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章莹颖案律师:她的尸体或许要靠管道维修工找到

2017-11-06 07:39:36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失踪已近五个月,至今下落不明。据红星新闻5日报道,嫌犯克里斯滕森6月30日被捕至今,既不认罪也未开口交代章莹颖下落。检方一开始以绑架罪起诉嫌犯,后又追加死刑起诉,辩方律师再一次要求推迟正式审判日期。

而对于赴美已四个多月的章莹颖家人,既没有找回女儿,也没有等到对嫌犯的判决,现在甚至连明确的审判日期都无法知道。“究竟审判日期会怎样演变,现在非常难作出准确判断。”章莹颖家人律师王志东11月4日在北京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说。

面对漫长而无望的等待,在美的章莹颖家人作出了回国等待的决定。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家人将于本月10日回国。

关于案情

审判日期还未定

“检方自信已掌握充分证据”

10月28日,回北京出席会议的王志东透露,警方已经掌握了嫌犯杀害章莹颖的录音。在这段录音中,嫌犯讲到了他杀害章莹颖的一些手段以及在给章莹颖的一个祈福会上,他描述了自己作案理想对象的特征。

至于录音里面讲到的具体作案手段是什么?“这个我不能讲。”王志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警方最早透露他们掌握这段录音,是在7月5日决定嫌犯是否可以被保释的听证会上。当时检方律师在解释为什么嫌犯不应该被保释时,提到了警方掌握有这样一段录音的事实。

章莹颖案律师王志东

最后,法官拒绝了嫌犯的保释申请。

6月30日,嫌犯克里斯滕森被捕当天,FBI宣布“认为章莹颖已经死亡”,没有任何解释。家人无法接受这样简单而冰冷的宣布,就一直追问,“你说我女儿不在了,你们凭什么这么讲?”王志东当时也提出,警方的说法有很多不合情理、不好解释的地方。

而现在,据王志东介绍,根据美国法律规定的受害人及其家属的知情权,警方给家人拿出了章莹颖已经死亡的证据,“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我知道警方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他们的判断,只是确实不方便对外公布。”

未来,这段关键的录音和警方掌握的其他证据将会在正式审判时,作为嫌犯杀害章莹颖的主要证据呈上法庭。“检方一直认为他们有相当充分的证据可以(给嫌犯)定罪。”

章莹颖(资料图)

面对检方提出的证据以及追加起诉的死刑,辩方团队第二次提出推迟正式审判日期的要求。对于该要求,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反对审判日期再延期。该办公室11月2表示,原定于2017年9月启动正式审判,此案的审判日期已被推迟了一次。克里斯滕森没有正当理由将原定于2018年2月27日的正式审判日期,继续延后至10月。

“最后法官是否批准这个动议并安排新的正式审判时间,我估计在今后的两三个星期会有结果。即便推迟了,法官排了新日期,以后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出现重新排期的可能性也非常大。”王志东说,而正式审判时间不管会不会延期,在审判之前,控辩双方的主要工作还是围绕证据展开。

按照要求,检方需要将已掌握到的所有证据交给辩方,辩方在研究证据后,会提出很多质疑并向法官要求这个证据无效不能用在审判上,比如那段关键录音,辩方一定会质疑取得这段录音的手段是否合法?证据的保存、检验过程的手段是否完整?王志东介绍,检方会回应取证过程完全是合法的。但证据是否有效,最后将由法官作出裁决。

“在正式审理前的长时间,证据是控辩双方的主要工作。辩方会不断对证据提出各种质疑,检方需要应付他们的这些质疑,法官需要判决他们这些质疑。”

以“绑架致死罪”起诉?

死刑起诉获批可能性很大

7月12日,美国大陪审团作出正式起诉嫌犯克里斯滕森的决定,不久后,检方释放出将追加起诉的信号,而他们寻求追加的起诉将会是死刑。

9月,此前表示要给嫌犯做无罪辩护的布鲁诺律师团队,以克里斯滕森没有能力支付律师费用为由提出退出申请并得到法官批准。“钱是非常核心的一个因素,但其实也只是他们表面上的理由。”王志东透露,在克里斯滕森还没有被正式追加起诉前,检方已经表明要追加起诉,如果追加起诉,可能的刑罚是死刑。

代理死刑案的律师要花的时间和精力非常多,克里斯滕森一开始交给他们的钱或者答应给他们的钱,肯定没有达到他们做死刑案的标准。所以这家律师事务所在知道检方决定要追加起诉的时候,就提出动议要求撤出。

王志东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这家律所虽然平常都是做刑事辩护的,但是他们没有任何人曾代理过死刑案,“换句话讲,他们也明白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和经验不足,所以便以钱的理由要求退出。”布鲁诺团队退出后,根据美国法律,法庭为嫌犯指派了一位新的具有四次代理死刑案经验的律师。

10月3日,大陪审团正式提出对嫌犯追加绑架致死罪。但最终能否以死刑起诉克里斯滕森,还需要经历死刑审核委员会的审核以及司法部长的批准。

那么,检方掌握的证据是否有十足把握让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批准以死刑起诉嫌犯?

“我想我这样回答吧!”对于红星新闻记者的这个问题,王志东说,期待案子能以死刑来起诉,根据他跟检察官的交流,检察官也说有信心让司法部批复按死刑罪来起诉。

而以死刑起诉的要求一旦获得美国司法部长的批准,嫌犯克里斯滕森的结局就只有两个,终身监禁或者死刑。

以死刑换章下落?

“达成辩诉交易的可能性非常小”

辩诉交易,是美国司法体系的一大特点。

王志东介绍,在美国,有95%左右的案子最后都是通过辩诉交易结案。此前,FBI前探员曾表示,嫌犯克里斯滕森可能会交代章莹颖的下落,以换取轻判。

而克里斯滕森最后是否会通过辩诉交易逃脱死刑,也是无数人关注的焦点。

但王志东表示,从目前来看,章莹颖案能做到辩诉交易的可能性相当小。原因有两点——

首先,是嫌犯的特点。克里斯滕森本科就读威斯康星大学,然后在伊利诺伊大学念博士。他所学的专业是物理里面的材料,伊利诺伊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的这个专业在全美国排名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这个人,虽是个坏蛋,但肯定不是笨蛋,自视非常高。他自己认为警方是拿不到证据的,所以最后也没法将他判罪。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达成辩诉交易的可能性非常小。”

社交媒体显示,嫌疑犯是UIUC物理系博士生

其次,在审判过程中,检方会把他们所掌握到的证据都交给辩方团队,在他们刚把证据交给第一个辩方团队时,该团队就撤出了。新团队介入后跟嫌犯之间的信任还在建立中,现在辩方团队还没有完全将检方的证据告诉他们的当事人。

对于辩诉交易,章莹颖家人是矛盾的。章莹颖的父亲曾希望给嫌犯以最严厉的刑罚——死刑。但迟迟无法找到章莹颖下落的他们,又非常期待这个案子能够出现辩诉交易。

“因为我们现在知道,嫌犯可能被判终身监禁或死刑,他如果想做辩诉交易的话,就是认了终身监禁但可以免除死刑,这是唯一能够做到的交换条件。”王志东说。

而从检方角度来讲,他们也非常希望能够找到莹颖,这也是莹颖家人一直的诉求。家人总是心怀一种期望,莹颖指不定在什么地方还活着,有一天我们还能找到她。或者即便没有,也希望能够把她的遗体带回家,也是个安慰。

从辩诉交易角度讲,家人也希望能够有这样一个了结。

关于家人

章家人在美情况?

“非常煎熬”

章莹颖究竟在哪里?

FBI表示他们从来没有放弃,“但我们有这样的一个结论,就是FBI现在并没有有效的线索或者寻找方向。”王志东表示,这方面FBI是非常坦率的,(要找到章莹颖的下落)要么等嫌犯开口,要么是在极其幸运的情况下,比如说一个管道工去修理管道正好碰到了(章莹颖的尸体),这也是非常极端偶然的情况。

这种无望的等待,也加剧了章莹颖家人内心的煎熬。章莹颖的父亲、小姨以及男友于6月17日抵达美国,王志东前往接机并开始介入章莹颖案。

他们一家人在美国的生活是怎样的?每天都做些什么?

“这个我真不太清楚”,王志东说,因为我跟他们在一起,不是谈这个案子,就是分析事情,或者在法庭,或者陪同他们和检察官、FBI见面、会谈,他们平常做些其它的什么,我并不太清楚。

但我知道这件事,已让莹颖的家人非常受煎熬。章莹颖非常可爱、认真、懂事,是家人非常珍惜的一个孩子。像这样一个孩子突然失踪,直至被告知死亡,但又没有尸首,对家人来说,心理上说非常煎熬的。

王志东说,章莹颖的妈妈到美国后的记者会上,几次痛哭。后来在法庭上,也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们在私下里和家人谈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表现,非常非常的悲痛。

而她父亲的话不太多,平常比较沉默,我知道他抽烟。早期刚到美国的时候,他经常会站在莹颖住的宿舍外面看着那栋楼,长时间地抽烟,也不怎么讲话。

再谈质疑

“家人也有被误导的情况”

在章莹颖一家抵达美国后,当地华人和关注此事的热心人都提供了帮助,包括为此事发起了募捐。

但由于募捐金额在短期内连续多次提升,让章家人陷入了诈捐风波。后来章莹颖家人出面做了一次正式解释后便不再发声。

但王志东透露,“我只能说在募捐的这事上,家人也有被误导的情况。”就比如说这个募捐数字的增加,最初的提案并不是家人自己的主张,是由相当有影响力的、跟家人关系很接近的、代表着某一个方面的人提出来的。要求增加募捐数字,而这个数字的变化造成了很多负面的评论。

但是质疑出现后,家人并不希望解释说是受了什么人的影响或者误导才同意了这样的捐款金额的增加。“所以在这个上面,家人也一直在承受很大的压力。”王志东说。

不仅诈捐质疑,他们还遇到了其他风波,比如章莹颖的家人聘请了移民律师,有移民计划,想赖在美国等质疑。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章莹颖家人的律师团队一共有4人,有免费的也有收费的。案件主要由FBI负责调查检方起诉,家人为何还要请这么多律师?

对此,王志东回答,一开始他的介入是因为中国侨务部门说希望他提供协助。章莹颖家人长期住在香槟市,案件发生的地方,肯定有一些事情需要各方面的援助,而我不一定随时都在,有些事情也并不是我的专长,比如说跟募捐资金有关的事情,是要设立信托账户的。信托账户的设立和管理有两位律师,“所以两名收费律师主要是涉及信托账户方面的事情。”

而另外一位免费援助律师曾经是伊利诺伊大学法学院刑事法方面的一个教授,“(他)是我合伙人的好朋友。这事发生后,我的合伙人就说你找一下我这个朋友。因为刑事法这方面我们需要一个专门做刑事法的律师来帮助莹颖的家人,更好地去了解诉讼的程序,或者检方、辩方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如果最终嫌犯被定罪,章莹颖的家人是否可以寻求民事赔偿?

王志东称,他曾跟章莹颖的家人简单介绍过这方面的情况,克里斯滕森如果刑事上被判有罪,那么民事上起诉他,要求赔偿,也是毫无悬念地会获得支持。但鉴于克里斯滕森的经济情况,这个索赔就没有实际意义。章莹颖家人最终只能拿到一纸判决,拿不到任何资金赔偿。

红星新闻记者丨蒋伊晋北京报道

分享到
来源:红星新闻 | 责任编辑:李东尧
专题 > 海外华人
海外华人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