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亚裔家庭望子成龙 将“补习文化”带入美国

2017-10-27 17:19:24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熟悉或者去过纽约的读者们都知道,除了曼哈顿的唐人街外,在纽约皇后区还有一个新兴的中国城:法拉盛(Flushing)。

与曼哈顿唐人街的移民文化不同,法拉盛的移民大多来自中国的内陆城市。这里的菜系也不是以粤菜为主。麻辣烫、兰州拉面、羊肉泡馍、锅贴等在国外很难吃到的美食,在法拉盛应有尽有。

法拉盛街景 图:Facebook

而穿插在这些麻辣烫、兰州拉面、羊肉泡馍、锅贴店之中,还能找到另一个令国人熟知的“中国文化元素”:补习班。

10月27日,美国纽约时报就采访了这么一家补习机构。报道指出,补习班文化席卷美国,背后不仅仅是亚裔移民们望子成龙的愿望,也是“一切重新开始”后对下一代的寄托。在补习班的塑造下,亚裔学生升入纽约重点公立高中的比例也远高于别的学生。比如在史岱文森高中,四分之三的学生是亚裔,在布朗克斯科学高中和布鲁克林技术高中,亚裔学生的比例超过60%,但这也引起别的学生不满。

补习是刚需 还是熟悉的味道

这家叫“领航”的补习中心位于法拉盛主街,无论在店面还是内部装修上,都和国内的如出一辙:办公室里挂着印有“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的旗子,墙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国外奖章。

来这儿上课的亚裔孩子们,有着一种“回家”的感觉。他们12到18岁年龄不等,大多出自华裔移民家庭。

领航补习中心 图:纽约时报

在亚裔移民社区里,参加这种集体备考班已经成为成长必修课。其中8年级(13到14岁)的学生居多,他们都是冲着来年能上纽约的“特殊高中”,而来这里备考。

纽约华裔移民口中“特殊高中”,是指纽约教育部门,根据纽约州法律2590条G项,面向成绩好的学生或特长生,设立的精英高中。一共就只有9所。

其学生必须是纽约市居民、并且目前就读8年级或者第一次就读9年级,才可以申请、注册;必须通过专门的考试(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和面试才能入学。

据纽约时报透露,参加这一考试学生当中,只有不到20%的人能达到入学的最低分数线。

所以,在领航补习中心,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就是SHSAT的补习课程。每年夏天,这个补习中心开设的辅导班通常每个工作日都上课,每天三小时,费用在1400美元左右。

领航创始人颜谦业说,他的学生基本上都能进特殊高中。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结果一出来他就会送出Visa礼品卡:考取史垈文森高中的,能收到50美元;布朗克斯科学高中,30美元;其他学校则是20美元。史垈文森高中和布朗克斯科学高中都属于九大特殊高中。

领航补习中心还帮助学生准备其他考试:比如俗称“美国高考”的SAT和ACT、大学预修课程(Advanced Placement)考试,以及纽约高中会考(New York Regent Examinations)。上课老师几乎可以针对大学申请中任何潜在的弱项进行辅导。不管是课外活动还是个人陈述(美国入学必要材料),都可以通过一对一的辅导进行策划。

领航补习中心的上课老师也不是一般人。他们或是常春藤名校毕业生,或是美国全日制高中教师,有的甚至两者皆是。

颜谦业本人在法拉盛长大,高中上的是择优录取的达芬奇科学与数学学院(Da Vinci Science and Math Institute)。长大后,他当上了金融分析师,直至2011年,当时他感到身在华尔街的自己缺少生活目标,于是转向了备考行业。

他也对现在的工作特别满意。“当我的孩子们进入一流学校或者取得非常高的SAT分数时,我感到非常自豪。我可以得到立竿见影的结果”,他对纽约时报说道,“只要有一个孩子进了特殊高中,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会来问他是在哪里补习的。

将“望子成龙”带入美国

Join Wang就曾经是领航补习中心的学生。他的父母来自中国福建,如今在纽约皇后区经营这一家自助洗衣店。

就算备考班对他的父母来说构成了经济负担,他们也从没流露过这种情绪,Join Wang说。不管自己有什么问题,他们都不理会,只是告诉他:“你还是小孩呢。不要慌,钱的事让我们来操心。”

颜谦业觉得这是一种文化内涵,“他们宁愿不买昂贵的运动鞋,但他们会尽量让孩子去上非常昂贵的预备学校。”

纽约市立大学社会学教授Pyong Gap Min表示,在中国和韩国等国的多次移民浪潮之后,亚洲辅导行业的痕迹就出现在了美国。

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纽约市共有411家备考中心,一多半都位于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尤其是这两个行政区的亚裔聚居地:法拉盛和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

在西海岸上,加州的奥兰治县、圣克拉拉县和洛杉矶县,共有861家这样的辅导中心,那些县全都是亚裔家庭占比很高的地方。

当然,补习是有回报的。

来自不同背景的亚裔学生现在在纽约最具竞争力的公立学校里占多数。在史岱文森高中,四分之三的学生是亚裔,在布朗克斯科学高中和布鲁克林技术高中,亚裔学生的比例超过60%。

亚裔学生太多,引起别的学生不满。2012年,一个倡议团体联盟提起的联邦诉讼声称,这样的录取过程对黑人和拉美裔儿童产生了歧视性影响,这让他们能找到的备考资源和机会更少。

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Jennifer Lee说,美国保守派喜欢把亚裔的成功作为反对平权政策的一个主要论据。

但她也指出,亚裔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其他少数族裔不重视努力工作或教育。

她在自己的书中写道,亚裔美国人在教育上的成就实际上源于一种具有高度选拔性的移民政策:2015年的一份人口普查报告发现,华人移民中多数拥有大学学位。与之相比,美国全国人口中拥有大学学位的人低于三分之一,而在中国本身只有16%的人口有大学学位。

纽约时报指出,受过高等教育的亚裔移民的际遇已成为所谓的“种族资本”,这让并不富裕的家庭,对补习的需求更高。

此外,Jennifer Lee对“补习风潮席卷美国”还有另一种解释:当移民来到美国时,可能无法重新获得他们以前的地位,只能不得不长期从事较为卑微的工作。但是,他们可能试图通过孩子的成功来挽回一些地位。

同样“毕业于”领航的Chris Kwok,在法拉盛的一个工人阶级家庭长大,他的父亲在中国时曾是一名工程师,但在皇后区,他是纽约市的一名蓝领合同工。

“我的父母把他们赚来的钱花在我身上,”他说,“所传递的信息是,你应该下功夫学习。如果你不下功夫,你只会感到内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