日晚间特朗普发声,疑似甩锅国会。他表示自己对这些“追梦人”怀着极大的爱意(great love),而国会“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通过立法来帮助这些人。

不过,美国新闻网站VOX当地时间5日发表评论称,尽管国会大佬们纷纷谴责特朗普的这一决定,但是由于上层斗争,国会未必能推出解决这些“追梦者”去留的新法案。

特朗普

特朗普发推称,“我对我们讨论的这些伙伴心怀敬意——怀着极大的爱意。人们总以为他们是小孩,但他们已经是年轻人了。”

“说到国会的议员们,他们希望能够做一些事情,并把这些事情做好”,特朗普和国会领导人在白宫见面后表示,“我们真的没有选择,我们一定要有能完成某一事情的能力,我认为我们将会很顺利地完成。从长远来讲,这将是正确的解决方法。”

“我真的很爱他们,并希望现在国会将能够正确地帮助他们”。

早在塞申斯宣布这一计划之前,特朗普就已经发推表示:“现在是国会行动的时间了。”

而美国国会的共和党领袖也表示他们将会回应特朗普的这一号召。

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对此表示,“我希望在总统的领导下,参众两院能够就这一项永久性的法案达成共识,以保证那些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人,能够作为这国家有价值的一员继续为其作出贡献。”

不过,目前还不能确定国会能否做得到这一点。国会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甚至并没有信心,共和党人会就“梦想法案”举行投票。

所谓“梦想法案”是一项最初于2001年就提交美国国会审议的议案,“梦想法案”旨在为16岁以前随父母非法赴美、在美连续生活5年的无案底非法移民提供一条入籍途径。要符合条件,他们必须从美国高中毕业,或取得GED(一般教育发展考试)证书,完成两年大学学业或至少服兵役两年,且满足年龄不得超过35岁、道德良好等要求。这一法案无疑会让DCAC受益人得到更加长久的合法居住权。

文章表示,国会可能会采取限制性行动,例如为DACA受益者通过一个临时的延长法案,而不通过完整的“梦想法案”。

不过,这就需要共和党议员们停止他们在移民问题上的分歧,其中就包括对所有非法移民合法化的争论,以及对白宫可能希望的、并可接受的处理方式。而这些内部的不同意见非常难以调和,这或将导致他们一同抛弃DACA受益人。

“我对此感到非常悲观”,国会拉美裔核心小组的一位民主党成员表示。“对国会来说,能做的最简单的事就是什么都不做,我不能想象瑞安或者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导人)会冒着分裂党派的危险,推动这一法案。”

文章称,换而言之,国会的共和党议员将会优先处理例如提高债务上限、避免政府关门、或者为受飓风影响的休斯顿提供紧急救助金等事项,而非为DACA受益者提供保护。

来自共和党人的冷淡支持

文章指出,不难发现,共和党议员们只是嘴上称不希望这些“追梦者”被驱逐出境,他们基本都是6岁的时候就来到了美国。

在塞申斯宣布废除DACA计划之后,参议员麦凯恩称特朗普的这一决定是“不可接受的”,并要求通过“梦想法案”。即便是共和党在移民问题上的鹰派代表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也表示,“我们应该要谨慎对待”这些“追梦人”,他们不应因为父母的行为而遭罪。

同样的,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德宾(Dick Durbin)再次在国会上提出“梦想法案”,另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Jeff Flake)和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则是这一法案的联合提案议员。

9月1日瑞安在WCLO电台表示,“人们正处于危难之中,这些孩子他们不知道其他的国家,他们被自己的父母带来这里,他们不知道家还能在哪儿。所以我真的认为应该有一个合法的解决方法,这正是我们正努力做的”。

然而,除了这些美好愿景,一些民主党议员担心,瑞安和麦康奈尔根本没有能力以及政治动机,以推动“梦想法案”的投票。

这一方面是因为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们在移民问题上有一些内部分歧。例如,当科顿一方面表示想要保护DACA受益人,一方面又称与此同时应加强移民管制。这一表态在民主党人这边将难以推进,而瑞恩却需要他们的投票以在国会获得解决方案。

又或者,瑞恩可以试着从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温和派手中得到支持,但是没有人知道是否会有足够多的共和党人支持这一决议,因为在2010年大部分人投了“梦想法案”的反对票。

文章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注意瑞恩的讲话中所没有提到的东西。这位共和党大佬没有提供“梦想法案”的具体投票时间安排,他也没有表明支持其他法案以保护DACA受益人的权益。而这就和移民维权人士所担心一样,共和党人不愿意为“追梦者”们发声,因为这一法案与他们政党理念不合。

在“梦想法案”上并不团结的民主党人

文章更表示,并不是只有共和党人阻碍了“梦想法案”的推进。因为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民主党人是否会为这一法案投票。

民主党人认为党内大多数众议院议员都会支持这一法案。而参议院方面则比较复杂。

除了两名议员,2010年投“梦想法案”反对票的大部分议员都已经不在国会内部。这两名投反对票的其中一人便是是参议员特斯特(John Tester),他当时不仅投了反对票,更称这一法案是一种“特赦”。另一人是曼青(Joe Manchin),他错过了那次投票,不过他表示他将会投反对票,因为法案还没有达到合法的程度。

特斯特5日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谴责了特朗普的决定,并声称为无辜的小孩找到解决方法,不过,他并没有表示将投“梦想法案”赞成票。而2010年,曾在众议院投反对票的参议员唐纳利(Joe Donnelly)这次也有可能会投反对票。

由于在参议院中,共和党占有过半席位占有巨大优势,所以要以过半投票通过“梦想法案”,这几位民主党人的票至关重要。

至此,这些不确定性导致民主党人专注于建立一场公众抵抗运动,以迫使国会通过“梦想法案”或者一些类似的法案,就像先前的奥巴马医保一样。当时共和党看上去应有足够的票去推翻这一法案,然而一场拯救平价医保的公共运动却改变了这一切,并帮助民主党巩固了共和党医保法案的反对地位。他们认为这一套方法可以同样运用在这次的移民大战中。

“如果抵抗运动能够全力进行,就像是穆斯林禁令以及医保法案时所做的那样,也许到时候你能够看到国会会有一些行动”,相关人员表示,“但如果这次的行动比较平庸,那么这不会给抵抗人员力量去推动这一法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佳璐

王佳璐

观察者网国际组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佳璐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